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席宝的爸爸, 席泰平这些日子以来,过的是相当劳苦。

    白天要跟着大部队,一起去农田里忙活, 下工回来, 仓促吃过饭,又得去他那个小小的种植基地忙活。

    今儿, 他终于算是稍微能喘口气, 晚上只去基地检查一下, 补充一下基质土的水分,就能回家休息了。

    但是, 他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从他中午冷不丁打了那个喷嚏开始, 就一直盘桓在他心头。

    “阿嚏!”他想在基地里磨蹭一会再回家, 没想到刚准备这么做, 就又打了个喷嚏, 还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喜宝说的那啥神神鬼鬼的……不会真的有吧?”席泰平摸摸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犹疑着看来看去,觉得即使有煤油灯加手电筒, 夜里的种植基地,还是阴恻恻的。

    信奉科学的席泰平,身上汗毛都炸了起来。

    “算了算了, 我还是赶紧回家吧。”

    到底是没继续在基地里磨蹭,席泰平收拾一下, 把这个门锁好,急忙快步赶回去。

    “爸爸,你回来了呀~”

    席宝就搬了个小板凳,笑眯眯地等在堂屋门口。

    席泰平:……

    看样子,所谓的不祥预感,就是来自这小闺女的折腾了。

    “唉,臭牛崽子,你又要干嘛?”

    席宝这次没纠结又被喊牛崽子的事,而是用“咱们父女俩可真要好”的态度,亲亲热热地凑上去,抱住了爸爸的大腿,“爸爸,我又要跟你说悄悄话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知道你对我亲热就没什么好事……”

    席泰平吐槽了一句,但对于闺女的亲热跟信任,还是相当受用,他的嘴角都快勾到耳朵下了。

    太奶奶齐月瞧见了,偷偷儿翻了个白眼,“切,说什么悄悄话,谁不知道是小喜宝又想指使你做什么啊。”

    大家对于席宝跟她爸爸建成的联盟,都是心里有数。

    但说实话,齐月心里还是会有一点酸溜溜的。

    毕竟,以前席宝有什么事,都会直接找家里资格最老的两位。

    “说吧,啥事?”席泰平把席宝带到自己屋里,一边给小儿子换尿布,一边问席宝。

    席宝搓了搓手,“嘿嘿……”

    “你别做那种怪相,跟个小老头似的!”席泰平眼角抽了一下,“有什么事你快点说啊,待会你妈就要进来洗澡了。”

    席宝撇了撇嘴,“就是问问人手的事情。”

    “人手?”席泰平放下手中的活,“你要人手干嘛?”

    “没有要干嘛,就是先问问,以后做什么心里就有数了啊。”

    席宝爬到爸妈的床上,坐在床沿,晃动着小粗腿,“我今天跟五三哥哥一起,给你们送过午饭之后,又去知青点找孙伯伯了,我就突然想起来,孙伯伯是大学毕业生吧?”

    听到席宝又提起她当初相当黏糊的孙抗战,席泰平竖起了雷达,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实际上打起了全部精神,“是啊,他就在他爸当教授的那个大学毕业的,是咱们省最好的大学。你问这个干嘛?”

    “孙伯伯是小姑奶奶的儿子,四舍五入一下,那也是咱席家的一家人。我就是想……要是哪天我们把活做大了,孙伯伯可以帮上什么忙呗。”

    “哈?”席泰平听到不是让孙抗战回席家吃喝,就把雷达放下了,但又不懂席宝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席宝把两胳膊撑在大腿上,托着腮,“爸爸你想啊,咱们认识那么多人,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就比如说,咱家没买到自行车,大伯可以手工给我们做了个三轮车;咱们要感谢三伯母那个帮忙扣留好布的朋友,三伯就能按照家里的配方,制出效果超群的驱蚊膏跟止痒药。”

    “这跟孙抗战有什么关系?”席泰平连表哥都不喊了。

    席宝总觉得爸爸是故意要把孙抗战排斥在外,这个隐形女儿控的设定真是太让她无语了。

    要是她以后找男朋友可怎么办啊,她对象真的能活着进出席家的门吗?

    不小心把事情想远了一点,席宝摇摇头,让自己回过神来,“我是想问问,孙伯伯大学是学的什么专业,他一个大学生纯粹来乡下种地,实在太浪费他学到了那些知识了,不如我们想想办法,让他能够继续发光发热啊。”

    席泰平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他那专业,在咱们乡下是真的一点用都没有,你就歇了这个心,让他安安稳稳当知青好不好?孙家也有自己的关系网,等时局稳定了,他铁定是第一批回城的知青。”

    “哎呀,说不定我会有不一样的思路呢,爸爸你就别遮遮掩掩的了,你快告诉我吧,孙伯伯是学什么的啊?”

