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画画本是逆天而行 > 第12章 第12章
    “骷骷。”

    “梅堀紫。”

    “梅川堀紫。”

    “梅川——”

    “不管你叫我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继续做存钱罐的。”男人面无表情道:“藏哪里都不行。”

    季渊呜了一声,骑上小绵羊去找银行。

    其实撒币战术除了听起来比较撒币之外,确实还挺好用的啊……

    刚才漫天撒金币看得他都懵了好几秒,简直是用一次秀一次。

    就是结束以后满场捡钱有点尴尬。

    整个棘齿林地作为三不管地带,一直商业发展的非常不错。

    银行和拍卖行到处都有,既有六国通行的,也有私人承办的。

    季渊货比三家的瞧了好几家,隐约看出些门道出来。

    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挺奇怪的。

    有魔法,有异兽,有现代娱乐场所,也有中世纪风格的铁匠铺和染坊。

    大概是因为异能力者太多的缘故,科技并不是很发达。

    毕竟汽车跑不过陆行鸟,直升机也没有飞马好用——有些家伙自己都有翅膀,想往哪儿飞都行还不用怕闯红灯。

    听重华之馆的伙计说,纯粹的人类很少,基本上大家都有些混杂的血统。

    有那么一秒,季渊思索过《重生之我是藤迅CEO》的剧情可行性,然后很快打消了这个年头。

    ……这些人用的手机还是诺基亚那个版本的,手游什么的也就玩玩贪吃蛇了。

    他最终选定的是号称‘六国联办’、‘超惠定息’、‘办信用卡送生发魔药’的呱呱银行。

    其他银行的柜员好些都是高挑美艳的血族小姐,只有这家上上下下都是长着蝌蚪尾巴的魔力蛙。

    蛙族的静态视力都不太好,好些柜员都戴上了厚重的方框眼镜,呱呱呱着帮客人们办理着不同的业务。

    他们说话的时候会冒五颜六色的泡泡,戳破的时候还有啵的一声。

    季渊空降到这个世界,连代表身份的ID卡都是阿蚊老板帮忙在黑市弄的。

    打字机噼里啪啦的声音听着像青轴。

    季渊报完业务需求以后在旁边等着,随手就在桌面上画着小鸡崽。

    圆滚滚的半透明小鸡一会儿滚出来一只,小羊就凑过去靠着柜台一口吸溜一个。

    青蛙阿姨把储蓄卡交给了他,面不改色的伸出半米长的舌头吞掉一只路过的苍蝇。

    “感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季渊接过卡道了声谢谢,特别郑重的又看了一眼流水单上的余额。

    三千金。

    能让他活半年的家当。

    他刚才还特意让梅堀紫做自己的紧急提款人,真出事了也能提限额为两百金的应急款。

    距离八十岁寿终正寝还差五十二万五,四舍五入就是北京二环内的一个厨房。

    在回黑石坟场的路上,骷骷走在他的身边忽然开口问道:“你打算一直留在这里吗?”

    “不一定。”季渊摇头道:“等我攒够本金,我肯定要自己做生意办产业,在竞技场也只是暂时混混日子而已。”

    一个月前,他还只能在巷子的狗窝里凑活着睡,现在都能住贵宾包间了。

    重华之馆也好,竞技场也好,都仅仅只是起点而已——

    等他把本金存够,一定要干一发大的。

    白金一升钻石五的晋级赛是强制的5V5,而且一局一胜不给任何回转的余地。

    只要能升钻石,打一局就至少能赚五百金,简直是赚到飞起。

    在撒币之战之后,他们陆陆续续又连着打了好几场,情况也大同小异。

    排位打的是什么?

    是战术吗?是操作吗?

    不,是如同修佛一般的心态!

    队友挂机我不炸,队友送头我不炸,队友玩蛇我也不炸!

    匹配成功的橙灯再次亮起,多个闸门同时开启。

    季渊还特意在外套的内袋里放了五枚金币,防止自己跟骷骷双双暴毙无人续命。

    主持人开始热情洋溢的交代今天的对局情况,场外的观众已经兴奋到开始瞎鸡儿尖叫嘶吼了。

    季渊站了一会儿,忽然发觉自己被阴影完全挡住了。

    一个两米多高的金毛大汉就站在自己旁边,手上还拿着一把起码三米长的巨型铁锤。

    莱因哈特是你吗莱因哈特!!

