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第12章 第12章
    面对穆笑笑,乔晚只能争取把她当个同学室友来对待。

    穆笑笑问什么,她都尽量回答,好打消她的疑虑和忌惮。

    她和穆笑笑初次见面,一起坐着吃吃喝喝,画风倒也算和谐。

    “师妹是何时入门的?”

    乔晚想了想,回答,“三十年前?”

    她好像也记不太清了,修真界一个个都是老妖怪,年龄都没了多大意义。

    这么想想,她今年好像快奔四了。

    想到自己脑袋上的小蝴蝶结,乔晚沉默了一瞬。

    可是,她就是喜欢粉粉嫩嫩的小蝴蝶嘛QWQ

    说着说着,乔晚横放在膝上佩剑忽然发出了一阵嗡鸣之声,剑身不堪寂寞地震了震,似乎想要挣脱乔晚的束缚。

    “这是什么声音?”穆笑笑惊讶地睁大了好看的眼睛。

    乔晚愣了一下,将秋水含光剑取了下来。

    细剑顿时从手中飞了出去,当啷落在了穆笑笑面前。

    “这是……”穆笑笑诧异地抬起头,“秋水含光剑?”

    少女伸出指尖,轻轻触碰上剑身,细剑好像感知到了旧主的存在,震动地更加厉害,像是在亲昵地回应。

    穆笑笑:“它……还记得我……”

    对上穆笑笑又惊又喜的目光,乔晚忽然觉得有点儿尴尬,沉默地抿紧了唇。

    看到穆笑笑戴着那条抹额又怎么样,毕竟她现在用的这把剑也是她的。

    这把剑,还是周衍给她的。

    当时她欢天喜地地接受了,后来才发现这把剑的旧主是穆笑笑。

    其实这把秋水含光剑,乔晚用着不是很顺手,她和这把剑更像是在搭伙凑合过日子,如今穆笑笑回来了,这把剑也理应物归原主了。

    “这把剑本来就是师姐的佩剑,”乔晚道,“如今师姐你回来了,这把剑也理当归还。”

    穆笑笑抬眼问,“那师妹你呢?”

    她关切地问,“将秋水还给我之后,师妹你不就是无剑可用了吗?”

    乔晚:“无妨,我再去另找一把剑就行了。”

    穆笑笑摇摇头,“秋水毕竟陪了师妹你这么长时间,师妹你如今再找一把剑,用着也不定趁手。我如今也用不上这剑,师妹还是暂且拿着秋水吧。”

    乔晚也摇头,“这毕竟是师姐的剑,师姐还是拿回去罢。”

    就在两人胶着间,陆辟寒突然走入了殿内。

    “大师兄!”穆笑笑惊喜地站了起来。

    这么久没见,再见到形同亲兄长的大师兄,穆笑笑难掩欣喜之色。

    陆辟寒却没上前,“嘴。”

    穆笑笑反应过来陆辟寒是指她嘴角的糕点屑,顿时涨红了脸。

    陆辟寒难得微微一笑,“听师父说你身上余毒未清,若没什么要事,就先躺下歇息吧。”

    穆笑笑点点头,又问:“师兄,师父呢?师父他去哪儿了?”

    陆辟寒道:“师父他有要事尚待处理,已经先回去了,特地吩咐我过来同你们二人说一声。”

    听闻陆辟寒这么说,穆笑笑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失落之色来。

    陆辟寒却没再看她了。

    见到穆笑笑他固然心中也极为高兴,但眼下还有另一件事。

    “晚儿,”陆辟寒眼皮一垂,“你随我出来。”

    乔晚心中顿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无奈大师兄他积威太深,恢复记忆前这数十年相处,导致陆辟寒实在太像她爹了,乔晚虽然不安,却还是顺从地跟着他走了出去。

