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道出现的时机太好了, 刚好是在齐玉衡把河道修整好之后。这样一来,确定地上的东西不会大动了,地道就能完美避开上面有水、有建筑的地盘, 蜿蜒着串通两边。

    席宝的太爷爷喊她爸过去, 也是为了让席泰平去看看,这个地道, 能不能用来种蘑菇。

    等席泰平被一些人护着, 下到地道里去查看时, 他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眼睁睁看着这地道跟活了一样, 飞速变化着。

    刚下来时, 这里还是乱七八糟灰扑扑的,但十几个呼吸过去, 里面的碎石被集体运走, 就显得井井有条了, 有点像是原始的地穴居所。通道串联着大大小小的各种地洞, 通风口被开在不起眼的位置,一阵阵清风吹过,带着泥土的气息……

    更离奇的是, 还有一根根被切成绕线盘形状的青石,被陆续送进来,整整齐齐地卡在通道中。那青石中间只是一人粗的柱子, 上下各有一个平整的圆形平面,这个平面诡异地嵌入上下地面, 一看就知道是起加固作用。

    席泰平捂住眼睛,“肯定是我家那个小牛崽子知道了这件事,跑去让舅公出手的!”

    他本身就很聪明灵透,瞬间就想通了关窍。

    “闺女都这么上心了,估计是跟老头子想到一块去了吧?”席泰平无奈地摇摇头,“虽然我懒得管这些事,但她都这么努力了,我这个当爸爸的……”

    席泰平仔细查看了几百米距离的地道,直到身上绑着的绳子被绷紧,他依然没有觉得呼吸困难。在那顿了一会,感受着里面的湿度、温度,这才转身回去。

    “怎么样?”老爷子问他。

    席泰平点点头,“下面通风很好,我走了几百米都没有不舒服。就是里面很暗,需要手电筒照明才能做事。若要大规模在地底种植蘑菇一类,最好是等村里拉了电线之后,这样我们可以在地道里装电灯泡。”

    “只是,地下无光、低温、潮湿的环境,虽然适合大部分无色蘑菇的种植,但并不适合人长时间待。”席泰平也把缺点摆出来。

    孙抗战因为好奇,也跟了过来,听席泰平说完,物理知识很扎实的孙抗战,也补了一句,“潮湿环境用电也有风险,电线容易老化、被腐蚀,水汽太重的话,还会导致漏电。我不太建议在地下拉电线,除非是能将下面整体用砖石修葺一遍……”

    “但不装电灯的话,总不能让大家带着手电筒在里面干活吧?”席泰平怕这事儿不成,家里那小闺女听到,又要难过怄气了。

    孙抗战托着下巴,沉思一会,“你刚刚走了几百米,还觉得通风良好,那你有没有看见另一个出口在哪?”

    “没有,手电筒照不到尽头,因为地道是弯曲的。”席泰平回答着,“还有,我说下面通风好,应该不是因为两边洞口距离短,而是一路都有洞口跟外面相连,我至少就找到了三个有人头大小的开口,还有一些更小的。”

    “蛇喜欢钻洞,到时候,我们还得安排人,把所有洞口都找出来,给安上铁丝网。这又得托我爸去找关系了,铁丝网可不好买。除了铁丝网之外,若洞口外面不是什么险地,还能种蛇灭门、凤仙花跟大蒜一类的,用气味熏走这些东西。”

    席泰平考虑的也算很全面了。

    只是,席泰平的知识面,更多涉及到的是农业跟生物、化学一类,对物理没有过多的了解。

    孙抗战则不一样,他学的东西,大部分都跟物理相关。

    “如果有很多跟外界相通的洞口,我们可以利用反光原理,用很多镜片的组合,代替起到电灯的作用。这个更安全,顺便还有给洞口升温的作用,让蛇类不喜靠近,我们并不需要再找很多铁丝网堵洞口了。”

    “再加上,就算没法种你说的那些东西,席家不也有各种驱虫驱蛇的药吗?定期挂在通风口就行了。”

    席泰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他刚刚居然忘了自家“特产”的优势。

    两个学霸凑到一处,叽叽咕咕说了半天,把旁边的老爷子都等的脸黑了,才终于敲定好初步计划。

    “走,光嘴上说说还是有漏洞的,咱回去列个计划书,让几个哥哥都看看,他们各有所长,说不定也能给些新的好点子。”

