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卿卿因为念着家里的两小只, 灶房锅里还炖着一锅的野鸡汤, 见没有她什么事情了, 就推着沈慕军转身离开了。

    她今天洗了不少的衣服,把家里所剩无几的肥皂都用光了。她推着沈慕军往家走的时候,心想着改天要去一趟公社才行, 不然都没有肥皂洗衣服用了。

    虽然她空间里面有不少洗衣粉和洗衣液,但是她不敢就这样拿出来给家里用。而且她还要拿着沈慕军的粮油本, 去公社那边把粮食给领回来。

    因为沈慕军出事之后不方便进县城领粮食, 沈慕军的粮油关系就被转到公社那里了。可以看的出上面对沈慕军很照顾,甚至连这些事情都替他想到了。

    等到李卿卿和沈慕军回来时, 家里的野鸡汤已经炖好了, 她远远的就闻见一股浓郁的鸡汤味。而她身上原本湿透的衣服, 经过一路走来也干的差不多了。

    李卿卿拿了碗盛了一小碗,就让沈乐香放在篮子拎去了张大娘家。上次张大娘虽然没有帮多少忙, 但是人家好歹也算是为他们家出头了。

    该处的关系李卿卿觉得还是要处的, 就比如张大娘, 还有沈修杨,以及杨大月等人。朋友多了路好走, 这句话还是很对的。就从之前李卿卿闹那两回,她就看得出来人缘也是一件很重要的利器。村里很多人要不是看在沈慕军的面上, 也不会想都不想就站在她那边的。

    至于老沈家那边,那边还欠他们家一个道歉呢李卿卿一点儿也不想让他们占自家的好处。

    因为鸡汤的味道太香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嫉妒眼红,李卿卿特意用盘子扣住了。沈乐香一路上小心翼翼的, 生怕自己跑快了一点,那么香的鸡汤就撒了出来。

    李卿卿趁着沈乐香送鸡汤的时候,就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在了院子里的绳上。由于她今天一口气洗了不少衣服,院子的一根绳子根本就搭不下,李卿卿只能重新找了一根粗麻绳,又在院子里弄了一个简易的晾衣绳。

    李卿卿在晾衣服的时候,沈慕军就帮她把衣服从背篓里拿出来,等她回身的时候就伸手递给她。

    等到李卿卿晾到最后一件时,沈家好举着一个东西朝她跑了过来,“娘,娘,你看,我抓了一个超大的毛毛虫啊”

    李卿卿一转头就看见沈家好手上的叶子上,正蠕动着一只花纹艳丽的毛毛虫。

    李卿卿看着毛毛虫身上的花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她还没来得及说让沈家好拿远点,就听见沈家好开心的喊道“娘,你快看快看,它能变成漂亮的花福蝶”

    李卿卿看着随着沈家好一晃一晃得手臂,那叶子的毛毛虫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李卿卿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她很多东西都不怕,不怕毒蛇,不怕青蛙,不怕各种凶狠的野兽,但是她唯独害怕这些艳丽的虫子,尤其是眼前这种花里胡哨浑身是毛的毛毛虫。

    李卿卿一边后退一边飞快拒绝道“你拿远点,我不想看。”

    李卿卿被毛毛虫的样子恶心到了,连连后退的时候忘了沈慕军就在她身后。她慌里慌张的就撞到了轮椅,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摔去。

    沈慕军见状慌忙伸出手臂来,一把抱住了往后跌的李卿卿。李卿卿在往后倒的一瞬间,一边想着完了完了,沈慕军的腿这下子要被自己坐断了。

    不等她继续胡思乱想,纤细的腰身就被人给抱住了。然后李卿卿整个人就横在了沈慕军的轮椅上。

    沈慕军不知道是为了自保,还是担心她就这样直接仰过去沈慕军反应极快的抱住了李卿卿,然后以一种李卿卿十分熟悉的抱法,把她整个人架在了轮椅的两边扶手上。

    李卿卿在被抱住的瞬间,身体本能的做出了反应,一把就搂住了沈慕军的脖子。

    这一搂,李卿卿就发现这姿势有点暧昧了。她看着沈慕军近在咫尺的连,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没没砸到你的腿吧”

