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席宝被勾的肚子饿了。

    肥兔子被烈火烧灼着, 渐渐呈现出焦黄色,油脂也一滴一滴地落到柴火里,泛出极其霸道的香气。

    就在这时候, 姐弟两都将兔子移开火, 开始往上面撒调料,还用专门的烧烤小刷子给刷均匀。

    刷过料之后, 兔子就没直接放火上, 而是靠着火坑边上, 用稍低的温度烘着。

    烘了一会之后,他们又加了一次调料, 这次除了什么五香料之外, 还抹了些香油跟另一种粉末。

    “这个是什么味儿的粉啊?”席宝觉得这个好香。

    包小云盯着火候,时不时转动着兔子, 以免烧焦了, “这个是菇子粉。就是你们村种的那些菇子啊, 大姑、二姑、还有你妈回来时, 总会带一些晒干的菇子,我们以前就经常用菇子粉提鲜,你们村的菇子比野生的还香, 我们就给磨成粉配了一下, 不管是做汤做菜还是烧烤, 放一些就特别香。”

    确实好香,听到包小云说这个是菇子粉之后,席宝也反应过来这个是菇子的香气了, 只是比菇子原来的香气还特殊一点,应该是被包家人加别的东西调配过了。

    烤兔子需要时间,无事可做的席宝只能眼巴巴看着。

    这种等待特别磨人,当初她追火影时,一直不能理解鸣人说的“等候拉面的那三分钟”最煎熬,但现在,她摸着肚子,突然理解了。

    可这样等候、期待了好久的食物,真正吃到嘴里的时候,也会有格外的美味加成。

    席宝接过表姐撕给她的兔头,嗷呜一口啃下去,差点把头骨给咬碎。

    嚼吧嚼吧两小子,席宝两眼就亮了。

    “吼吼吃!”

    包小云没有妹妹,看着席宝加速啃兔头的可爱模样,不由得笑开了,“我手艺还没练好,要是待会还能套到东西,我爸做的那才叫好吃呢。”

    “舅舅做饭?”

    “是啊,咱村里,就没有谁家比我们家人还能做饭,我妈那手艺不过是能吃而已,所以家里都不想让她掌勺,基本上不是我爸做饭,就是我爷爷跟奶奶做饭。”

    席宝一分钟啃完兔头,又扯来一个兔腿,“我家人也总是说呢,说包家各个做饭都好吃——当然了,除了我妈。”

    “你妈……小姑是没什么机会学啦,爷爷他们经常为这件事斗嘴呢,说他们不该因为小姑学的慢,就不让她去掌勺了。做饭手艺是需要练的,大姑、二姑年纪大些,她们没嫁人之前,家里更乐意让她们俩做饭。小姑生的晚,性子既不要强也不勤快,她练了半个多月,家里受不了那味儿,就不让她做饭了,她自己也不爱上山玩,连这种打猎物自己做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好的厨师,都是做了一千锅一万锅菜练出来的,包红英没有这个机会,自然就没能练出本领来。

    席宝总听家里人调侃嫌弃妈妈,却没想到,在包家听到了另一种说法。

    “我上次也听爸爸说了,本来小姑十几岁的时候,家里觉得她没点本领不好嫁人,就想再补救一下。没想到小姑突然就要嫁给你爸……”

    “奶奶他们可气坏了。”

    这么说来,当初包家不乐意嫁女儿,不一定是因为顾忌席家的那些传闻,而是想再给小女儿争取一点时间,抓紧教她学些本事。

    妈妈不是纯粹因为懒惰而一事无成就好,这样就有机会补救。

    “可我妈笨手笨脚的,到底能给她找个什么事呢?”

    席宝一边吃着香喷喷的五香烤兔子,一边问境灵有没有什么建议。

    “你妈她……”境灵想了好半天,憋出来一句,“她上次用水果做的甜汤其实还可以吧?”

