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 > 第16章 第16章
    听着白盈盈的话又看着她高高肿起的侧脸。

    陆老夫人一双眉皱得很深,她是先看了一眼陆重渊,见他坐在轮椅上握着扳指不说话,便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其实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刚才喜儿着着急急跑过来,话也说不清,只留下一句“表姑娘被五夫人欺负了”,便哭了起来,一副她再不去,自家小姐就要被人打死了的模样。

    对于喜儿的这番话,她是不信的。

    萧知是个什么性子,她最是知晓不过,自打她进府至今也有半年的时间了,从来没见她同谁吵过架,平日里不是待在屋子里看书就是绣花,安静得不行。

    要说盈盈欺负萧知,她会信。

    可萧知欺负盈盈,这怎么可能?

    只是喜儿那丫头着急,又说老五也在,她怕真得出了什么事也不敢耽搁,只能走过来看一遭。

    这一看。

    倒是真让她吓了一跳。

    陆老夫人想起刚才过来的时候,萧知握着盈盈的手腕,小脸冷冰冰的,眉宇之间都透着一股子戾气,她远远看着都觉得有些心慌,想到这……她便扭头朝萧知望了一眼过去,不同昨日的好脸色,此时的她双眉微拧,脸上也带着些探究的神色。

    难不成真是她看错人了?

    跪在地上的白盈盈眼见陆老夫人不说话,便又捂着脸哭了起来,“姑姑,我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打过,可您看看我现在这张脸……”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把脸转向陆老夫人,那里还泛着火辣辣的疼。

    她心里又恨又气,偏偏还得在陆老夫人面前装模作样,只能咬着唇委屈道:“我都不知道我同五嫂嫂有什么恩怨,只不过是女儿家的几句拌嘴话,都值得她这样对付我。”

    “如今也就罢了——”

    “这要是日后出了府,五嫂嫂也同其他贵女、贵夫人这样争执起来,丢得可是陆家和五表哥的脸面。”

    陆老夫人一听这话果然沉了脸色,她这一生最看重的便是名声,原本脸上还留有的探究此时也变得阴沉起来,她也没同白盈盈说道什么,只是看着萧知问道:“老五家的,盈盈脸上的伤是你打的?”

    萧知自打陆老夫人出现后便站在一旁。

    她知道先前陆老夫人在打量她,也知道自己先前那副模样一定会让人多想的,可她不着急,一直乖乖巧巧得低着头站在一侧。

    此时听得这话也不慌不忙,她是先规规矩矩朝人行了一礼,然后才开口同人说道:“回您的话,表姑娘脸上的伤的确是儿媳打的。”

    她认得坦然。

    倒是让陆老夫人愣了下。

    不等她张口再问,便又听到萧知继续说道:“儿媳知道此举的确是有些不太体面,可表姑娘张口便是胡言乱语,若只是说儿媳也就罢了,偏偏她还扯上五爷……”

    萧知虽然低着头,但注意力一直放在周遭,她能够察觉到在她说完这句的时候,陆老夫人那处的气氛便凝滞了一瞬。

    总归这府里还是有个真心对陆重渊的人。

    萧知后头的话便说得十分顺溜起来,“五爷因战受伤,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陛下看重五爷,特赐了太傅一职,以示褒奖,可咱们的表姑娘显然不这么想。”

    “她张口便说五爷……”

    后头的话,她似是不忍便没再往后说,只是叹了口气,露出一副委屈模样,“儿媳也是心疼五爷,这才动了手。”

    “若是母亲真得要罚儿媳,儿媳也认了。”

    “可就算再来一次,儿媳也是会这么做的。”

    陆老夫人听着这番话,本就黑沉的面容此时更为阴沉,只是原先的黑沉是对萧知,此时的阴沉却是对白盈盈,看着萧知脸上的委屈和坦然,她收回视线,低头朝白盈盈看去,见她小脸惨白,目光仓惶便沉声问道:“盈盈,是这样吗?”

    “姑姑,我……”

    白盈盈看着陆老夫人阴沉的面容,张口想辨,却半句话也辨不出。她刚才就是怕萧知说什么,这才打算先发制人,哪里想到那个女人现在是真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不仅不慌不忙,还能三言两语就把事情全弄到她的头上。

    这是白盈盈没有想到的。

    不过她今天没有想到的事已经够多了,比如这个温柔怯懦到人人可以欺负的孤女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势,比如这个鲜少出现在人前的五表哥为什么会这么巧在这个时候出现……

    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知道姑姑最看重自己这位五表哥,要是让她知道自己说五表哥的坏话,别说再像以前那样对她了,可能连这个侯府的门都不会再让她踏进来。

    她心里急得厉害,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握着陆老夫人的袖子,打算用以前的老法子先把姑姑的气消下去……

    可不等她开口。

    侯在一旁的萧知便又垂着眉眼温声说道:“母亲若不信,尽管问这些丫鬟,刚才表姑娘说那些话的时候,她们可都在呢。”

    萧知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同往常一样温和柔顺,偏偏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把淬着毒的刀子,能够十分有效得直入对手的心脉,不就是装模作样吗?好像全天下只有她白盈盈会似得。

    她虽然不屑这些手段,却也不是不会。

    要论起这女人之间的手段,她以前在宫里可没少看。

    她可不是原身。

    原身受了委屈吃了亏,只会把苦往肚子里咽。

    她可不会。

    这个白盈盈竟然敢折腾到她的头上,就该有承担这些后果的准备。

    何况——

    萧知的余光朝坐在轮椅上的陆重渊看去一眼,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话,安安静静得就好似这些事都和他没有关系似得……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些心疼,刚才在背后折辱他的是他的家人,更是他以前的未婚妻。

    他心里肯定也是难受的吧。

    只是这样的事经历的多了便不在乎了。

    可他不在乎。

    她却想替他讨回这个公道。

    白盈盈这样的女人哪里配得上陆重渊?

    想到刚才白盈盈一副看不起陆重渊的高傲模样,萧知敛了敛眼中的情绪,然后朝身边跪着的翠儿看去,嗓音轻柔得说道:“翠儿,你刚刚一直就在我身边,你来同母亲说说刚才的经过吧。”

    刚才白盈盈把手炉砸过来的时候。

    别人离得远,照料不及,可翠儿就在她的身边。

    那会她虽然害怕。

    但也注意到身边的翠儿不仅没过来,反而还倒退了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