    沈慕军紧了紧抱着她腰身和腿弯的手臂,以此来回答李卿卿刚刚的问题。

    沈家好愣愣的看着李卿卿,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娘竟然害怕毛毛虫他看了看叶子上傻乎乎的虫子,实在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怕的

    沈家好拿着虫子走到李卿卿面前,还想开口劝说他娘这虫子一点也不可怕,以后还会变成漂亮的大蝴蝶。

    然而李卿卿一看见他还举着虫子,顿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虽然她经历了五年的末世,也见识过不少可怕的东西,可是虫子依旧是她最大的恐惧。她宁可跟一只浑身发烂流脓的丧尸犬打一架,也不愿意跟这些恶心巴拉的小东西接触。

    沈慕军明显感觉到了李卿卿身体的僵硬,忙把李卿卿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就推着轮椅往后连退了两步,与“执着”的沈家好小同学拉开距离。

    这下子沈家好明显得感觉到了,来自亲爹亲娘的“嫌弃”与“疏远”。沈家好也不管什么毛毛虫和蝴蝶了,忙扔了带虫子的叶子冲了过去。

    沈家好手忙脚乱的往李卿卿身上爬,一边往上爬还一边焦急道“我也要坐,我也要坐”

    他以为爹娘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年仅三岁的他瞬间被激起了玩心。

    李卿卿担心会压到沈慕军的双腿,虽然他的腿已经恢复很多了,可是也没办法跟普通人相比。

    李卿卿焦急地道“哎呀,你爹的腿疼,家好别闹,咱们下来好吗”

    沈家好这个年纪正是粘人的时候,他原本也只是见到娘坐爹腿上,也想要跟过来和他们一起玩。

    突然听到李卿卿的话之后,他才想起来他爹的腿还有伤。小家伙小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但是跟玩比起来他更在意爹的腿。于是沈家好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要从李卿卿的身上滑下去。然而就在这时,沈慕军突然伸手拦住了沈家好。

    李卿卿疑惑地回头看过去,就见沈慕军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类似宠溺的表情。

    虽然明知道他这样的情绪,是因为沈家好这孩子才露出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看得李卿卿心里一阵心慌意乱的。

    李卿卿至今还记得两人初次见面,沈慕军那宛如炼狱恶鬼一样的眼神。他那眼神里面的戒备,仇恨,是那么的强烈而明显。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样的眼神从阴冷变成探究,再从探究变成了若有所思再然后就是今天了,李卿卿觉得今天的沈慕军怪怪的。

    沈慕军“我受伤的主要是小腿,现在骨头已经长好了,加上你们俩个一点也不重。家好从来没有闹着要玩过,咱们就带着他一起玩会儿”

    沈慕军在说咱们的时候身子微微前倾,温热的呼吸打在李卿卿白皙的脸颊上。他的语气里第一次带上商量的口吻,配上他低沉悦耳的声线让李卿卿耳朵有点发热。

    李卿卿的双腿和腰身都搭在两边扶手上,只有屁股坐在沈慕军的大腿上面。所以身上大部分的重量,并没有压在沈慕军的腿上。还有沈家好也还小,小小的一只挂在她怀里,还真没有什么重量。

    李卿卿看着沈家好期待的小眼神,鬼使神差的就点了头。点完头之后,她就忍不住后悔了。沈家好要玩,完全可以让沈慕军带着他玩啊,为什么她也要跟着一起玩她看起来像三四岁的孩子吗

    然而不等李卿卿这边后悔,沈慕军就推动轮椅带着母子两出了院子。沈家好立刻激动地喊了起来,“开车车开车车”

    李卿卿原本想要说的话,因为沈家好这一句话顿时吓忘了。什么叫开车车怎么听起来这么让人误会呢

    这样想着的时候,李卿卿忍不住回头看向沈慕军,结果雪白的侧脸就蹭到了对方下巴上。

    李卿卿反应迟钝的发现,他们这样看起来好暧昧啊,她别扭的动了动身子道“你先停下来,我要下去。”

    沈慕军闻言却没有说话,装作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执拗的带着母子在外面“玩”了起来。

