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灵看着席宝懵逼的样子, 知道她肯定是忘记了。

    “唉,宝老大空间一开始就是有境灵的, 你上辈子的时候,虽然我故意没有现身, 但是我有些力量跟空间是绑定的, 所以空间能够自主运营。就像你现在可以命令我, 代替你自己的精神力在空间内外给你干事一样, 空间本身也是会听你命令的,只是它自主的听命方式非常呆板, 不控制的话, 最后整个空间的生物平衡都会被打破。”

    境灵在空间里点了一下,漫无边际的空间上方, 突然显现出一个迷你版的空间略缩图。

    “你看, 这里、这里、这里”境灵在略缩图上指出一些绿色的小点, “都是你以前随意点出来当仓库的,里面分别储存的是燕窝、鹿茸、阿胶、干桂圆肉、不同年份的人参、西洋参、党参、黄岑、枸杞干、红枣干片、蜂王浆等等, 但是你总是三分钟热度, 自己制作了第一批产品, 拿出去用了一点之后,就再也没管理过了。我之前怕被你发现,从来不主动去管空间,它没有境灵的引导,只能呆板地复制你的行为,年年空间里相关的原材料成熟后, 它自动将原材料炮制成你要的东西,然后一股脑往仓库里存,仓库都比你最初划出来的大了十倍了。”

    大概是为了让席宝看的更清楚,境灵点了略缩图上其中一个绿点,他们的精神力就出现在对应的仓库边上。

    “你看,这个是燕窝仓库,占地都有五百平了,空间在仓库里头自动做了木头架子,不同品质、不同年份产出的燕窝分批摆放着,所有架子都是满满当当的。仓库内部的时间都是静止的,才能好好把这么多年的燕窝都保存下来。也辛亏你是高中时听你养父说了一嘴,才开始弄燕窝这些玩意,不然,这里头的东西会更多。”

    从席宝开始弄燕窝这些东西,到现在不过是八到九年,里面就存了这么多,可见空间的产值有多高。而且,这个产量基本上年年都要翻番,因为她最初空间里可能只有一份原料,然后空间又没有境灵管理,呆板地觉得她要使用那些原料,就会自动为那些东西划分更多的地盘,让它们疯狂生长、繁殖,原料越来越多,产品也跟着越来越多。

    要是境灵一直不提出这个事情,也不插手去管理空间这种呆板的自我运营方式的话,等席宝想起来空间里还有这些仓库,估计她一辈子都用不完里面的东西了。

    “咳”席宝精神力进入仓库,看着摆的满满的燕窝,一脸的呆滞,“我以前身体特别好,就懒得补身体,只是时不时从空间里拿点肉、蛋、蔬果出来吃而已,没想到”

    境灵也是无奈,它接手空间的管理工作后,无数次后悔上辈子它没有插手,现在里面乱糟糟的,它光是重新给空间做规划,都是一个大工程,而且席宝还要它到外面做很多事,所以境灵到现在都还没开始改变空间。

    “宝老大,刚好你说要给席家人调理身体,我看,就慢慢把这些燕窝、阿胶啥的,都拿出来用了吧。目前这些仓库已经够大了,我不会再让仓库扩大面积,所以以后得控制一下空间里每年的自动产出,免得以后爆仓了。”

    “好、好吧,”席宝摸摸头,觉得这么多东西要是让她自己处理,真是一件很让人头大的事情,“我从来没管过这些仓库,空间那么大,我本体又进不来,所以每次都是往里面放东西、拿东西,别的都没有太在意。我也不知道怎么管了,空间太大了,另一边的海洋区域,我甚至除了往里面增加了生物之外,一年根本都不去看几次。境灵,你自己看着办吧。”

    境灵

    就知道会是这样,席宝本性就很懒,她上辈子全职当包租婆,兼职做网文写手时,明明一天到晚都没事干,还动不动就断更,一天写个三千字都觉得太多了。

    “为宝老大服务,是我的荣幸”

    但谁叫她命好呢。

    境灵这辈子都要当席宝的头号狗腿子

    据说,舔狗舔到最后,会应有尽有呢。

    席宝就像无良的烂尾开发商一样,把空间里规划的乱七八糟的一切,都交给境灵来收拾,自己却是心大地又回到外面,睁开眼睛,跟五三哥哥大眼瞪小眼。

    “喜宝妹妹,你又睡醒啦”五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苍白的脸上,也浮出一丝丝血色,看着倒是健康了些。

    席宝也露出她的两个小门牙,冲她哥笑着,“唔啊”

    对哒,她又醒了呀。

    “妹妹是不是饿了呀”

    “啊”

    “没关系,我妈煮了一大锅泥鳅汤,待会你肯定能吃饱饱的。”

    “咿呀”

    霞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自家傻儿子跟席宝说话。

    要是不听席宝只会咿呀啊啊,这两孩子还真的像在正常交流一样呢。

    “你们兄妹两关系倒好,”霞打断两个孩子“毫无语言障碍”的交流,“汤好了,我用大碗盛了两碗放着,出来喝汤吧。”

    说着,霞进来抱起席宝,“汤还烫着,五三喝的时候记得要吹凉。”

