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已经被家里人带到这个方向,席宝再拗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算了, 他们开心就好。”席宝很佛地这样对境灵说, 在境灵的无语中, 放空大脑一会后, 又突然提,“既然票不好搞,那咱就搞钱吧。”

    她似乎忘了, 在昨晚的分析中, 判断出席家其实不缺钱,只是单纯工业券不够而已。

    境灵在心里沉重地“唉”了一声, 然后强行振奋起来,像个随时能当冲锋兵的热血青年一样, “宝老大,你说,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绝无二话, 立刻安排!”

    再怎么样, 它也要做席宝最贴心的狗腿子。

    “唔, 要想赚钱的话, 最便利的方式其实还是倒卖吧?”席宝托着腮,圆滚滚的小脸上,即使沉重的表情也是可爱的, “可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平行世界的详细情况,不知道倒卖的后果会多严重, 最好还是不要涉及了。”

    “对对对,我们要坚决拥护国家的所有政策,上面做出什么规定,出发点基本上都是好的。我们服从就是,贸然触碰违法的事情,这可不好,万一真被抓了,说不定会被送去劳动改造的。”

    这会的劳动改造可磨人了,就是送你去做修路、修桥等很苦很累的活,还不给多少吃的。家里多了个影响成分的劳改犯不说,还要费心费力去供劳改的成员吃喝,家庭压力会很大。

    “我也就是说说,”席宝憋了口气,在口腔里鼓起来,把自己本就很圆的脸,给撑成了小皮球一样,“走正规渠道,我太爷爷、太奶奶、爷爷、三伯母的工资都是死的,这个我动不了。能做手脚的,就是公社年底的分红了。”

    农村户口跟城里户口区别很大。

    城里人是按人头数,发各种票证,然后拿着供应本、票证跟钱,去粮店或者供销社就能买到东西,工资是定死的,他们能省就钱多,省不下来就没钱。

    乡下人是跟着集体公社走,在六三年之前,都是按需分配——也就是类似城里算人头的方式,计算各户的人口、男女比例、儿童数量等,有规律地分配粮食,另外,公社一年中整体赚了多少钱,就除以总公分数,得到公分的价值,然后各户总共有多少公分,就能对应分到多少钱。

    现在还是六二年,这个世界好像也还在实行按需分配的制度。

    至于六三年会不会跟席宝的原世界一样,进入小公社时期,然后全部按劳分配……就只能等到那年才知道了。

    “我们西岐村除去不能赚公分的公职人员跟幼儿,总人口也有差不多九百多吧,”席宝摆弄着手指头,乱七八糟地计算着,“那全年的总公分数量肯定也很多,今年我们家有五个孕妇,公分一下子少了一小半,想靠公社分钱暴富……”

    “暴富肯定不行,但是让席家多分到几百块钱,应该还是能做到的。”境灵补充道,几百块就不是小数目了,“席家今年的公分数量就摆在这,没法再多了,不然你们村子全年收益可能都要破十万了,那很容易引起上面注意的。”

    这年头,十万块可不得了,一个公社一年能赚这么多钱,搞不好会被质疑是不是涉及走“资”了。

    本来西岐村就搞了很多农副业,像是养羊、养鸡、养鸭、搞蜂蜜、种植果园、种植中草药等等,这个副业的收入,总是比主要的种植收入高,真要找西岐村麻烦的话,这个就是一个致命攻击点。

    而且,他们能帮西岐村创收的方式,基本上也是从副业入手,这更危险。

    “哎呀,麻烦死了!”席宝烦恼地戳了戳自己脸蛋上肥厚的肉肉,“真希望改革开放快点来啊!”

    “现在就开放会出事的,”境灵很清醒,很多想要投机倒把的人,还没有被国家震慑到,贸然搞开放,几乎是百分百会出事。

    “那也希望管理松一点啊,”席宝觉得自己灰常忧郁,“空间里那么多好东西,除了偷偷给家里人吃,都完全没法拿出来创造价值,我就很委屈,敲委屈!”

    境灵猝不及防被席宝卖了个萌,小蜜蜂化身的翅膀都抖了抖,“其实乡下公社分钱,一年一个成年人能分到一百块,都很优秀了,说明他们公社能赚钱。”

    因为对农民的超多限制,使得公社在上交低价公粮后,真的很难再有别的方式多赚钱,像西岐公社这种有很多副业的,毕竟是极少数。

    “这样吧,有个法子,我感觉倒是挺安全的,上面应该非常乐意西岐村用这个法子来多赚钱。”境灵眼珠子一转,就给自家老大出主意。

    “嗯?你快说快说!”

    “你还记得不,席家现在吃的肉全是从山上弄来的野物,或者是水里的鱼。因为供销社卖肉的那边,已经很难供得上好肉了,你们家人比较讲究,不肯买那些,把肉票都让给人或者换成别的票了呢。”

    “嗯嗯,是这样的”,席宝点头,家里能一直有新鲜蛋、肉吃,还是她跟境灵的功劳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供销社最能体现国家整体状况了,宝老大,你想啊,供销社总是供不上新鲜的好肉,这说明什么?”境灵引导席宝自己思考,按照它对人性的琢磨,作为狗腿子,并不是简单地帮老大做好一切就好了,还要想方设法让老大觉得她很聪明。

    这,就意味着,凡是有什么事需要好思路,狗腿子即使想到了,也最好是引导老大亲口说出来,而不是狗腿子自己啪啪啪就把方案给呈上去了。

    这就跟古代宦官给皇帝拍马屁一样,要拍之有道。

    “咳,”席宝小脸蛋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我知道了,因为国家没有足够的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境灵恨不得为席宝放挂鞭炮来哄她开心,“既然国家缺肉……”

    “我们想办法让西岐公社的人弄到很多肉,然后卖给供销社,供销社肯定很乐意买肉,这样一来,我们公社赚到的钱就多了。”

    “对的对的,宝老大你真聪明!”

