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卿卿跟着沈慕军离开之后,围在他们家门口的人这才散去。对于沈修杨出事这件事,众人的反应都十分的震惊。

    上午童凡凡因为当老师的事情,就在很禾山村大大的风光了一回。让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才过去没多久的时间,童凡凡和沈修杨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有一些跟沈修杨家关系近的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就跑到沈修杨家报信去了。

    沈修椿原本正在家里忙年夜饭,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个大汉子当场眼睛就红了。他不管伸手媳妇儿的叫喊声,就一脸紧张的冲出了家门。

    在沈修椿奔去找沈修杨时,整个沈家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顿时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沈修杨娘直接就吓晕了过去。

    大家也不管过不过年的事了,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一个个满脸担忧的出了家门。

    就连原本在打架的沈贺军和沈效军,在得知这件事之后也不打了。两个人顶着一脸青青紫紫的伤,一脸凝重的朝着事发地点奔去。

    沈丽妍看了一眼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刘晴花,她不想在家里单独面对这个女人,于是也跟着两位哥哥出了沈家的院子。

    他们家跟沈修杨家只有一墙之隔,沈丽妍在走出大门的时候,还能听到隔壁几个女人的哭喊声。

    沈丽妍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她忍不住小声地嘀咕了一声,“哭哭哭,出了事情就知道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沈修杨死了呢?”

    沈丽妍这般说着抬脚就要继续往前走,却在抬眼的一瞬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等她看清楚对方是谁之后,沈丽妍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煞白的。

    她忍不住在心里懊恼不已,她怎么就非要嘴贱说这个话呢?也不知道杨辞有没有听见她的话?

    就在沈丽妍暗自懊恼的时候,杨辞像是没有看见她一样,转身直接去了沈修杨家里。

    他刚刚出车回到知青点,在听说沈修杨出事的时候,他原本还担心沈丽妍会受不了。毕竟从以前沈丽妍的表现来看,沈丽妍和沈修杨的感情非常好。

    然而杨辞在刚刚那一瞬间,突然只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他明明已经知道她是什么人了,怎么还会觉得她以前说的话是真的呢?

    杨辞十分不理解自己是怎么了?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会感情用事之人,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跑到了这里来。

    沈丽妍见杨辞这样无视自己,心里顿时忍不住一阵烦闷,她忙红着眼睛快步追了上去。

    然而不等她伸手抓住杨辞,就听见杨辞背对着她道:“沈丽妍,你不觉得累吗?明明不喜欢的人,不在乎的人,还要装出一脸在意的样子。你这样无时无刻的在演戏,难道不会觉得很累吗?”

    沈丽妍被当面揭穿面具,一张脸忍不住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刚刚说那句话的意思,并不是对沈修杨有任何恶意,我只是觉得他们这样哭没有用。”

    沈丽妍虽然不如表面上,那么在乎沈修杨这个一起长大玩伴。但是她真的没有恶毒到,想要诅咒沈修杨去死的意思。

    沈丽妍觉得自己心里委屈死了,她就是嘴贱说了一句难听的话而已。为什么从杨辞的话里,她感觉到了杨辞浓浓的厌恶?

    杨辞见她依旧不知悔改,一双眸子忍不住微微染上了一抹红意。他以前是真的非常喜欢沈丽妍的,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却觉得很可笑。

    杨辞道:“你不累,可是我看的好累。”

    杨辞是真的累了,原本以为终于找到能理解他的人,结果发现却找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戏子。

    一个爱自己永远胜过爱别人的戏子。

    以前互相扶持是假的,以前的情深意重也是假的,就连她与其他人的感情也都是假的。

    杨辞突然觉得眼前空荡荡的,心里也跟着空荡荡的缺了一块。

    沈丽妍:“你在说什么啊?杨辞,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只不过吐槽一句而已,我根本没有想要害沈修杨的意思,你刚刚……刚刚是什么意思啊?”

    沈丽妍死死的抓住杨辞不让他走,杨辞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任由她的指甲陷入他手背上的皮肤里。

    周围有人看不过去,就想要伸手把沈丽妍拉开。他们原本是来安慰沈修杨爹娘的,却没想到会撞上沈丽妍和杨辞?