    穆笑笑怔愣在原地,微露迟疑,又见两人一同离去,忙拿起桌上的秋水含光剑追了上去。

    “师妹。”她将剑递到乔晚面前,轻轻地说,“你的剑。”

    乔晚没想到穆笑笑这么固执,看着她手上这把细剑,一时有点犯难。

    陆辟寒见状,问了一句。

    穆笑笑弯起眉眼,软软地回答,“师妹想将这把剑还给我,但我如今也用不上,想着还是让师妹先用着,等师妹寻到自己的剑之后,再还给我也不迟呀。”

    陆辟寒:“这剑你先拿着。”

    乔晚没办法,只能先接过了剑,心里却在想,她必须得马上找一把剑了,不论好坏,至少先将秋水含光剑还给穆笑笑才是。

    谢过穆笑笑之后,乔晚跟着陆辟寒一起走出了殿外。

    陆辟寒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突然道,“过两日我再帮你找一把新剑,到时候你再将这剑还给师妹。”

    剑贵在合适,剑修不能没有剑傍身,这剑还给穆笑笑之后,她一时半会确实找不到合适的代替,乔晚知道大师兄这也是为了她好。

    这剑她都用了这么多年,整个昆山都知道这把剑是穆笑笑的,现在再急着还回去也没多大意义。

    因为罹患重疾,陆辟寒走得不快,乔晚跟在他身后,脚一深一浅地踩在雪地中,一直走到高崖一棵古梅旁,男人才停下脚步,转过身问,“这几日你修行可有懈怠。”

    大师兄检查作业,乔晚摇摇头,但想到大师兄陆辟寒这挑剔的性格,又有点儿犹豫,临开口前改换了口风,“我前些日子接了问世堂的命令,去了北境除妖,这几日少了许多修炼的机会。”

    “马怀真他又派你下山了?”

    “是。”

    陆辟寒淡淡地说,“实战也是一种修炼,你出招吧,让我看看,我不在山上的这几日,你修为可有长进。”

    听到这话,乔晚心知今天是免不了要被揍了。

    挨揍也是一种修炼,乔晚不再啰嗦,利落地拔出了背后的秋水含光剑。

    剑光才出鞘,顿时一道掌风袭来。

    乔晚忙举剑相迎,掌风刚触及剑身,剑身就被震得嗡鸣不止,这一剑重若千钧,乔晚差点被压得吐血,只能赶紧将力一卸,丢了剑往后蹦。

    没想到陆辟寒压根没打算顾念同门亲情,又是一道劲气挟裹着风雪直冲面门。

    乔晚仰着身继续向后斜纵,一直退到了古梅下,脚下一蹬树干,以身化剑,借力直冲向陆辟寒。

    男人照旧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乔晚快冲到他面前时,趁着风急雪大,忙变化身形,眨眼之间,犹如一瓣融入了风雪之中的落梅,飘飘悠悠,旋转腾飞。

    这正是昆山隐匿气息,变化身形的招数,“妙微步法”。

    头顶一阵微风掠过,陆辟寒眼睫一动,“嗯?”

