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骁愣了愣, 心情忐忑,“你生气了

    废话,怎么不气。

    他都快气死了。

    “没生气。”林久安被枕头捂得呼吸不顺, 转过去背对着霍骁继续说,“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别一句话还分几次行不行”

    “哦。”霍骁直觉林医生是生气了, 可人家不肯承认他又没办法,只好先把自己想问的问了, “刚才做的时候你怎么不叫啊”

    他是真的好奇。

    从第一次听到林医生配的广播剧开始, 他就一直在期待有朝一日能听现场版的。

    结果盼星星盼月亮的,好不容易盼来了今天,他才发现现实中跟广播剧里竟然完全不一样。

    虽说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他也不至于因为这样就失望, 但总归还是有点儿遗憾的, 所以想问个清楚, 看看到底是他的问题还是林医生自己的问题。

    “哈”林久安几乎被这句话气笑,“你再说一遍”

    这人还好意思问

    难道这人觉得自己的技术很值得他叫吗

    啊

    “我问你刚才在做的时候怎么没叫。”霍骁没听出他话里有话, 老老实实又重复了一遍。

    “”林久安连气都懒得生了,毫无感情地反问道, “我为什么要叫”

    霍总刚把人吃干抹净,心头一松就说漏了嘴“因为我觉得你叫起来很好听啊。”

    “我叫起来好不是,”林久安猛地抬起头瞪着霍骁, “你什么时候听我叫过”

    完了。

    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等等。”

    霍骁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说好的, 现在既然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坦诚点儿也是应该的总不能因为他听过林医生就不认账吧

    于是霍骁捡起裤子往身下一套,飞快地跑到客厅把手机拿起来,熟练地点了几下屏幕,然后又飞快地跑回房躺到床上,献宝似的放给林久安听。

    “这是上个月刚发的,还有一些之前的剧,我都下载下来存在手机里了,要听的时候找起来也方便。哎,前面都是对话,我给你拉到他俩滚床单那段”

    林久安正要拒绝,霍骁已经拉完了。

    动作极其熟练,进度极其精准。

    感觉就像拉过几百遍一样。

    “你怎,怎么不行,唔,太大了。”

    “宝贝儿可以的,动一动你就不疼了。”

    “你骗人唔,我让你,让你慢点儿呜,别那么快,快啊。”

    “这到底是想我快还是慢”

    “唔啊,你真是太欺负人了,唔”

    林久安听着自己的声音在浪叫,听着那似真似假的黏腻水声,还有两人交错起伏的低喘和令人羞耻无比的台词,简直想把这手机狠狠砸到地上去。

    以前他仗着自己配广播剧经验丰富,见识过那么多不可描述的场面,总是嫌弃前男友们没前戏不润滑器大活又烂。

    现在报应来了。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竟然有人会在床上给他听他自己配的床戏。

    林医生觉得很崩溃。

    更崩溃的是某人在旁边还他妈听得越硬。

    “你别听了,别播了行不行,霍骁。”林久安想把手机抢过来关掉,被霍骁眼疾手快地躲开,终于恼羞成怒地吼道,“你听这个干什么啊赶紧给我关掉”

    霍总偏不。

    霍总还要把音量调到最大,让那羞耻的声音充满整个房间,然后看着旁边快要红成一只虾的林医生,表情无辜地说“我喜欢也不能听吗”

    “你你神经病啊”林久安气得都忘了要计较霍骁背着他偷听广播剧的事了,抓住一个枕头就往这人身上猛砸,“想听也别当着我的面听”

    “可是你又不肯叫,听着这个比较有感觉”

    “你当这是什么背景音乐吗”林久安气得要死,打又打不过他,只能认命,“好了好了别播了,别播了求求你,要做就快做吧。”

    再听下去他可能要退出网配圈了。

    太可怕了。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真的”霍骁受宠若惊,“你不累了”

    林久安面无表情“再废话给我滚出去。”

    “好好好,这就做。”

    后面这次林久安还是没怎么叫,一直死咬着枕头不吭声,霍骁怕他累也没敢太折腾,就着同一个姿势草草发泄过就结束了,翻下来歇了会儿,又凑过去抱着林久安问他要不要洗澡。

    “你先去吧,”林久安趴在枕头上,说话间还带着喘,“我再缓缓。”

