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宝生无可恋地躺倒在江边沙滩上, 等爸爸的船靠岸时,都不想理。

    “哟,喜宝这是怎么了, 躺这晒太阳吗?”席泰平明明知道闺女为什么不开心, 却故意这样说,“小女孩晒黑了多不好看, 爸爸带书来啦, 我们喜宝可以躲在屋里看书打发时间了。”

    席宝怕真的被晒黑, 赶紧翻了个身,爬了起来, 但对于爸爸, 她只哼了一声。

    “小牛崽子脾气还挺大,”席泰平手下不留情, 把闺女软乎乎的头发揉成鸡窝, 这才招呼包家两孩子, “小云、跃进, 我给带了点蜂蜜过来,给你们冲甜水喝。”

    “谢谢小姑爷!”两孩子可喜欢蜂蜜了,他们才不会拿蜂蜜冲水呢, 这玩意就是要用在烤肉上才香甜。

    谢过之后, 包小云又有点好奇地问:“小姑爷, 你怎么这会儿来了啊?我爸爸他们都在地里忙呢。”

    “我先把东西放你家,这次来,是有事跟你们整个村商量。”席泰平没跟孩子们说具体的。

    但席宝已经知道爸爸是来做什么的了。

    “爸爸, 你是不是把计划书写好了啊?是来找大姑爷商量种蘑菇的事?”

    席泰平点点头,又忍不住揉了揉闺女的头毛。

    好些日子没见到这小家伙,他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席宝翻了个白眼,在境灵提醒下,她知道自己发型被弄乱了,赶紧跑开一点,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这个发卡给你。”席泰平看闺女这么小就爱美,觉得好笑,手却是往口袋里掏了掏,取出两排发卡来。

    这种最简单的一字型发卡,在未来几乎很少被当做正经头饰了。但在这会儿,大俗的红色、绿色发卡,是乡下孩子求之不得的宝贝。

    席宝并没有往自己空间里放饰品一类,看到小发卡,还蛮开心的,一点也不嫌弃这颜色俗气,挑了两个红色的,然后硬是把自己这头短毛分出三七分的效果,就把红发卡夹在自己软乎乎的头发上了。

    “云姐你也拿两对吧,一对红色的、一对绿色的,可以换着用。”

    包小云有点激动,但还是看了眼席泰平的脸色,见他也点点头之后,才欢喜地去拿了两对,跟席宝一样,立刻夹在头上了。

    “这是你虎爷爷带给你的,不过你当时不在家,我这次过来,顺便捎给你了。”席泰平把剩下的都放到席宝口袋里,“这些东西不好买到,你别收掉了。”

    席宝用力点点头。

    看闺女这喜滋滋的样子,席泰平左右看了看,又带他们去靠山的山脚下,摘了几朵紫的粉的木槿花,帮席宝插在了发卡里。

    也给包小云弄了两朵。

    两个小姑娘“哇”地看着对方,然后牵着手又跑到江边,对着水面去臭美了。

    席泰平无奈地看着她们,然后看着根本不理解小女孩为什么开心的包跃进,又笑了,问:“跃进要不要也戴一朵花?”

    “不要!”包跃进嫌弃地退了几步。

    “哈哈哈逗你的,”席泰平揉揉这小男孩的头顶,想起来什么,“对了,你们三个在江边做什么呢?”

    “我们下网捞虾米,回去让我爸做虾子辣酱,可下饭了!”

    席泰平皱了皱眉,“小孩子少在水边玩。”

    “我们不会自己下水的,就是扔网下去,然后把网压在岸边大石头下就行了。要不是看到小姑爷来了,我们放了网就会到别处玩了,哪里会在这里晒太阳。”

    “不下水,也少在水边玩。”席泰平知道包家是怎么教孩子的,但还是忍不住又劝了一句。

    这么会功夫,去江面上照影臭美的两个小姑娘也跑回来了,“好晒啊,比山下热多了。”

    “水边都是沙子,当然会很热。”席泰平扛起包裹,“走,回家去。”

    —— ——

    席泰平也在小包村住下了,一住就是两个月,直到小包村按照孙抗战的图纸,成功建好建议的蘑菇种植房,并且顺利进行了第一波种植后,他才带着席宝回去。

    “哎呦我的喜宝!”回到家,席宝受到了一家子的热烈欢迎,“说了只去一个月的,结果把整个夏天都过了,太奶奶可想你了。”

    一个超级活泼的小孩子离家两个多月,家里大人真心觉得生活少了好多乐趣。

    席宝吧唧吧唧亲了亲太奶奶,“我也想你们,不过爸爸一个人在那边忙,我得陪爸爸呀。”

    “大热天的你当什么小棉袄呀,”没等席泰平得意,太奶奶就瞪了他一眼,酸溜溜地吐槽了一句。

    “这次回家来,你就别乱跑了,一天看不到你,太奶奶心里头不得劲。”

    太奶奶齐月把席宝抱到屋里,拿了套新衣服出来,“给,让你三伯母娘家给做的。你三伯母那朋友,特别喜欢咱家送的驱蚊膏、止痒药,又给她留了一套军绿色的好布。”

    这次做的不是罩衣,而是褂子跟裤子,穿身上还有点军装的感觉。

    席宝很喜欢,“谢谢太奶奶,谢谢三伯母!”

