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的包红英刚刚没被地动晃摔, 看到那道裂痕擦着席宝脚下划过的这一刻,却被吓得瘫倒在地,然后傻了吧唧地又爬起来, 要跳进那个深沟, 来这边找席宝。

    “喜宝、喜宝!”

    包红英要怕死了,她是看着这道深沟从席宝脚边裂开的, 那瞬间, 她心跳都要吓停了, 本就没多聪明的脑子,也做不出什么理智的判断。

    “喜宝别怕, 妈妈来了。”

    眼看着包红英要从那深沟里过来, 席泰平回过神来,把吓蒙了的包红英拉住, “你疯了, 这有两米多深, 还不知道会不会继续裂开, 你就要往下跳?”

    “别拉我!”包红英吼着,一把推开席泰平,双眼通红, “我要去喜宝那边。”

    席宝也是傻了,但看到一向不懂事的妈妈,在这一刻疯狂想来她身边保护她, 席宝还是打起精神,对妈妈大喊:“妈妈, 我没事,大伯跟大伯母在这边,你赶紧跟爸爸离这个沟远一点,我们都离这个沟远远的,然后一起往家走,我们得去看看家里怎么样了。”

    席宝这么一提醒,几个大人赶紧四下看看,发现不远处的南边矮山,直接裂成了三部分,呈现出一个人字形。从南山的裂口不断往西岐村内部延伸,出现了两道深深的鸿沟。

    而身后的西岐村,内部也被地动弄得乱七八糟,有些人家的房子还塌了,有些农田被裂开的地面分隔开,很多大树也倒了。

    大人们心慌慌的,“家里人怎么样?村里人呢?”

    两边的人隔着这条深沟对望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往回走。

    就在他们转身走了一段路后,一阵怪异的、巨大的水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席宝被大伯母抱着,是最先看到这一壮观景象的。

    “水——是水从裂开的深沟里灌进来了!”

    她想起来,大人们说过,跨过南边矮山之后,那边就有一条很宽很深的大江。

    另外南山附近本来就有好几条水流,可能地下出现裂缝后,跟那些水脉都连上了。

    看着那水冲进来的劲头,席宝忧心地想,这次地动、地裂,应该都快波及到那边小包村了,不然,普通的河水倒灌,可没现在这水的势头。

    大伯也回头看了一眼,“糟了,地裂估计都到山那边的江里了,是江水灌进来了,走,我们赶紧跑,现在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我们别留在南山这边,太危险了。”

    大人们脚下只是微微停顿一下,然后立刻变成小跑,速度越来越快,一路往席家那个方向跑。

    倒灌进来的水,却因为裂缝乱七八糟的,加上灌进来的力道越来越不足,渐渐被这群奔跑着的人甩在身后,最后涌到裂缝的尽头,再也无法前进了。

    过了那条深沟的尽头,席宝、大伯、大伯母,也终于能跟席宝的爸妈汇合到一处,速度放慢了一些,继续往家跑。

    但他们快到家时,却没办法前进了。

    因为又是一条深沟,在席家门前大约两百米的地方,隔断了他们回家的路。

    席家其他人都抱着家里所有的孩子,正在家门前张望。

    看到席宝他们往回跑,才终于放心。

    “我们发觉地动了,赶紧把孩子们抱出来,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上山路,在这等的心慌死了。”老太太齐月本来跟老爷子在荒地里忙活,感觉到地动,就立刻从荒地里跑回家来,帮着家里人把孩子们都抱出来了。

    她眼角都还有泪光,可见刚刚是真的好担心这些人出事。

    席宝在大伯母怀里,听到大伯母回答:“我们本来快上山了,席宝跑过来,闹着要一起去,我们就被耽搁了,没想到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从南山开始裂了两条大深沟。”

    “幸好席宝跟去了。”齐月抹抹眼睛,擦掉眼角的湿润,“席宝可真是我们家的福气。”

    席宝突然被夸,尴尬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席家人。

    这次地裂,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她。而且,她以后会不会继续有福气,还真不好说。

    “也不知道西岐村有没有人受伤……”

    如果有人因此受伤甚至死亡,席宝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次境灵顿了一下,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来安慰席宝,“宝老大,我刚刚去西岐村到处看了,没什么事,就是损失了些财物。而且,这次地裂不能怪你。”

