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穿成校草的情敌和恋人 > 第26章 我追我自己七
    高三1班。

    虽然这里汇聚麒麟高中成绩最顶尖的一批学子,但大家都不是死读书的呆子,放学后半个小时,教室里已经空空荡荡。

    除了教室最后排的两个身影。一男一女,一个俊秀一个纯美。尤其是那个男人,身形修长,面容冷漠。

    苏雪微笑:“阮晏,你很少来班上上课呢,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

    为了来调戏你。

    阮晏面无表情,实则有些心累,苏雪并不是他喜欢的女生长相。

    但为了任务,他还是不得不苟一下子。

    阮晏眸光盈盈,冷视苏雪:“为了你。”

    “什么?”苏雪脸一红,阮晏难道喜欢她?

    苏雪是全校的女神,很多男生都爱慕她。她喜欢的人却只有楚南,但不可否认的是,阮晏的喜欢令苏雪很爽。

    毕竟,阮晏是年级第一,令1班的魔鬼班主任都赞不绝口的人,还拥有能和楚南平分秋色的容貌。

    最重要的是,麒麟高中盛传阮晏喜欢阮颜的事儿,如果阮晏实际上喜欢的女生是自己,那不就说明自己比阮颜更好?

    苏雪长袖善舞地轻笑,不答应也不拒绝,就当没听懂阮晏的暗示:“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哪有什么值得你想的。”

    阮晏道:“我从来不开玩笑。”

    他冷着脸,实则绞尽脑汁地想怎么调戏苏雪。

    大概,就和平时哄楚南一样?

    阮晏眉眼稍微缓和一些:“我不舍得和你这么美的女生开玩笑。”

    苏雪脸红了红,她能确定,阮晏一定对她有意思。

    苏雪试探道:“别骗我了,他们都说你喜欢9班的阮颜……”

    阮晏尽力表现成一个风流的渣男:“阮颜,的确是美……你们各有千秋。”

    阮晏说完就等着挨打。

    按照剧情来说,苏雪会摔一本书在他脸上,然后楚南出现,英雄救美。

    阮晏瞥了眼课桌,他希望苏雪一会儿砸的不是字典,而是那本薄薄的数学书。

    没成想,苏雪并没砸书。

    苏雪心高气傲,成绩优异,一万个看不起学渣阮颜,偏偏,楚南喜欢阮颜。

    苏雪的好胜心让她想处处压阮颜一头,上前一步,柔弱大方地看着阮晏:“从来没人拿我和阮颜比,你怎么这么说?”

    她和阮晏挨得近,将清丽端方的脸抬起,让阮晏看个明明白白。

    苏雪的身上有股香水味儿,阮晏鼻子痒,有点想打喷嚏。

    但哪有人在调戏人时会打喷嚏的?

    阮晏强忍着不打喷嚏,说出调戏的话:“苏雪,你挨我那么近,我会认为你喜欢我。”

    苏雪心里只有帅气野性的楚南,但她实在太想胜过阮颜,便微微笑:“阮晏,你那么聪明,你一定知道我的意思。”

    她也没拒绝也没答应,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

    可惜,阮晏不懂女生的想法。

    他快忍不住打喷嚏了,向后退一步,抵到墙上,仍然不忘自己的调戏业务:“我想,我们的意思是一个意思,心有灵犀一点通。”

    他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向后退,苏雪对感情的事儿很敏锐,知道现在没完全拿下阮晏,又状若无意地朝他靠了靠。

    楚南正在这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他本来是来找阮晏的麻烦,见到这个场景也沉默。

    锋利的眼神在阮晏和苏雪间逡巡。

    阮晏的心咯噔一下,体位有问题!

    他现在被苏雪抵在墙上,一看就不像是他调戏苏雪啊。

    苏雪也慌,楚南看到了怎么办?

