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综]我安德瓦绝不服输 > 第47章 043
    在黑暗中点亮灯火——这是人类的本能,因为他们由衷地相信:黑暗会滋生出恐怖的怪物。

    暮色下的旧楼,昏暗的房间,殷红的长桌,围坐着六个漆黑的人影。

    一只潜伏在阴影中的乌鸦从头顶的吊灯上飞落,在那首位上端坐的人的肩头处歇了歇脚,用舔舐腐肉的喙整理自己油光水滑的黑羽,猩红的眼珠子倒影出下方神色各异的面庞,像是在审视他们作为部下的价值。

    这是“怪物们”的聚会,是埋藏在虚假的平静下,一点点绽放开的罪恶之花。

    “呐,boss我们到底要什么时候开始啊,昨晚我可是通宵值班了喂。”最尾端的女人撑着下巴有气无力的抱怨着,一只手圈着自己深紫色的长卷发无聊地玩弄着。

    坐在她边上的黑衣青年原本专注地按着手机,闻言后歪了下脑袋,用欢快的语调说道:“没办法呀,即使是通过深网,要把通讯窗口和北美那边连起来保证信息不被拦截和监听也要几分钟的时间,最主要的是大洋彼岸的4th桑和——和超恶心想到就反胃的2nd——他们两个到现在都还没进入我放上去的链接呢,不过如果是因为死掉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他们迟到好了~”

    女人看着突然自嗨起来的中二型青年,嫌恶地皱起眉,“7th你这家伙嘴一直这么毒吗?虽然那个章鱼怪看着的确不太正常,那也是二把手先生好吗?”

    被称作7号的青年对着她露出一个病态的笑容:“小9th真是个可爱的傻瓜呢,连人的本质都看不明白就先替2nd说话,难怪总是被迫执行一些很无聊又没有价值的任务,作为女孩子熬夜的话很快就会老的吧~我呀,怎么可能会讨厌一个真正的人类?我最爱大家了!Love已经要溢出来了呀~”

    9th捏起拳头又因为在老大眼皮底下只能悻悻地放下:“你真是死变态!还有谁是傻瓜啊即可修!早晚有一天我要宰了你这个中二病!”

    “呵,两个没有艺术价值的白痴”,坐在6号位的男人头也不抬地讥笑了一声,他的一双像鳄鱼前肢的利爪正擦拭一把刻刀,嘴上不时还和自己的搭档聊着天:

    “说起来5th最近有没有找到什么心仪的猎杀对象?我记得上一票还都是半个月前的事了吧?我真是太想创造出更多的‘作品’了,没有什么事能比在肌肉和骨骼上‘雕刻’的滋味更爽,啊啊太棒了,我每天都在回味,瞧我的鸡儿都开始邦邦硬起来了!”

    他身边小憩的削瘦男人,5th张开了他闪着无机质冷光的眼睛,这双不像是人类的无情眸子瞥向身边,直到他那兴奋过头的搭档终于噤声后方才回答:“之前的任务花了点时间,私人工作上的事先搁置了。还有,6th你给我适可而止,处刑现场每次搞的太夸张,导致媒体还有官方都重视起来,现在附近的警力和英雄都多出一倍,啧我以后都不会带你去了。”

    “好了,安静。”6号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迫于Boss的命令收了声。

    组织的Boss,怪物们的首脑,有着一副低音炮般的好嗓子,但是在场的人却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上面,而是收起了表情,认真聆听这个男人主导的发言。

    1st穿着一袭黑色风衣,里面是深灰色的马甲和衬衣,他身上自有一种上位者的沉稳和冷酷气质,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的情绪波动。1st戴着手套的修长食指轻轻抚摸着他的宠物,头也没有抬起就开口说道:“你们迟到了,Second和Fourth。”

    他正对面突然亮起的屏幕上浮现出两个疲态的身影,2号先声:“抱歉主人,和Guild的首领签订合约时出了些差错。”

    4号也想补充什么,但是Boss抬起一只手示意他闭嘴。

    “好了,不必再提,组织的规矩你们明白,我们现在进入正题。”

    他看向自己顺位下去,离自己最近的穿着白色实验服的中年男子说道:“医生,5th带回来的‘那一款’实验效果如何?”