    “嗯?”因为刚刚境灵出现时,已经“地震”了,它就没来得及跟席宝解释,所以,席宝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以为是她被老天爷报复了。

    “你知道的,之前西岐村地底下被镇压着邪恶的力量。先前你睡着时,我到地下准备看看能不能做地下通道,却发现,原来那恶力太厉害了,厉害到都已经形成了实体,就盘踞在这地底下。上次你把它灭了,它曾经盘踞着的地下空间,就成为了很多、很大又很长的空洞。”

    境灵有条有理地解说着。

    “这个地下空洞可不是人为建造的,构成不够稳定,本来就很危险。我推测了一下,上辈子的西岐村之所以发生大地震,然后地裂成那样子,也应该是地底下的恶力翻身上来,导致了那种后果。”

    “你上次把恶力吞噬了之后,地下的空洞没有解决,以后若是遇到什么小小的地震,都有可能引发大灾难。你提前踩塌了,让地洞要么被裂开的鸿沟带着露出面貌来,要么被塌陷的土地填充,反而避免了以后发生危险。”

    西岐村不是地震带,若是地下没有了这些空洞,以后基本上就不会再发生大的危险了。

    “那人呢?村里的人怎么样?”席宝赶紧问。

    境灵也立刻回答:“人都没事,地震时那些裂开的鸿沟,都避开了有人在的地方,你算是最靠近裂口的一个人了。”

    人没事……

    席宝安了心。

    但她现在安心又有点太早了。

    江水从南边矮山后面,循着西岐村裂开的这些或深或浅的地沟,无情地灌了进来。

    因为南方的气温没那么低,江水一路灌过来,那速度不算慢,全程都没有结冰。

    很快,把席家屋前一群人跟席宝他们隔开的那条鸿沟,就被江水灌满,变成了宽度超过两米的河流。

    “这……这可怎么办啊?”就连席家最聪明的席泰平,在这一刻也无措了。他主要是没法冷静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天灾”,实在可怕。

    他迷茫的话音刚落,西岐村再次发生地动。

    “怎么回事?境灵?!”席宝一边抱紧大伯母,一边喊境灵。

    境灵赶紧回道:“地下的大部分空洞都露出来了,但是最大的两个空洞,分别在席家、齐家主脉祖宅的地底下。现在情况有点奇怪,那旁边的土被挤着去填两个大空洞,然后远处没人没房子的地塌了,形成两个超大的裸露洞眼。”

    “要是跟这些沟壑连上,那里就要成为大湖泊了。”

    “啊……已经连上了。”境灵愣愣地补上一句。

    “西南方向、东北方向,各出现了一个大湖泊。”

    简直像是两仪眼一样。

    这一次的地动,就是因为地下要挪那两个空洞所造成的。

    虽然这次又地动,但席宝却没有之前那么慌张了。最大的地动在席家、齐家的祖宅底下——也就是在他们脚下,地动特意避开了,帮忙把两个洞挪走,至少说明,老天爷并没有害她、以及她家人的意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且,这么大的动静,西岐村没有一个人受伤,也证明老天爷有在护着。

    地动持续了五分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结束之后,大家都觉得自己头还晕着。

    而不受影响的席宝,因为知道村里没有伤亡,才敢放开精神力,把西岐村现在的景象扫视一遍。

    “糟了,这大冬天的,好多人家的房子塌了。”虽然没人伤亡,但财物的损失不可避免。

    席宝揪心地看着村里人迷茫的样子,“大冷天的,没了房子这叫什么事啊。”

    “宝老大,”不同于席宝,境灵它注意到了另一件事,“你有没有觉得,西岐村好像至少扩大了两倍?”