    老爷子席洪波被完全忽略了,他仰天一叹,孩子们太过优秀,其实也挺闹心的。

    罢了,这件事就交给这群小辈们吧,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再盯着看几年,等确定年轻人能扛事了,他就该退休啦。

    于是,在今年春种之前,西岐村只忙三件事——

    一,确定南三山码头开在哪,快速建好后,紧接着又开始造船。造船的时候,孙抗战因为业务能力优秀,还特意去当了回总设计师跟监工呢。

    二,帮村里需要改建房子的人干活,让他们尽早能回自家生活。

    三,确定两个湖旁边的地道是相通的之后,在孙抗战的指导下,利用凸面镜、平面镜做出镜面光源,使地道白天能够正常视物;然后席泰平根据不同区域的温度、湿度区别,将不同地段的洞区分开,挂上将来要种什么类型蘑菇的牌子;这之后,表兄弟两个拉上大哥,再带着一批关系好的年轻人,在地洞里头搭起了好些种蘑菇专用的架子。

    而且,说到种蘑菇,席泰平还根据境灵提供的那些资料,将平面铺土种植的方式,改良成挂袋种植。

    席宝之前以为这个年代搞不到塑料袋,实际上是能够买到的,国内产量很低,并不太好销出去,如果这边长期订货,人家工厂肯定乐意供货。席泰平跟他爸确认过,能够买到塑料膜。

    这样一来,用塑料膜装着配置好的基质土,挂在或铺在专用架子上,能比之前的平面铺土种植,少占用更多空间。换句话说,就是同样的面积,用塑料包的法子种蘑菇,产量会更高。

    而且,塑料包即使被污染了,也不会一下子导致整体被污染,只用丢掉坏掉的那一包就行,管理上轻松很多。

    这次要推广种植的菌种,都是出自席宝空间的。席泰平经过实验后,每种类型只挑了一种培育,基本上都选了生长期更短的那种。

    地下没有充足太阳光,但席宝空间出来的大部分品种,只要是可长成无色的,都能适应无光、低光线成长,只需要在初期晒晒太阳,确认菌丝长成子实体了,就能转移到地下。

    目前,席泰平已经确定地下种植的,有金针菇、草菇、平菇、猴头菇、鸡腿菇、变异白色版的环球盖菇。

    至于银耳、木耳还有香菇,就得在地面上搭棚种植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次好些老房子塌了,刚好多出许多砖瓦来,作为书记的席洪波发了话,干脆把那些砖瓦利用上,在村里空地上建了三个类似未来厂房的那种大的平房,分别用来种银耳、木耳、香菇。

    日子热火朝天地过着,地下温度冬暖夏凉,恒定的很,很快就给了西岐村一个大惊喜。

    第一批菌种是在二月底到三月初移到地下的,即使这第一批因为时间赶得急,培养的量并不多,那么长的地道,堪堪只被利用了靠近两边出口的地方。

    靠近出口的两头,差不多都是用了三百米,这段距离里,大大小小的洞口共三十多个。

    即使就种了这么些,等到六月初的时候,负责管理地下种植场的席泰平,还是被那凶猛的产量给惊喜到了。

    “真是大丰收啊!”其他在地下干活的人,也是喜得要落泪,“菇子卖的可不便宜,咱公社又要大赚一笔了!”

    “泰平,接下来是要怎么做?”因为在明面上,是席泰平想出了地下种蘑菇的法子,所以,关于菇子的事情,大家有什么都会先问他。

    席泰平抚过一株洁白的、“毛绒绒”的猴头菇,“咱这产量太高了,若是卖新鲜的,供销社一口气不一定吃得下。而且,品质这么好的菇子,要是放坏了多可惜……这样吧,咱给摘下来做初步处理。”

    “怎么处理?”

    “就是简单的初步处理,”席泰平笑了,“洗干净、晒干了,变成菇子干就成。”

    “就这样啊,那我们都能弄。”有人直接去拿了干净筐子来,“今儿就开始摘?”

