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着和服的少年散着一头蓝色的长发,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搓着残留着水渍的鬓发。

    刚刚洗过的脸颊柔软极了,白嫩中透着一丝浅浅的红晕。

    他磨磨蹭蹭的踩着室内拖鞋来到沙发边,那双蓝色的眸子忽闪忽闪的,唇角的笑容有些羞涩与初次尝试的兴奋:“我是第一次做这种让人害羞的事情……那个,绫辻先生,我做得还好吗?”

    绫辻行人正坐在单人沙发上摆弄着手机,唇角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他双肘都撑在沙发两边的扶手上,两条修长笔挺的腿直直伸出,只以双脚翘起交叠,散发着相当闲适愉悦的气息。

    齐木悠真飘忽的目光时不时黏在那双大长腿上。

    ——太漂亮了嗷!

    ——好看就偷偷多看两眼!

    正在客厅一角轻轻敲打着笔记本的异能特务科人员投来难以言喻的目光。

    他完全无法忘记自己在发现危险的异能力者从眼皮子底下消失超过十分钟后强行破开地下室的房门进入时,绫辻行人那让人几乎想要将他送进警察局的犯罪气质——

    “很不错哦。”绫辻行人将手机递到悠真面前,“看。”

    手机画面上是一张图片。

    散落了一地的花瓣儿与以各种姿势倒在地上挂在桌边的球关节娃娃,已经正中央像是以被随手摆放在那里的姿势毫无生机的坐着的身着和服的少年。

    死物般的身体,毫无表情与生气的玩偶的面相,唯有那双蓝色的眸子里,灼烧着灵魂的幽光。

    “无机质的人偶突然拥有了灵魂的样子——拍的很不错!”绫辻行人赞许的点点头,收回手机,又迅速划开下一页,递到双颊绯红的少年面前,“看,这样也很像是娃娃。”

    那是躺在花棺之中的少年,一只手垂在棺外,另外一只手以不自然的姿势摆在棺内。他以冰冷的双眸注视着天空。那双属于人偶的眸子如镜子般倒映着手持手机拍摄的玩偶主人毫无怜悯的、独属于人类的傲慢与绝对的掌控欲。少年唇上放着的那一朵仿佛吸饱了鲜血的红玫瑰,那妖冶的艳色既是蓝宝石般的眸中人类强势欲.望倒映之影的点缀,又呈现出一种极为强烈的对比来——那是物与魂的对比,美到惊心动魄。

    “哇,能达到绫辻先生想要的效果真是太好了!”

    少年此时鲜活的模样与那玩偶的姿态截然不同,甚至因为得到了夸奖而欢快的得意了起来。这完全没受到影响的快乐情绪使得绫辻行人忍不住多观察了几眼这个神奇的家伙。

    “那个,照片能传给我两张吗?”悠真少年小脸红扑扑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侧脸,“毕竟是第一次和绫辻先生这么做,想要留个纪念,嘿嘿。”

    被命令着摆姿势什么的,真是太带感了!

    围观的特务科公务员默默低下头。

    听听这话说的……不知道是在拍照的简直要以为这俩人之间是有什么需要警局一叙的不可描述呢。

    “……哼。”绫辻行人瞬间挑破这小心机鬼的真实意图,“想要我的联系方式就直说。”

    小撩人精立即掏出自己的手机双手奉上躬身九十度:“请和我交换邮箱与电话号码,绫辻先生!”

    “呵。”

    心满意足的拿到了帅气小哥哥的联系方式,悠真想起自己和赤司的约定,果断的打算跑路了。

    “绫辻先生,我约了今晚去找赤司同学,所以这就先告辞啦。”

    绫辻行人看着窗外黑沉下来的天空:“你知道那个赤司征十郎现在在哪儿?”

    “唔,我问问史密斯先生吧。”悠真少年划拉着手机找出今天在废墟之上与史密斯的通话记录,然后得到了迹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目前都在一个小区住着的情报。

    “史密斯说会派车来接我。”齐木悠真按住手机对话的地方,“我应该报什么地址?”

