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伯气笑了, 用手指骨轻轻敲打着席宝的头顶,“我听说了, 咱家里、还有你二姨家几个孩子, 不管比你大还是比你小, 都是愿意听你的话。”

    “那你就得有做孩子头头的觉悟, 别这么任性地做这个、做那个,五三他们年纪大些, 懂得多些,不一定会跟你学。但比你小的那些家伙,他们长大了, 难不成你要带着他们一起来打野猪?”

    席宝之前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每次弄到什么东西回家了, 还很嘚瑟地在小家伙们面前显摆呢。

    现在堂伯提醒了, 她才意识到, 自己的一言一行,真的很有可能会对孩子们造成极大的影响。

    她萎靡地靠着脏兮兮的野猪坐到地上,“哎呀, 我也还是个小宝宝啊。”

    “噗……”

    堂伯母也赤脚淌水过来了, 听见席宝这么萌的一句话,捂着嘴轻笑。

    “这丫头真是讨人喜的很。”

    堂伯回过头, 对自己妻子笑了笑, “讨喜归讨喜,可她做事情也没把握好一个度。我回去得跟她爸说一下,让他再细心引导……”

    “不不不, ”席宝抱住堂伯大腿,“堂伯你有啥意见,直接跟我说就行了,能别去找我爸么,他好坑人的。”

    “……你啊……”堂伯重重叹气,“大人比你活得久,说的话不一定都是对的,但说出来的东西肯定都有一番道理。你这么鬼灵精怪的,想必应对你爸的教导时,很多时候都阴奉阳违了。”

    “堂伯给你个机会。”

    “嗯?”席宝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堂伯。

    “如果你觉得精力太足,总想着做点什么心里才舒坦的话,那不如把你的精力用在更合适的地方。”

    “嗯嗯,比如说呢?”

    看着伯侄俩如此对话,堂伯母好笑地另找了个石头坐下,等他们谈完。

    堂伯蹲着,目光直视席宝,“我在外这么多年,也见识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只要有你感兴趣的,我都可以告诉你。若是你能从中找到自己一生的爱好或目标,那我也可以跟你爸或者你爷爷说,让他们去给你买书回来。”

    席宝等等,谈话为什么歪到了学习上了,这难道是席家人的通病吗?

    “我年轻时候当过兵,但去国外后,为了安全,总要伪装成华裔或者混血,然后去从事各种行业。我当过餐馆服务员、厨师、收银、文员、农场工、裁缝、翻译、落魄家等等……因为没有足够有力的身份证明,所以我能做的也都是底层人的工作。”

    “但你也别小瞧底层,我在这些岗位上,很努力地去接触上层,在合适的时候展现自己的才能,然后从他们那获得更多更广的人脉,直到碰到能帮助我们偷渡的人……”

    堂伯说着说着,愣了下,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又及时把话头收住,去说该说的部分。

    “我回来后,在东北那段时间,没事时就在研究国家局势。如果我没预料错的话,等再过十多年,我们国情稳定了,大家胆子大一些了,上面就会想办法加强国家的综合实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得为人民的肚皮发愁。”

    席宝点点头,她是穿越来的,知道堂伯预料的不错。

    可是,堂伯铺垫了这么多,到底是要说什么呢?

    她疑惑地盯着堂伯。

    “喜宝啊,等你长大成年了,说不定刚好就能碰上国家大发展的时机。你对开饭店、旅馆、超市……甚至是做起来一个更大更全面的集团公司,你对这些有没有兴趣呢?”

    席宝……

    如果她说有兴趣,那一条咸鱼就失去了她心中的梦想。

    “不……”

    她只想鼓励家里人努力工作发大财,然后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家族,她这条咸鱼只在必要的时候帮点忙就行了,才不想参与进更多更复杂的工作中去呢。

    “堂伯,我说我只想愉快地玩耍一辈子,你信么?”

    “呵。”

    堂伯一脸冷漠。

    “怎么可能,你是席家的孩子。”

    话外音是,席家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咸鱼。

    席宝欲哭无泪。

    为了不跟席家的氛围格格不入,她再次用那个万金油的挡箭牌。

    “其实吧,我……”

    “其实你什么?”这回是堂伯好奇地等席宝说完。

    席宝忍住摸鼻子的冲动,强行装作自己很淡然地说“其实我,有点喜欢。”

    “?”

    跟席宝爸爸一样,堂伯的第一反应,也是想到类似《悲惨世界》这种世界名著。

    “这可不简单啊,”他一脸感慨,“写的作者,需要海量的生活常识,以及跟他关联的特定方面的知识。”

    “《悲惨世界》你知道吧?”

    席宝

    她当然知道。

    当年为了装逼,高中上学期间就抱着这本书啃。刚开始并没有喜欢看,前期环境描写一类的太多了,事件也并非全然围绕男主转,她就有些看不进去,只是硬是装作喜欢的样子。但看着看着,随着主角的线路越来越明朗,她才发现,这世界名著,原来本质上也是一个爽文。

    只不过,它爽的更有深度、有层次、有境界罢了。

    因为《悲惨世界》开了个头,她突然对这些名著产生了兴趣,所以又去看了《简·爱》、《傲慢与偏见》等等,发现有些名著,本质特么的就是升级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啊。

    “我知道,爸爸有偷偷弄到一本翻译版的书,没事的时候读给我听。”

