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海川的期盼中,鬼兰果然开了花,而且开了七八朵。

    生长状态极好,叶子葱绿,花冠又大又水灵,看起来完全不像一般的鬼兰那种病恹恹难养活的样子。

    他当即就请了在A城附近城市的花友们,到自家别墅来赏花,当然,重点对象顾平洲他是绝不会放过的。

    他在A城待这么久,为的就是打顾平洲的脸。

    毫无意外地,这盆鬼兰惊艳得一众老头老太太的老花眼镜掉一地,大家纷纷围着那盆鬼兰惊叹不已。

    “奇迹!花叶同茂,简直是奇迹!”

    “我原本看到照片,还以为是老蓝从野外挖回来的,但现在看到这盆栽的土就知道,肯定是盆养的!从来没见过哪个盆养的鬼兰开花开得这么好的!”

    “莫说盆养,就是野生的鬼兰也没这个状态好啊!”

    “就是啊!老蓝,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给大家传授下秘诀呗!”

    见所有人都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连装作淡定喝茶的顾平洲都一副竖着耳朵想要偷听的样子,蓝海川自得地撸了撸胡子,然后来了句:“秘密!”

    把一众人气得跳脚。

    虽然大家都艳羡不已,但人家不愿意说,也没办法,最终只能羡慕嫉妒恨地悻悻而归。

    顾平洲原本凭借把鬼兰养开花,压了蓝海川一头,这下,蓝海川连鬼兰都养得比他好,顿时就失去了在一众花友中的权威地位,回到家气得饭都少吃了两碗。

    “哼,吝啬鬼,还遮遮掩掩不肯分享种花的诀窍!难道我就不会调查么?”

    说着,他就立刻叫人去打探蓝海川到底是怎么种花的。

    可惜,蓝海川把秘密捂得特别紧,他除了打探到蓝海川回到S市就把他那可笑的玻璃小单间拆掉以外,根本没打探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蓝海川现在养花变得特别随意,但他的花却生长得该死地好!

    顾平洲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蓝海川简直像开了挂一样!

    他哪里知道,真正的养花专家,就在他A城的眼皮子底下。

    蓝海川回去之前,因为在赏花宴上大出风头,大方地把之前说好的四十万余款变成了一百万,直接打到了林夕露账户上。

    投桃报李,林夕露表示,蓝海川以后的营养液都由她包了。两方都皆大欢喜。

    蓝海川拿着足有两升那么大一罐营养液回去,哪里不好喷哪里,喷完没几天就药到病除,养花变得so easy!对林夕露这姑娘,又多了几分好感。

    *

    季凤兰刚出院,才回家安顿好,就急着要去花草铺子上。

    “放心吧,铺子上的花草都好好的,你这才刚出院,必须多休息两天!”林仁劝说道。

    季凤兰不肯:“也不是什么重活,我就去看看。”

    这一场病花了十几万,没有进项她心里发慌,即使林仁说,林夕露把铺子上的花草照顾得很好,还给她拍了照片,没有亲眼看到,她还是不放心。

    林夕露从小虽然懂事,但他们夫妻两个怕耽误孩子的学习,也是从不让林夕露兄妹两个去铺子上帮忙的。

    夕露哪里会照顾花草啊!

    她心里这样想着,却没说出来,怕打击到女儿的积极性。

    谁知道,她走到铺子上一看,想象中花草枯萎死掉的场景根本不存在。

    所有的花花草草,全都长得郁郁葱葱,连一片黄叶子都没有,开花的植物,也开得娇艳欲滴,比隔壁那些天天有人守着打理的铺子上,长势还要喜人。

    季凤兰简直惊呆了,并不是所有花草都是随便浇浇水就行,每种花草对湿度,温度,营养的需求都不一样,夕露一点经验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转头问一同跟来的女儿:

    “露露,这真是你弄的?”

    “对啊。”

    林夕露点头,见季凤兰难以置信的样子,她神秘地道:

    “养花其实并不难,我有秘密武器的。”

    说着,她拿出了店里浇花用的喷壶,晃了晃里面的水。

    季凤兰拿过来观察了下,无色无味,怎么看都是普通的水。

    “这是我特制的营养液,用来增强植物生命力的。在植物生长状态不好的时候喷一点,就能很快改善植物的生长状态。用了它,浇水施肥随便一点也没什么,植物都能扛得住。”林夕露详细地给她解释了用法。

    看着眼前这些长得茂盛过了头的花草,季凤兰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她父亲和爷爷都是花农,她自己也卖花,却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神奇的东西。

    “你是怎么弄出这种东西的?”