    如果这件事放在以前,他们一定非常乐意看这么一出好戏。不过大家此时也没有看戏的心情,都十分担心老沈家的沈修杨。

    沈修杨这个人啊,平时总是黑这一张脸,看起来十分不好相处的样子,但是他在禾山村的人缘却很好。

    从童凡凡以最高票,获得禾山村小学老师的职位,就能看得出来沈修杨在禾山村的人气。

    在沈丽妍与杨辞纠缠不清时,另一边去找沈修杨的人,终于找到了事发地点。

    然而他们终究来晚了一步,沈修杨已经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这里只有吓傻了的童凡凡,以及那个被民兵制服的“凶手”。

    沈修椿看着满地的鲜血,只觉一瞬间浑身冰冷到了极点。那感觉就像是,这满地刺眼的血都是他流的一样,他高大挺拔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当沈修椿看见那个“凶手”的瞬间,他立刻满眼血丝的朝着那人冲过去,一脸想要直接把对方杀死的模样。

    众人见状纷纷吓了一大跳,他们立刻手忙脚乱的拦住沈修椿,不让他继续靠近那个“凶手”。

    那个“凶手”,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人。他的个头不高,光从外表看去根本不是沈修杨的对手。

    对方在看见沈修椿的样子时,就一脸害怕的缩到了一个民兵身后,他的样子看起来要多怂有多怂。

    沈修椿不相信他弟弟,会被这样一个人打成了重伤,他面部狰狞的喊道:“放开我,让我打死这个畜生!!”

    沈修椿的二弟一边抱着沈修椿,一边红着脸喊道:“你给我冷静点,这个时候可不是你发疯的时候!!”

    其实沈家二哥也想打那人,但是他比沈修椿要冷静一些。他们现在当务之急的是,去看看沈修杨怎么样了?

    一直处于呆呆傻傻状态的童凡凡,在听到他们的声音的时候,像是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一样。

    她回想起沈修杨为了保护她,身上被捅出来几个血窟窿,忍不住抓着自己的头发尖叫了起来。

    一直守在童凡凡身边的刘夏至,被童凡凡突如其来的一生尖叫吓了一跳,她忍不住用力的揉了揉耳朵。

    刘夏至道:“你别哭了,现在根本不是哭的时候。你把当时的情况告诉我们,我们才能把伤了沈修杨的人绳之以法。”

    刘夏至这般说着的时候,忍不住恶狠狠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他们都是之后赶过来的,只知道沈修杨是被这人伤的,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却不清楚。

    之前刘队长已经打了电话,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公安局的人过来抓人。由于这件事太过恶劣,受伤的还是民兵连的队长,恐怕这件事还要往上头汇报。

    然而已经吓傻了的童凡凡,满脑子都是那些血红色的画面。她完全听不见刘夏至的话,整个人都沉浸在无边的恐惧当中。

    其实从沈修杨要当民兵开始,他们几个做哥哥的就有一种预感,这小子早晚有一天会出事。

    不是他们觉得沈修杨没能力,也不是他们盼着沈修杨出事。而是他们太了解沈修杨的脾气了,他就是年轻时沈慕军的翻版。他是个为了一个陌生人,都能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人。

    这些年来沈家人表面上不说什么,表面看似十分上支持沈修杨的工作。其实每个人内心都十分担心,生怕哪天就会听到沈修杨出事的消息。

    虽然他们一个个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觉得整个天都塌了。

    沈修椿被几个弟弟拉着,一直那个地方拉开好远,沈修椿这才慢慢恢复理智……

    另一边沈慕军带着昏迷的沈修杨,正坐在刘力哥的拖拉机上往县城赶。车上除了还有他和李卿卿之外,还有大队长以及两个年轻的民兵连的民兵。

    这两个民兵年纪都不大,此时两个人身上都是血,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沈慕军怀里的人。

    李卿卿见两人一直盯着沈修杨看,她都没办法把手里的灵植拿出来,忍不住一脸焦急地看向身边的沈慕军。

    沈慕军此时的状况很不好,他在抱着沈修杨的时候,眼前总是忍不住想起张庭业来。

    当初张庭业也是满身是血,他的血几乎浸透了沈慕军的衣服,沈慕军能感觉到那温热的血液,在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变得冰冷。

    后来张庭业牺牲之后,沈慕军有好一段时间不敢用热水洗脸,因为他总觉得那水都是对方的鲜血。

    李卿卿很快就察觉到了沈慕军的异样,她伸手用力的捏了一下他的手臂,见沈慕军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她忙更加用力的掐了沈慕军一下。

    这一下沈慕军终于回过神来,他对视上李卿卿有点担忧的目光,突然对前面的刘力哥喊道:“先把车停下来,不能继续开下去了,我不惜想办法给他止血……”

    众人在听到沈慕军的话时,心里都忍不住咯噔了一下。虽然他们早就看出来了,沈修杨的状况非常不好,很有可能会撑不到去见医生,但是大家都十分默契的装作不知道。

    如今听到沈慕军的这句话,其中一个年纪小的民兵顿时哭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风信子20瓶;星星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