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 第4章 第4章
    傅林长了一张对金钱没什么欲望,对性也没什么欲望的脸,但是他有一具很有性诱惑的身体,不管是屁股也好,肩膀也好,哪怕手指都长得很好看,肤色白,皮肤好,头发浓密乌黑,干净鲜艳,就特别让人有感觉。刘胖子觉得他配季寒柏是绰绰有余的。

    他有心撮合他们俩。

    他从洗手间出来,擦着头发看了看车底下的季寒柏,还有旁边眼里很有活的傅林,觉得自己这个当兄弟的得帮他们加把火。靠季寒柏那狗逼,估计煮熟的鸭子也能飞了。

    他和季寒柏认识好多年了,小学做过同桌,后来季寒柏家发达了,就搬走了,前年他做生意的时候,餐厅遇到了季寒柏。

    季寒柏倒是没怎么变,小时候就是酷酷的小帅哥,长大了就是大帅哥,变了的是经济条件,俩人一起出了餐厅的门,一个开大众,一个开法拉利。

    季家这十几年发达的简直人神共愤。

    不过季寒柏脾气性格都没怎么变,没什么少爷脾气,俩人还是很合得来,他觉得季寒柏如今啥都不缺,就缺一段甜甜的恋爱。季寒柏狗脾气,性格不大好,但是人其实有点傻白甜,傅林这种纯纯的,比较适合他。

    “这天真热。”他说。

    傅林回头看了他一眼,说:“看天气预报,好像过两天更热。”

    “店里生意本来就不好,这天一热就更没客人上门来了。”刘胖子说着蹲下来,看向车底下的季寒柏:“要不咱们去城郊东河游泳去,这天游泳,肯定爽,回来吃个午饭,下午再开店正好。”

    他说完就看向傅林:“小林子会游泳么?”

    “会。”

    “那一块去。”

    “得上班吧?”

    “老板跟着一起旷工,你怕啥。”刘胖子说着看向车底下的季寒柏:“上次咱们一道去,你不是说你没游过瘾,有空还去,今天就去呗,这么热。小林子也一起去。”

    傅林在旁边愣了一下,暗想,真是老天助我。

    “我听老板的。”他说。

    “行吧。”季寒柏淡淡地说,从车底滑了出来。

    三个人就开始收拾准备关门。刘胖子去拿车钥匙,路过季寒柏身边的时候,季寒柏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被他这么一拍,刘胖子反倒有点心虚了,感觉自己坑了小白兔进狼窝,再看一眼傅林,白白净净的站在吊扇底下等着他们,长身玉立,可不就是清纯无辜的小白兔。

    手机在兜里震动了一下,傅林掏出来看了一眼,是楚小浩发过来的。

    “照片照片,你千万别忘了拍。”

    “看情况吧。”他回。

    他得找个拍照的理由,总不能直接对着季寒柏的脸拍。

    傅林很多年没去东河游过泳了,小时候东河那边还管的不严,他常去,后来因为初中的时候差点淹死在里头,傅莹就严禁他下河了,其实他水性好的很,那次差点出事,是为了救人。

    三人上了面包车,刘胖子开车,季寒柏坐后头,傅林想了想,也坐到后头去了。

    刘胖子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副驾驶,嘴角咧了咧:“走咯。”

    东河现在管的严了,修了河堤,河堤两岸修了公园,严禁人下河了,要想去河里游泳,得去城郊。不过他们这店就开在城郊,往南再开几里就到农村了。刘胖子他们不是头一回来这边了,轻车熟路,就到了一处树林里头。

    傅林下了车,就看见那里停着几辆摩托车,远处就是东河了。

    有几个小伙子在河里游泳,还有几个坐在凉荫底下钓鱼。还没走到河边,带着水汽的凉风就迎面吹了过来,特爽。

    刘胖子见季寒柏一直盯着傅林的背影看,就伸腿踢了一下他屁股。季寒柏说:“等会请你吃大餐。”

    “你不会已经硬了吧?”刘胖子往他裆上看。

    季寒柏说:“我是畜生么?”

    说完就跑到前头去了。

    季寒柏这人性格有点野,但在傅林面前很会装大尾巴狼,一副人畜无害大哥哥的形象,笑着对傅林说:“水有点凉,你等会下水的时候慢一点。”

    傅林点点头。

    来就是来游泳的,他这人也没有什么娇羞之类的感觉,直接就伸手解开了衬衫。

    季寒柏都没想到他这么快,愣了一下,见傅林转头看他,赶紧也脱了T恤。

    他身体健壮,不是那种特意练出来的肌肉,胸膛的轮廓和腹肌都恰到好处。他对自己身材还是很自信的,希望傅林能看到,转头又看傅林,却愣住了。

    傅林将自己的T恤也脱了下来,长胳膊长腿匀称身架,阳光下,白的发亮。

    真的太白了,轮廓是年轻男子轻薄精瘦的轮廓,就是比一般人都白,大概就是太白了,胸口两点都是粉红的。傅林一点也不扭捏,脱了裤子和内裤,直接就下到河里去了。

    季寒柏都看呆了。

    简直是对他心灵的暴击。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体,年轻,白净又性感。

    “好凉。”傅林在河里笑着抹了把脸。

    季寒柏生平第一次下河没脱内、裤,不敢脱,怕丢人,就这他感觉别人也能看出来。

    果然扭头看到刘胖子耻笑他:“你真他妈是处男啊,这点刺激都受不了?”

    “滚。”季寒柏说着就跳到河里去了。

    刘胖子也没脱裤衩。

    他当着季寒柏的面脱过一次,自卑了,从此以后和季寒柏一块下水,都坚决不全脱!

    傅林水性特别好,好久没下河,他有些兴奋,游的飞快,像是一条鱼。他身上这股洒脱自然不扭捏的劲儿,季寒柏更喜欢了,他在晃荡的水面上看着傅林,有点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扎了个猛子,就朝傅林游了过去。

    他真想从水里袭击他,抱住他,狠狠亲他。

    等以后他追到手了,他一定要这么干。

    “水性不错。”他对傅林说。

    傅林仰躺在水面上,笑了笑,大概河水有点凉,他嘴唇比平时还要深红一些,皮肤更白,挂着水珠子,乌黑的头发有一半漂浮在水里:“其实都快没力气了,刚才游猛了。”

    季寒柏听了就朝他靠近了一下,隔着淡绿色的河水,隐约看到傅林的四肢在水里摆动。

    “帮你一把?”

    “不用,我躺着歇一会就行。”

    上头日光照着,云彩浓重雪白,一片一片的,天色也蓝的不像话。

    季寒柏陪他在旁边仰泳了一会,翻身一个猛子又扎进了水里,在水里睁开了眼睛。河水不算特别清澈,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点酸涩的感觉,他在透着阳光的河水里看到了傅林年轻颀长的身体。

    爱情来临的时候,人是有感知的,是心动的感觉。

    别人对自己有好感的时候,傅林也会有感觉,他练就了这个本事。老天助我,季寒柏果然喜欢男人。他心里也高兴,两条腿蹬的更欢。

    刘胖子哼哧哼哧游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季寒柏从水里钻出来,脸上带着二哈笑。

    都不知道该说这傻狗是饥渴还是纯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