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难逃偏执狂的宠爱 > 第53章第五十三章
    司惠琬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嘴角勉强维持的笑意慢慢地泄了下来双手放在一旁默默地握成拳。

    沈舒恬知道她在努力克制着自己,但是她并不关心。其实如果她不问,她也不会说出来。

    沈舒恬垂眸看了一眼, 淡淡抬起了头,脸上十分的平静,说那句话的时候也特别的理所当然。

    司惠琬咬了咬牙, 盯着沈舒恬看了许久,突然开口, “是因为那天的事么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么”

    之前她虽然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或多或少有点什么, 但是还在一个朦胧暧昧的阶段。

    那样浅薄不定的关系,甚至让她都觉得那距离捅破还遥远得很。

    现在突然这样,她便不由自主地多想了,是不是因为自己做了那件事, 反而是他们俩的催化剂

    沈舒恬眨了眨眼, 浅声道“这重要么”

    怎么可能不重要, 她不过是走错了一步,后面的步步都错。

    沈舒恬并不想跟她解释或者分享和左斯楠之间的事, 她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理会她,推开了门走出去。

    她们以后遇见的机会很少, 她也不必浪费时间跟她多说一个字,她拿着资料走了出去,外面一片明媚清朗。

    走廊里很安静, 她往前走了几步。

    学校放学的铃声就响了, 有不少学生从教室里开心地冲了出来, 背着书包朝校门口跑,聊天欢呼声让整个校园都热闹了起来。

    另一头。

    广午楼四楼大包厢里。

    古典漂亮的包间里缭绕着古朴淡雅的香气,四周是墙板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小台上摆放了白色瓷瓶插上了漂亮的鲜花。

    气氛却是僵硬尴尬。

    左斯楠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一手搭在椅背上,柔软的黑发垂落白皙的额头,微微挡住了那双薄凉冷漠的桃花眼。

    桌面上精致的菜肴还隐约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只是因为摆放的时间过长,已经不如刚开始的让人有食欲。

    左斯楠更是一筷未动,身前的碗筷白净如初。

    左祺拿着筷子夹了一块竹笋放在碗里,咬了一口也没感觉出什么味道,只觉得闷得很。

    左斯楠分明就是油盐不进,无论他费了多少口舌说了多少话,他就是一副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模样。

    他甚至觉得,左斯楠愿意待在这里,大概是因为想看他这副可怜祈求的模样。

    这段时间里,左祺花费了太多心思在左景隆那边,想要讨两个人的欢心,但是效果明显不佳。

    他也知道因为上次的失策和左斯楠撞在了一起,傅佳意的印象分已经非常低了,再不挽回肯定只会越来越差。

    傅佳意也算是看出来了,左祺在左景隆和徐奶奶心里是真真没什么话语权,而他自己也对二老又是怂得很。

    再这样下去,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所以现在傅佳意就算不愿意,也只能让左祺来找左斯楠帮忙,左斯楠要是愿意劝说,左景隆他们肯定是会松口的。

    左斯楠要是不愿意,左景隆明显只会反对。

    左祺也知道现在只有从左斯楠这边入手的道理,所以只能压下自己的脾气和心底不愿意承认的别扭。

    将左斯楠约到了这里,费尽了口舌说了许久。

    左斯楠自从来了之后就安静得不行,脸上也没有什么情绪,仿佛他在这里费了那么多口水他半句也没听进去,偶尔偏头看向楼下,吵闹的人群似乎都比他左祺说话还有分量。

    这让他更加的气恼与不甘,但是不甘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忍着。

    起码要忍到左斯楠愿意帮傅佳意说话。

    左斯楠修长如玉的手拿起了玻璃酒杯,轻轻地晃了晃,低头淡淡喝了一口酒。

    他微蹙着眉,味道一般般。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现在从这里出发,她刚好放学。

    他该去接她了。

    左祺郁闷急了,只是嘴巴依旧不停,将同样的话反反复复说了几遍,突然听到对面的人拖拉着椅子站了起来,他微皱着眉。

    左斯楠单手插兜,淡淡道“我不想重复我说过的话。”

    左斯楠推开了门,又微微侧头,声线没有任何的波动,“做了那样的事情,你现在每天都还睡得安稳”

    跨了一步,关上了包厢门。

    左祺一愣,脸上突然一片狰狞,抬腿踹了一脚,摔了半桌的菜。

    听到声音的侍者赶紧跑了过来,焦急地询问着情况。

    左斯楠的脚步一顿,冷冷地微勾起嘴角,又继续往前走。

    沈舒恬回到了教室里,将资料塞到了书包里,左斯楠发了一条微信要来接她。

    沈舒恬知道他现在不在学校,告诉他就约在书店外面见面。

    沈舒恬和陈语竹道别了,背上书包哒哒哒欢快地跑了出去,马尾在身后一甩一甩的。

    陈语竹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会,“总觉得恬恬这几天有点不对劲。”