    “我怎么就遮遮掩掩了,”席泰平哼了一声,“告诉你就告诉你,反正他那些知识,在咱们村里是真的没用,你没见他自己都只是看看书,并没有动手做种地以外的事情么?”

    席宝直勾勾地盯着爸爸,“所以呢,到底是啥?”

    “……”席泰平低低地切了一句,“本科学的是机械制造,还辅修了物理学、数学。他不是单纯的大学生,而是研究生,不然怎么可能毕业后直接留校拿到教师资格?不过,因为他们学校岗位分配的原因,他教的反而是工业机械常识、以及设备维修的专项课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么多……”席宝瞪大着双眼,直直看着床头,“这也是个学霸啊。”

    她大学里还想过辅修一门外语,方便装逼用,但只学了一学期就受不了了。

    孙抗战能辅修两门,可真够牛的。

    “不过,我上辈子的外公这么聪明,我这辈子的爸爸伯伯都这么聪明,为什么我还是没觉得自己的智商得到了提升呢?”

    境灵弱弱地回答:“可能是因为傻人有傻福? ”

    聪明人才不想要金手指,他们靠脑子就好;只有笨蛋获得金手指,才能显得金手指特别有用吧?

    席宝呆滞了一下,暗自内伤。

    但她已经习惯了,所以只是内伤一下下,就完全恢复过来,“没事,管他们多聪明,也没我这个穿越的见识广。”

    她可以给这些聪明人提供灵感,让他们的聪明有用武之地。

    “孙伯伯学的这些明明就很有用啊,”席宝从床上蹦下来,跟个老夫子一样,把双手靠在背后,昂着头颈来回踱步,“机械制造,可以制作出很多有用的农用机械;他教过设备维修,那我们村里集资买的机器,都可以让他来帮忙做保养;至于物理跟数学,他应该很会计算吧,还能懂磁电反应一类的东西……”

    “你居然还知道磁电反应?”席泰平知道席宝生来就聪慧记事,还有常人难以想象的金手指,但并不知道她其实是重生穿越而来了,所以会纳闷她怎么懂得这些。

    席宝也不故意撒谎什么的,就只是忽悠,“反正我就是知道!”

    “行行行,你什么都知道。”席泰平无奈,跟女人说道理说不通,跟闺女就更说不通了,只能提前认输。

    “等大家什么时候有空闲了,可以去找孙伯伯问问,能不能给村里搞个发电机啥的。”

    没有电的生活,还是有些不方便。

    “如果我们村子能发电供电的话,那晚上就不需要用煤油灯了,爸爸的基地也可以用灯光照明,方便一些需要光合作用的植物生长。”

    席泰平像看个傻子一样看着席宝,“我们村子,明年就要开始通电了,你觉得是你孙伯伯自己研究发电机快,还是明年上面安排我们村通电更快?”

    席宝:“啊?”

    像是通电这种事,太爷爷知道了也不会到处说,所以席宝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而且,六零年的乡村应该是很难获得通电资格的,不知道西岐村怎么就能拿下这个资格了。

    席宝摸摸鼻子,“也没人跟我说啊,我以为只给城里用电,不给咱村里用呢。”

    “不是不给我们用,是发电量不够用,城市人们需要用电的多些,我们乡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基本上不太需要用电,所以才没给通。”

    “而且,通电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不管是电线柱子、还是电线本身,都需要成本。”

    现在国内的发展太艰难了,大家肚子都没能搞饱,哪里敢放开来搞建设。

    “那怎么明年就给我们村通电了呢?”席宝纳闷。

    席泰平摸摸席宝的头,“我们整体位置虽然偏,但路修得好,通到镇上的路你骑车玩时也看到了,比一些城里的路都好。”

    “有那条大路在,我们跟红茵镇距离还这么近,通电成本会低一些。而且,我们之前交粮的表现很好,还提供了两种高产的玉米种子,上面有给我们记着功劳呢,先给我们村通电,也算是一种帮扶吧。”

    席宝懵懵懂懂地点头,她对这些事情不太搞得懂,但既然爸爸这么说了,那她就这么听着吧。

    沉默了一会。

    席宝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不对呀,既然我们村子能通电了,我们岂不是更方便做很多事?孙伯伯不用先研究什么发电机了——老实说这个是有点难为人,但可以拜托孙伯伯,帮我们开发一些方便做农活的机器嘛,我们生活中反正很少用电,通电了也别浪费,给用到生产中去啊。”

    席泰平好笑地摇摇头,“你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我都跟不上你这个小家伙的脑子了。”

    “嘿嘿,那爸爸你觉得我想的这些可行吗?”