    境灵这么一说,席宝想起来,妈妈其实还蛮有实验精神的。

    因为席家可以支配的食材多了,所以经常会有多余的东西,妈妈有时候觉得无聊,就会拿些东西出来,发挥她的想象力,制造出各种奇奇怪怪的搭配。

    这里面失败的居多,但也有成功的例子。

    “我妈做的那个枣糕挺绵软香甜的,桂花糕也挺香……”席宝仔细想想,妈妈做过的东西还挺多,但是最终还算成功的例子,大多是甜口的零食,“她做成功的东西,之后还会继续做,而且必定比上一次做的好。”

    “我妈其实也并不算是多笨吧,就是小时候没有历练的机会,又因为年龄跟两个姐姐差的大,从来没她什么事做,才养成了这样子。她能想法子做这些甜的糕点,还能一次一次提升口味,已经很不错了。”

    至少,席宝上辈子都是长期在饭点定餐的,她都不太能下厨。

    “或许你妈妈适合学甜点甜品?”境灵迟疑地说,“可这年代不能做私人生意,你妈就算做出很多好吃的糕点,也没法赚钱啊。”

    “供销社肯定也不会收保质期超短的糕点。”

    席宝一边跟境灵用精神力交流,一边把四只兔腿都啃完了,而表哥表姐两人加一起,也才吃完一条腿。

    “反正西岐村已经有这么多营生了,不指望我妈靠手艺赚钱。我只是想给她找点事做,不然,等家里人都变得好厉害了,她被对比的太无能,也会觉得难受。”

    “再者说,这些东西不能卖钱,但可以送人做人情啊。”

    席家在村里有那么多亲戚关系,关系最好的齐家也是大户,要是妈妈经常做好吃的甜点,拿去送给齐家,那齐家的小哥哥小姐姐也会成为她忠诚的小伙伴了。

    “说的也是,”境灵还想着,“咱空间里也有好些小麦粉,弄点出来让你妈消耗掉,总比放空间里搁着要好。”

    “而且你家那么多小孩子,等他们长大了,家里经常备些甜糕,孩子们也吃的开心。”

    主仆俩就这么决定了,打算等回去之后,就鼓励妈妈大力发展甜点事业。

    席宝没再跟境灵说什么了,专心啃完手上的兔身子。

    包小云问:“喜宝,你吃一只是不是不够啊,我跟跃进吃不完一只兔子,这个甜辣的辣度不高,你要不把我们这个也吃了。”

    这会儿,席宝已经把兔子全啃完了,只有嘴边油汪汪一片,证明了那只兔子曾经存在过。包家姐弟两看她吃这么快,觉得她一定还能吃。

    “嘿嘿,”席宝确实还能吃,她看着表哥表姐,“你们真的吃不下了吗?”

    “当然吃不下啦,肉最饱肚子了,”如果说这话的是席家五三小哥哥,还有可能是为了照顾妹妹的食量,可说这话的是包家姐弟,他们并不是那种会牺牲自己利益去满足别人的类型,所以八成说的是实话,“烤兔子凉了再烧一遍就不好吃了,我爸妈他们不乐意吃翻热的菜,要是你吃不掉的话,这剩下的也只能送给村里其他馋嘴的小孩子。”

    “是啊是啊,我每次跟姐姐吃不完的东西,回去遇到谁,那人想要的话,就送给他了。”

    也因为这姐弟俩经常送小伙伴们好吃的肉,他们在村里特别受欢迎。

    “你们真的吃不完的话,那我就吃了。”席宝也不跟他们客气了,接过表姐递过来的大半只兔子,大口大口地啃光了。

    吃完,席宝还意犹未尽,“要是逮到小野猪——”

    她有点想念烤乳猪的味道。

    就这么说着,他们下套的地方,传来一声声哀鸣。

    哟嚯,席宝眼睛亮了。

    今天她可真的没从空间里放东西出来,之前的兔子,还有刚刚哀叫的猪,都是被套索套住的。

    包小云他们姐弟俩也很激动,“今天运气是真的好,这声音是小野猪的叫声,我们先把这火扑了,然后赶紧把那野猪给牵回家去,免得它叫声把大野猪给弄来了。”

    下了两个套子,是其中一个套中了半大野猪。

    可境灵知道席宝想吃的是烤乳猪,那猪稍微大了些,已经有一百多斤了,加上野猪肉本身就柴一些,肯定做不出烤乳猪的味道。

    这样想着,境灵跟席宝打了招呼,在他们到下套处之前,又塞了一个五十斤的小猪,假装是被另一个空套索套住的。

    “喔!”包跃进是男孩子,跑的更激动一点,他看到一大一小两只猪,喜得蹦了起来,“姐、喜宝,看我们逮住了两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