    带着两孩子出去,独属于泥鳅汤的极鲜气息,就顺着口鼻涌入了胸腔。

    “真香啊。”席宝被霞抱着,眼珠子盯着锅台,一点都不愿意错开。

    她本来是不饿的,但是看到小碗里浓白的、被撇去所有油星的泥鳅汤,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霞也听见了这动静,有点疑惑,“红英早上没喂饱吗,怎么这会就叫肚子了”

    心里疑惑着,她面上却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把一碗汤端到小饭桌上,让五三自己坐在椅子上,小心吹凉着喝,然后端上另一碗,她抱着席宝,自己吹凉再喂她。

    “啊啊,”席宝感知到那一小勺汤的温度差不多了,就急急张开嘴,催二伯母投喂。

    二伯母把汤在嘴边轻轻试了一下温度,这才小心地喂到席宝嘴里,“烫不烫”

    这只是下意识问了一句,当然得不到回答,但光是看席宝嗒吧嘴那美滋滋的样子,就知道温度刚刚好。给两孩子喝的汤,都没有加盐,但席宝喝到这鲜美,就已经很满足了。

    五三看着妹妹喝了一口,自己这才跟着一起喝。他本来是没多少食欲的,唯独看着席宝吃东西那么香的模样,就会跟着很想吃一样的东西。

    “喝这么多没事吗”因为席宝肚子叫了,所以霞一直喂了她十几口汤,却见席宝越来越精神,一点喝饱了犯困的迹象都没有,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表现。

    霞放缓了喂食的速度,全程注意席宝的微表情,打算她一有什么不舒服或者犯困的表现,就停止喂食,但没想到,喂着喂着,这一碗汤就见底了。

    她原本的打算是,分别盛两大碗汤,一碗没有放泥鳅的纯汤,用来喂席宝,一碗加了两条泥鳅的,让五三自己吃,两孩子胃口都不大,他们剩下来的估计还有一碗多,霞就把他们剩的给自己吃,锅里那些都已经盛到两个陶盆里,是要给全家人中午跟晚上吃的,饭点之前热一下就行。

    可没想到,席宝这么小一孩子,就能喝完这么多的汤。就是喝奶,也喝不了这么多啊,她喝完了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明显是还能继续。

    但霞不是齐月,也不是没养过孩子的席泰安,她不敢再继续喂了,怕把孩子给喂出毛病来,她担不起。

    “上午就只喝这些好不好剩下的里面也还没加盐,等中午大家回来吃饭,我再盛一碗,叫你妈喂你。”霞自顾自说着,在席宝委屈的小表情中,把空碗给挪开了。

    然后,霞下意识就要去拿自己儿子的那个碗。

    按照以前的情况,五三肯定只能喝半碗汤,那里面放了两条泥鳅,则是根本不会去动的,因为五三一天能吃的肉和米都不多。剩下的那些,霞就自己吃了,也补一补身子,免得自己体虚生病后,没办法照顾自家男人跟孩子。

    结果霞手伸过去,就觉得碗不对。

    她看了一眼,大碗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片薄薄的生姜片贴在碗口边上,里头的两条肥泥鳅已经化成了骨架子,被五三整整齐齐地摆在桌子上,呈现它们生命的最后一场艺术。

    霞

    “儿子,你把这么一大碗都吃完了”

    这一碗可不少,因为这年头饭菜油水少,人们吃的粮食就更多,基本上家家都只用大碗这在未来,是只有一些早餐店和面店才会继续用的,只用来盛粥或者面条那种稀汤食物。

    五三胃口最好时,估计也就能吃半碗汤,没想到今天全吃完了。

    “嗯,跟妹妹一起吃饭,就特别香。”五三咧嘴笑着,因为刚刚喝完滋补的泥鳅汤,胃里暖暖的,脸色都健康多了。

    霞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再去盛,她怕席宝吃多了坏肚子,也怕自己儿子吃多了坏肚子。

    “你一下子吃这么多,起来慢慢走走好不好妈妈抱着喜宝陪你,你去弄一瓢稻糠,我们去前院里喂鸡鸭鹅去。”

    席家本来没有养这些,但席宝过百天时,隔壁二姨跟小包村的王武劳,分别送了六只鸡崽,两只鸭子,两只鹅,这些都是活物,席家动不动就在北山那边捡到野鸡野鸭,不缺禽肉,干脆就养着了,让五三每天给喂点吃的,不管鸡鸭鹅能不能下蛋,就当给五三养了一群宠物,让他在这大热天里有点消遣活动。

    “好的,妈妈,我能不能给他们多喂一点稻糠啊,鸭子跟鹅子最近下蛋很勤快,小鸡也长大了。”五三挺重视自己这个喂食任务。

    霞却没同意,“前院里还种了菜,它们自己会抓小虫子吃,你喂太多稻糠,它们吃不下虫子,还不给你生蛋了呢。”

    主要是之前经历过饥荒,霞不想喂家禽们吃那么多。

    “好吧。”五三怏怏地垂下肩膀,拿着自己管理的那个大葫芦瓢,就去库房里舀了满满一瓢稻糠,然后慢慢往前院挪。

    席宝眨巴着眼。

    境灵心领神会,跟之前的每天一样,又在鸭窝、跟鹅窝里放了一堆蛋。

    “妈妈,它们又下了好多蛋”五三激动地数着里头到底有多少,然后突然想到昨天吃的那碗炖鸡蛋,“妈妈,鸭蛋跟鹅蛋炖着好吃吗”

    席宝嘿嘿,话题引到炖蛋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