    如果是以前,席宝想到了什么,跟境灵两个协商一下,就直接去施行了。现在她都会问问爸爸,免得自己因为不了解这个时代,而又犯了什么错,还连累家里人给她擦屁股。

    席泰平沉思一会,“你也看过我们公社买来的那个割稻机了,那个需要烧柴油、还需要定期换刀片,我们当时是被一个专家怂恿着,不得已集资买来这个设备。老实说,仔细算算成本,那玩意还真不如咱们靠人工来呢。”

    “如果你孙伯伯可以研发出好用的农用设备,那是好事,但我们不一定供得起、村民们也不一定愿意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村里的人们再怎么通情达理,也会有自己的眼界限制。

    他们会觉得,自己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去依赖会烧钱的机器干活?他们忙活一年都攒不到几百块,那机器运转起来,一年就要花掉百多块,特别不值得。

    “也没说非得做那种大机器嘛,”席宝郁闷地趴在弟弟的摇床边上,拉着他的小肉手晃来晃去,把他逗得咯咯笑,她的心情这才又好一点,“就弄些……”

    弄些什么呢,席宝一时想不到什么例子。

    她那个时代,基本上都是在推行农业机械化以及自动化了,那些设备,绝不是现在能开的起来的。

    “不管要弄什么,”在席宝揪着头毛想主意时,席泰平又提出了一个难坎,“现在可是限制钢铁应用的啊,总不能让你大伯跟你孙伯伯合作,用木头做机械设备吧?木头可不抗造,你那个精致的小车车,等你玩上一年,基本上就得换零件了。”

    “等等!”爸爸随意说的这句话,让席宝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大伯跟孙伯伯合作?”

    席泰平愣住,“你还真想用木头做啊?那可不行……”

    “不是,”席宝打断爸爸,“纯木头当然不行,可我迷迷糊糊记得,大伯第一次说给我做车子的时候,家里是怎么说的来着?”

    “大伯擅长木工、还会铁匠活?”

    “是会打铁啊,”席泰平回答,“但光会是没用的,因为我们弄不到足够的铁。”

    这年头,你要是弄来超过某个限值的钢铁,就会被怀疑要做什么坏事了。

    “也不一定要用到很多铁,我们可以把人力跟机械结合起来,孙伯伯根据他会的那些原理,设计好机械形态,然后大伯用木头做主体,铁只用到最需要的位置。”

    “比如说,我们设计个播种机,这个只需要能将种子均匀地播散出来就行了,甚至不用烧柴油来运作,因为我们可以直接让人或者牛来拉着机器移动;”席宝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能想到的想法,“还有方便浇水的机器、方便稻谷脱粒的机器、甚至……爸爸以后要大批量种植蘑菇的话,最好设计一个能自动翻转换层的架子,就能不用垫脚或者蹲着去摘蘑菇了。”

    席泰平:……

    “虽然你好像提了些不错的想法,但是这件事明天再找你大伯、孙伯伯商量。你能不能先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我要大批量种蘑菇?”

    “当时不是说,让我帮忙研究一下怎么人工种植,把你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品种顺利培养出来,然后给村里推广就行了吗?”

    只负责研究推广,跟还要负责管批量种植,这个劳动量可差太多了,席泰平才不想干呢。

    席宝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其实,太爷爷对我们经常去那个小基地这件事很好奇,他跟我套话了,我就跟太爷爷说,爸爸发现了好多成长期短的好蘑菇,正想办法批量种植呢。”

    “然后,太爷爷就说,等你研究出来,他算算效益,如果有得赚,就让爸爸负责这件事,带着全村一起种蘑菇。”

    席泰平:……

    这可真够坑爹的。

    但事情已经弄到了老爷子那边,席泰平这个当孙子的,也只能认了。

    他郁闷了好一会,黑心肝地想着,这可不成,家里不能就他一个人被席宝坑。

    “你找你太奶奶去,小孩子该洗洗睡了,”席泰平心生恶意,要拉别人下水,“咳咳,我突然觉得,你让你大伯跟孙伯伯合作,研发方便农用、又不依赖电力跟柴油的设备,是一个超级好的想法,我这就跟去你太爷爷提出来,等秋收忙完,你大伯跟孙伯伯就有事儿消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