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家是距离北山最近的一户,但离北山也有一段距离。席宝先是小跑着, 然后想到自己还要等五三一起, 这才放慢速度, 改成用走的。

    “妹妹你不累吗?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喊人来吧。”五三看着席宝, 看她这么小小的一个人,却一手拿着她那么大的包裹,一手拖着比她还大的满满的竹筐, 就觉得特别忧心。

    席宝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上辈子力气也大,但没有大到这么不科学的地步, 现在的她拿着这些东西,就跟拿个果子一样简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事的, 我力气很大,家里都知道的嘛。”席宝摇摇头, 继续往前走, 但把手中的包裹让给五三了——这些燕窝虽然看着多但实际没有多重, 五三拿着也行, “我们赶紧回家吧, 待会奶奶看到我们不在家附近玩, 得要担心了。”

    他们俩出门有一个小时多了吧,奶奶席念萍再怎么忙,也差不多会喊一声他们, 确定他们的状态了。

    果然,等他们俩走到席家门口时, 就听见席念萍在喊他们。

    喊声都到前头院子里了,估计是席念萍刚开始在屋里头喊,没人应,就有点担心,一边喊一边要出来找。

    “奶,我们在外头耍!”席宝回了一句。

    五三也跟着喊了声,“就在咱家门前头。”

    “你们出去干啥呢,这会子太阳大着呢,小心中暑,快快快,到家来,”席念萍听见两孩子声音,就放心了,但她不想孩子们大热天的在外头玩,九月的气温还很高,孩子们受不住,要是中暑了可不好。

    席念萍一边招呼席宝他们回家,一边快步走向院子门,看到扣上的门阀果然被拿下来了,她把门拉开来,正要说两孩子几句,叫他们以后不许自己往外跑,就闻到一股子特别重的鱼腥味。

    她定神一看,哟呵,五三不知道是抱着个什么包裹,似乎是用柔软的蚕丝布包着的,而席宝就厉害了,她拖着家里那个大竹筐,明显可以看到里面的内容,看出那是满满的肥鱼跟野鸡。

    “你可真牛!”席念萍瞪了席宝一眼。

    这事儿很明显,肯定是席宝带着五三出去,然后搞到这些东西的。席念萍说席宝“真牛”,也不是夸她,而是因为席宝属牛的,她爸也经常嘲她是小牛崽子,所以席念萍说她牛,就跟人家说孩子太“熊”是一个意思。

    席宝嘿嘿笑着,对哥哥使了个眼色,让他先进去,然后自己拖着大竹筐,拖进了自家院子里。

    席念萍叹了口气,只能侧身让了一下,让席宝跟那个大竹筐能顺利进门。

    等席宝走到里头,席念萍把院子门又关上之后,她看了眼那个竹筐,嘴角就抽动了一下。

    “得亏你还把东西拖回家了,也不瞧瞧这竹筐被你磨成什么样了。”席念萍帮忙把竹筐扶正,进屋拿了把剪刀跟一段布绳子,咔嚓咔嚓地,把八只野母鸡的翅膀上的羽毛给剪了大半,然后就把鸡脚一绑,随手扔到院子里的空处。

    席宝看着奶奶开始处理他们的猎物,这才嬉笑着去查看竹筐。

    “嗨呀,筐底被我磨破啦!”

    只见竹筐一侧的筐底,已经烂了大半,最底下靠这边的鱼,也被磨得很惨,奄奄一息。

    席念萍听席宝这毫无自责心的语气,就又好气又好笑,“你也知道是被你磨破的!”