    趁着这机会,乔晚悄悄地闪身到了他头顶,没想到,马上就被陆辟寒抓了个正着。

    见状,乔晚一不做二不休,扬起掌心,运转灵力,往他头顶拍去。

    男人不慌不忙,内息一提,袍袖微扬,举掌相迎。

    两掌相接,引动脚下落梅飞雪四下纷飞,枯梅肃肃震动。

    一只枯瘦的手,顺势而上,牢牢地攫住了乔晚的手腕。

    乔晚想躲不及,睁大了眼,只能眼看着自己硬生生地被他一拽,偷袭不成被陆辟寒从半空中拽了下来,一屁股摔倒在了雪地中,吃了一嘴的泥和雪。

    “你妙微步就是这么用的?”陆辟寒极为不满地蹙眉。

    这妙微步法算不上多么高深,但在对战中用来迷惑敌人倒很实用,不过很显然,刚刚这招对陆辟寒没什么用。

    大师兄掌心蕴气,看来还没打算放过她。

    乔晚就地一滚,下一秒,她窝着的地方就被陆辟寒的掌气给轰了个四分五裂。

    一滴冷汗顺着乔晚面门落了下来。

    一段时间不见,大师兄他这病弱依旧,凶残依旧。

    眼见大师兄他凶残成这幅模样,乔晚再也不敢懈怠,也没心思回答陆辟寒的问题,忙顺势一滑,又从男人□□窜了出去。

    估计陆辟寒也没想到乔晚能这么不要脸,一个曼妙的少女从自己□□窜出来,陆辟寒微微一愣,脸色顿时一青。

    也就是这一愣的间隙,终于被乔晚逮到了机会,脚尖撑地,飞蝗流星一般地打出一掌,这一掌将陆辟寒逼退数步,而乔晚也见好就收,飞快地收住了掌势,优雅矜持又乖巧地垂手站在了原地。

    陆辟寒:……

    “不打了,不打了。”乔晚摇摇头,喘了口气,她今天被凤妄言不要脸地跨境界碾压,伤势未愈,刚刚这么一番动作,又勾动伤势,引得体内真气乱窜,气血翻腾,脖颈上的指印也在隐隐发烫。

    地上的剑锵然入鞘,乔晚有点儿无奈地看向陆辟寒,“再打下去师兄你金蝉印定要发作了。”

    大师兄这位大佬,幼年曾经被仇人下了禁制,脊背上钉入了一串穿骨钉,胸前又被一位碧眼邪佛打了一掌,这一掌名叫“金蝉印”,受这一掌的人肌肤上会留下一只金色的蝉纹,不死也半残。

    大师兄很坚强,没死,但残了。

    但“金蝉印”入体,每每催动功法之时,受印者都会痛不欲生。

    “金蝉印”的威势,是随着受印者运转功法的深浅程度来变化的。

    轻则气血暴涨,重则体内筋脉被寸寸拉扯,印记下的肌肤也会随之腐烂化脓。

    倘若一直弃之不顾,就会筋脉断裂,爆体而亡。

    故而,大师兄陆辟寒平常不怎么出手,一出手也只能点到为止,要是认认真真的打架,就得吐上一盆的血,还要及时收招止住,免得落个惨死的下场。

    这也是乔晚一直以来看不懂的,陆辟寒都成这幅德行了,每每见到她,还是要考校她的修为是否有所长进,坚持不懈地打爆她的头。

    就算和她对招不用认真,但这气血暴涨的痛苦也是实打实的疼。

    对比书中他面对穆笑笑的温柔和包容,这他妈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差别对待。

    一阵夜风吹来,陆辟寒面色微青,剧烈地咳嗽起来。

    乔晚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想扶他。

    男人伸出手,眼神幽深,意思很明确,用不着她扶。

    乔晚只得乖乖放下手。

    “这是何人教你的?”陆辟寒突然问,“马怀真?”

    “什么?”

    见她一脸懵逼,陆辟寒面色一沉。

    乔晚福至心灵,顿时反应过来。

    乔晚:“不是他,没人教我,这是我自己琢磨的。”

    以命搏命的打架嘛,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只要好用就行。

    可能她本身就是个穿越的,所以倒没什么所谓的“武德”,也理解不了这所谓的高手的自尊。毕竟下山除妖的时候,她什么阴招儿损招儿都用过,爆过妖兽的菊花,也捅过妖兽的腰子。

    陆辟寒其实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不过实用这是一回事,看到自己亲手带大的姑娘往男人裆下钻而面色不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陆辟寒难得沉默了一瞬,半晌才道,“下次,若不是紧要关头,莫要随随便便……”

    乔晚嘻嘻地笑道:“莫要随随便便往男人□□钻吗?”

