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在六一年丰满得特立独行的席家人, 将普通健康体型的孙抗战簇拥着,迎到了堂屋里。

    “抗战哥, 你的东西我给放到大房空房间里哈。”席泰平作为最小的表弟, 积极地帮着扛起了孙抗战的行李。

    孙抗战之前见过席泰平, 表兄弟俩关系还不错, 所以并没有太客气, “那就麻烦泰平了。”

    席泰平把东西放到大房那边。

    二房是席宝爷爷这一脉,房屋住的挺满,只有各小家的房间还能隔出一个小屋子来, 但那只能给各家的孩子睡, 又不能让孙抗战这个大男人进去住。

    相对的, 没有后嗣的大房,就有不少空房间,之前都被席国雄当库房用了。

    “房间稍微有点偏,你从靠近后院的那个天井绕过去,靠右手边的一个屋子, 就是你以后住的。”席泰平把人给领到那个房间,教他认路, “不好把之前大哥大姐住过的房间挪出来,这个屋子好长时间没人住了, 我们之前给通风了十多天, 好在没有多潮湿。这屋不太向阳,地方也不大,表哥得将就一下了。”

    “不将就不将就, ”孙抗战急忙挥挥手,“我们大学就是我之前进去一段时间的那边,给老师们分配的房子,都是类似学生宿舍一样的屋,一家人挤在里面,可难受了。我没想到过来当知青,还能在外公家弄个单人间住。”

    “西岐村历史很长,家家的房子都大,表哥这一批知青,还是第一批到西岐村的知青,应该都能弄到单人间的。只是我爷爷没同意,就只是把男的、女的分开,分去四个集体大通铺住了。”

    除去孙抗战之外,剩下的知青也就二十个人,十男十女很是平均,刚好分去四个地方,五人住一个大房子,比城市里一般人家的住宿条件都要好了。

    “外公这是怕待遇太好了,回头知青扎堆要往西岐村跑吧,城里人有时候过的还真不如乡下呢。”孙抗战常年生活在城镇里,对此深有体会,“不过,独独把我拎出来,还是让我住在党委书记家里,人家会不会说什么啊”

    孙抗战之前是不肯来当知青的,因为他凭关系加自身本事,考到那个大学当实习老师,也很不容易,一旦放弃那个工作,以后不一定还能拿回来了。

    但是席小妙把外面传来的消息跟孙抗战说了,把他吓得不行,这才麻利地收拾东西离开学校。

    不过,“让某些知识分子住牛棚”这个事情,到底是在孙抗战心里留下了阴影,使得他变得有点瞻前顾后的,还总有被害妄想症。

    “不会的,知青下了乡,没急事是不许离开村子的。在我们村里,就没人觉得我爷爷做事不对。”席泰平不怎么在意这种区别对待,“再者说,你们总共二十一个人,平分之后恰好多出一个你,你又是我家亲戚,让你到我家来住,这说出去也没什么啊。”

    “不过,等到农忙时,知青干活可得认真一点,好像上面会有人抽样调查的。”

    “这个我知道。我在家也不是不干活,就是不太懂地里的事情,到时候可能还是得麻烦你们了。”

    “没事,我能带你。”席泰平嘿嘿笑着,帮孙抗战把东西放好在这屋里,还拿手拐子捅了孙抗战一下,“我在镇上念书时,你还嘲我总想着学种地,现在好了,你跟我一起种地吧,哈哈哈”

    “唉,你这家伙”孙抗战哭笑不得,狠狠摁了一把席泰平的后脑勺。

    席泰安从另外的屋里跑过来,招呼道“哎呀,你们俩在这墨迹啥呢,赶紧到前头去,都要吃饭了。”

    这会本就临近午饭时间,为着给孙抗战接风,席家已经把大菜都做好了,刚刚看见孙抗战人进了家门,就马上收捡着炒了几个小菜,马上就开饭了。

    “还有,你闺女醒了,刚刚狼吞虎咽吃了一大盆羊奶蛋羹,还闹着要吃鱼肉,咱大嫂都快制不住她了,你媳妇也是管不了孩子的,你赶紧回去抱着她吧。”

    席泰安说起席宝,就是一脸的心有余悸,“喜宝力气太大了,要不是她自己懂事,稍微收了点力气,都没人敢抱她。可她想要抢东西吃时,她就不太顾得上收力了,还是男人抱着比较安全。”

    “哎,那我先到前头去了,那小牛崽子”

    孙抗战摇头笑笑,看着席泰平急急忙忙跑走,感叹道“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早就当爹了。”