    沈舒恬没注意到,现在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现在需要去书店再去挑练习册。

    沈舒恬的成绩,有不少卷子已经没有必要再花费那么多时间了,她需要一些针对自己弱项的专项练习册。

    现在已经入秋,夜晚也来的要早得多,她来到书店的时候路旁的霓虹灯都亮了,街上了开始热闹起来。

    沈舒恬和左斯楠约的就是南城旁的一家书店,沈舒恬下了车子就望了过去。

    左斯楠并没有看过这一边,他站在书店的另一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身边经过。

    他站在人群里很安静,身姿挺拔,灯光照在他的侧脸上,绵长的睫毛投下淡淡阴影,侧脸的弧度流畅挺拔。

    沈舒恬注意到有不少经过的人都会偷偷看他两眼。

    沈舒恬眼珠子转了转,顿了顿,绕过了广告牌跑到他身后,伸手拍了拍他的右边肩膀,在他还没回首的时候脚步一跨就跑到了另一边。

    没想到左斯楠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竟然直接转向了左边,和蹦过来的沈舒恬直接对上了眼。

    沈舒恬鼓了鼓脸,左斯楠这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出牌啊。

    气哦。

    左斯楠的眼里盛满了笑意,自然不会告诉她他早就发现她了,鬼鬼祟祟地想要躲起来,偏偏早就在探出头的时候就被他逮住了。

    左斯楠自然而然地接过她的书包,另一只手牵起她柔软的小手,往书店的方向走。

    沈舒恬乖乖跟在他身旁,在心里盘算着一会要买的东西。

    书店距离这里并不远。

    书店的面积挺大,里层角落里摆满了满满当当的资料书,这个区域都是高三的。

    旁边有一张挺高的塑料高凳,沈舒恬坐了下来,将书本搁在大腿上,低下头认真的翻阅。

    他微靠在一侧,女孩娇颜沉静,乖巧地坐在他的身边,让他焦躁的心宁静了下来。

    有一些东西,确实根本就不值得他浪费时间。

    沈舒恬挑选的速度也很快,付了钱两人走出了书店。

    此时街上已经到了比较热闹的时候,两人走在了人群中间。

    旁边就有买棉花糖的小摊,周边围绕了好几个萌萌哒的小豆丁们,仰着胖嘟嘟的小脸一眨不眨地看着棉花糖,可见是馋得很了。

    沈舒恬其实并不觉得棉花糖有多好吃,甚至觉得它太甜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都忍不住想要买。

    这次也一样。

    她停下了脚步,在少年回头的时候,指了指棉花糖的小摊,软乎乎道“我想买。”

    “那就买。”

    左斯楠微挑眉,拉着她走了过去。

    沈舒恬嘴角扬起,乐癫癫地跟在他的后面,像条小尾巴。

    店主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卷起来的棉花糖非常的大,又肥又白。

    沈舒恬开心地拿着棉花糖舔了一口,突然递到了左斯楠的嘴旁,微红着脸,“尝尝”

    她舔了舔嘴唇,笑弯了眼眸,“味道还不错。”

    左斯楠眸色一暗,轻轻地嗯了一声,伏下身,轻轻地咬了一口。

    在十字路口等候的黑色车子里,司惠琬定定地看着这一幕,裙子边都被她抓皱了起来。

    没有亲眼见到她终究是有些不甘心,只是不想在回家的路上竟然真的让她见到了这一幕。

    少年牵着女孩的手安静地走在人群中间,就如同那普普通通的情侣一般,女孩低头吃着白色的棉花糖,男生将女生护在身侧,以防被人撞到了。

    在女孩递上棉花糖的时候,他也自然而然地倾身尝了一口,这样亲昵而随意地行动让她连欺骗自己的可能也没有。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旁若无人地亲昵着。

    司惠琬咬了咬牙,前方绿灯亮了。

    司机在后视镜瞥了一眼,看着女生失落哭丧的脸庞微微皱起眉毛,前方绿灯亮了,他踩下油门,车子重新缓缓向前行驶。

    司惠琬做的事情连他们这些佣人都知道,不过这不是他们能够说闲话的,即使连他都不屑。

    沈舒恬自然没有注意到她,棉花糖化得快,她舔了一会就吃没了。

    沈舒恬偏头看了身旁的人一眼,突然想到自己高三起码要和他分别一年的时间,心里便不舍了几分,紧握的手都不自觉地收紧。

    两人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事需要做的,便回到了别墅。

    别墅外停了一辆车子,有人搬着东西进进出出,沈舒恬微皱着眉,略微不解。

    沈舒恬和左斯楠走了进去,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左祺,以及一旁的傅佳意。

    傅佳意也看了过来,不同于之前的僵硬冷淡,今天的她嘴角的笑意分外的大。

    “你们回来了。”