    她店里卖的营养液,都是从大厂家批量进货的,自己并不会配。

    林夕露微微一笑:“您忘了我是学化学的吗?”

    这件事上,她倒是没撒谎。

    穷人家的孩子,大学选专业一般都是考虑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而不是倾向于爱好。所以原主虽然是女孩子,却选了个化学生物专业,这倒是为她制造营养液的本事提供了极好的解释。

    “以后就把这营养液放在店里卖,这样您和爸也多些收入。”林夕露道。

    “那好,我要先试一段时间。看看每一种花草的具体效果,免得顾客买回去用了出问题。”

    季凤兰对此是很谨慎的。

    她虽然开着花草店做生意,却不是个油滑的人,一直生意都很一般。即使如此,她对顾客也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诚信厚道,生怕自己卖的东西有问题,坑了顾客。

    不过,此时的她并没有想到,就是这不起眼,甚至被她怀疑功效的营养液,将来竟然能在女儿的运作之下,诞生出一个年收入上亿的大公司。

    这些都是后话。

    *

    季凤兰一出院,林夕露就把另一件事提上了日程,那就是搬家。

    林家租房的小区几乎没有绿化,每天待在花草市场的小铺子里,可供她修炼的木气也很有限,这边的森林公园又在几百公里外,她现在对木气的需求越来越大,换一个木气充足的修炼环境势在必行。

    所以,她在研究过A城的地形后,决定去东郊的蔚然花海别墅区买一套小别墅。

    那边相对于主城区虽然有点偏,但距离原主父母上班做生意的地方比现在这里更近,而且在A城的东清山脚下,植被茂盛,整座大山的木气都可以供她取用。

    确定了要买的位置,她很快就在中介的帮助下,以三百万的价格,买下了其中的一套小别墅,又花了五十万,将里面的家具全都换成新的,用灵力清除了有害气体,这才告诉林父林母,算是给他们的惊喜。

    “搬家……搬去哪里啊?”

    夫妻两个都很迷茫,女儿虽然买了十套房子,但都是清水房,没有装修根本不能住人。

    “你们跟我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

    林夕露叫了个网约车,直接将父母带到了蔚然花海别墅区。

    林仁夫妻一下车,就看到一个气势恢宏的小区大门,门口是一个大大的花坛,繁花锦簇。从大门往里面望去,则是一座座精致洋气的三层小别墅。

    “露露,你在这里租了房子吗?”季凤兰问道。

    “当然不是。”

    季凤兰刚松了口气,便听林夕露道:“买的。”

    季凤兰一口气提在了嗓子眼:“这得多少钱啊!”

    “别管多少钱,反正都已经买了,以后我还会赚更多钱的!”林夕露挽住父母的手臂,笑眯眯道:“我小时候说过要给你们买大别墅的,一直记着呢,现在总算是兑现诺言啦!”

    这个小时候,当然是原主的小时候。帮她兑现诺言,也算是一点报偿吧。

    听得很这话,林仁夫妻顿时感动得眼睛都红了:

    “小时候的话哪里能当真!”

    “肯定要当真,你们不是从小就教我要做个诚实守信的人吗?”林夕露拉着两人撒娇道,“而且,我喜欢这里,特别想住在这里,也想让爸爸妈妈陪我一起住!好不好嘛?”她晃了晃两人的手臂。

    这爱娇的小女儿样,可把林仁夫妻的心肝都要暖化了,哪里还有不依的。见两人接受了自己的心意,林夕露脚步轻快地领着他们刷卡进了大门。

    一路走进别墅区,花香阵阵,绿树成荫,后面还有绵延的东清山,一眼望去,满眼都是绿色,连空气都比城区清新许多,让人心旷神怡。

    打开别墅大门,一进门就看到精致华丽的水晶吊灯,暖白色的大理石地板散发着雪一样的光泽,楼下的沙发,茶几,长方形的餐桌,充满科技感的烤漆橱柜,无一不显得精美高档。

    又看了看各个卧室,卫生间,放映厅,K房,林仁夫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未来的家。

