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一代名师[系统] > 第4章 第4章
    开学时间很快就到了,高一年级的分班情况被贴在了公告栏中,前来报到的学生自行根据名字所在的班级前来报到缴费。

    而陈彧则坐在他们班的教室中迎接他未来的学生们。

    大部分的学生都是由家长带着过来报名的,当家长进入教室,看到陈彧这副年轻的面孔的时候,纷纷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没有人希望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年轻,说明没有教学经验,可能会对他们孩子的前途造成影响。

    不过失望归失望,他们还是得跟老师打好关系。理智告诉他们,老师应该平等对待每一个学生,但生活经验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

    老师也是人,会有喜怒哀乐。不信邪的可以试试,刚开学就得罪老师,到时候看看老师能不能以平常心对待你们的孩子。穿小鞋倒是不会,但对学生应有的关心肯定会少许多。

    家长们强颜欢笑,陈彧倒是看出了端倪,非常自然地收钱开□□。

    【宿主,宿主,你不用担心,通过本系统,没多久就能让这些家长知道到什么叫狗眼看人低!本系统的宿主是最厉害的!】

    “闭嘴。”陈彧一边笑着跟家长和学生打招呼,一边在心里呵斥着系统。

    这几天系统一直安安稳稳的,差点让陈彧忘记了它的存在,不过这刚一开学,又冒了出来。

    【嘤!】

    开学报道的时间有两天,借着这两天,陈彧又把他们班同学的模样和名字好好地认了一遍。除了有几个学生没来只来了家长的,其他的基本上都已经认识了。

    而那几个只来了家长的学生里,就包括了龙在天和李凯旋这两位。

    果然是个麻烦……

    高中要求住校,在报道的时候,陈彧就把学生们分到的宿舍告诉了他们,在正式开学之前,未半走读的学生都要搬到宿舍里。

    开学的前三天学校是没课的,不过陈彧多了个任务,就是查寝。

    “嗯,好。没什么事,就是发书和交代一些开学的事情,你们带书包和笔过去就可以了。”陈彧一边记着学生的名字,一边回答学生的问题。

    因为避免他一个男老师进女生寝室尴尬的事情,七点多的时候他就提前出现在了宿舍楼。在进去之前,还叫来了一个学生,让她帮忙先通知了他们班的学生做好准备。

    刚开学没办法,什么事都需要他亲力亲为。等开学之后选了班干部,这些事他就不用干了。

    在他的意料之中,龙在天和李凯旋这俩既没有办走读,也没有在宿舍。他们的床倒是铺得好好的,只是人没在而已。

    遇到这样的情况,是肯定要联系学生的家长的。

    另外,他们班有五人办了走读,一人请假迟一天到。查完寝,陈彧开始联系龙在天和李凯旋的家长。

    龙在天留的是他爸爸的电话,陈彧打过去的时候,那边的声音不小,似乎是在一个饭局上。

    “好的,陈老师是吧,我现在就给那小兔崽子打电话,他很快就过去了。”

    “好的,那我在宿舍这边等他,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

    陈彧不太喜欢这一点,如果是普通的科任老师,不上课了手机关机就可以,但是班主任就不信。高中的学生大部分都住校,而且有些学校还有收手机的要求,家长想要联系孩子就只能打电话给老师。

    为了不错过紧急事件,一般来说,班主任的手机要求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龙在天的爸爸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联系他儿子很快回学校就挂了。至于李凯旋的家长,陈彧拨过去直接是关机的,根本就无法接通。

    没办法,陈彧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怎么办。问了同来查寝的年长的班主任之后,准备先放到明天正式上课时再看看情况。

    因为陈彧跟龙在天的爸爸说他会在寝室楼等龙在天,所以陈彧就干脆留在了龙在天的宿舍,跟这几名同学聊了起来。

    哪晓得他这一等,就等到了十点多。

    作为班主任,跟班级里的学生打好关系,特别是男生,对他以后管理班级还是很有好处的。比如需要人搬书、搬器材这种事的时候,总不会遇到没有人肯帮忙的尴尬情况。

    高一刚开学,陈彧也不想给同学们带来太大压力,便跟他们说着大学里过的日子。

    他不主张像别的老师跟学生们说的那样,好好努力三年,考上大学他们就轻松了。什么大学就是混日子的,睡觉睡到自然醒,很多人逃课打游戏老师都不管。

    其实都是假象。

    陈彧就有这么一个同学,似乎真的把中学时期老师说的话放在了心里,把大学当成了一个放松的地方。

    大一大二大三,鲜少在课堂上看见他,他也不参与班级、学校的活动,挂科无数,补考险险过关,但也还是有几科没过关的。等到大三下学期的时候,学校给他家里发了红字警告,他才知道大学还有毕业证、学位证这种东西。