    沈舒恬瞥了一眼正在往楼上搬的白色梳妆台,心里已经明白傅佳意今晚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他们这是要住进来。

    左斯楠面不改色地在沈舒恬的后背推了推,示意她往上走。

    沈舒恬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根本懒得搭理那两个人,跟着沈舒恬走了上去。

    沈舒恬松了一口气,她总是不免担心左斯楠会吃亏,那就当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也不是不可以。

    沈舒恬发现左祺和傅佳意住了下来他们的生活确实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沈舒恬是高三生,他们也没有来打扰她,只是她发现,他们似乎在讨好左斯楠。

    就连傅佳意,都时不时对左斯楠嘘寒问暖,不过每次左斯楠都爱搭不理就对了。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到了校运会。

    因为需要打扮,沈舒恬校运会这天起了一个大早到学校,孟霞和陈语竹早就在教室里等候了。

    沈舒恬换上了裙子,坐在椅子上任由着孟霞在她脸上捣鼓。

    孟霞化着装,觉得现在的沈舒恬美美哒,但是也不妨碍她因为沈舒恬穿不上狐狸装而感到的遗憾。

    沈舒恬自然领略不到,她昨晚没注意时间,睡得有些晚了,今天又是起了一个大早。

    眼睛有些困倦,身体也软绵绵的。

    开幕式在早上八点,各班的同学在七点半就需要到操场集合列队了。

    因为要搭配这一身衣服,沈舒恬穿的是细高跟,莹润白皙的脚趾露了出来,很可爱。

    这个季节,早上的温度都挺低的,沈舒恬穿着白裙,身上因为寒冷起了鸡皮疙瘩。

    但是效果显然很好,走过的时候能发现四周不停打量的目光,还有惊叹声。

    “舒恬,这一身真漂亮,我也好喜欢这条裙子啊。”

    “好看好看,绝对是最美的举牌员。”

    “我刚才也去看了一圈,绝对没有人比沈舒恬漂亮的,她完全是碾压级别的。”

    “我去,你小子什么时候去偷看的,竟然不带上我够不够兄弟啊绝交半天”

    “我去,你确定一会的接力赛跟我绝交再说了带上你干嘛,你看我们校花就明白别人都是庸脂俗粉。”

    “你们别吵了,一会老师过来要警告我们了。不过恬恬真像个小仙女一样。”

    “大家认真排队,有老师过来了。”

    沈舒恬被夸得不好意思,只是抿唇羞涩的笑了笑。

    夸奖完之后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将沈舒恬围在了中间。

    果然,四面的风被一挡,周身便暖了许多。

    列队完毕,前面的班级跟着音乐声往前走。

    沈舒恬拿着牌子走在前面,因为有了一些紧张,身体反而感觉不到什么冷了。

    前面的班级在表演节目,沈舒恬随意地朝台上瞥了一眼,发现左斯楠竟然散漫地坐在了主席台上,身前还有一个话筒,他就坐在一个校领导的旁边。

    沈舒恬微愣,莫名想到了上次他跟她说过的话,现在反而不自在起来。

    她不自觉地往下瞥了一眼白色裙摆,舔了舔唇,脸颊也微微红了。

    前面的班级表演完了,沈舒恬定了定身走了上去,随着高三一班音乐的响起,沈舒恬往后退到一边,看着一班的同学开始表演。

    沈舒恬的旁边是负责拍摄的工作人员,她还高举着牌,工作人员一边急急倒退一边拍摄,没有注意到沈舒恬就直接撞了过来。

    沈舒恬穿着高跟鞋本来就不是特别的熟练,连带着两人一起撞到在地。

    沈舒恬手里的牌子也摔了下来。

    她也没在意,撞到她的女工作人员连忙道歉,正准备站起来,身后就被人一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扶住了她的腰身,似乎不经意间将她半搂。

    清冷薄凉的声音透过广播从四面八方传了下来,“那是我女朋友。”

    沈舒恬抬眼看过去,就见左斯楠轻巧地从两米多高的讲台上跳了下来,身姿卓越,迈着那双大长腿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只是那那俊脸分明就是带着寒气,眉宇间有了戾气。

    沈舒恬脑袋轰轰的,望着他讲台上目瞪口呆的领导老师,以及齐刷刷看过来转头看过来的同学。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