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学霸养成系统 > 第1章 不可思议的世界
    傅景翰看着手背上汩汩流动的液体,大为惊叹,心底对未来的智能系统道,“惶恐小女子见识浅薄,竟不知晓这等奇物,果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费力安抚好古代寄主的情绪后,系统对寄主这番说辞已经无奈了。

    “这里是现代,也就是你们时空的未来世界,不必再说一些酸文,旁人听了只会道一句癫狂之症。宿主若是不想被当成神经病斩首,就好好地看一下原主的记忆!”

    被傅景翰这个古代大家闺秀搞得焦头乱额的系统一边说着现代用语一边文绉绉地继续和宿主说明白这一回事。

    傅景翰惊呼,小手捂住嘴点了点头。

    系统:“……”所以说不要再一惊一乍了好吗?

    “算了,等今晚你出院以后再将原主剩下的记忆传输到你脑海里,你先用这些记忆小心应对一下原主的爸、爹娘吧!”

    傅景翰眨了眨眼,其实系统的话还有一些听不懂,但是他听明白了要对付原主的爹娘。

    嗯,怎么个应对法?

    他低头看了一眼这小胳膊小腿的,系统莫非提醒他,他还有其他兄弟姐妹,要在爹娘面前给姐妹们下绊子好博得爹娘的关注么?

    这点容易呀,他最擅长啦。

    傅景翰弯了弯眉眼,可爱稚嫩的脸上浮现一层浅淡的笑意,这次变为男儿身想必他得从另一个路子下手,后宅的阴奉阳违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想来系统让他对付爹娘这一点会容易一些。

    在宿主识海中梳理数据的系统和傅景翰的心声联系着,听了这话脑门子生疼,这古代的宿主真会脑补,它什么时候说要宿主对付原主爹娘了,而且原主是独生子哪来的兄弟姐妹?

    看来事不宜迟,赶紧将原主的记忆一股脑传输给宿主才好。

    省得他脑补上头,给它搞出间谍记来。

    不过宿主这快速接受自己转变为男儿身的心理素质倒是不错,从这一点就说明它没有选错人。

    傅景翰倚在病床上,对手上的针头好奇极了,心中感叹,未来世界的神医太厉害了!

    用一根针头就能让药水进入身体中,并且不会有什么痛感,说明未来世界的大夫医术很高明。

    这样的话,即使遭人下毒,他医治过程中也不会太遭罪。

    棕黄色的房门被打开了,傅景翰下意识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眨着眼睛看向了门口。系统在识海中看到这一幕,眉心一跳,它哪还不知道,宿主又开始准备宅斗了。

    但他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宅斗啥啊!

    “……这次差点掉入河里,如果不是大哥及时抓住他,他现在还不一定在床上呢!”

    男人气急的声音传来,顺着房门被彻底打开,进来一个穿着春秋衫的女人小心将门阖上,拉住了旁边生气的工字形吊衫男人,“嘘——娃还睡觉呢。”

    男人虽气在心头,却下意识放低了声音说,“得给这个小子一个教训!”

    女人瞪了他一眼,“你敢给娃教训,今晚我就和你过不去!”

    傅景翰离门口远,听不清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漾着笑意等他们发觉自己已经醒了。

    男人冷哼一声,视线转向病床上的一角,这才发现儿子已经醒了,大踏步走过去拎起傅景翰的领子,横眉冷对。

    “行啊,臭小子翅膀硬了就不知好歹了!”

    “敢跑到河边去抓鱼,怎么你不被鱼给抓了呢?”

    傅景翰吃了一惊,而后扑腾挣扎起来,小胳膊小腿在空中晃啊晃,女人见了赶紧让男人把孩子放下来。

    “娃儿手上还有针眼呢,快放下来。弄鼓了咋整?”女人瞪了一眼男人,让他适可而止。

    男人悻悻地放下手,“这不是想要这孩子知道点分寸么。”

    “反正我不管,小翰是我的宝,你敢打他,今晚就别回房了!”

    女人哼了一声,坐在了傅景翰病床边,将带来的饭盒放到一旁的闲置台子上,对他笑道,“乖宝下次别去河边了,你看,你还是去了你最讨厌的医院啦。宝宝乖乖地才不会被打针哟~”

    “系统,他们可真奇怪。我还没有想出法子对付他们,他们就一副亲昵的样子对待我,实则话中有深意,暗自警告了我一番。哎,看来原主在家里并不受宠,情况着实复杂,怪不得你让我小心应对他们。”

    傅景翰心中暗自打起了精神。

    “……”

    毕竟融合了一部分原主的记忆,傅景翰还是能说些现代用语的,但这时候系统完全没有感到惊喜。

    因为宿主说的什么,它一点也不明白啊。

    这什么发展节奏,它有点跟不上宿主的思路了,宿主是怎么脑补出来了原主家庭情况很复杂啊?

    系统开始仔细思考起来刚刚传送宿主的时候,有没有把宿主的脑电波干扰到逻辑思维区域产生混乱的地步。

    要不然它怎么会一点也不理解宿主脑海里蹦出来的思想,怎么会跟不上宿主的思路?!

    这是不可能的,它可是未来的超智能系统,没有它不知道、不理解的东西,所以这只能表明宿主的脑子坏了!

    哦——它可怜的宿主。

    系统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了一眼正在思考原主记忆的傅景翰,将原本打算传送给他的记忆收了起来。

    现在宿主脑子已经坏了,为了宿主脑子快速恢复健康,这些数据还是以后再传送给宿主吧。

    “宿主啊,你等会什么也别说。就跟着我的话说吧!”

    “……为什么?”傅景翰不解。

    系统:“……”因为你傻啊,胡思乱想啊。

    不过没事,宿主脑子现在坏了,说出来的话智障了些,问的问题无脑了些,它都能理解。

    哦,它可怜的宿主!

    于是它道,“没有为什么,宿主你听我的准没错!”

    傅景翰狐疑地答应了,但内心怎么老是觉得这系统不靠谱呢?

    “来,跟着我念,‘妈妈,宝宝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系统的语调抑扬顿挫,读起来颇富情感,“宿主啊,等会学着点我这语气,准没错!”

    傅景翰学着识海中系统所教,举一反三眼角还带上了泪花,“妈妈,宝宝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女人听了这话,一脸纳闷,摸了摸傅景翰的头。

    没发烧啊,这次孩子怎么这般好脾气就听话了,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