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岐村种的几种蘑菇、银耳、木耳, 除了平菇、草菇成长期特别短,十天就能出一茬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一个月到三个月成熟一次。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席泰平跟孙抗战两人研究过, 通过控制地下反光凸镜面、以及吸热、散热装置, 能将地下温度向上、或向下调整五度左右,基本上能适应所有品种的需求。

    第一批好干菇在六月底卖给了南城供销社, 一口气收入了五千多。这之后, 他们就按照南城供销社朱载峰的收购需求, 三倍种植猴头菇、香菇、变异白色环球盖菇、以及鸡腿菇这几样,而银耳、木耳这两样翻倍种植, 金针菇跟平菇、草菇都保持原先产量。

    这个年代的人, 不会没事就去撸烧烤、油炸、火锅啥的,金针菇并不如后世受欢迎。

    因为现在人们生活水平还没上来, 像是金针菇这种本身没什么味道、不饱肚子、也基本消化不了的“促消化”食品, 也只有部分喜欢这个口感的人才会买, 所以它跟廉价的平菇草菇受到了同等的嫌弃待遇, 只不过卖价高些而已。

    “这次的草菇平菇都不用晒干了吗?”席宝小短腿特别能跑,她不想跟哥哥们在一起看书学习,就仗着自己人小, 天天到家里人工作的地方晃悠。

    席宝特别智慧地轮流跟人,免得天天追着一个人到处跑,大人就会给她找书看。

    昨天跟三伯晃了一天, 今天就粘着爸爸了。

    爸爸席泰平让闺女离远一点,“大家正在忙摘菇子呢, 你别靠着那边,会被碰倒。”

    把席宝赶到这个地道小洞的入口处之后,席泰平才回答她的问题,“虽然我们平菇、草菇的品种好,口味胜过天然的,但南城的供销社依然不要这些便宜货。

    反正是稳定卖给咱红茵镇的供销社,他们收上去也是在本地销售,卖的还快,就没必要特意给晒干或者烘干了。”

    大家原以为南城不要的这两样平价菇子,最终的结局是成为村里人常见的菜肴,没想到卖给红茵镇供销社之后,大受欢迎,搞的村里自留的部分都不够吃。

    镇上人们消费能力没有南城的高,而这种鲜菇交易是不需要票的,人们想要改善伙食,这种有“素中荤”之称、不要票、还便宜的的鲜菇,绝对是最佳选择。

    而西岐村稳定种植平菇、草菇后,差不多十天就能出一次货,每次摘下来,洗都不给洗,直接用木板车拉到镇上去,供销社两天就能卖光。

    “说起来,这个菇子比我们想象的还能赚。要不是我们夏天太忙了,即使有新农械帮忙,也抽不出太多人来管这些菇子……”

    正因为这两样菇子生长周期太短,几乎是天天离不开人,所以村里都没法任性加大产量。

    “镇上供销社的人亲自过来好几次了,回回都让我们加大产量,这个品种菇子即使是新鲜的,好好放也能维持一周不坏,供销社每次当天收了,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能卖空,他们就想要收购更多一点。”

    “我们倒是想赚这个钱,但实在是忙不过来。”

    平菇、草菇不算多稀罕,新鲜的卖价更低,差不多七分五厘钱一斤。西岐村没有加大产量,每出一批,新鲜菇子总重量都在一千五百斤左右。

    卖一次也才一百十几块左右,但一个月能出三次,就是三百多,一年有两个月修整,算十个月的收益,那就破三千了。

    这时候的三千,比席宝上辈子那会儿的三万还经用。村里即使有其他更高价的农副产品,也没任何人嫌弃这个每次只赚一百多的小菇子。

    “薄利多销吗?”席宝想到了这个词。

    席泰平哈哈笑着,“对,这种低价的东西,最好的出路就是薄利多销。虽然,这其实也算不上薄利了……”

    “要是我们忙的过来的话,这两样菇子的种植量可以翻四倍,我们村里人也要留一部分自己吃,其他的镇上就能消化掉。”

    正这么说着,红茵镇供销社的人又来了。

    “泰平啊,”有人在地道外头喊,喊着喊着,声音就变近了,“哈哈哈,你果然是在这里。”

    席泰平无语地放下手里的活,眼皮子跳了跳,“虎叔,你怎么到这来了?”

    “爸爸,这个是?”席宝过去抱住爸爸的腿,好奇地看着这个人。

    “这个就是我刚刚还在跟你说的,镇上供销社的人,没事就来我们村催。上次知道是我负责管理蘑菇种植之后,这次居然直接来找我了。”

    当着正主的面,一向高情商的席泰平就这么吐槽,席宝猜出这个人跟自家的关系很好。

    而爸爸刚刚喊他“虎叔”,席宝想了想,也打了个招呼,“虎爷爷好。”

    席泰平噗呲一声笑了。

    “你瞎喊什么,什么虎爷爷啊?”

    席宝愣了,“爸爸喊虎叔,我不就得喊虎爷爷了吗?”