    才知道挂科太多可能连毕业证、学位证都拿不到。

    最后他是留了一级,重新跟着下一届的重修一年之后,过了清考,这才过关的。不过他在学校期间,什么都没学到,错过了校招,提着行礼回了家。

    至于后面的清考,陈彧就不得而知了。

    像这样的人,听着似乎是活在故事里的任务,但其实几乎每个大学都有不少。

    民办院校或者专业院校因为追求毕业率和就业率,所以老师会定学生盯得严一点,但公立大学就不一样了。即便他们的毕业率低,也能得到个严校的好名声,根本就不在乎每年有多少学生不能毕业的。

    当然,陈彧这个同学的故事,他就是随便给学生们讲了几句,他讲得更多的是大学和中学阶段不同的生活。挑的多是学生们平时向往的东西,比如社团什么的,也算是给他们建立起一个目标。

    一片欢声笑语中,寝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个大红色“莣了嗳”发型的男生走了进来。

    “老师好。”

    他蓬松的长发以及忧郁的气质,身上黑色短袖、紧身皮裤,裤子上还掉了一堆铁链,让陈彧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回到了过去的那个年代,那个非主流造型随处可见的年代。

    现在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喜欢这种造型?

    真不是陈彧多想,非主流造型在现在几乎已经销声匿迹,就算在乡村街头也很少见了。

    而他这个学生……

    态度倒是不错的,跟他的造型比起来反差很大。

    一中的宿舍是六人寝,在这名学生进来之后,其余的五个人几乎都把视线移到了他的身上。显然,他的这一身装扮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是龙在天同学吧,我是你的班主任,陈彧。”

    “我爸爸跟我说过了,今天我的朋友们为了庆祝我开学举办了聚餐,所以我来晚了。”

    这态度,不是乖,是相当乖了。陈彧都没办法指出错来,就是他这个造型……

    “那个,龙在天同学,根据学校的规定,你这个形象是不符合学校要求的。学校规定,男生头发……”陈彧推了推眼镜。

    “老师,现在国家提倡的是个性化发展吧?我只是造型比较特别一点,并不会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来了!他就知道,弄个这样的形象肯定不会像他表面上的那么乖巧。

    “我能理解,你们这个年纪,想让自己变得特殊的心情。”陈彧拍了拍他旁边的凳子,示意龙在天过来坐,“但是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判断力。变得酷是好事,但是你这样子,真的酷吗?”

    “为什么不呢?”龙在天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他在做完这个造型之后,走在街上迎来了多少回头率啊!

    “何秋平,你的话,你觉得什么样的人会很酷?”陈彧没有回答龙在天的话,而是问了寝室内的另外一个同学。

    在刚才他们聊天的时候,这个何秋平还是挺健谈的,是个班长的合适人选。

    “我?我觉得会灌篮的人最酷了。”何秋平愣了一下,很快回答道,手上还做了个灌篮的动作。

    “刘奇,你呢?”

    “我啊,我觉得会跳街舞的人比较酷吧?”

    两个人都被问到了,剩下的学生也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他们心目中“酷”的人,什么偶像都有,他们大多数都有一技之长。

    “你们觉得龙在天同学这样酷吗?”陈彧又问。

    “酷?我倒是不觉得,不过在学校里要是看到这么个人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多看两眼。”一个男生坐在床上嬉皮笑脸地说道。

    龙在天抿了抿嘴没说话。

    “当一个人比别人优秀的时候,他就会自带名为“酷”的光环,这样的人在哪里都是令人瞩目的。而不是光靠着改变造型、特立独行就能达到这个效果。

    在运动会上,别人跳远只能跳两米,你能跳三米,那你就很酷;班级或者学校活动的时候,你会弹琴,唱歌比别人好听,那你就很酷;出黑板报的时候,你画画画得好看,那你也很酷;就算只是学习比大家好,那你也很酷。

    酷有很多种,但是你选择了最表面的一种。”

    陈彧废了不少口水说服龙在天同意把这身奇葩造型换掉,结果班上的另一个人却一点也不让他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