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公子为妻 > 第67章有孕
    去江家的路上, 谢焕心里还在不断的想着,等见到了颜静书要怎么同他说,颜静书会有些什么反应是生气, 伤心,还是愤怒,会不会怨恨他, 不愿意原谅他,甚至再也不想见他。至于接受他, 谢焕却是想都不敢想的。

    只是等终于到了江家, 才一进家门,江家仆人的一句话就让他心里所有的想法都抛到脑后了。

    江成瀚一叫开门,还没来得及说话,开门的小厮便已对他道“大人, 您总算回来了, 您快进去看看吧, 夫人身边的纹锦姑娘才去请了大夫来,好像是夫人”

    小厮的话没等说完, 江成瀚一听大夫两字就再也听不下去,神色一紧便快步往他和颜静书所住的正院而去, 谢焕也是同样的面色微凝,也再顾不得心里的诸多复杂情绪,转而升起满满的担忧, 快步跟上了江成瀚。

    一路脚步不停的到了正院的卧房里, 江成瀚直接大步走了进去, 然后一眼就看到,颜静书正靠卧在床头,脸色微白,面上却含着喜色,周围围着的丫鬟也是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样子,另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在一旁的书案上写着什么,让心里担心的不行的他不由一愣。

    “你回来了。”江成瀚愣神的功夫,颜静书已经看到了他,又看待了他身后的谢焕,不由露出了笑容,道“舅舅也来了。”

    江成瀚回神,忙走到床边坐下,看着颜静书有些虚弱的脸色,问道“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大夫怎么说”

    “我没事,就是”颜静书道,只是说到一半突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都泛起了一层薄红。

    江成瀚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还要再问,但没等他开口,就听一旁的老者对等在他身边的丫鬟道“这安胎药每日一剂,三碗水煎成一碗,需得连服七日才是。”

    丫鬟纹绣接过老者才写好的药方,认真的听着,连连点头应下。

    江成瀚闻言不由看向他老者,得老者说完,他猛地转过头朝颜静书看去,整个人已惊得眼睛瞪大老大,“你、你、你又有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谢焕也是一脸吃惊的看着颜静书。

    颜静书眉眼含笑,双手交叠着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对着江成瀚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嗯,大夫说,已经有将近四个月了。”

    江成瀚傻愣愣地张着大嘴,看看颜静书的脸,又看看他的肚子,半晌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颜静书的手,却是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谢焕自然也是感到十分高兴的,对二人道“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恭喜你们。”

    “谢谢舅舅。”颜静书笑眯眯地对谢焕道。

    另一边,老大夫收拾好药箱已经打算要离开了,走之前本着医者之心,又对颜静书嘱咐了一番,道“安胎药虽可保胎,但日常也要擅自保养才好,万不可再劳身伤神,需得平心静气饮食得益,方才能令胎像安稳,将来生产无虞。”

    “我知道了,谢谢大夫。”这话大夫刚刚已经说了一遍,但颜静书还是认真的听了,并向大夫道谢。

    老大夫说完背上药箱便准备离开,但原本还很高兴的江成瀚听到老大夫话里的意思,像是颜静书这胎有什么不妥的样子,忙起身将人拦了下来。

    “这位是”老大夫虽然看着江成瀚和颜静书的亲密之态,多少猜出了他的身份,但他不敢完全肯定,便问向身边的丫鬟纹绣。

    纹绣便同他介绍道“这是我家主君。”

    老大夫这才忙同江成瀚见礼,江成瀚却将他扶起,道“老先生不必多礼,不知内子这胎可是有什么不妥”

    老大夫看了颜静书一眼,见他没有说什么,便将之前已对颜静书说过的话,再对江成瀚也说了一遍,道“尊夫人身体倒是并不什么大碍,只是从脉象上看,尊夫人有孕后不久,便受了些辛苦劳累,后又焦虑不安情绪不宁,致使血气不足五行不调,令胎像有些不稳。好在如今发现的及时,只要按时服用安胎药,平日里好好调养着,切勿动气动怒,或是过分伤怀,过些时日便可好转,恢复如常的。”