    但不管怎样,一家人算是在这边住下来了。

    林仁夫妻觉得住进了别墅,实在是太过高调,考虑一番后,还是没叫亲戚朋友来庆贺乔迁之喜,免得让人觉得自家在炫耀。

    林家的亲戚朋友,大多忙于生计,没什么事,几个月大半年都不见得有空彼此串个门,于是暂时大家都还不知道林仁一家已经搬家了。

    就连林夕露的弟弟林朝阳,林仁夫妻也决定等他放月假回来了再说。

    毕竟在他们心里,这些钱和房子都是女儿一个人的,朝阳作为弟弟,将来还是要靠自己奋斗。

    然而,这一个月底,林朝阳说学校那边有事,不回来了。

    林夕露知道他在M市搞什么鬼,但也暂时没管他,她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修炼。

    因为无论是自保,还是她计划中的谱写抗癌神曲来赚钱赚功德,都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

    她很清楚,没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前,即使成功谱写了抗癌神曲,公开发售出去,恐怕也只会招致祸患。

    因此,搬家后的一个多月里,她几乎都在闭门不出地修炼。

    有充沛的木气,在功德金晶的辅助下,她的经脉在以前世数十倍的速度飞速拓宽,如今修炼两个月的灵力储量,已经相当于前世修炼三年的时候了。

    若不是脑域和精神力都受到了损伤,她觉得随时都能来上几次音波攻击。

    这样的进步令人喜悦。

    唯一遗憾的就是,功德金晶,用完了!

    只是,功德这东西,积攒起来难,用起来特别快,一时间也没有别的办法。

    没了功德金晶,修炼进度瞬间就慢得如同乌龟爬。

    当然,实际上并不慢。原主的资质和她前世差不多,都是顶级的,现在的修炼速度和前世相当,已经远比前世绝大多数修行者要快。

    不过是她习惯了云霄飞车一般的速度,就对正常的修炼速度不满起来。

    修炼进度慢下来,林夕露便决定出去透透气,看时间已经快下午四点,便决定去花草市场接季凤兰。那边的市场在非节假日都是下午五点关门。

    随便拿了一件白色长袖连衣裙穿上,林夕露便走到别墅门口去等网约车。

    如今一家子都还没拿到驾照,所以她也就暂时还没买车。

    坐到车上,等了好一会,却见司机还看着后视镜愣神,林夕露敲了敲座椅,他这才回过神来,神情有些赧然,然后没话找话说:

    “美女,你是不是在演艺界工作啊?”

    林夕露莫名:“不是啊。”

    司机心中咋舌,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他这辈子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竟然不是女明星!不过细想起来,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女明星,也都没她漂亮。

    林夕露却不知道司机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现在并非是上下班高峰期,不过短短十分钟,她就畅行无阻地来到了花草市场外头。

    一走进花草市场,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一路上大家都在看她。

    要说在前世,这对她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但穿到这具身体后,就没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如今乍然被这么多人盯着,她还有些心虚。

    不会是拉链开了吧?

    悄悄伸手摸了摸裙子背后的拉链,没问题啊。

    还是说脸上被画了乌龟沾了饭粒?她拿出黑屏的手机当镜子看了一眼,也没有。

    没这些糗点那她就不管了,十分理直气壮旁若无人地走到了季凤兰的小铺子上。

    季凤兰对她到来有点惊讶:“露露怎么来了?”

    女儿搬家后总爱窝在她三楼的卧室,门都不出。一个多月来,头一次出门,倒让她觉得稀罕。

    “我过来接您下班,顺便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看到季凤兰在整理花环,她也帮着去挂在铺子两边的支架上。

    他们这个花草市场,在A市勉强算个景点,除了买花草的,也会有一小部分游客进来玩,这种干花编成的花环就会很受欢迎,所以季凤兰也进了些来卖。

    见她认真挂花环,季凤兰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拿起手上一个由淡紫色的薰衣草干花编织而成的花环戴在了女儿头上。

    平时没注意,现在仔细看看,女儿真是变得比以前漂亮了好多,连一个花环戴在她头上都被染上了仙气一样。

    这样她就完全不用愁女儿将来找不到好对象了吧,也不说要比周柏予强,就是要绝对真心对女儿好就够了……

    季凤兰沉浸自己的胡思乱想里,脖子有点酸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的小店面前,有几个女孩子总是反反复复路过,装作不经意地往店里看。

    见她发现了,几个女孩子你推我我推你,朝着店里走来,说是要买干花花环。

    买完了花环,其中一个女生对她家露露道:

    “小姐姐,你头上的花环真好看,我可以给你拍张照吗?”

    林夕露有点诧异顾客的这个要求,不过还是同意了。

    那个女孩子举着相机对她咔嚓拍了几张,几个女孩便兴奋地跑走了。林夕露五感灵敏,远远听到几个女生在低声尖叫着:

    “嗷嗷嗷!太美了太美了!终于拍到了清晰的正面!”