    “很遗憾,通过这种方法移植个性,试验体们无一不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100枚个体在十分钟内全部死亡,最久的坚持时长是9分02秒,最短的仅0.3秒心脏就停止了。我想作用在人类身体上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具体原因还要更多实验。”医生翻看完手里的报告,简短地汇报了情况。

    首领淡淡地点了下头:“6th你之后联系下‘那边’再送点实验体过来。9th,你的呢?”

    被点名之后,9th坐直身体再也不见先前慵懒的模样:“目前投放到黑市里的两款产品,‘强化’和‘附身’下线全部已经铺设好了,除去先前静冈3个点外,本月新增了1个点。另外邻市A区的老大和B区的老大已经派人过来对接,价格谈拢后就可以对外销售……”

    听到现在,在场几人已经面露喜色,组织手头上的‘那个东西’到底对人的诱惑力有多大,大家心知肚明,一旦被公开绝对会在社会上掀起惊涛骇浪,正是如此他们在最初才会义无反顾跟随Boss,而现在东西只放出去两个月不到,带回来的利润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发了,发了!”6号眼睛在发光,他已经看到了和梦一样美的未来在向他招手,他给自己先定个小目标吧,一年里先花个一个亿!

    除了还在摆弄手机的7号和从头到尾面部表情没有变化的1号,其余人脸上的癫狂和6号所差无几。

    “Seventh?”男人把玩着一根黑色的羽毛无动于衷。

    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在那边匿于阴影下正翘着腿转着小刀的青年,7th的个性是黑客,负责的板块就是情报和网络监控,他收到目光后自觉地回报:“最近不知什么原因,安德瓦加强了对其他家人的保护工作,过于重点目标轰焦冻的出行记录为0,轰冷和轰夏雄外出时身边都有跟随便衣……”

    9号不由地乍舌:“这也太夸张了,No.2的英雄这么谨慎吗?”

    男人垂眼,露出一道残忍而血腥的笑,他知道安德瓦这么做是已经知道有人对他们家下死手,

    不过任他如何防范,他还是要他们家血债血偿!

    他回过神瞟了眼7th:“继续。”

    “唔,比较奇怪的事是对于轰冬美,安德瓦似乎不怎么上心,几乎不会派人保护她的行踪。”7号低头看了下掌中的手机,刷新着贫瘠的资料,“可以暂时将她作为突破口,但她似乎没有多少独立外出的…”

    突然间7th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的瞳孔微微放大。七号浏览完记录之后平平地念出了一条信息:“二女儿轰冬美,于3分钟前预定了一张明早8点40分出云飞往东京的航班。”

    *

    人为什么会犯罪?

    弗洛伊德认为主导行为的元凶是个体内部的生物心理需求和驱动力。人性天生具有反社会性,当个体欲望膨胀,而道德感和社会力量不足以控制其行为时,他们在生理上就会被驱使以谋取内心持久而普遍的扭曲需求。

    【英雄和法律给这群人带来威慑力已经慢慢削弱,犯罪指数真的是在逐年攀升。】轰炎司安静地翻过一页书,发出短暂的感叹。

    新闻下端的滚动栏在源源不断刷新各地的个性犯罪案件,人们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而这些被解决的刑事案件甚至不足以被搬到台面上被播报人宣读,就算如此,半个小时的早间新闻还是充斥着各类重大的袭击事件。

    「即使有欧尔迈特也没办法遏制吗?」

    他目光闪了闪像是无事发生般回答:【现在已经是和平象征镇压敌人的极限了,他所带来的影响力已经接近饱和,但是人心的欲望是无法被满足的,敌人只会越来越多。欧尔迈特迟早会退役,到那时社会必定会再次进入动荡期。】

    轰冬美被他严肃的样子吓到半天没有回答。

    轰炎司却轻笑一声:【别担心,他会有接班人的。】

    毫无预兆,他重重的得合上书籍,从椅子上站起身快步走向前方自动取票机,脸上带着一层薄怒。

    【在此之前,像这样的社会渣滓交给我们就好!】

    长相猥琐的矮个男子正蹑手蹑脚接近前方认真操作机器的窈窕女性,目露狼光嘴角还有一丝让人不适的邪笑,他伸出手探向近在咫尺的裙底,不仅如此手指上长着的巨大眼珠还瞪得铜陵般大,如饥似渴等着饱览无限的风光……

    然而还没等他看清,那根放肆的手指就被一个巨力向上掰起超过九十度,那只手顺着力道被人扭成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关节处还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咔声。

    顿时间机场大厅上就响起一个杀猪般的嚎啕!