    陆辟寒对天翻了个白眼。

    这也不能怪乔晚,谁叫大师兄太像她爹,如今这作业总算检查完了,乔晚一对上陆辟寒这张死人脸,难免就又有点儿皮痒。

    看着陆辟寒这张平庸寡淡的脸,再想到他原著中的结局是为穆笑笑而死,乔晚又有些发愁。

    “看我做甚么?”陆辟寒冷冷地问。

    乔晚摇摇头,心里默默感叹,这真是个看脸的社会。

    因为大师兄他相貌平平,就算领了便当,也没得到自己该有的待遇,评论区基本上都是在关心裴春争什么时候一气之下玩囚禁play的。

    乔晚不说,陆辟寒也懒得再问,直接选择性地无视了她。

    “你的修为,与我下山前相比,长进了一些,”陆辟寒道,“日后也莫要懈怠。”

    “一些是多少?”

    陆辟寒:“很多。”

    乔晚没忍住,笑了起来。

    不过她也没真把陆辟寒的话往心里去,她自己修为怎么样自己心里清楚。

    资质已经摆在那儿,也唯有努力二字。

    听说陆辟寒这次下山是为了昆仑同修会的事,乔晚有点儿好奇,“大师兄你这次下山有没有见到谢景行?”

    “我听说这次同修会谢景行也会赴会,是不是真的?”

    她口中的谢景行,是朝天岭赤松老人的弟子,少年时以凡人之身,拜入了赤松老人门下,短短数十年时间,就跟开了挂一样,一路跃升为修真界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在修真界有长松擎月,孤剑之称,和病枝清瘦,有鬼剑之称的大师兄齐名。

    也被修真界好事者称为,孤魂野鬼。

    开玩笑的。

    这个好事者,是乔晚自己。

    如果说穆笑笑是天道亲闺女,那这位谢景行就是天道亲儿子了。

    虽然书中没提到过谢景行的存在,但在修真界小辈耳中,这谢景行活脱脱就是个别人家的孩子,一个宛如拿了起点男主角剧本的挂逼。

    他不止在修炼一途上像开了挂,像拿了龙傲天剧本,在情路是也十分坎坷,命犯桃花煞。

    据闻,这位孤剑谢景行,已经有过六段情缘了,可惜,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孤,是注孤生的孤。

    说实话,乔晚还挺好奇这个和大师兄齐名的孤剑谢景行。

    这位谢景行还算是她老乡,据说他没拜入赤松老人门下前,也曾经是东尚国永泽府人氏。

    这次同修会,来的都是各派中的精英人物,比斗大概要持续一个多月,乔晚估计自己只能混过开头前两天,后面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主要是当个围观的吃瓜群众。

    不过能围观这些天之骄子们打架,对她而言也是受益匪浅。

    乔晚提到谢景行,陆辟寒嗯了一声,眼前旋即浮现出一个男人的模样。

    他这次下山,确实见到了谢景行。

    谢景行一直待在朝天岭上,并不常下山,在此之前,两人虽然齐名,彼此却是没见过面的。

    比起孤剑这个名头,陆辟寒听到的更多的是关于这位孤剑的风流逸事,但和外界所传闻的风流多情的模样不同,他见到的,是个极为沉稳冷傲,爱憎分明的男人,的确有一剑浩然,涤荡八荒之能为。

    独坐在竹斋中,恰如长松冷月。

    而这竹斋内,满是纵横交错的红线。

    这红线是用谢景行鲜血日夜浇灌而成,缠绕排布成了个独特的阵法,为了找一个人。

    “找谁?”陆辟寒咳嗽一声,缓缓地问,“说不定也有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

    他对那些八卦不甚感兴趣,比起谢景行那六段情缘,他更欣赏谢景行这个人,也愿意和他结交。

    谢景行看了他一眼,给出了让陆辟寒有点儿意外侧目的回答,“我的小妹。”