    阮晏还没来得及反客为主,苏雪就一下栽倒在他怀里:“阮晏,你放开我,我根本不喜欢你。”

    阮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现在确实像是他在调戏苏雪了。

    阮晏冷着俊脸,也快速反应道:“苏雪,你别挣扎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

    几声响亮的鼓掌声传来,楚南挂着玩味的笑,笑意不达眼底:“阮晏,好久不见,每次见面,你都能让我感觉更渣一点。”

    苏雪快速从阮晏怀里离开:“楚南,救救我。”

    她哭得梨花带雨,想借此和楚南拉近关系。

    没成想,楚南的确质问了阮晏,质问的主题却不是她。

    楚南道:“阮晏,你一边追求颜颜,一边勾搭别人?”

    楚南问得平静,实际心里已经在起火。

    阮晏思索了一下逃生路线,才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没和阮颜恋爱,也没和苏雪恋爱,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同时追求她们两个?”

    他好整以暇道:“阮颜可爱,苏雪美丽,楚南,你难道不能欣赏?”

    “你那么会欣赏,不如先欣赏下我的拳头!”随着阮晏轻佻的话,楚南彻底暴怒,一拳揍过去!

    楚南快气疯了,颜颜那么单纯。因为阮晏的追求,以为阮晏学识丰富且用情专一。

    结果呢?

    阮晏公然拿颜颜和别的人比!这是对颜颜的侮辱和欺骗。

    楚南一拳过去,一大片桌椅都被牵连倒下,阮晏经过锻炼,跑得也快了许多。

    他直接翻阳台跑出学校,最后上了个出租车,才算躲掉了楚南的追捕。

    但这事儿没完。

    楚南天天阴着脸,在阮颜面前说阮晏的坏话,提醒他阮晏不是个好人。

    阮晏烦不胜烦,几次下来,每次楚南一说,他就:“嘤!你每次都只会那几句。”

    结果楚南并没被嘤打倒,反而眸色越渐深沉。

    等这日体育课,楚南在男更衣室换完衣服,又把等着换衣服的阮晏抓了进去。

    他坚硬的手臂把阮晏环得严严实实:“颜颜,你自己说,你这些天为阮晏嘤了我多少次?”

    阮晏不自在地屏住呼吸,不呼吸楚南身上的味道。

    他道:“楚南~怎么了嘛?你是不是嫌弃我只会嘤?”

    楚南眸色一沉:“你嘤一次,就知道我嫌弃不嫌弃了。”

    难道他真嫌弃?阮晏试探着“嘤”了一下,楚南立刻道:“低头。”

    阮晏条件反射地低头,就看见了楚南的庞然巨物。

    …………

    他羞愤抬头:“你!”

    阮晏有些心慌,楚南这也太出格了,幸好自己是个男的。要是自己是女孩子,就要折在楚南身下了。

    “现在知道我喜不喜欢了?小变态。”楚南在他耳边道,“我喜欢你嘤,但,不喜欢你为了阮晏,别的男人,别的人……甚至别的物体嘤我。”

    “这些天,我很生气。”楚南呢喃道,“我告诉过你阮晏有几十个绯闻女友,很滥情。”

    这时候的阮颜,因为慕才,对阮晏有了一点动心的。

    阮晏根据剧情道:“没有,楚南,你一定是误会了。我看过阮晏写的文章,他……他很专情,文采很好,之前只是他没碰到真爱。”

    楚南:“……颜颜,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那我再问你。” 他醋意大发地把阮晏按在墙上,阮晏赶紧躲了一下。

    贴得太近了,他怕楚南感受到他下面……有柱。

    楚南道:“你这么胆小,连在女更衣室换衣服都不敢,只能让我护着你。我一句话能让所有男生不用这个更衣室,为你腾出空间,阮晏那个小白脸,弱不禁风,遇事跑得比兔子还快,他能吗?”

    阮晏:……他羞耻极了。他也不想跑得比兔子还快,但他要不跑,现在估计是只死兔子了。

    阮晏撒娇回怼:“你怎么知道阮晏不能嘛?楚南,你最自大了~”

    楚南最不喜欢听阮颜夸别人,尤其是夸阮晏!

    他双眸都有些泛红,阮晏没敢直视他,自然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偏执而可怕。

    楚南声音里满是血气:“颜颜,有一件事情他一定不能。他连调戏别人,都是被别人压在墙上,无能软弱。”

    “他有胆子像我这么亲你吗?”

