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泰平的表情是懵逼的。

    他搞不明白, 为什么几位长辈只是去山上走了一趟, 下来时浑身都是脏兮兮的, 却各个跟挖到了宝藏一样, 欣喜得近乎癫狂。

    “爷爷,你们是找到先人的藏宝了”于是他便这么问了。

    席洪波翻了个白眼,但又不想跟席泰平这种嘴巴毛都没长好的小辈多解释, 只好狠狠瞪着自己身边的席国振。

    “看看你生的好儿子, 念书时的机灵劲呢回家种几个月的地,那点小机灵都没了。”

    席国振眼角跳动着,虽然莫名吃了一挂落, 但他又不好跟自己老爸埋怨,还是只能降一级,把火气发到了席泰平身上。

    “你这混小子, 瞎说什么呢,咱这都当了多少年的根据地了, 当年的军人兄弟也多次上山弄吃的, 要是有宝藏,还能一直没被发现”

    席国振这话刚说出来, 就被他爸又瞪了眼。

    “你生的儿子蠢,原来是因为你自己蠢也是个瞎说的货,什么叫做军队去过山上, 山上就什么都被发现了你这样的话传出去,有心人就能送你去吃牢饭”

    王武劳这个唯一的外姓人,在边上听得只想笑。

    但席洪波跟席国振都是他长辈, 王武劳只能憋住笑意,看了眼他老丈人。

    结果,他那个平时不爱吭声的老丈人席国雄,居然也在笑。

    自从儿子失踪、外孙外孙女都死了、女儿也落水淹死,席国雄很少会笑了。

    王武劳想起自己过世的妻子儿女,眼圈有点红。

    他想,是不是席家那个女娃子,真的够好命,能把渐渐泛出死气的席家,再给拉起来

    本该不再有孩子的席家,突然顺利降生了那样一个女娃娃,在这之后,王武劳还听说了,席家总是会遇到各种成群的小野物,天天都能吃肉呢。

    而且,就连今天,他们只是去了一趟山上,居然发现了那么优质的玉米一般来说,野生的作物,都不会太好,被人类播种的那些,都是经过很长时间的驯养进化的品种,没想到野生的东西,能比人类刻意选育出来的更好。

    可惜席欢已经死了,如果她活到现在,说不定也能像席家大嫂包兰英一样,精神逐渐稳定起来吧。

    一瞬间想了很多,王武劳发现新品种玉米的喜悦,也被冲淡了些。但那些伤心事已经过去两年了,他不想再拿出来让大家难过。

    便只悄悄落后几步,拿衣袖抹抹湿润的眼眶,重新调整了心情。

    前头的席洪波等人,甫一跟席泰平汇合,就跟显摆似的,递给他一根玉米棒,“泰平,你说在高中看过许多农学的书,那你来看看这个。”

    说完,席洪波甩开一直搀扶着他的两儿子,自己乐呵呵地带头,急着回家去吃饭了。

    这一趟跑的,是又累又激动,害的他肚子都咕咕叫着饿呢。

    席泰平莫名其妙地拿着玉米棒,上下左右地转着看,“这会就有玉米熟了还没到六月下旬呢,这也熟的太过早了吧。”

    他拿到的这个,是还没撕去表面上那层包膜的玉米棒,所以他一时没有意识到特别之处。

    “包着的这层皮,颜色好像跟村里种的那批不一样,”他看了眼已经走远了几个长辈,赶紧跟上去,一边走,一边小心撕开那层膜,去看里头的玉米。

    “这玉米还挺沉,含水量很高吗”一边撕,席泰平一边不停地评价这个玉米,等里头那玉米粒的形状,完全呈现在他眼前时,席泰平愣住了,僵在那忘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神仙玉米”

    席泰平可是看过正常玉米棒的,并且还是去采购今年玉米种子的人之一。

    他对这种作物印象深刻,记得它正常的玉米芯有多粗,正常的玉米粒是多大。

    可现在他手上的

    玉米芯大概只有正常的一半粗,手感仿佛更硬一些,看起来反倒有点像甘蔗。而玉米芯上面生长的玉米粒,从表面上看不出特别来,但拔下一粒,就能发现,它过于“修长”了。

    玉米棒的大小就是正常大小,但玉米芯小了一半,多出来的那些体积,可不就长在玉米粒上头了么。

    “爷、爸、大伯,你们在哪找到这个的这还没完全熟,摘下来可浪费了,得做种子啊”

    席泰平郑重地把这玉米棒抱在怀里,然后发现,前头那群人只能看到背影了,便只好急急跑着追上去,嘴里还没闲着。

    “行了,我们吃过的饭比你吃的盐都多,还能比你不懂事”席国振嫌弃地回头看了眼小儿子,然后又凑到席洪波身边,继续跟老父亲絮叨着什么。

    自觉被中老年团体排斥了的席泰平

    算了,既然有爷爷、爸爸他们把关,他这个小辈确实不该那么管事。

    唔,还是回家逗逗小闺女好了。

    想起席宝软软嫩嫩的样子,席泰平那年轻的帅气脸庞,硬是被笑出了厚厚的褶子。

    嘿,傻的没眼看哦。

    在这个年头,食物是最能牵动人心的东西。

    中午聚在一桌,吃着丰盛的饭菜时,男人女人们都在热议这种新玉米,渐渐脱离了原来的主题。

    席宝早被送到了屋里,自己躺在摇床上,用精神力去听大家议论的东西。

    “呃,他们其实可以今年就再种一次的啊,”境灵小蜜蜂停在摇床边沿,对于外头那些人还没说到重点,就有点急,“我们这个玉米,成熟的特别快,等到这个月底,或者下月初的时候,就能全部采摘下来,晾干当种子。”