    席宝总不能说她上辈子看完了好多名著,健康的不健康的都有,只能按照她在这个世界的学习进度来告知堂伯——《悲惨世界》是她最近的睡前读物。

    ……

    唉,把这玩意当睡前故事听,她也是有点心累哦。

    堂伯却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你爸也是有心了,我小时候晚上不肯睡的时候,你大爷爷,不是让我背医书,就是让我看看幼学琼林、孙子兵法一类的书。”

    “哪里会特意根据孩子的喜好去买书啊。”

    不过,那时候去镇上的大路还没炸开,出村一趟也不容易,并不方便去找人家买书。

    席宝在心里暗暗叹气,要不是她重活一辈子,真的会被这些席家人对比的抬不起头来。

    堂伯在回忆里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回过神来,“瞧我,说着说着就走神了。”

    “咱找人抬猪回家吧,这猪死的时间久了,就不好处理了。”

    “至于你的爱好……既然你确定自己喜欢,那就努力多读书、多写字。刚好家里小孩子多,你没事时就研究一下他们喜欢什么,然后根据他们的喜好,编故事给他们听。”

    “从小故事到中篇故事,最后到长篇连载故事,你多练练,小家伙们听得捧场,就说明你编的故事还有点意思,要是他们听困了,你就得再琢磨琢磨。”

    “等你有信心让村里大部分孩子都喜欢你的故事,你就能央你爸给买个本子,把这个故事给写下来。以后时局好一点了,说不定还能给什么报纸、杂志投稿呢。”

    席宝本来听到要带猪回家时,心情已经因为即将吃到的猪肉而飞扬,可堂伯话锋一转,又说出这种安排,她的表情瞬间呆滞了。

    她微微长大嘴,“堂伯,我真的还是个宝宝啊。”

    让她这个“小孩子”去给更小的孩子写故事,人干事?

    这还真的是席家人干事。

    等席宝拒绝堂伯去喊人,自己一把捉住三只野猪的尾巴,拖着拉回去之后,堂伯去把家里几个年轻男人喊回来杀猪,顺便说起了席宝的事情。

    席宝期望有人说这种事不合适,可实际上却是……

    “噢!我之前都没想到这块去,光想着让她多看书、多积攒一些知识了。”说这话的是席宝的爸爸,“哥你说的对,就该让她一边学一边练,这样才能有长进。”

    其他男人也都是点头应是,觉得这主意简直棒呆了。

    席宝噘着嘴跑到上房去了,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境灵,我心好累啊。”

    “呃……”境灵绕着席宝飞舞着,“其实这事也不复杂吧,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没空盯着你的。你给小家伙们讲故事时,要么讲你知道的童话故事,要么把动画片什么的改改。孩子们思想没那么复杂,讲的东西越简单越好。大人们不问你说了什么,你也不记录下来,就不存在什么侵犯版权的可能了。”

    “你说的也对哦!”席宝眼神亮了亮,“之前带他们,我休息时他们也只能傻傻发呆,还不如趁机给他们讲些寓教于乐的小故事呢。”

    想通这点后,席宝心情又变好了,午饭跟晚饭都吃了大半头猪,香的美的胃里暖呼呼、脑子晕乎乎的。

    “奶奶,我今天能哄小姑姑睡觉吗?”等到大家都洗好澡之后,席宝敲开了爷爷奶奶的房门,提出这个要求。

    爷爷奶奶也知道堂伯给席宝安排了什么任务,笑着让她进门。

    “嘿嘿,”席宝挑中小姑姑来当第一个听众,也是有原因的,“我爸太精了,对我又太关心,要是我去给小栗子讲故事,他肯定会找机会偷听,甚至可能会把我说的东西记录下来。伯伯他们也聪明,跟我爸不相上下吧……只能到爷爷奶奶这了,他们年纪摆在这,不会太在意我说什么的。”

    席宝内心活动一番后,喜滋滋地搬个小马扎坐到小姑姑的小床边上,在她期待的小眼神中,低声说起了“狼来了”的故事。

    《狼来了》图画书原作似乎是九几年还是零几年出的,现在可能有类似的故事,但应该还没有成为孩子们的睡前故事。

    “咳,从前有个以游牧为生的村子,里面有个调皮的小孩子,叫做小明,”席宝也不是很记得清原作,只能瞎改改,大致意思到位了就成,“有一个春天,他一个人上山玩,突然就想逗逗山下那些看羊的大孩子……”

    “喜宝,”小姑姑不好意思地打断了席宝。

    席宝“嗯?咋了?”

    “那个,以游牧为生的民族,一般是在……高原草原地带吧?这种地方的山脉,基本都是雪山,春天的雪山也是很危险的。为什么小明一个人上山玩,都没人阻止他?”

    席宝……

    仿佛回到了上辈子,被“考据党”读者追问的那些年。

    “小娇姑”,席宝深沉地喊了她一声。

    “啊?”小姑姑席娇娇一脸不解,“怎么了,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不,我只是想说,作为一个小屁孩,你知道的太多了。”

    席宝“慈爱”地摸摸小姑姑的头,“睡吧小屁孩,我不给你讲故事了,我自己讲给自己听。”

    在小姑姑迷茫的眼神中,席宝满眼都是泪光,屁颠屁颠跑走了。

    爷爷跟奶奶对视一眼,“喜宝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第一次尝试,有点不成功?”

    泪奔的席宝扑到了爸爸怀里,“我下次讲故事之前,一定要写背景设定、大纲还有人设!”

    她知道的童话寓言故事,经过她复述后,基本上都经不起推敲,现如今,只能自己写设定了。

    “我还不信了,想当年我也有爬上晋江金榜的时候,这只是给小屁孩们讲讲故事,没道理搞不定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写的东西不太合适,存稿删了重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