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库房里的东西, 都是经过处理的成品,所以只能用硬塞的方法, 送给席家人。

    境灵好不容易抓到这个机会,往霞背篓里放了那么多好东西, 没想到人家被吓到了, 直接全扔了一地, 干干净净的各类补品跟苹果混在一起,落到草地上,瞬间就沾上了灰尘跟干草叶子。

    看清自己扔出去什么的霞

    她刚刚只是从河面倒影里,看到背篓上面多了东西, 倒影摇摇晃晃的,她还以为那是什么活物, 然后被惊吓到, 才会迅速把背篓扔远远的。

    哪里想得到

    她身上还有刚刚被吓出来的冷汗。

    拍拍惊魂未定的胸口, 霞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往背篓走过去,还差点摔倒了刚刚腿有点软。

    “这都是什么啊,这个好像老爷子以前有弄到过, 寄给外头的国方小伯了,好像叫燕窝”

    霞捡起一片燕窝, 送到鼻子旁边闻了闻, 有一股淡淡的腥味,但不又像鱼腥肉腥。

    她先把苹果全部捡回背篓里,摆好之后, 才慢慢收拾地上那些她认识或不怎么认识的东西。

    “这个暗红的块头是什么,闻着有点甜,捏着是硬的,不像是血;”霞一边捡一边闻闻、捏捏,把这些阿胶吹干净,放回背篓上面,又开始捡如白玉兰花瓣一样、片状的燕窝,“这个应该就是燕窝吧,但是比老爷子之前弄到的燕窝要干净,形状也不太一样。

    燕窝上面占到的灰更难吹干净,收拾好之后,霞又开始捡剩下的两种。

    一种她完全不认识,是没有切片的完整鹿茸;一种她认识,以前家里人喜欢炮制一些,用来做常见的补品、零嘴,正是呈现暗红颜色的桂圆肉干这个是不完全晒干的桂圆肉,所以颜色红一些,但也更容易变腐坏、沾上脏东西。

    “这些桂圆肉回去得用干净井水洗一洗重新晒了。”霞一脸懊恼,“早知道是这些,我扔什么扔啊,把好东西都弄脏了”

    埋怨之后,她刚好收拾完所有东西,然后愣住,“不对啊,我就是去山上摘了青苹果,怎么背篓里自己多出来这些东西呢”

    霞身上一寒。

    现在不许搞封建迷信,但是这事太邪门了啊。

    让她把这些东西再扔了吧,肯定是不舍得的,但是带回家

    算了,还是先带回去吧,暂时不动,等老太太、老爷子回来,再问问他们怎么办。她在席家碰到不好决定的事情,都是要征询齐月、席洪波的意见。

    至于她的公公婆婆,也是要听他们爹妈的话。

    背着这些收获,霞抱起沉重的、装满湿衣服的塑料盆,慢慢往家走去。

    靠着山边的地,不是各家的荒地,就是公社安排着种菜蔬类作物的地,平时很少有人待在这边,但还是有人路过的,所以回回席家人从山上弄到什么,回家路上一次都没有被人撞见,也是超级运气好了。

    “妈,你回来啦,妹妹又醒了,在哼哼,不知道要干嘛。”

    霞刚回家,还没来得及去晾衣服,就被儿子喊进屋了。

    “估计刚刚喝了一碗汤,现在要尿尿吧。”霞心里有数,进去抱起席宝,果然给把了尿之后,席宝就安分了,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霞也笑了。

    这孩子看着就让人觉得欢喜,不愧是老太太说有福气的。

    想到这,霞又看了眼席宝,心想,这闺女不会是什么仙女投胎吧,家里从她出生后,几乎是缺什么就来什么,今天她的背篓里突然冒出来那些好东西。

    啊,好像今天她和老太太齐月都提到过,家里人食欲不好,得要想办法补补来着。

    桂圆干、燕窝这些,不就是很好的滋补物么。

    “喜宝真是个福气包”霞喜得在席宝脸上亲了一口,逗得席宝哈哈哈笑。

    五三也凑过来,“妈妈,我也要”

    霞在儿子脸上也亲了一口。

    五三把他亲妈推开,“我要亲妹妹”

    霞

    “行了行了,妹妹要睡觉,你别烦她,”霞自觉第一次被儿子嫌弃,心里有点不得劲,所以也把儿子推开了,“你之前喝了一碗泥鳅汤,现在不想去尿尿吗去,自己去院里的茅房尿,妈妈要去晾衣服,然后还要去摘桃子。”

    家里有几个人对桃子过敏,但又不是所有人都过敏,霞自己就挺爱吃桃子的。难得今天她在家,就想去摘一些回来放着,一天吃两个。

    “我已经去尿啦”五三还是凑过来,贴在席宝脸上亲了一口,“嘿嘿,妈妈,我在家里看着妹妹,你去摘桃子吧,别忘了回来给我跟妹妹蒸鸡蛋吃呀。”

    霞

    儿子真是生来讨债的。

    把席宝放回摇床里,霞就出去了。

    等她回来蒸好一大汤碗的鸡蛋,也到了上午十一点边上,又该给全家人准备午饭了。

    “五三,你不是说要吃炖蛋吗,怎么又拿了苹果吃”