    没有留给他时间挣脱,来人立马对着他的小腿肚用力一踹。站直的腿哪里顶得住这种能把铁皮踢穿的撞击,自然是往前倒,但是手臂被牵制住以至于上半身被用力固定,猥琐男一边小腿向前弯曲,其余部分还保持不动,脱臼已是无法避免。

    “啊啊啊啊啊痛…痛!快放手!”他嗷嗷直叫,眼泪鼻涕都被这钻心的疼痛逼了出来。男人一张肥猪脸疼得扭曲起来,他不由自主地下跪,轰炎司顺势将他的手反扣,压着他的脖子将人贯在冰凉的大理石上!

    “呵手如果不想要我可以替你捐给需要的人。”轰炎司冷声说道。

    “妈的你这个狗娘养的兔崽子,你有病吧!快给老子放开…啊痛痛痛!”

    轰炎司面色一黑用力捏着他脆弱的手腕,又引出这个壮硕肥男更加撕心裂肺的嚎叫。

    这时他们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看热闹的路人,都对着这女童制服住一个看起来体重不下一百六十斤的成年男人的画面津津乐道。

    “臭丫头我他妈要告得你倾家荡产,我要让你爹妈后悔生你!”男人还在那嚣叫,轰炎司冷笑一声。

    “我爹妈后不后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后悔刚才踢的不是你的蛋!”他瞥了一眼男人那手指上轱辘乱转的眼珠子,“你爸妈给你的个性你就拿去看女性的裙底?你爸妈这么教你的?”

    轰炎司这句话可没有压着音量,周围人一听这事情经过纷纷对男人露出鄙夷的神色,谴责的话语不时传到男人的耳边,气的他又口吐芬芳。

    而那位回过头来的金发女性这时才恍然大悟,一张冷艳的脸也凌厉起来,她怒骂:“败类,我劝你还是闭上嘴,机场执勤的英雄马上就到,你还是留着力气去警局解释吧!”

    话音刚落,人群就被分开,一位穿着战斗服的职业英雄已经来到了现场:“发生什么事了?”

    地上的男人这时却恶人先告状扯着嗓子大吼:“救命啊!这里有人用个性伤人啊!”他目露凶光仇视地瞪着轰炎司,“她用巨力把我的腿踢断还威胁我,快把她拉开!”

    英雄愣了愣,他一开始看到两人从感光上觉得男子不像好人,可争不过眼前这个画面说服力,女孩能控制住一个身型庞大的汉子应该是用了个性,现在还爆出伤人那事件的恶劣程度又提升了一个级别,不过他没有动手,先是询问了女孩:“小姑娘别怕,你和我说一下为什么要用个性打人?”

    轰炎司怒极反笑,他现在要是是安德瓦的身份就这小崽种怕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哪还有胆子瞎逼逼。

    “首先,是这个人想性骚扰我边上这位女性我才止住他,可以调监控录像来证明我的说辞。”他伸出手按着男人红肿的小腿然后用力一扭,无视了男人无能怒吼和涕泗横流,接着说:“其次,他只是脱臼,我刚刚给他接了回去,可以去医院查保证无伤无后遗症。”轰炎司很自信,以他的经验,对力度的控制还有出手不给敌人钻空子机会这种事,已经是信手拈来。

    那位职业英雄露出复杂的神情,心说现在的孩子不得了,他摸摸鼻子说:“小家伙既然是见义勇为,那我们警方一定会网开一面。”

    “靠!你们是这样的?社会还有没有王法了?”男人色厉内荏,仔细看会发现他看向女孩的眼睛里除了憎恨和愤怒外还有深深的畏惧!

    轰炎司不以为意,让开身位,看着英雄将束缚道具扣在男子身上,他勾唇一笑:“谁告诉你你我用个性?体术好,锻炼得够,这个程度还是很容易做到。”

    “放屁!你毛都没长齐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随着女孩接下来的动作,男人愤恨又跋扈的表情僵在脸上然后化为难以置信——轰炎司懒得解释只是聚积冷气在手上凝成一块寒冰,然后轻轻一捏坚冰又快速分解变为水汽。

    他掏出护照亮了亮:“我的名字是轰冬美,关于我的报告上周刚更新过官方应该可以调取,上面写的很清楚,我的肌肉强度,力量等物理性数据虽然很强但达不到巨力和强化的范畴,我的个性也只有你看到的那一种,所以还有什么需要再说明的?”