    好在这个年代的轮椅都是真材实料的,结构也十分结实耐用。不然载着两个成年和一个孩子,说不定就给压塌了呢。

    想到之前沈慕军公主抱了她的画面,李卿卿觉得他有可能是在报复她,报复她当初公主抱了他,然后还差点把他整个人给摔了。

    等到沈乐香从村子里回来时,就看见自家爹正带着娘和弟弟玩呢沈乐香顿时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总觉得他们三个人真是幼稚极了。

    她拎着篮子飞快的往院子里跑,她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喊“我要喝鸡汤去喽”

    沈家好一听见喝鸡汤,忙着急的喊道“爹,我也要喝鸡汤。”

    李卿卿闻言忙挣扎着从沈慕军怀里下来,然后拉着沈家好就飞奔进了院门。她早就尴尬的不要不要了,听到沈家好的话当然要赶紧撤了。

    然后一家子吃了一顿美美的鸡汤拌饭,等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六七点了,可是因为现在依旧是夏天的关系,所以外面的天空看起来依然很亮。

    正当李卿卿打算关院门的时候,就看见一群人朝着他们家这边走来。李卿卿一开始以为是老家那边的,正想要喊沈慕军的时候就听见杨大月喊道“妹子李家妹子啊”

    一听是杨大月的声音,李卿卿就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了,她忙笑着推开院门走了出去。

    杨大月就红着眼眶要跟她鞠躬,李卿卿忙快步走过去拦住了她。“嫂子,你这是做什么”

    杨大月用力的抓住李卿卿的手腕,她一边示意身后的大壮过来一边道“今天下午的事太感谢妹子了,要不是你挺身而出,我家大壮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大壮觉得他娘说得太夸张了,要不是他下午他跑的急脚抽筋了,绝对不会出现之前的那一幕。不过李卿卿确实救了他没有错,他看着眼前漂亮的婶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婶子,我今天在水里抽筋了,多谢婶子救了我。”

    杨大月一家今天都过来了,在他们家后面还有董晓娜几个知青。他们一个个手里都拎着东西,一见到李卿卿就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陈大赫感激的连连跟李卿卿道谢,李卿卿立刻对陈大赫道“陈哥,你就不用跟我客气了,当初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男人,我现在早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寡妇了。要真的说感激的话,也应该是我李卿卿感激你才对。”

    陈大赫没想到她会提这件事,其实当时无论是谁出了事,他陈大赫也都会冲过去救人的,更何况这人是沈慕军呢。

    等到杨大月一家感谢完了李卿卿,董晓娜这才白着一张脸走了过来。她之前的手臂被李卿卿卸了,后来是沈修杨回来帮她接上的。董晓娜在水里的时候记不清了,所以并不知道手臂是怎么回事

    董晓娜“这一次多亏了你,我也不会说什么感激的话,只能拿点东西感谢你了。你也不要推辞,你冒险救了我,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董晓娜外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人,但是脾气却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她确实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就把身上所有能用的票据拿了出来。虽然这些票据看起来不算多,但是其中有几张很难弄到的好票。

    李卿卿听她都这样说了,也就没有跟她推拒。因为跟她这样的让推拒了,只会让她觉得你看不起她的东西。

    杨大月一家也带了不少东西来,不过他们一家都是土生土长的乡下人,拿来的大多数是粮食和蔬菜之类的。

    但是就算如此,李卿卿也十分开心,她便大大方方的收了下来。杨大月看见她这样大方,忍不住在心里又高看了李卿卿一分。

    等到把众人都送走了之后,李卿卿这才关上了自家院门,然后拿着手里的票在沈慕军面前晃了晃。

    李卿卿“其实帮一些知恩图报的好人,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人鸭。”

    当然她口中的帮,是在力所能及的时候,而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的那种。她之前之所以那么果断的跳进水里,正是因为水下是她的天下,那对于她来说没有一点危险可言。

    沈慕军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乌黑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

    “等过两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有一些东西想要给你。”

    李卿卿闻言下意识的问“什么东西”

    沈慕军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轻声道“你喜欢的东西。”

    李卿卿举着手里的票,“是这个吗”

    沈慕军摇了摇头,看着她的眸子里仿佛有什么在闪动,又刺眼又夺目。

    李卿卿觉得这人今天很怪,尤其是看着她的时候,她受不了的转身进了屋。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确认过眼神,是上辈子踹了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