    可不是早么,席泰平是一九四四年生的,现在才十七岁呢,居然就有孩子了。

    “我们现在看着是感觉太早了,其实在往年,十几岁生孩子的多了去了,”席泰安其实还蛮羡慕自己弟弟的,好歹是有了个闺女,“我也想生孩子啊。”

    孙抗战对席家一些隐秘的事情不了解,只知道大房二房这些年都失了不少后辈,所以只是调侃着说“你这么想要孩子,那还不趁着放假在家,多生两个”

    “唉,这事不好说不好说。”席泰安摇着头,不多解释。“走吧,我们也得到前面去了,我妈都在端菜了。”

    席泰安跟孙抗战一起,回到前面堂屋里时,热气腾腾的菜肴果然已经摆满了大桌子,小一辈的孙媳妇都不上桌,只让齐月、席念萍以及家里的男人们在桌边排席位。

    席泰平这会正抱着席宝,因为席宝拧巴着要吃鱼,一直往桌子那边伸手,所以席泰平不得不用了大力气把这闺女抱紧,但他的力量还是比不过这个“小牛犊子”,脸色涨得通红。

    “小表弟你这不行啊,怎么连你闺女都抱不住”孙抗战一眼就看到了席泰平这边,觉得这个小爸爸当得有些不称职,“要不我帮你抱吧,我家三个弟弟妹妹,我小时候也会抱孩子呢。”

    “不不不,”席泰平急忙拒绝,“是我家这闺女力气太大了”

    “席宝宝你给我安分点”

    正说着话的功夫,席宝又探着身子往外溜,差点又给摔了。

    但意外的是,她居然不是冲着饭桌去的。

    席宝懵懂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一脸和善的孙抗战,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涌出很多很多的委屈跟伤心,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往这个表伯伯的怀里扑。

    “嘿,这侄女是要我抱抱吗”

    孙抗战一脸惊奇,“其实我弟弟妹妹他们,小时候也不怎么乐意被我带呢。”

    难得被孩子这么明确地表示亲近,孙抗战也不管表弟席泰平的制止,走上前,接过扑上来的席宝。

    席宝被孙抗战抱到怀里,整个人都懵了,她明明上辈子活了那么久,也没觉得自己人生受过什么委屈、什么伤心难过的坎,可被这个陌生人抱着,她却好像成为了全世界最悲伤的崽。

    “呜哇哇”

    “怎么了这是”席家人都懵了。

    他们知道席宝早熟,席宝也没有太藏着,所以家里很少见到她哭的,除了她不能说话走路之外,别的都跟大孩子一样,带起来很轻松。

    可是,今天怎么就突然大哭起来了呢

    孙抗战也是懵的,他本以为席宝是喜欢他,所以要抱抱,没想到把这孩子抱到怀里,人家就嗷嚎大哭起来了。

    “这这”孙抗战求助地看向小表弟。

    席泰平走过去拍拍席宝,“宝宝怎么了,这个也是你伯伯,是爸爸的姑姑的儿子,你是怕生吗”

    “爸爸抱你好不好”

    说着,席泰平就要把席宝接到自己怀里。

    “不要”

    席宝拍开了爸爸的手,然后继续扑到孙抗战的怀里大哭。

    她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了,明明知道哭成这样子很没理由、也很丢脸,但她这会完全像是本能一样,在跟这个陌生人抱委屈。

    明明根本都没见过这个人,为什么见到他就觉得心里好难过呢

    她在这自顾自地哭着,被她拒绝怀抱的亲爸席泰平,则是僵着手臂,一边感叹自家闺女果然很像牛,打人痛得要死,一边又在难过,闺女人生中讲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对亲爸的抱抱说“不要”。

    “这孩子以前都很乖的啊,怎么会哭成这样子”齐月有点慌,她去抱席宝也抱不到,只好左右看看,才勉强找到躲在一个三角立架后面的小蜜蜂。

    齐月对小蜜蜂挥挥手,招呼它到厨房里去。

    “守护灵大人啊,我们家喜宝这是怎么了啊”因为境灵之前在席家人面前现身过,又跟人说过话,所以齐月才会想到要问它。

    可境灵也是懵的啊,“我也不知道啊,我问宝老大是怎么了,她都不理我了。只是,我能感应到,她现在就是觉得很委屈。”

    “虽然我不理解,她有什么好委屈的。”

    境灵是真的不理解,席宝从生下来开始,就被老天爷当珍宝似的护着,她这种人生到底有什么好委屈的嘛而且还是在那个陌生人面前委屈。

    席家屋外,蔚蓝的天空渐渐汇起一层乌云,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仿佛是上天都在跟席宝一起哭泣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