    “嘿嘿~”席宝骄傲地叉腰,“那可不,我可是席宝呐。”

    她跟境灵沟通完,打算等到了晚上,再具体安排怎么送肉的问题。

    而这会子,席家要去上班的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了,只留了席小妙在这里帮忙洗个碗。席念萍则是终于出月子了,暂且留在家看家带孩子,另外还要照顾着四个坐月子的儿媳、还要管家里九个小婴儿。

    九个!

    但席家今年生的孩子都很省事,只有饿了尿了粑粑了才会闹,给他处理好就安分了,不算很难带。

    “二嫂,我今天回去一趟,跟我婆婆说说,看我哪天带着东西回家来,就住一段时间,一直到几个小媳妇出月子吧,不然你一个人管这么多事,也太累了。”

    席念萍也不跟席小妙客套,“那可好,一个人带这么多孩子确实有点累,你家婆婆能让你来帮忙一个月就最好,要是你婆婆不乐意,你也别勉强啊,毕竟你已经是孙家人了。”

    “诶,没事的,我家最小的援朝都有十一岁了,最大的抗战又在咱们村当知青,中间两个不是上高中就是上初中,寄宿在学校里呢,不需要我照顾,我婆婆给援朝做饭洗衣服就行,家里没多少事,她不会介意我回来住的。”

    “成,那你今天回去,再带点吃的去孙家吧,算是我们提前谢谢你了。”

    席小妙皱了下眉,“二嫂,怎地这么跟我客气?”

    “不是跟你客气,这是做人该有的礼数,你毕竟嫁到了孙家,你自己不在意这些,我们也要做足了礼,给你撑脸面。”

    席念萍笑着,“说句不好听的,若当年你跟席家断的一干二净,你农村户口改不掉,生的四个孩子全是随你的户口,纵然你男人、你婆婆公公那边都有钱跟票,也养不起五个农村户口,时间长了,他们还会对你这么好?说白了,我们席家不管什么年头,都要给你、给小珍家送去足够的口粮,让你们在婆家不算负担,这才能能抬得起头来。”

    席小妙沉默了,一提到这件事,她心里总是愧疚的。

    “跟我来,之前几个儿媳妇挺着大肚子总想干活,就让她们做了好些桃子干,还有些豆粉、芝麻粉,这些混着主食吃,味道好又饱肚子,你多带点回去。就不给小珍带一样的了,毕竟是因为你要来帮我家干活,连带着还送小珍家一份,性质就不一样了。”

    席小妙虽然在孙家不需要干很多活,但她身体好,力气也大,这次带这么多东西,再加上席国方送的那些麦乳精、布什么的,用竹筐背起来轻轻松松。

    “这竹筐我就背走了,刚好下次过来,我能用来装我的行李。”

    “随你怎么弄,咱家也不差这个竹筐,你带回孙家装东西都行。”席念萍自小就在席家长大,以前跟席小妙是姐妹关系,后来她要嫁给席国振,才成了席小妙的二嫂。所以,她们之间关系很近,讲话很随意,不像一些姑嫂处不好关系。

    等送席小妙离开,席宝才拉着五三凑到席念萍的身边,“奶奶,我跟哥哥也能给奶奶帮忙!”

    “好好好,”席念萍慈爱地摸摸两个孩子的头,她的凶劲都是用来对付关系不好的人家,以及震慑不听话的儿子的,对孙子孙女却一向很纵容,“我们五三跟喜宝都是好孩子,你们去院子里喂鸡鸭鹅好不好?”

    原先后院里还有羊,自从去年十二月,羊生了小羊羔,一直到今年七月,那两只母羊都还在给五三、席宝供应羊奶,七月份的时候,连在七月开始坐月子的席念萍,都喝了大半个月的煮羊奶。

    只是到了八月,羊开始没奶了,席洪波就把大羊小羊一并送到了三队的羊圈,算是全公社的财产。

    前院养的鸡鸭鹅,还是席宝过百天的时候,隔壁张家送的那六只半大鸡,小包村的王武劳送的一对鸭跟一对鹅。

    因为席家没有想着扩大养殖,所以鸡鸭鹅生的蛋,不是跟人换别的东西,就是家里给吃了。

    席家人现在天天有肉吃,饭量大的席宝又只吃鸡蛋,别的蛋多了消耗不掉,所以境灵只是让母鸭子每天下两三个鸭蛋,母鹅每天下两个鹅蛋,另外六只被养大的母鸡就厉害了,它们六只鸡加起来,一天要下三十个鸡蛋,当天就能被吃完。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些鸡蛋全做成炖蛋,五三只分一小碗,然后剩下的全是席宝的,这不过是席宝午餐的一部分而已,她现在还吃肉呢,尤其爱啃肥美的鱼肉。

    “对了,我妈她们坐月子得吃东西下奶,”给鸡鸭鹅喂过食之后,席宝突然又想到这件事,“五三哥,咱俩拿个大竹筐,去河里捞鱼吧!”

    五三急忙摇头,“不要,我妈跟我说了,不许我带你出去,尤其不许靠近水边。”

    “哼,你听你妈的还是听你妹妹的?”席宝仗着自己运道好,又有境灵随时护着,才不怕带着五三一起去河边呢。

    没有金手指的人才要被这些条条框框限制,他们掉到水里是真的有生命危险,可席宝确定她带着五三,是不会遇到危险的。

    “我……我听妹妹的。”五三瞬间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