    “刚好天要转凉了,喜宝今年就穿这套新衣服。你去年的棉袄也得改改了,今年长大了不少。”城里人都没法让孩子年年穿新衣,偏生席宝一年不止一套新衣,要是被城里孩子知道了,都会羡慕的不得了吧。

    太奶奶把新衣服拿给席宝试了试,确定大小合适后,又给收了起来,一边收一边说:“这衣袖跟裤腿都压了些布,要是你这两年长高了,还能把布放放,穿着是一样的。”

    把衣袖、裤腿做长,然后把长出来的布压成褶子缝起来,等孩子长个子了再放布,是城里乡下都很常见的做法。

    “走,你妈又在那鼓捣什么,弄了水果羹,男人们懒得吃那甜的,你几个哥哥倒是喜欢,你也去吃些。”太奶奶本想说“你都瘦了”的,但席宝这壮实的模样,让她实在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太奶奶提到妈妈,席宝也有点想她了,急忙跑到厨房里去。

    难得妈妈会在厨房忙活。

    “妈妈,我回来啦!”她扑到妈妈怀里。

    妈妈包红英把闺女抱住,眼眶都红了,“你爸那个蠢家伙,也不晓得把你先送回来,妈妈可想死你了!”

    “知道你今天回来,妈给你做了一大罐子的甜汤,快来吃。”

    包红英把席宝放下来,转而把她的大饭碗拿到桌上,然后把陶罐里的甜汤都倒进去。

    里头有猕猴桃、桃子、梨子,还有一些切开的青提子。

    席宝喝了一口,眼睛就亮了,“妈妈这次做的真好吃!”

    “她也就能搞这些东西了,”大伯母路过,吐槽了一句,“我教她学调味,香料都配不好,只会用一用盐跟糖了。”

    包红英撇撇嘴,“可能我是咱爸妈捡来的吧,反正我就是学不好。”

    “那你不是说想自己给席宝做好吃的吗?”大伯母不给这个小妹面子,“你自己要学的,不然我才懒得教你。”

    席宝摸摸头,觉得自己离开家两个多月,回来大家都变了好多啊。

    看到大伯母是今天晚饭的掌勺人,“大伯母,现在是你做饭了吗?”

    她记得,因为大伯母的长子是死于火灾,所以她看不得烧火,更没办法去做饭菜了。

    大伯母笑的温和,“你去外婆家住了这么久,回来要是吃别人做的饭菜,估计会觉得没滋味,我刚好做齐了一套调料,今天开始就由我来做饭了。”

    有了孩子,她似乎从那件事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席宝也笑了,没有去提,转而讨教她妈妈的事,“对了,大伯母,你说我妈是为了要给我做饭,才要跟你学的吗?”

    “是啊,她自己跟泰平都不算贪嘴的人,以前不在意这个。上次你吃了蘑菇宴回来,夸你二姨做饭好吃,想天天吃,她小时候被你二姨教训的多,不敢去讨教她,就只能求我了。”

    也是因为包红英的讨教,让大伯母更快地从火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不过,包红英在这件事上的天赋点很歪,祖传的各种调味料总是配不好,偏偏做甜口东西越来越好吃,她这段时间经常会实验做甜品,获得了孩子们跟女人们的真心追捧,跟妯娌关系都亲近了不少。

    席宝嘿嘿笑着,抱了抱妈妈,“谢谢妈妈,我知道你疼我啦!”

    原来是因为她说自己爱吃,妈妈才开始实验着做吃的啊,她以为妈妈只是闲的没事做呢。

    包红英红着耳朵,想要嘴硬说并不是这样的,但又希望席宝跟她更亲近一点,只好承认了,“你知道就好,以后少跟你爸爸玩,多跟妈妈玩。你爸总是把你带去脏兮兮的地方,但是妈妈能给你做好吃的!”

    席宝无语,怎么妈妈还吃爸爸的醋啊,但她确实也想鼓励妈妈有自己的爱好跟专长,“好,我既要陪爸爸,也要陪妈妈,我们一家人可以一起忙、一起玩呀。”

    “这还差不多,”包红英轻易就满意了,她只是羡慕女儿有事就去找她爸,就想着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才不被女儿亲近。

    现在她会做好吃的,也能哄闺女啦!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朋友的文呀,《恶毒后妈激情在线》by玖九歌

    文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的画风都变了,符云懵逼的从二十万平米的床上醒来,发现自己穿进了玛丽苏文中,还穿成了那个做出【嫁不了你,嫁给你爸当你后妈】这种奇葩事的恶毒女配身上,成为了书中男主的小后妈。

    据说,这个恶毒女配对男主爱的深沉。

    符云看着白毛刚刚长齐的男主,沉默良久。

    男主冷冰冰:“滚!”

    符云笑眯眯:“乖儿子,对后妈尊重点!”

    链接:<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戳我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3904202")>

    <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站戳我 OnClick=window.open("https://m.jjwxet/book2/3904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