    “这是什么神仙美人!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好看!”

    夸她好看?

    林夕露对着店里的镜子看了看,这才发现这具身体的外貌变化确实有点大。

    原主其实也算长得比较白,但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再加上心情抑郁,看起来很憔悴。

    如今经过两个月的灵力滋养,皮肤已经白到了极致,如同冬日的皑皑白雪,还散发着莹润的光泽,让整个人如同打了一层柔光一样。五官也在入静中得到了最优化,唇红齿白,眼睛如同氤氲的秋水,连睫毛都变得比以前更纤长浓密了,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灵韵。

    林夕露虽然不怎么在意外貌,却也很满意。

    他们音修都是俊男美女,这样的外貌,才算不辱没她音修的身份。

    收拾完铺子,林夕露就和季凤兰一起回到了家里,吃完晚饭,继续当个醉心修炼的死宅。

    修行者与天争命,即使是她这样偏好享受的,也不会像一般现代人一样沉迷网络。

    因此,她并不知道,今天自己被人拍下的照片上了热搜,还被网友们亲切地封了一个花仙妹妹的昵称。

    *

    今天对乔思宁来说,是里程碑的一天。

    虽然前面一个多月的日子并不好过,但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弟弟被她哄着安安心心地进了监狱,而她得到了周柏予的邀请,来参加他们的家族聚会。

    这次聚会一点都不盛大,和一般的晚宴相比,这只能算是周柏予带着她去舅舅家吃了个便饭,为给他国外留学回来的表弟尹睿接风洗尘。

    但她很明白,这样的家宴意义有多么重大。

    知道要见长辈,她今天的穿着打扮很得体,等到了尹家,她这才装作有点惊慌地悄声对周柏予道:

    “柏予,你怎么不跟我说还有长辈啊,我还以为是咱们几个小辈一起开party呢,这样的场合我来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周柏予将她温柔地带到桌边,还给她拉开了椅子:

    “傻话,有什么不合适。安心坐着吃饭就是,舅舅他们都会很喜欢你的。”

    乔思宁心中甜蜜,柏予他一直是如此,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无比细致体贴。

    如今,她是不是也快像前世的林夕露一样,够到他心中最深处的位置了?

    饭桌上的氛围很融洽,因为周夫人满意她,连带周柏予的舅舅舅妈也都对她和颜悦色。

    唯一让乔思宁有点不满的是,周柏予那个表弟不怎么搭理她,一顿饭下来,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低头玩手机。

    不过,乔思宁脸上却没有丝毫被怠慢的不悦,反而努力和他搭话。

    作为地产大亨尹风禾的独子,他有傲慢的资本。

    虽然他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却也是周柏予的表弟,尹氏地产千亿身家的唯一继承人。

    尹睿不胜其扰,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坐到沙发上去了。

    表哥这个新女朋友怎么这么烦,难道看不出他不想理她么。他就想安安静静地看下游戏比赛的分析帖。

    坐在沙发上,他打开了微博,原本是打算看看有没有比赛相关讨论,打开热搜,却被其中一条吸引了视线。

    #最美花仙子#

    尹睿不屑地挑了挑眉,又是哪个网红在炒作?

    他倒要看看,是怎么个最美法,要是不够美,他一定要把这种标题党喷得狗血淋头!

    作为一个颜狗,他经常受到这样的欺骗。

    什么豆腐西施,拉面西施,牛肉面西施,最美XXX,X千年一遇美女,稍微平头正脸一点,就冠上这样夸张的称号来炒作,偏生他还总是满怀期望地点进去然后被辣了眼睛。

    然而,这一次,一点开图片,他瞬间就被俘获了。以他阅图无数的经验,他知道这图绝对没P过也没开美颜。

    第一次他觉得用语言去形容一个人的美貌太过乏力。

    图片上的女孩子,皮肤像雪一样白,白得发光,五官如同精致的玉雕,无处不完美。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头上戴着紫色的花环,漫不经心又泰然自若地看过来,没有任何一丝对镜头的讨好媚俗,却美得如同整个屏幕都仙气缭绕。

    她明明没有看自己,他却觉得心跳得飞快,血气都在往脸上喷涌,完全舍不得从屏幕上挪开视线。

    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直到表哥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在看什么,一脸傻笑?”

    尹睿抱着手机倒在沙发上,捂着胸口,充满朝气的俊脸红红的,眼睛发亮:

    “哥,我觉得我一见钟情了!这是恋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