    霞没拦得住儿子,眼睁睁看着五三在她端炖蛋时,跑到堂屋里,在那背篓里拿了两个青苹果,然后又小跑到席宝屋里了。

    这是五三第一次这么熊,霞在厨房热的有点头晕,都没意识到,她儿子居然是跑来跑去的。

    “我跟妹妹一起吃”

    屋里的五三回了一句,然后把门给关上,不让他妈进来抢苹果。

    “给,妹妹,哥哥对你好吧”

    “啊”席宝接过五三给的青苹果,小口小口地用乳牙磨着。

    境灵在边上看着叹气,“唉,要不是有我在边上盯着,你哥让你躺着吃苹果,能把你给梗死。”

    “有的吃就好啦,我这种人怎么会被梗死呢。”席宝却不在意这个,她可喜欢吃苹果了,酸酸甜甜的,特别有味道。

    五三看着妹妹吃,自己也跟着把一个苹果给吃完了。

    还小小地打了个饱嗝,他这才接过席宝手里攥着的小小果核,开门出去。

    “你个臭小子”霞第一次对儿子生气。

    她进屋看了眼席宝,见她嘴边手上沾了黏糊糊的果汁,叹了口气,抱她出去擦洗干净,嘴里还在骂五三,“你妹妹才多大,你才多大以后要给喜宝吃东西,你得喊大人来喂她,你把门关的死死的,万一把喜宝呛到了怎么办”

    五三低着头,不敢说话,他第一次被他妈教训。

    看着五三可怜无助的模样,霞不好再训下去,“以后不许这样了,知道了吗”

    “嗯。”

    “自己来洗手,然后去吃炖蛋。”

    “嗯。”

    霞给五三舀了几勺炖蛋,大概是一个多鸡蛋的分量,剩下的则是慢慢喂席宝。

    席宝果然胃口很大,真的把这么多炖蛋全吃光了。

    “嗝”

    而且,最后打饱嗝的,还不是席宝。

    五三捂着嘴,红了脸。

    哎呀,昨天他也是吃完了打饱嗝,今天又这样,感觉特别不好意思。

    就连席宝都笑嘻嘻地看着他。

    “儿子,你今天是不是吃太多了”霞把五三喊到身边,摸摸他的肚子,果然是鼓鼓的,还有点硬。

    “中午别吃饭了,你这都已经撑了。”

    五三点头,“现在确实是吃饱了。”

    席宝哈哈哈。

    然而,到了十二点半,一家人围在堂屋大饭桌上,一起吃午饭时,因为席宝又被抱出来喝了一碗泥鳅汤,五三胃里的东西仿佛被加速消化了一样,看妹妹吃饭又看饿了。

    “妈,我想再吃两条泥鳅。”

    汤是喝不了多少了,但是泥鳅还能啃两条。

    霞

    她不打算再给儿子吃东西了,但是五三他爸又不知道五三上午都吃了什么,听见儿子要吃泥鳅,马上就给他夹了两条,放到他捧过来的空碗里。

    五三都没拿筷子,只是又看了眼还在喝汤的席宝,直接上手,抓起一条肥泥鳅,就送到嘴边啃。

    霞

    啊她要被这父子气死了。

    “怎么了,儿子愿意吃,不是好事吗”孩子爸席泰乐还搞不清状况,不懂霞怎么这副生气的表情。

    霞只好发扬席家的瞪人神功,狠狠瞪她老公一眼,“你就吃你自己的吧,都不知道你儿子上午到底吃了多少东西了,还给投喂”

    等她这话说完,五三又小心地捧着碗蹭到他爸身边,“爸爸”

    霞

    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五三你过来”

    在席泰乐再次投喂之前,霞把儿子喊到身边,又摸摸他的小肚子。

    “咦”

    十一点多吃完炖蛋的时候,五三的肚子还鼓着呢,怎么现在像是消下去了

    “你干什么呢,五三要吃就给他吃嘛,这泥鳅又不油。”席泰乐又给儿子夹了两条泥鳅。

    家里其他人并不跟孩子争,中午的这份泥鳅汤里,总共有二十条泥鳅,五三一个人吃了四条,没任何人阻止。

    看着五三再次把泥鳅啃完,终于又打了个饱嗝,没有再继续要吃的,霞才松口气,继续吃饭。

    她刚放松对儿子的注视,五三就把碗给送到厨房里,然后又回到堂屋,在大门后的背篓里翻找着,拿出来两个青苹果,洗干净之后,哒哒哒跑到抱着席宝的大伯娘身边,“大伯母,给妹妹果子,我跟妹妹一起吃”

    刚刚席宝已经喝完了汤,大人们没有要继续喂她东西的意思,五三看着席宝在盯门后的背篓,这才会去拿苹果的。

    但事实上,这次席宝还真不是看苹果,而是看背篓里的燕窝、阿胶等补品,她正在问境灵,是不是直接把东西放在背篓里的,还没有席家人知道呢。

    境灵正在回答她,就见五三拿个苹果送来了。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