    楚南被妒忌冲昏头脑,压着阮晏,毫无征兆地劈头盖脸吻上去。

    阮晏:!!

    楚南亲男人了!!

    他怎么能这样?阮晏又羞又怒,觉得做了很不对的事儿。男人和男人亲了算什么事儿?

    “唔……变态……唔……”

    “放开……”阮晏的反抗被楚南吞进去。

    他想推开楚南,又推不开,整个人精神恍惚,被亲得眼泪迷蒙,脸颊绯红。

    等到楚南终于餍足,阮晏才拿回主动权,眼泪“啪”地掉下来。

    以往楚南一定会很慌地接这颗金豆豆,今天却只道:“你再夸他,我还亲。”

    阮晏恨不得咬死楚南,又怕被亲,无助地流着泪推开楚南跑掉。

    镜中的少年一脸冷淡,眼眶如有红意。

    他的脖子下有几个暧昧的红痕,都是楚南那个畜生亲出来的。

    想哭。他为了任务哄楚南也罢了,毕竟没真的实质关系。可现在……

    阮晏正伤心,楚南又发了条信息过来。

    那只恶狮没有道歉,霸道地昭示主权:“你只能是我的。”

    楚南买了消眼肿的药膏,却不想那么快低头,连短信都那么嚣张。

    阮晏活活炸了。

    他气得脖子通红,桃花眼里闪过冷意,楚南既然毫无悔改之心,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阮晏换上一件高领的男装,去了学校。

    他今天要给楚南织绿帽子。

    反正,在原剧情里,阮晏和阮颜有亲密戏。

    楚南不是说阮晏不行吗?他今天就让他看看他行不行!

    阮晏的眼睛已经用冰袋敷来消肿,他把实验室里的门反锁,为求保险,还拉了一个课桌过去抵住门。

    再过十分钟,鞠平他们会来,楚南因为要做题,不会过来。

    阮晏到底没丧心病狂,不忍心让楚南亲自面临被绿现场。反正,楚南的兄弟们会告诉他的。

    过了会儿,鞠平他们的声音响起:“唉,我都好久没来过实验室了。”

    另一个男生道:“我也是。”

    楚南走在中间,什么话都没说。他逼迫了颜颜,心情很差,别人也不敢和他说话。

    忽然,楚南听到实验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阮晏的嗓音清冷坚定:“阮颜,你的唇真红。”

    他又切成奶苏的女音:“你要做什么……唔……”

    阮晏一个人站在实验室中央,羞耻无比地……靠记忆模仿那天被楚南亲了发出来的声音。

    他学得活灵活现,气喘吁吁,像是被亲到已经无力。

    “唔……”阮晏一边模仿声音,一边百无聊赖地想着今天的锁肯定不会坏。

    外面的鞠平:卧槽!

    楚南不带半丝犹豫,双目恨得似要吃人,抬脚用尽全力一踹。

    “砰!!”

    这下不只门锁坏了,连抵门的课桌都被踹飞老远!

    阮晏被惊到失魂。

    ……门锁质量,这么差的吗?

    他现在完全没有机会反应,直接暴.露在楚南他们眼前。

    楚南箭步上前,一拳利落挥出:“老子的颜颜你也敢碰!”

    阮晏躲闪不开,虽然没被打到脸,但是被揍到肩膀上,钻心的痛一咬,眼泪毫无征兆地顺着清冷的脸流下。

    “你……打我?”阮晏已经痛到泣声都没了,嗓音格外平静。

    鞠平气死,这个绿茶吊,敢挖楚哥的墙角:“打的就是你!楚哥打你还要挑日子吗?”

    楚南也快失去理智,但又觉得阮晏怎么一打就哭。

    他嗓音粗哑:“敢碰颜颜,被打了就别哭……”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阮晏被揍了一下肩膀,衣服被拉开了一点。

    楚南比阮晏和鞠平都高,仗着身高优势,他看到阮晏脖子上暧昧的痕迹。

    很深很深的红痕,艳丽柔糜,和他给颜颜弄出的红痕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