    “行了,你赶紧带着你哥,去后院里洗洗。”后院里有口井,平时是盖着井口的,但是旁边还有个小缸,之前是席家为了方便境灵偷偷投放泥鳅,然后特意摆在那的,但是,后来席家人天天吃泥鳅汤,吃的看到泥鳅就犯恶心,境灵只好停止这种行为,那个洗脚盆大的小陶缸,就日常被打满水,方便家里人随时去洗手洗脸啥的。

    五三对奶奶的说法有点不乐意,为什么是妹妹带着他,而不是他带着妹妹啊。

    但没等他抗议,席宝就拉上了他的手,蹦跶着进了屋,要绕去后院了。五三很快忘记了这种不乐意,欢欢喜喜地跟着妹妹,蹲在那个小陶缸边上,拿葫芦瓢舀水,先给妹妹洗了,然后妹妹舀水,他接着洗。

    在这热天里,即使有境灵随时给他们弄掉身上的脏污,他们也会觉得热,这会子用后院里略低于气温的水洗洗手跟脸,让他们觉得非常惬意。

    “真凉快。”五三都想灌一口这个水了,但是他还算理智,知道自己吃生水就要拉肚子,就只是顺便漱了口,还叮嘱席宝别喝这个生水。

    席宝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即使她的身体抗造,她也不会想喝这种生水的。

    “走,我们去问问奶奶,还有什么能帮忙的吧!”

    席宝又拉着五三出去了。

    她本来是想,趁着小姑奶奶今天离开,在白天让境灵放一堆肉出来,好叫村里人捉住,用来换钱。

    但经过讨论后,还是觉得这个时间不好。一是现在天还热,她放出来的又是活物,境灵只会控制一下它们的活动范围与攻击性,最后还是需要村民们自己去抓。这么热的天,村民们要是为了抓野猪啥的,中暑了好些人,那也不好;二是现在大家都分散在各个农田里,她总不能让野猪直接拱到农田里吧。

    所以,她要等到傍晚下工,大家集中回家的时候,再让境灵把野猪群赶到大家很容易注意到的地方,并且尽量把野猪的活力控制到最低,方便村民抓捕。

    至于放大鱼,就先等大家把野猪给处理了,不然一次性搞这么多事,大家也忙不过来。

    心里还想着这个事,也不影响席宝要单独给自家弄额外的福利。

    她跟五三一起回到前院里,就看见奶奶又拿了个大盆出去,开始杀鱼了。

    因为特意弄得大鱼,竹筐里总共也就三十多条鲫鱼。

    而鲫鱼很好活,奶奶把一半鱼放到前院里的大水缸里暂时养着——这个大水缸是特意放在前面积雨雪的,冬天下雪前可以事先弄干净,然后取用里面的雪来腌咸菜,口感会更好,另外还能在大旱的时候,尽量收集雨水来用。

    另一半鱼没处放了,就得全宰杀了。

    奶奶特意把底下那一半的杀了,因为这些鱼一路受颠簸最厉害,活力没有上面的那些好。尤其是竹筐底部的那几条鱼,身子都磨烂了。

    席宝看着某些鱼的惨状,吐了吐舌头。

    她忘了竹筐也是会磨坏的,去的时候还好,那是空竹筐,一路拖动,只是把竹筐磨破了一点皮,但回来的时候,里面装了那么多鱼,重量大,跟路上的石子、石块什么的接触,慢慢就磨断了一些竹条,最后一直被拖动的那一面,就变破烂了。

    “奶,这个筐子是不是不能用了呀?”

    鱼反正是要被吃了的,磨了就磨了吧,但这竹筐可是家里经常用的,席宝主要是担心这个。

    “西山附近有竹林,让你几个伯伯去砍些竹子回来,重新做几个竹筐就是了,这玩意又不值当什么,等新的做好了,破的这个就劈了当柴烧。”

    “哦,那就没事。”席宝笑着凑到席念萍边上,“奶,要不要我跟哥哥来给你帮忙呀?”

    “去去去,”席念萍被哄笑了,她一手还掐着鱼,一手拿着处理鱼用的剪刀呢,只能用身体挡住,不让席宝碰到这些,她用半边身子,把席宝推开了点,“你跟你哥,去看看你妈她们,要是她们想上厕所或者要吃喝什么的,或者你们的弟弟哭了,就来喊我。”

    孕妇刚顺产,头几天是没有什么力气的,喊人都没多大声,席家屋子占地这么大,几个媳妇在屋里叫人,前院还真不一定听得见。

    “好~”席宝这就又拉着五三进屋里了。

    席念萍回头对他们又嘱咐一句,“你们进出门、走路都轻一些,她们不能吹风!”