    算算日子,颜静书怀上应是还在宁城的时候,而怀上不久,他们就南下入京,途中花费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虽然速度不快,还带着不少下人,但出门在外总是不如在家中,要操心的事情更多。

    等好不容易到了京城,自己又被关进的大牢之中,颜静书自是焦心不安的不行,那些时日,连饭都是吃不下去的。

    怀胎前三个月本就是最不稳妥的时候,颜静书又先后经历了这么多辛苦波折,也难怪如今会胎像不稳。

    好在听老大夫所说颜静书的身体并无大碍,腹中的孩子也只要好好养一段时间便能好,让江成瀚稍稍安心了一些。

    只是想到老大夫所说颜静书不能生气动怒或是过分伤心之事,江成瀚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谢焕,正对上谢焕看过来的视线。两人虽然都没说话,但却都看明白了彼此眼里的意思,颜静书身世的事,眼下却是不宜告诉他了。

    坐着陪颜静书说了会话,谢焕便起身告辞了。颜静书本是以为谢焕来家里是有什么事,但谢焕说只是来看看他,虽然前几日才见过面,但颜静书也没有多怀疑什么。

    正好江成瀚也要去国公府里告诉颜老夫人和安国公,颜静书又怀孕了的好消息,便同谢焕一起出了门。

    只是等离开了江家之后,江成瀚却没有就此同谢焕分开,而是想要同谢焕再说一下关于颜静书身世的事。大街上人多杂乱,两人便再次去了之前说话的茶馆。

    要了一个雅间,落座后,江成瀚便直接开口道“舅舅,静书突然有孕,这件事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只是您也听到了老大夫的话,静书现在胎像不稳,受不得一点刺激,所以有关他身世的事,我想要等一等再告诉他”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为求稳妥,这件事我想还是等到静书顺利生产之后再说吧。”

    事关颜静书的安危,江成瀚不敢有丝毫的冒险,而如今颜静书怀孕还不到四个月,待生产之时至少要半年之后了。

    同江成瀚一样,在谢焕心里,颜静书无疑也是最重要的,又是为了颜静书的身体着想,他怎么可能会不同意。

    只是高兴于颜静书有孕的同时,谢焕的心底深处也不免有了些失落。

    原本不想说的时候,他怕被知道,但一决定坦白一切的时候,他不安的同时,也隐隐有一点微不可查的期待。虽然只是他的妄想,但若是他早点说出实情,今日他或许就能以父亲的身份留在颜静书身边,亲自看着他,照顾他了。

    “你好好照顾静书吧,眼下什么都没有他的身体和孩子重要,至于镇国公世子那里,我也会想办法帮你查探的。若是家里有什么事,你也可以随时来找我,不过我日后可能不住在谢家,你有事就派人去暮山书院给我送信就是。”谢焕道。

    既然江成瀚已经决定留在京城,眼下颜静书更是还怀了孕,他也就不可能再离开了。只是虽然要久留京城,但他却不能一直住在谢家,正好他的师兄如今是暮山书院的山长,他打算去那里寻个落脚的地方。

    江成瀚也没有客气,点点头,道“我记下了,若有事,一定会请舅舅来的。”他知道,谢焕是很愿意为颜静书做些事的。

    说好了颜静书之事,谢焕又想起了别的,对江成瀚问道“稽查司,禁卫军,西山大营,你想要要去哪里了吗”

    爱屋及乌,谢焕对江成瀚印象本就不错,又因着颜静书的关系,对他自然也是关心的,尤其是他的前程。

    江成瀚早在楚湘王同自己说那些话之时,就将禁军军各处所属查问了清楚。禁卫军负责皇城的防卫和守备,入禁卫军者,大多都是京中皇亲世家之中的贵族子弟。江成瀚草根出身,又是通过楚湘王走后门进去的,待遇可想而知,且在江成瀚看来,这差事看似荣耀,但于他却没什么益处,毕竟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解决镇国公世子,和查出五皇子康王到底是敌是友。

