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家中坐, 锅从天上来。

    午饭之后,席泰平听老爷子问他关于水生作物的事情, 脸上的表情, 先是懵逼,然后是了然, 最后是无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对席宝使了个眼色, 问:是不是你坑我了?

    席宝点点头,供认不讳。

    席泰平:……

    他早该知道的, 闺女之前非得先把空间里的莲藕等物拿出来交给他, 绝对是早早想好了要挖这个坑。

    然而闺女挖的坑, 他怎么着也得给填上。

    “喜宝说什么了?”他事先没想到席宝要坑爹, 就没跟她预谋过什么, 还真不知道席宝是怎么跟她太爷爷说的。

    席洪波没有多想,就把席宝说的话大致上重复了一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席泰平有点想扶额, 亏得席宝说得出口,讲他在短短三个月内, 就从老师那要到了相应的作物, 紧接着还顺利研究出了种植方法。

    明明就是席宝直接从她空间里拿出来,说这次特意挑的是易成活进化种, 只要河道水流速度不快、水位相对稳定的话, 这些东西埋到水中淤泥里就能活。

    席泰平尴尬笑笑, 只能顺着席宝的铺垫往下说, “是啊,我研究过了, 从去年开始,村里大部分河道底部多了不少淤泥,相对的,水位就降到了一米至一米五之间。这个水位不高,加上河道比较弯曲,水流速很慢,刚好可以种些水生作物。”

    “你有把握就好,”席洪波对这个孙子还是很信任的,“你可以问问其他几个大队,要是有稍微闲一点的,都可以喊几个人给你帮忙。”

    “今年就先试试吧,我们公社在盈利方面已经很超群了,没必要太急着又找新的赚钱路子。”

    席泰平点点头,在老爷子转身离开后,狠狠瞪了席宝一眼。

    席宝冲着爸爸吐吐舌头,跑开去找妈妈要零嘴吃了,顺带着,妈妈还会护着她,不许爸爸教训她。

    从妈妈那拿到足足三斤重的枣糕,席宝一边用手撕下一块块的糕往嘴里塞,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事漏掉了。

    “宝老大,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你太爷爷他们离开的时候,不是跟齐家那位老爷子一起出去的吗?”

    “因为你家堂伯回来,大家都沉浸在欢喜中,所以都没人问到这个问题。我昨天晚上还去齐家看了下他家的手表呢——手表是老太爷他大儿子带着的,当时精神力掠过他们家,我没有看到那个老爷子,那会儿我没在意,现在想到这事,又在全村找了一下,才发现齐家那位根本没回来。”

    “咦?”席宝以为是那位跑累了,要在家休息几天才出门呢,没想到是根本没回来。

    刚好看见太爷爷准备去睡午觉,席宝赶紧把人给喊住。

    “太爷爷!”

    席洪波转过身来,看着席宝又抱着东西在吃,“刚吃过饭呢,怎么又吃上了?”

    “哦……这个是零食呀,我又另一个胃装零食。”席宝回了一句,然后又问,“太爷爷,齐家老太爷不是跟你们一起出去的吗,我怎么没看见他呀?”

    席洪波抬头看看屋梁上那个燕子窝,“他要做的事都是奇奇怪怪的,我也没法给你解释清楚,只能说,他现在就留在空省那边,你就当他在那边佛系做法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席宝表情僵住。

    佛系做法?这是什么鬼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