    那位职业英雄先吞了吞唾沫,之后对轰炎司偷偷比了个赞,他回过头一脸正义凛然,“心狠手辣”地压着满脸写满“高兴”嘴里循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猥琐男往外走。

    没过多久,就传来证据确凿,男人被送去所里喝茶的消息,轰炎司和那位金发女性在被安保询问来一些情况后安然无恙地领包走人。

    轰炎司看了看手表还好没耽误太多时间,快速赶往候机室。

    “好巧啊。”

    他回过头,原来还是那位御姐型美人,他记得她的名字好像是——

    “我是淡岛世理,之前真的太感谢你了!你先前走太快我还来不及道谢,没想到我们是一班飞机的,你是住在东京吗?能不能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我想请你吃饭。”淡岛嫣然一笑宛如冰山融化,她没有因为轰炎司外在年龄而轻慢他,而是真诚地鞠了个躬。

    轰炎司对这样不卑不亢高情商的人很有好感,少有地露出温和的表情:“没事,应该的。我叫轰冬美,叫我冬美就行,一起走吗?”

    *

    登上飞机后,轰炎司倚在柔软的靠垫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鼻梁。

    「累了吗?进来休息会?」

    他摇摇头示意无事,但是眉心的愁色却挥之不去。

    昨日树林激战后,齐木楠雄就离去,对于这个超能力者轰炎司除了得到一个名字外其他一概不知,这个神秘莫测的人暂且不提,还剩下一个同样不是省油灯灯麻仓大佬。

    麻仓好把他破破烂烂的灵魂修补好,表示轰炎司可以正常使用身体但是最好避免用上个性,好吧他今天又破戒了一次,然后将轰冬美重新安装回去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这之后,冬美一直不愿再出去,大概原因轰炎司也明白,她担心自己使用过的身体会再次排斥轰炎司,这种担惊受怕的小心脏有够脆弱的,他想到就无奈地摇了摇头。事情发生后,轰炎司觉得自己有些过度宠溺闺女了,往日这样懦弱的表现一定会被自己喷,现在不但没有还听之任之。

    后脑勺一下一下点着后面的靠枕,轰炎司闭着眼睛开始自我反省,慈父多败儿你要记住轰冬美是个又皮又……可爱的蜜糖女孩。

    完了,一切都完了,轰炎司悲伤捂脸,再也找不回当年拳打脚踢轰冬美时的爷们气概。

    「啊诺,阿司你是在想安娜姐所说的那个人吗?」

    不,我在想你。轰炎司猫猫叹气心觉生活不易,他抹了下脸开始想些正儿八经的事。

    树林三人一拍即散,走的走,瞬移的瞬移,最后只有被留在原地的他眼泪掉下来,来时兴高采烈,回去时心力憔悴。

    到达麻仓家时,天色已黑。

    轰炎司注意到恐山安娜和麻仓叶的神情有些过分严肃,他也没说话盘腿坐在两人面前。

    安娜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古怪,将一副画推了过来,“我在读取逆发结罗的记忆后画的,你怎么会惹到他?”

    他?轰炎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二话不说打开画卷,纸上绘制了一个清晰的人像。那是一个姿容俊秀具有古典美的漂亮男子,他身着和服,黑色长发束在身后,左侧红色的丹凤眼漫不经心,值得注意的是他右侧眼睛被符咒般的物什盖住。

    轰炎司仔细思考,确定自己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后说:“我不认识他,这人是谁。”

    “不认识?奇怪了,这个人一般不会对普通人动手的,”叶捏着下巴表情凝重,“轰君,这个人很危险。”

    “嗯?你们知道他?”

    安娜喝了口茶,不置可否:“在逆发结罗的记忆里,我看不出他对你的恶意,态度更像是提到陌生人的冷淡,你可以试着去问他一下,如果不是妨碍到他的人或者是妖怪,这人还是挺圆滑好说话的。”

    “诶,安娜你确定吗?这个人可是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的魔鬼中的魔鬼啊!”

    安娜敲了下叶的头:“笨蛋别道听途说啦,这个人和你们麻仓家还是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我本人对他倒没什么恶感。”

    “所以他是谁?”

    恐山安娜看着轰炎司,缓慢吐露出对方的身份:“除妖师名门的场家现任家主,的场静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