    “啊?”席宝愣了一下,然后再仔细观察,发现好像确实是这样,“因为村里裂开了好多沟……不对啊,就算是裂开了那么多沟,村里也不该被扩大这么多啊。”

    境灵继续探查着地上地下的所有情况,然后给出答案,“北山、西山那边的整个山脉,都往外挪了好一段距离,你看你爸爸在北山旁边的那个种植基地,那个房子本来跟山体相隔不到两百米,现在足足有一千米了。”

    “另外,山好像矮了一点点,把地下裂开的沟填上了一部分。”

    席宝去探查了一下被江水灌满的每一条裂开的深沟,发现确实跟境灵说的一样,现在村里的沟,基本上没有深度超过两米的了。

    但唯独靠近南边原来矮山位置的两条沟,深度足足有三米多,那里要是有人落水……

    “看来不会大动了,”大人们又蹲在地上等了一会,发现平平静静的,就都站起来。

    老爷子席洪波看了大家一眼,“你们先别乱跑,我要召集各大队的大队长、小队长们,把这次地动的情况弄清楚,有人受伤得赶紧救治,有财产损失还得登记一下,然后我再去镇上汇报,看看能不能申请点补贴。”

    席洪波当书记这么多年,又是上过战场的,经得起事。他快速捋清了思路,把怀里抱着的五三交给老太太齐月,就头也不回地朝村子中间走。

    席宝的大爷爷是第一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安抚了精神不稳定的妻子之后,也急忙跟了上去。

    目送两人离开,其他席家人才开始想办法汇合到一起。

    “对了,生孩子用的产房——搭简易床的那个木板,长度有两米多,你们去拿来,这里应该有宽度低于两米的,可以用床板搭着过去。”

    大伯就是做出那些简易组装床的人,他第一个想到了利用床板。

    “对,可以拿床板。”齐月自己怀里抱着两个幼儿,没法去做事。

    好在席宝的大奶奶虽然精神有问题,但还是能弄懂大家的意思并且配合的,她回去屋里,把席宝大伯房里的木板给拿了出来。

    一家人终于能越过这不自然的河水,汇聚到一起。

    “孩子们太小了,不能在外面吹风,我们再等一会儿,真的没有晃动了,就把孩子抱回屋里吧。”

    地震时不能呆在家里,这是常识。大家都没立刻回去取暖,而是抱紧各自怀里的幼儿,等了好一会,确定没什么动静了,才回家去。

    隔壁张家两孩子,也是被席家人带着的,因为他们的父母在知青点那边。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席家大宅子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大家回屋之后,情绪也不怎么好。

    发生地动时还没到九点,太爷爷跟大爷爷,九点多去了村里办公室,一直到深夜十二点多,才疲惫地回家来。

    “给我弄点吃的。”

    太奶奶齐月一直在家等着,“给你留着饭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把放在锅里温着的饭菜端出来,摆上桌,“赶紧吃吧,今儿白天肯定都没空吃什么。”

    席洪波点点头,开始动筷子。

    席家其他人也都没有睡着,听见外面动静,就出来了。

    席宝也从太爷爷、太奶奶的屋里出来了。

    “村里是什么情况?”因为席家小孩子太多了,所以大家在发生地动之后,再怎么忧心外面情况,也都没敢出门,全都守在孩子们身边。

    席洪波表情沉重,“倒是没人受伤,但是村里所有没人住的屋子都倒了——除了泰平用来种东西的那个屋子太偏没事,别的空屋都倒了。”

    空置的屋子本身就很容易老化,在这么严重的地动中,倒塌一些是可以预想到的。

    “有人家好好住着的房子也倒了一部分,还有最倒霉的,是房子刚好被裂缝擦着划过去,他们也不敢继续住了。”

    “唉,这个春节,大家没法过了,都别拜年了,留在村里,给需要盖房子的人家去帮忙。”

    “那他们在新房子弄好之前怎么办?”席宝凑上去问。

    看到席宝,席洪波皱着的眉头舒展了些,“不用担心,我把几个生产大队原来的大食堂重新开放,就跟知青点一样,没房子的人先去大食堂住着,然后吃饭也在大食堂吃。”

    而且,那些没人住的屋子倒了也好,刚好可以把砖瓦拿来再利用,重新规划一下西岐村的建设。

    “那姓齐的老家伙怎么还没到?”席洪波皱着眉,“最好要等他回来,我才敢在这地方动土啊!”

    席家、齐家只有家主才知道,这个村子有什么秘密,他们有各自的默契。

    被席洪波惦记着的老兄弟,此刻就站在红茵镇到西岐村的路口,眼睁睁看着这片土地发生了大变化。

    “卧……槽,怎么还带自己形成三十六天罡如意阵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