    “好,我们知道啦!”席宝大声回着,然后又想起来,哒哒哒跑到前院提醒了一句,“五三哥哥抱回来的那些是燕窝,是天上的鸟丢下来的,我们就捡回家啦,可以做燕窝粥给伯母还有妈妈。”

    席念萍:……

    鬼才信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鸟丢的这东西呢,肯定又是那只小蜜蜂送的,只是借用了人家路过的鸟的名头罢了。

    “行了,知道了……上次弄出来的那些都还没用完呢……”境灵时不时就往席家楼上放东西,什么燕窝、阿胶、桂圆肉啦,席家就没断过,补得人人红光满面。

    这次想着是一下子多了四个人坐月子,席宝才特意又弄了一批燕窝来。燕窝性平和,不容易补过头,加上她存货超多,才会多拿些出来的。而且,这里还有别的名堂呢。

    “奶,我看裹着燕窝的布也好柔软啊,回头能给弟弟们做小衣服。”

    那个包裹虽然大,但一层布也只能给一个孩子做个小衣服,席宝这么提示,席念萍就意识到,这包裹可能包装了好多层——难怪她第一眼都没看出来里面是燕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境灵每次给的燕窝,形状都是一致的,要是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蚕丝布,她肯定会猜到里面是什么。这裹了好多层,燕窝的形状都看不到了,席念萍才没往燕窝上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行行行,奶奶知道了。”她知道这个布特别适合给娇嫩的婴儿用,因为她七月里生了小闺女后,楼上就多了一些这个布。

    要不是席宝空间里刚开始养蚕不久,布的产量不高,她上次就会一口气送足好些用蚕丝制成的布匹了。

    “宝老大,空间里第二批蚕也开始产卵了,放心吧,布的产量很快就能提上来!”境灵抓紧机会表现自己。

    这养蚕抽丝织布的主意,还是境灵想的呢,它本来是希望席宝能穿到最柔软的布,没想到先给席家别的婴儿用上了。

    “没事,你别急,大人们还有我跟五三哥,基本上每天都要出门的,穿那么好的布,被人家问来源就不好了。这些只供家里几个孩子穿,我皮糙肉厚,就算穿夏布都行。”席宝也不是一门心思只想享受,家里人出去都故意穿带补丁的旧衣服,她被这种态度影响,知道该藏着些。

    只是,她说她穿“夏布”都行,也是个夸张说法。村里人家条件还可以的,根本不会让孩子穿夏布,甚至大人们贴身衣服都不会用夏布。因为夏布是用麻做的,虽然稀疏透气,但布质还是偏粗糙,贴身穿着不舒服。席宝的衣服是纯棉布的,被家里人刻意搓洗很多遍,也很柔软贴身。

    境灵点头应是,心里却在想法子解决这个事,毕竟它是个要让老大过上小仙女生活的高端狗腿子。

    “对了,我奶刚生的……我小姑……”席宝对于要喊那个婴儿“小姑”,还是有点适应不良,“小姑放谁屋里了?”

    “你奶把你小姑的摇床挪到你家房里了,因为就你妈这次只生了一个,一起摆两个摇床不挤。”

    为了方便照顾,席念萍把自己孩子跟席宝的弟弟放一个屋里,也省了她来回跑更多地方照看。

    “成,我们先去我妈那边瞧瞧。”

    这次一口气添了许多小孩子,家里人高兴之余,也是有点忧心的。

    除了席宝她妈包红英、她奶席念萍都只生了一个,母乳是够够的,另外大伯母跟二伯母是生了双胞胎,勉强也顾得过来,但三伯母一口气生了三,可能就很费劲了。

    席宝不去看她三伯母,而是先看她妈,主要是……

    仿佛在这几个人里面,她妈脑子最不好使,全家人唯独不放心包红英独自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