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听说我是横滨巨佬 > 第21章 大医森鸥②①
    小卷:你是不被任何事物束缚、被歌颂为贯彻己道的浮云,肯定能理解的吧。

    云雀恭弥什么都不想听!

    他被抛弃了就是这么简单。

    云雀恭弥还没接受小卷的离开,就看见那只从并盛到意大利,从他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于他朝夕相处、对他不离不弃】和他同生共死的云豆,豆爹,也露出了迟疑的神情。

    云豆:它老了,可故土难离。请原谅我不能继续陪你,也无法忍受十年来唱同一首歌的日子。

    “别在意,他们只是被我身上的某种力量吸引了。”我将小卷和鸟还给了V刘海青年,“我能感受得到他们对你的感情。”骗人的,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又把罗生门从身上扒了下来塞给了芥川龙之介,他差点没把我的腰勒断了。

    我意味深长地打量芥川龙之介纤细的腰肢,看不出来啊。

    我和森鸥外说是来给芥川送点心来的。

    森鸥外命人泡茶送来,说:“现在正好是下午茶时间,芥川不介意我蹭一顿?正好云雀先生也刚起吧,不如一起?”

    我能说什么,该感谢自己做的分量很足,是按照虎敦的饭量做的。

    也许罗生门忽然想试试我做的菜如何呢。

    热气腾腾的茶端上来,饭盒被打开,二十种点心和八个冷盘摆在桌面上。

    中原中也觉得被骗了,这就是富江姐说的做了几种点心,几样小菜,这么丰盛的,他都没有吃到过几回!

    果然是太宰那个混蛋带回来的,跟他一样不是个好东西,如果芥川知道中原中也这么看待他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doge

    森鸥外看着并没有什么意见,可是心底却做好了打算,他决定把这两个得意部下轮番派到国外去,让他们感受一下首领的关爱。

    也许是爸爸的爱。

    美味的下午茶很好地抚平了云雀恭弥的不满,他慢条斯理的吃了个八分饱,看向伊藤润富江,总算有了点好脸色,“多谢招待。”

    罗生门并没有回到芥川龙之介身体内,而是堂而皇之的占据了一把椅子,虽然他不能吃东西,但并不妨碍它圈住了一个小盘子,给芥川龙之介的东西就是给他的,没有分别,这些人吃了芥川的东西,就是吃了他罗生门的!

    他罗大爷不乐意了!

    陪餐结束后我总算摆脱了被从四面八方夹击的酸爽,起身告辞了,森鸥外并没有阻拦我。

    今天太疲倦了,以至于回到家听到隔壁的噪音……怨我自己。

    第二天早上觉得地位有危险的中原中也上门了,拿出了兰堂温泉的招待券。

    是该去泡温泉舒缓下紧绷的神经了。

    兰堂总觉得很冷,即使是在夏天,他不得不穿的很厚,坐在有火炉的地方,即使是炎热的地方也无法让这个英国式苍白的男人的脸上有些血色。

    他自己的房间里也有个温泉,没事他就呆在里面,这能很好的驱散寒意。

    兰堂忧郁地凝视着墙上的一幅油画,“为什么,为什么世界总是如此嘈杂和拥挤!”

    “兰堂哥,我和富江姐来了。”温泉的女侍应认识二人,打过招呼就让他们进来了。

    中原中也直接推开了房门,恰巧听到了兰堂的咏叹,看清了温泉里的情况他沉默了,担任温泉里塞了六个胖孩子不挤才怪吧!

    这些都是兰堂的孩子,三胞胎男孩和三胞胎女孩。

    每次看到这六个孩子我都忍不住对兰堂升起一丝崇敬之意。

    真是神了。

    织田作之助那么辛苦都只捡到了五个,兰堂随便生生就六个。

    此时,这几个孩子正在互相泼水,兰堂坐在中间,六个孩子围绕着他泼来泼去,泼来泼去,好不开心!

    “泼到你了!”

    “看招!”

    能不嘈杂吗?

    穿过水幕,兰堂忧郁的双眼久久地凝视着我,似乎再问我为什么要把他老婆介绍给他。

    其实,往好处想想,那么多温泉孩子们不去偏挤在兰堂这里,难道到不是兰堂被孩子们深爱的证明。

    孩子们招呼着中也,“下来一起玩啊!”

    拥挤的双人温泉像小猪存钱罐似的被塞得满满登登,绝对容纳不下一个中原中也,从十五岁起发誓生长期还没到来的中原中也在七年后的今天几乎绝望了,他是不能长高了,所以也就格外忌讳被人说矮小。

    然而他总不能和兰堂的孩子生气。

    他周岁也才15啊!

    还是不可以结婚的宝宝呢。

    兰堂的太太热情地接待了我,她是个身材高挑拥有小麦色肌肤的美人,算是我的熟人。

    她喜欢高大英俊好身材但容易被欺负哭的男人,所以我把兰堂介绍给了她,然后他们莫名其妙地就结婚了。

    她给我们安排了合适的房间,门对门。

    “好好享受吧,我也要去享受了。”

    “嗯?”

    “我说的是兰堂。”

    “……”

    我飘在水面上额头盖着毛巾,温泉边放着冰箱,我可以呆在水里一天。

    而此时,一个浸满了水的毛茸茸的帽子从水底浮了上来。

    这是个笑的仿佛坏掉了的男人。

    “初次见面,我是菲奥多尔·陀斯托洛夫斯基……”

    “俄国人?”准确地说是一个颜值没崩的俄国人。

    “我想见一见你,听说你是森鸥外的女人。”

    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归属意义,“我不是谁的什么人,只是我自己。”

    “当然,我并不是为了森鸥外来见你的,你在环球旅行时认识的某个人算是我的故人吧,他可是对你念念不忘呢。”

    我向他看去,“是谁。”

    “迪奥,你还记得他吗?”费罗多尔·陀斯托洛夫斯基妖艳的脸蛋贴在我肩膀上,像一只引诱水手迷失的、来自北冰洋的水妖。

    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数年前的开罗,那个以金字塔闻名于世的国度,那时我沉迷木乃伊,死去千年的尸体,因为这个国度的人们对于信仰的虔诚让我这个科学侧的人也忍不住相信木乃伊会重发人间。

    然而我并没有看到木乃伊复活,却看到了其他神话生物。

    迪奥,他虽然没有向我表明身份,也没有咬我,可他从不在阳光下出现和城堡内厚重的窗帘说明了一切。

    我的迪奥,是Vamp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