    至于西山大营也是同禁卫军同样的理由,虽然再次从军于他来说是游刃有余的,但对他的真正目的却难有助益,更何况如今颜静书有孕,他若去西山大营,军令如山,他怕是难以能够日日回到家中陪伴照料。

    而稽查司就不同了,稽查司就在京中,也不似西山大营和禁卫军那般禁律森严,更重要的是,他进入稽查司后,便可借稽查司的便利调查镇国公世子和康王,而他前世本就是军警出身,后又当了半辈子卧底,比起行军打仗,查案寻凶才是他最为擅长的事情。

    因着早就有了打算,所以谢焕才一问,江成瀚便直接道“我打算去稽查司。”

    谢焕有些意外,他以为军人出身的江成瀚会选择西山大营,但江成瀚已经有了决定,他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件事,对江成瀚道“稽查司也好,不过有件事我得先告诉你。你在稽查司或许会时常见到楚湘王,不过你一定不能让他知道静书不是颜家血脉这件事。”

    接着,没等江成瀚问,谢焕便给了他解释,道“之前你被抓进稽查司,我去找楚湘王帮忙,结果在楚湘王府内不慎晕倒,楚湘王找来的太医诊出了我曾经有孕之事不过楚湘王并不知道,颜静书就是我当年怀的那个孩子。但若他知道了静书并非是颜家的孩子,就一定能够猜出他真正的身份,所以你”

    谢焕的话没能说完,就被雅间门突然打开的巨响而打断了。

    两人同时猛地转头看向门口,然待看清门外的人后,不由双双变了脸色,不过谢焕的反应明显比江成瀚要大得多,他豁然起身,看着门外的人失声道“你怎么会在这”

    穆崇衍此刻却已经听不到谢焕说什么,他气息微喘,泛红的双目直直地看着谢焕,一步一步走到谢焕面前,哑声道“颜静书,就是当年你怀的那个孩子,是咱们俩的孩子”

    虽是疑问的话语,但穆崇衍的语气却是没有丝毫的疑惑,显然,刚刚谢焕的话他不但听到了,而且听得再清楚分明不过。

    “你”谢焕没想到穆崇衍竟然突然出现,还听到了自己的那些话,这让还没打算将颜静书的事告诉穆崇衍,也就因此而毫无准备的他一时又是懊恼又是不安。

    比起穆崇衍知道了这件事,他更担心穆崇衍冲动之下让颜静书知道了什么,刺激到颜静书。

    见谢焕又惊又气又急又怕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穆崇衍的目光越发的炽烈,更有浓浓地狂喜一点点的浮现了上来,他一把握住谢焕的肩膀,像是确认又像是发泄一般,一遍遍不住地说着,“颜静书是咱们俩的孩子,是咱们俩的孩子对吧是你给我生的,我的孩子,咱们俩的孩子”

    初时的惊惶无措气急败坏之后,谢焕在穆崇衍一遍遍念经似的絮叨中慢慢冷静了下来,事已至此再去懊恼已没什么用,还是想想要怎么解决穆崇衍才是。

    只是虽是如此,谢焕一语不发,冷脸看了穆崇衍半晌,最后冷不丁的,抬起脚照着穆崇衍的大腿就狠狠踹了下去。

    穆崇衍还沉浸在狂喜之中,又是面对谢焕,也就没有丝毫的防备,而谢焕怒极之下这一脚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竟直接将穆崇衍踹的连退两步,撞上了身后的桌子上。

    莫名其妙地被踹了一脚,穆崇衍终于回过了神来,但却没有丝毫的恼怒,只一脸懵然的抬头,愣愣地看向谢焕,然后就听谢焕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一句,“你还在派人监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