    “都长成了,摘吧摘吧,”席泰平笑着说,“你们先忙活,我先去跟我爷爷说一声,另外还得赶在夏收前,搭个新的大棚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有个大妈一边利索地摘着这个洞里的猴头菇,一边好奇地问:“怎地又要搭那种大房子?书记不是说,香菇、银耳、木耳各占用一个大房子就行了吗?”

    “不是搞这些,”席泰平顺手摸了两个洁白的猴头菇揣着,“我想出新的种玉米的法子了,可以不再怕山玉米伤土质,今年夏种就得批量试试看。这个菇子,我偷两个回去吃啊。”

    “哈哈,你拿吧拿吧,这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也该你先尝尝鲜的。”问话的大妈笑的直抖,默认了席泰平这幼稚的行为,旁边其他人听见了,也都是会心一笑,并不阻止席泰平。

    他们更在意另一件事,“泰平,你真的想出办法来,可以一直种那个山玉米了?”

    西岐村在席宝出生后,基本上就没有再怎么饿肚子了,近一年多,还有额外的盈余,让大家都长起了一声肉。不再缺少食物,却丝毫不影响农民们对粮食的热情。

    “那个山玉米哦,要是不伤土,简直就是神仙赐的粮食,我就没见过比山玉米还好的作物。”

    “是啊,就算我们受不了一直拿玉米当主食,但这玩意那么高产,要是逢到什么灾年,那可就是救命的粮了。”

    席泰平听着这些长辈们叽叽喳喳的,等他们都发表了意见,才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我确实是想出新法子种玉米了,但这个法子有点耗钱呢。先不与你们说,反正等确定要做这件事了,我爷爷会开大会的。”

    说完,他就揣着那两颗大猴头菇,一溜烟跑了。

    “……泰平这孩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皮。”有人摇头,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快。

    另外有人附和,“他一家子都是活宝呢,他老婆,还有他那闺女,都是喜欢自己做些傻事,然后闷头闷脑地傻乐。”

    “阿嚏!”席宝跟三个哥哥一起,正在自习看书呢,没想到鼻子痒痒,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吗?”

    “妹妹是不是医书没看好?你怎么能信这个呢,打喷嚏是因为你接触到了细菌病菌,或者受了凉,身体产生了应激反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五三从他身边那厚厚的一垛书里,挑出一本教材,摆在席宝面前,“我知道你认字快,但这不是你不努力读书的理由,你应该把这本书再看一遍。”

    席宝:……

    她现在想回到几个月前,把自己给抽一巴掌。

    春种开始后,家里人白天就没有什么时间去指导孩子们读书了,所以,席宝主动提出来,反正他们几个已经认识了很多字,不如爸爸、伯伯们,把自己以前的旧教科书拿出来,让他们自己看。

    家里人想着孩子们看书打发时间,也是一件好事,就一股脑把小学到大学的书,全给整理出来,在后面空置的小堂屋里摆满了两大书架子,都没能装下。

    从那时开始,堂哥五三就展现出新一代学霸的风采,从小学鸡的书看起,短短三个月,特么的就看到了大学去了。当然了,他单纯只挑跟医学有点关联的书看。

    席宝最近的日常,就是看哥哥拿着《精神病》、《微生物》在那啃。

    最可怕的是,五三总觉得席宝跟他智商是一样的,非得带着席宝一起学习,席宝她这一颗学渣的心呐,只能偷偷颤抖。

    “不、不了,我只是在开玩笑,我知道打喷嚏的原因是这个,”席宝把厚厚的医书给推回去,“我还是练字吧,爸爸他们总说我字丑。”

    比起啃医书,她宁可趴在地上,拿毛笔蘸水写字。

    反正哥哥他们,学习起来也顾不上盯着她,她到底是在练字,还是在地上画什么妖魔鬼怪,那都随她自己。

    席宝叹息一声,根据自己被迫学到的医学知识,把自己的低智归责于妈妈,然后心安理得地继续咸鱼。

    “喜宝!”

    席宝拿着毛笔,还没画上几笔呢,就听见爸爸在外面大堂屋喊她。

    席宝跟听到了放学铃声的学生一样欢脱,把毛笔随手一丢,被境灵控制着刚好插入笔筒里,自个蹦跶蹦跶跑去找爸爸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