    席宝眨巴着眼,“可是,当年收的玉米,想在夏天再种一季,会非常赶吧时间会不会来不及”

    她知道,玉米在南方长江流域可以一年两季,但春玉米跟夏玉米,好像种子是不一样的。具体的就不清楚了,她也只是以前写时,大致上看过一点资料。

    “我们空间出产的不一样啊”境灵急忙回答。

    它甚至急得开始飞起来,绕着摇床转圈圈。

    “宝老大,我们这个玉米,玉米粒本身含水量不高的,它水分重量主要是在玉米芯里,那个玉米芯跟玉米杆甚至可以用来熬糖汁。而玉米粒的淀粉含量、各种氨基酸含量,都非常高,甜度也可以。它是空间自由进化出来的,跟传统玉米种一样,可以人为做自留种,只要避开跟其他类型的玉米混种在一个地域,就能避免后天杂交,毁了这种变异。”

    “这种玉米成熟的快,又很能扛得住寒冷。如果是春天播种,它需要两个月到两个半月就能全熟,如果是夏种,因为后续的气温偏低,成熟时间相对延迟,但从出芽到成熟可采摘,顶多也就是需要三个月我种下这批玉米时,已经是四月底了,现在才六月底,它才花了两个月就成熟了。如果催席家赶在七月初之前收成,再赶着七月底之前把种子弄好,在夏天的尾巴到来前种第二季”

    “你可以自己算一算,就算是八月上旬才能种下去,三个月成熟,那也不过是十一月初。还没到很寒冷的时候呢,收获不会低的。”

    席宝纠结地皱起眉头,“可是,只有我们俩知道,这个空间出产的玉米种很厉害啊。我太爷爷、爸爸他们,肯定都要根据以往的正常思维,判断今年不可能再种一季这种玉米的。”

    “唉,这倒也是”境灵萎了,它再次停到席宝身边,小声埋怨,“要是我能在三月就想到种这个玉米,五月底玉米能熟,席家人肯定就会想今年内再试种一季了。”

    正常的夏种玉米,要赶在六月底之前。

    因为玉米需要三个月以上的生长期,六月种下去,可能是九月到十月收成,晚一点也绝不可能拖到十一月。

    玉米在最后成熟的重要时期,最怕寒冷跟雨水了。

    太爷爷席洪波当初能想到买玉米种,肯定也做过很多功课的,知道南方能种两季,但两季的收获、种植时间有交叉,总体上非常赶。

    “今年不种就不种吧,这种玉米不能光看品质上的好处,其实也有种植难关的。”境灵叹着气,就要回空间里头去。

    席宝喊住它,“等等,不是说这个玉米又好种又高产吗怎么现在又说有种植难关了”

    “其实也不算是难关吧,”境灵迟疑着说,“你想想看,熟的快还高产,要是全球都改种这种玉米,谁都不会饿肚子了,哪有这种好事。”

    “它快产、高产的代价,就是对肥力跟水分的过度消耗。一块地,如果一年内连着种两次这种玉米,能把高等良田,一下子耗成低等田,或者是普通荒地的那种水准。这还是建立在农民会施肥的前提上,不然,第二季玉米根本活不了。”

    “啊,这么严重啊”席宝有点呆,她下意识把高等田,用东北黑土地指代,荒地就是那些干巴巴只长杂草的地,如果种两季玉米,就能把黑土地变成荒地,这代价也太大了些。

    境灵却不以为然,“凡事都有利有弊嘛。正常人也不会想着,要把这种玉米在一块地里连种吧”

    农民也是有智慧的,他们一直都知道,越是看似高产高收获的作物,对土地的损耗就越大。

    即使是普通的作物,连年耕种,也会使土地贫瘠化的。

    这也是后世开始搞“退耕”、“休耕”的根由之一。

    人类如果毫无节制地种植,那最终要面临的,就是地球变成荒漠。

    席宝觉得有点难过,她本来还想着,要是这种玉米被全国种植,可能这几年里,饿死的人会少一半呢。

    “放心吧,宝老大。”看出席宝的担忧来,境灵头号狗腿子赶紧上前安慰,“虽然我这话不好听,但我也要说的。你一生都过得太顺,所以你的知识,很少涉及到生存。但你太爷爷、爷爷他们不一样,他们老一辈人,很有生存智慧,你且等着吧,他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席宝勉强点点头,精神略疲惫了,闭上眼便睡了过去。

    就在这时,外面吃饭的那些人,渐渐争吵起来。

    境灵犹豫了一下,还是代替席宝,出去观望情况。

    饭桌上的争吵,其实也是跟新品种玉米有关。

    就跟境灵感叹可惜的一样,席家大房席国雄在饭桌上突然提出,过十天左右,山上玉米就该老了,他要带人先摘一批下来,晾干赶制一批种子,试着在七月种一批。

    他是第一生产大队的队长,自然希望生产队的粮食产量高。

    席洪波第一个表示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