    陆辟寒:……

    说实话,他虽然对他那六段情缘不感兴趣,但还是下意识地以为谢景行是找哪朵桃花。

    “此人与我想象中的模样大不相同,”陆辟寒沉声说,“倒是个能与之结交的。”

    乔晚知道,别看自己这位大师兄病恹恹的模样,好歹也是昆山派的大师兄,性子其实比谁都要傲上几分,能得他青眼的,这谢景行应该是不是个一般人。

    至少,应该不是她想象中的传统种马流挂逼起点男那样。

    咳咳。

    毕竟谢景行的经历和那六段情缘实在太容易让人想歪了。

    像孤剑谢景行这种绝世挂逼,毕竟和乔晚没什么关系,问过了,乔晚就转头抛在了一边,又和陆辟寒说了点儿山下的事。

    陆辟寒目光不经意间一瞥,嗓音忽地又冷了下来,眼神也冷了下来。

    “你这儿是怎么回事?”

    乔晚顺着他视线一看,她脖子上正是凤妄言今天留下的伤疤,刚刚打架的时候,衣领一乱,自然而然地就暴露在了人眼前。

    “这个是……”

    “凰火。”陆辟寒蹙眉,“你得罪了凤妄言。”

    乔晚:“大师兄消息当真灵通。”

    陆辟寒:“少说废话。”

    乔晚坦白:“这是他掐的。”

    她还没那么好心,打算替凤妄言遮遮掩掩,眨也不眨,干净利落地将今天发生的事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大师兄你要去替我报仇吗?”

    陆辟寒看了她一眼,面前的少女神色十分恭谨,十分认真,十分肃穆。

    他收回视线,转身就走。

    乔晚:“师兄你去哪儿,我们的同门情谊呢?”

    陆辟寒白眼都快翻到了天上,“替你报仇,等着。”

    乔晚后知后觉地眨眨眼,她没听错吧?大师兄真的要去替她报仇?

    不过,仔细想想,她好像也不是很意外。

    大师兄之所以被称为大师兄,不仅仅在于陆辟寒他入门最早,修为最高,还在于这么多年来,玉清峰上的大事小事都是他一手操办的。

    明明是个性格高傲沉稳的强A,实际上却操着老母鸡的心。

    乔晚倒不是很担心大师兄。

    她了解大师兄,他是个惜命的人,早就过了逞意气的毛头小子阶段了,倘若不是心里有数,绝不会轻而易举地就允诺下来。

    大师兄过去找凤妄言,恐怕也不仅仅是为了她这么简单,换成哪一个昆山弟子,大师兄都会这么做。

    凤妄言行事张扬,这事周衍不好出面,也只能交由心狠手黑的大师兄来处理。

    说起来,比起让大师兄帮她报仇,乔晚更想自己来。

    乔晚慢慢地想。

    报仇都要靠别人,这样的人生和咸鱼一样有什么区别。

    她要努力。

    乔晚看着大师兄离去的清瘦背影,突然就被激发出了熊熊斗志。

    乔晚睁大了眼,心道。

    她以后也要像大师兄一样,这么酷炫狂霸拽,说要找谁的茬,就能找谁的茬!

    对!谢景行能做到这地步,她怎么就不能了?她好歹是和谢景行一个屯里出来的!

    她要努力!

    等小鹤得到大师兄回山的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傻站在了原地的乔晚。

    小鹤:“师姐?”

    乔晚突然一手握住小鹤的手,另一只手握拳放在胸前,“我要努力!”

    小鹤疑惑:“师姐?”

    “我要努力!!”

    小鹤:“……师姐你脑子坏掉了吗?”

    乔晚没管小鹤说的话,只觉得背后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心中斗志昂扬!

    她一定要努力,像大师兄和谢景行那样,以后爱打谁就打谁!

    乔晚握拳。

    她总有一天,一定能尝到烧烤鸡翅的味道。

    到时候还要多放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