    他懵了两秒,条件反射地去看两边会不会出现疑似天使源氏的存在,然而各个都是生面孔。

    自己这边有驭兽者,有能控制藤蔓的召唤师,阵容隐约看着还可以。

    “那个……”他心想这怎么也是晋级赛,打输了要重新赢三场才能把赛点扳回来,还是试探着开了口:“我们要不要讨论一下战术?”

    其他三个人露出看白痴一般的眼神。

    喂你们这种态度我真的要找官方举报了好吗?!

    季渊咳了一声,眼神严肃道:“我们应该互相配合不是吗?对面有个玩电网的哎。”

    无人响应。

    梅堀紫还在端详那大哥的合金战锤,连挽尊性应答都没有。

    我就不该对我的队友有任何幻想。

    季渊心里一沉,在倒计时三十秒里开始复习自己安排的几个战术。

    上次找到的那个高斯模糊还不是很会用,但是发光图层糊脸总是没错的……

    “比赛——开始!”

    季渊猛地抬头,忽然就感觉有辆摩托车般的巨大物体呼的一声就冲出去了——

    那全身都是肌肉的大哥抡圆了锤子又快又狠的见谁砸谁,直接把那还在吟唱的术士一锤抡到了观众席里头。

    “出现了!!根本不讲道理的王八锤法!!”主持人呐喊道:“观众不要乱摸选手可以吗!!”

    等……等?

    发生了……什么?

    梅堀紫这回也懵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

    那锤子哥抡着合金锤把对面几个人追的满场子哭着跑,自己这边四个都还站在初始点里没动。

    旁边的队友已经开始抠指甲了:“躺赢不会啊?你想什么呢?”

    一锤!一个!

    再来一锤!再打飞一个!

    三分钟不到,对面五个投降的投降扑街的扑街,自己这边四个队友还在原地发呆。

    “恭喜蓝方获胜!蓝方所有队员晋级成功!”主持人高呼道:“铁锤伊凡果然是本季度最强新人王!”

    季渊在原地懵了好一会儿。

    被带飞的感觉……怎么有点苏爽又有点寂寞呢。

    他这回什么都没做……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啊。

    等他们返回了休息室,其他三个队友还有好些备战全都涌了过去,给那铁锤哥花式送礼物嘘寒问暖。

    “大神渴了吗!大神这是不老泉的水!黑市里八百八十八一杯!”

    “大神!我辅助超级溜!指谁控谁技能从来不歪!大神缺队友吗!”

    “大神看我大神看我!”

    季渊在角落里换完衣服听了会儿壁角,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赛制里好像还能组队排位。

    果然哪里都有等着无痛上分的舔狗……

    梅堀紫帮他把长刀收好,扫了一眼还在疯狂滋儿哇滋儿哇的人群,侧眸问道:“你打算找他组队么?”

    季渊思考了几秒钟,隐约还感觉到小绵羊叼着自己的裤脚往外牵。

    “先出去吃饭。”他想了想道:“吃饱了再说。”

    今天的午餐例食是清炖史莱姆配红烧魔沼鱼。

    季渊吃了一会儿,忽然发觉那锤子哥也进了这家馆子。

    他去柜台要了一瓶伏特加,拎着酒坐到了这大神的对面。

    “整点吗大哥?”

    伊凡看了眼那酒,刚才还厚如钢板的疏远气息瞬间消散:“来,整点。”

    “你悠着点喝。”梅堀紫皱眉道:“喝倒了还得我扛回去。”

    小青年眯眼一笑,抬手就开了盖子。

    “不虚。”

    他根本不多废话,一边吃东西一边跟这锤子哥喝酒,转眼就过了三瓶。

    伊凡一开始还在闷头喝,后来越喝话越多,再然后就开始红着脸吼着唱喀秋莎了。

    季渊陪喝陪得脸不红心不跳,中间出去嘘嘘完又要了三瓶。

    三瓶完了再三瓶。

    梅堀紫一直以为这白净干瘦的小青年挺弱,在见识到他这八风不动的酒量时都惊了。

    这——这怎么可能?!

    旁边的伊凡已经开始打酒嗝,大着舌头开始唱朋友一生一起走。

    “明天——明天一起组队打排位啊!”

    “你不组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兄弟!听见没有兄弟!!”

    季渊从善如流的又敬了他一满杯,还记着把剩下的半扇炭烧大舌贝剔掉牙齿慢慢吃完。

    梅堀紫坐在旁边,见他眼神清醒如常的时候眼神都带着震惊。

    这可是伏特加啊。

    这可是!!伏特加啊!!!

    “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偷偷把酒给倒了?!”

    “啊?”季渊笑眯眯道:“我从小喝的就是烧刀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