    他眼角还湿漉漉地红着,不知是疼的还是爽的,额前的发梢也都沾了汗,软软地粘在脸边。

    看起来很乖。

    靠近他的时候还能隐约闻到属于自己的味道。

    霍骁心满意足了,又低下头吻住林久安。

    起先林久安想反抗的,察觉到霍骁没有干别的意思,就闭上了眼。

    说实在的,霍总虽然床技很烂,但吻技还算不错。

    干坏事儿的时候可以把他亲到浑身发软,事后温存的时候也可以把他亲得昏昏欲睡。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太困了。

    早上9点回医院上班,到晚上10点下班回家,还跟某人搞哦不,是被某人搞了两个多小时,说不累那都是骗人的。

    可这个吻实在太温柔了,甚至有点儿在努力讨好求原谅的感觉,以至于林久安被亲完之后脸不红了,气也消了,按在霍骁胸膛上的手都软得不带劲儿。

    “去洗澡。”林久安说,“你不洗我洗了。”

    “不是说要缓缓吗”霍骁起了半身又躺回来,“或者我抱你去洗”

    “”林久安看了眼他的表情,心道抱去洗估计就不光是洗澡那么简单了,反手把那张脸推开,“不用你他妈快去”

    霍骁连声应是,赶紧出去洗澡。

    等两人洗完澡躺回床上已经快凌晨2点了,明天一早还要上班,林久安又累,没多久就卷着被子睡着了。

    只是也睡不大安稳。

    总感觉有人在旁边碰他,一会儿伸手搂他腰上,一会儿把下巴靠他肩上,非要摆成两人胸背紧紧相贴的姿势才行。

    “霍骁。”林久安大半夜醒过来,热得有点儿难受,“你能别抱着我吗”

    这话的意思就是拒绝了,霍骁还装听不懂,理直气壮地回了句不行。

    “不抱睡不着。”

    “那你平时一个人怎么睡的”

    “那怎么一样。”霍骁说,“我又不紧张。”

    林久安莫名其妙“睡个觉有什么好紧张的”

    “有啊,当然有。”霍骁说,“以前都只是我自己听着你的声音睡,现在可是第一次和你在同一张床上睡,当然会紧张了。”

    “你”林久安本来想笑他做都做过了还别扭个什么劲儿,听完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你听什么我的声音睡”

    “直播回放。”霍骁答得很快,还邀功似的说,“我把你之前的所有直播都补完了。”

    “哦。”林久安倒是反应淡淡,“除了这个没听别的吗”

    “也有。”霍骁隔了一会儿才说,“偶尔会听广播剧。”

    “我配的你全都听过”林久安问。

    “嗯。”

    “听广播剧能睡着”

    这个问题有点儿不好答。

    说能吧,好像他嫌剧情多无聊才听睡着的,说不能吧,林医生肯定又要问他听来干什么用的。

    “哎,你热不热”霍骁松开林久安起身,“我去开空调吧。”

    林久安没说什么,等他开完躺回来了,又接着问“听广播剧能助眠吗”

    “不能。”霍骁老实交代。

    “那你为什么要睡前听”林久安说。

    “我白天工作忙,晚上才有时间听。”霍骁说,“毕竟是有剧情的,连着听比较好理解。”

    林久安在心里骂他放屁。

    要真是连着听的话,能一拉就拉到h戏吗

    呵。

    多半是听着他的h戏来打飞机吧。

    “咳,快睡吧。”霍骁到底有些心虚,怕林久安继续往下问,于是赶紧结束话题,“不然明天要起不来了。”

    “怪谁”

    “怪我怪我。”

    “哼。别抱着我”

    “就抱。”

    “烦死了。”

    这么睡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林久安不光腰酸腿酸,全身上下压根儿就没一个地方是舒坦的,起床之后都不敢自己走,一手扶墙一手撑腰,跟个孕妇似的走去卫生间洗漱,别提多丢人了,幸亏霍骁出门晨练去了没看见,他才勉强捡回几分面子。

    不过面子捡回来了,昨晚该生的气也都记起来了,林久安借口说加班太累不想做,搬回自己的客房睡了好几晚,留下霍骁一个人在主卧独守空房,想把林医生哄回来又怕惹他不耐烦,想听广播剧又怕林医生半夜进来查房,只能咬牙忍着,打算等林医生气消了再说。

    周日晚上林久安要直播,快到点了霍骁还坐在家里,就问他怎么不去健身房。

    “你上夜班这几天我都去了,今天休息一下吧。”霍骁说,“正好在家伺候你做直播。”

    林久安好笑“我直播要你伺候什么啊。”

    “什么都可以,随叫随到。”霍骁说,“我听你平时直播经常会喝水休息的,有我在你就不用走来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