    他不知道绫辻行人的住址是否为机密——毕竟这位可是个危险到被两个异能特务科的成员给监视着的异能力者。

    绫辻行人报出一个地址,是在几条街外的地方。

    刚好另一位监视人员推门而入,当场被派发了开车送悠真过去的任务。

    特务科公务员:……

    公务员心里苦,但是公务员没法说。

    #社畜莫得人权#

    ——

    听到房门关上汽车发动的声音后,一直在敲打着键盘的男人突然抱起笔记本走到了打印机旁开始打印东西。

    然后将热乎的A4纸弄整齐交给了绫辻行人。

    “关于齐木悠真成为你的助理这件事已经在上报了——鉴于您的特殊性,上面给出了齐木悠真的详细个人信息,建议您看过之后再做决定。”

    之前去擂钵街的车上,绫辻行人收到的只是一份关于齐木悠真的简单个人履历,与如今被异能特务科发动国家情报网整理出来的详细个人信息完全没得比。

    不可否认,绫辻行人想要让齐木悠真成为自己的助手,也是在打着这个主意。

    即使异能特务科可以调取公民的详细情报,也必须要有合理的理由才行。

    绫辻行人听着汽车远去的声音,慢慢的翻阅着那份过于详实的履历。

    ——

    “关于杀人侦探绫辻行人,你知道多少?”

    平稳行驶的汽车车厢内,驾驶座上身着便装的男人突然问道。

    双手搭在双膝上的和服少年没想到会被突然搭话,但还是如实回答:“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绫辻先生。”

    “……”男人沉默了一下,“你既然已经成为了他的助理,就该明白那个孩子的危险性。”

    “他的异能力【another】会在达成条件时,使得满足条件的犯罪人员‘意外死亡’。”

    满足条件是指犯下杀人或恶毒杀人未遂的个人或犯罪集团;异能力触发的条件有三,缺一不可:对杀害对象有杀意,证明那是只有犯人才会犯下的罪行,必须是绫辻行人本人被委托事件中的犯人。

    没人知道异能力的产生与运作原理,只知道怎样去用、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在这个因为基因突变而从基因图谱上改变的“个性”社会中,异能力的特殊性就在于无法研究其本质的不稳定性。而且,虽然很多人都有个性,持有异能力的人却往往很清楚自己持有的能力并非个性,甚至在意识到能力存在的时候,就同时得知了其名称与使用方式——这一点儿也很让人捉摸不透。

    男人没想到自己稍微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身边副驾驶座上的少年顿时激动了起来:“《Another》!绫辻先生的异能力是叫这个吗?”

    “是啊,哪里有问题吗?”

    “没!就是觉得这个名字相当好!”

    少年甚至比出了一个拇指来表达自己的赞同与对名字的满意!

    男人专心的看着道路打着方向盘:“你还真是喜欢绫辻啊。”

    “那当然啦!”

    腿长的帅气文豪小哥哥就在那里,当然要爱!

    撩人精的逻辑就是如此单纯直白!

    男人正要说些什么,齐木悠真怀里的手机响了。

    “歪,绫辻先生?”

    【悠真,你有去过出云大社吗?】

    “我听说过,不过没去过。怎么了吗?”

    【最近安排好时间,跟我去一趟岛根县出云市。】

    “诶?是新的委托吗!”少年立即元气满满的答应了下来,“好的!身为助理我一定会为绫辻先生好好拎包的!”

    【嗯?真是可靠啊,我的小助手。】电话那头原本严肃的声线缓和了下来,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到地方了吗?】

    “嗯,快到啦!”

    【行,注意安全。等迹部家的人过来了再下车。】

    绫辻行人挂掉电话,看着面前的A4纸,唇角的笑容很快便淡了下去。

    “为什么没去过出云大社的人会在那里留下见习的记录呢。”

    “会不会是那个齐木在骗您?”

    “当然不。”绫辻行人抬头,仿佛看到了智障,“那孩子没有对我撒谎。”

    被杀人侦探那双洞悉了一切的眸子注视,就算是异能特务科的社畜也压力颇大:“好的好的,您说的对。”

    “哼。”

    侦探少年的指腹滑过下面的几行字,顿在那里。

    【齐木悠真,持有“阴阳师开业许可证”的国家记录在案阴阳道合法从业人员,具有申请建造神社权限。阴阳师等级:加密。】

    【证件颁发单位:出云大社。】

    【证件状态:待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