    那个被喊虎爷爷的中年男人朗声大笑着,蹲下来,轻轻拍了拍席宝的头,“我名字里没有虎字,我叫肖劳,年轻时候脾气大,还跟你爷爷吵过架,后来你爷爷就说我名字里少了一个字,说我该叫‘肖劳虎’,音同小老虎。”

    “因为我跟你爷爷吵过架,你爸小时候可敌视我了,整天见到我就故意喊虎叔,嘲我脾气大。这样喊到现在,都习惯了。”

    席泰平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头,“小时候不懂事嘛,现在一时也改不了口了。”

    “我觉得老虎很好啊,长得壮、有威势……”席宝弱弱帮爸爸说话,“说不定多喊喊,人还会越来越精神呢。”

    “哈哈哈,小丫头说的对,我以前长得干巴,自从被你家人喊小老虎之后,反而变强壮了,就连工作也越来越顺,现在都做到我这个情况的最好位置啦。”

    肖劳说的也不错,他确实是在被席家人调侃名字之后,人生突然就变顺利了。

    之后跟席家人往来多了,关系变得亲近,他默认了这边的小辈们在席泰平的带头下,都喊他“虎叔”。

    “小丫头喊我虎爷爷也行,没多出这个虎字,我活的又累又没出息,还是当老虎好哈哈哈哈!”

    “好的,虎爷爷!”席宝嘿嘿笑着,然后又躲到了爸爸腿后面,免得被爸爸教训。

    席泰平拿席宝没办法,只能耸耸肩,继续跟肖劳说话,“虎叔,这批菇子正在摘呢,明儿就给你送过去了,你怎么又来了啊?”

    “怎么地,我还不能来了?”肖劳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被嫌弃了,“你爷爷看到我都烦了,我又拿长辈没法子,不就只能来找你了么。”

    “找我也没用,我们村里没那么多人手,大家还有夏种,还有别的很多事要做,真的没法子再扩大产量了。”

    席泰平在人家提出要求前,就先拒绝了。

    肖劳可不会这么简单被抵回去,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泰平啊,你们西岐村是最先摆脱饥荒的公社,天天都能吃饱吃好了。可镇上人还是只能买分配下来的那些劣质陈粮,至于好肉好鱼跟好罐头,回回都得看运气。

    你们这边开始提供菇子之后,这就成为了他们眼中最好的货品,他们都想跟供销社的人打关系了,希望一到货就冲过来买。”

    “你可能还不知道,上一批菇子,到供销社的当天,我们是一边在那给你们称重付钱,一边就转手把东西卖给在那排队的人了。”

    “他们即使没跟我供销社的员工沟通上,自个也摸出规律了,知道你们差不多每十天去一趟,快到货那两天,他们就会让家里人来排队。”

    席宝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么疯狂吗?”

    “可不是疯狂么,之前他们还只是一斤两斤地买,现在知道每次的货不多,一口气都要买上五斤、十斤的,回家慢慢吃。”

    供销社收购价、售卖价都是透明的,他们从西岐公社买过去,给的是七点五分一斤,但卖出手就是九分钱。一口气买十斤,也不过是一下子花了九毛钱而已,镇上工资还可以的人家,基本上都能买得起。

    “要不然你们涨价吧?”席泰平无奈地提了个坏主意。

    肖劳苦笑着摇摇头,“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不能这么做。”

    上面给各种商品都有定价范围,这菇子是红茵镇内部收购的,他们有权在一定范围内浮动价格。

    但肖劳给定的价偏低,这不要票的粮食,价格都没超过一毛钱一斤,真的很良心了。

    “镇上也不止你两个姑姑那样的有钱人家,还有需要精打细算才能饱腹的人,难得你们能稳定提供蘑菇,要是我们把价格拉高了,那些人的负担就重了。”

    “唉……”席泰平也只是说说罢了,他知道这个虎叔的秉性,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为人是真的很好,做到红茵镇供销社总负责人之后,一直有好好帮着压物品价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且他还不是纯粹的老实人,他一边为了老百姓考虑,一边还会利用手上的权利,走通一些关系,稳住自己的地位。

    席家就喜欢这样聪明的好人。

    “我们自己都没法餐餐吃菇子了,尽可能多给你们供货,目前我们是真的忙不过来,你在这边四处走走看看,地下温度调低了,大家都忙的一身汗……”

    肖劳并没有四处去看,他只是站在这个小地洞里,“但香菇那些,你们不是为南城供销社加大产量了么?”

    “虽然知道你们没有什么嫌弃镇上供销社的意思,但是,你们都能为南城加大产量了,是不是也可以为镇上供销社再努力一下?”

    “我们之间合作可是一直都很愉快的。”

    席宝抱紧爸爸大腿,心想:难道他们是要开始争吵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是并没有。

    席泰平知道肖劳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说话比较刺人。

    “虎叔,供给南城的那些,生长周期一个月的金针菇,我们并没有加大产量。其他增产的,都是两个月到三个月才出一次,我们可以顾得过来。但草菇这些出的太快了,我们每天都要围着转,真的是没办法。”

    肖劳又叹气,“我知道也是为难你们,这样吧,我最近跟几个中学校长吃饭,发现他们在愁着一件事……”

    席泰平跟席宝父女俩都懵了,不知道这人怎么突然跳话题。

    看似无关的话题,却让人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上面又在鼓励学生下乡当知青,但乡下哪有那么多地方接收知青呢,校长们就给上面写信,问能不能把学生们分批,一批一批轮流往乡下派,这样一来,乡下接收知青的公社压力就小了,学生们又都能体验下乡感觉。”

    席泰平眼皮子跳了跳,已经猜到这虎叔到底给他找了什么事了。

    果然,肖劳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跟他这副忧愁的样子全然不搭,“我就跟几个相熟的校长说了,你们西岐公社搞出来好多不错的东西,就是有点差人手,他们把学生知青一批一批送进来,你们一定能好好指导知青们干活的。”

    席泰平只觉得心头一口老血。

    要是一个月换一批知青,村里人——主要是他个人,就得一直一直指导那些人怎么种蘑菇、摘蘑菇,他这一头黑油油的头毛啊,说不定都得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