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 她也是沉迷纸片人游戏无法自拔的一个妹子啊。

    席宝摸摸下巴,嗒吧一下嘴,“虽然以泽长得是够可爱了, 但是我现在比他还小一岁, 不好玩养成游戏啊。”

    真是让人苦恼。

    而且, 她也就是刚刚那一瞬间动心了而已,认真想想,把真人当乙女游戏的纸片人养成, 也是一件不尊重人的事情。

    养成这个想法, 就这么被席宝放到脑后去, 她除了偶尔盯着钟以泽发会呆之外,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

    顶多,就是对这家伙表现出更多的耐心, 没事给他讲讲比较“先进”的理念。

    她有意不过度干涉这个人的人格形成,可钟以泽的成长方向, 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她的影响。

    八年多过去,两人一起跳了两级,一起从小学毕业, 一起通过了初中升高中的考试,一起再次跳级, 然后一起参与了那年的高考, 最后还同时拿到了平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看着两人的高考成绩单,席宝后知后觉地问:“以泽,为什么你从小学开始, 就总是考九十五分?”

    成绩再怎么稳定,也不该稳定到这么严格的程度啊。

    钟以泽把成绩单叠好,收到口袋里,淡然回了一句,“不是你让的?”

    “哈?”席宝愣了,“我什么时候让你考这个分数了?”

    “这次高考题目挺简单的,我要不是粗心大意,也能考个满分什么的。你比我学的认真,又不是粗心的人,怎么不好好考?你就比状元少两分呢,考上状元很风光的。”

    “我跟你分数差不多就行了。”钟以泽不是很在意状元不状元的,“再者说,我们不都考上平都大学了吗,跟哥哥们一样,进去说不定还能得到老师们的关照呢。”

    “受关照是肯定的啊,孙伯伯也调去平都大学了,他总会照顾我们俩的。”席宝打断钟以泽,“你还没说,我什么时候让你一定要考这个分数的呢!”

    钟以泽回忆了一下,“记不清了,可能很早的时候?反正我都习惯控分了,无所谓。”

    席宝:……

    她也回忆了一下,过去很多年里,钟以泽每次拿回家的成绩单,好像都是一片九十五来着?

    家里人刚开始是笑他考的稳,次数多了之后,看看席宝那飘忽不定的成绩,对比钟以泽雷打不动的九十五,他们就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了。

    唯独席宝心大,直到看到高考成绩,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会是从我们刚入学开始……”

    “是的哟,”境灵出来搭话,“宝老大可能是忘了吧,你跟他一起上一年级的时候,因为你知道自己肯定会粗心大意失分,可又不想被你爸说什么,就让钟以泽陪你考低一点。他不知道要考多少合适,你让他考到九十五旁边的。”

    席宝无语地挠挠头,却发现自己梳着双马尾,不方便弄乱发型,只能改成捏捏耳朵。

    “我就是那么一说而已,这家伙还真履行了……”

    想到这人是因为她说过的话,而错过状元的名次,席宝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对不起啊。”

    钟以泽纳闷地看向她,“对不起什么?”

    “你是青春期延迟到来了吗?还是更年期提前来了?我怎么不懂你了?”

    席宝:……

    算了算了,不跟这家伙煽情了,她仰天一叹,叹完就直接转了话题,“你上大学准备顺便做点什么吗?”

    不同于很容易专注于某一专业的席家人,钟以泽这些年来,表现得聪明归聪明,却一直没有对某一方面产生兴趣。

    就连席宝的弟弟小栗子,也因为想要了解编程,而去自学外语了,这个比席宝还要大的钟以泽,却只是安安分分做完学校的课业,其余时间都跟着席宝玩去了。

    要是席宝在那专心写故事,那钟以泽要么就趴一边睡觉,要么就随手拿本书看看。

    根本没有其他席家人那么励志。

    “家里人见你对任何事都没兴趣,嘴上不说,心里都有些着急呢。”

    钟以泽看了席宝一眼,“唔”了一声。

    “你唔是什么意思啊?我问你话呢?”席宝翻了个白眼,踮起脚来,戳了戳这人的后脑勺,“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话又多又傻,长大了怎么变这样了!”

    钟以泽望着蔚蓝的天空,“不是你嫌我话多好烦吗?”

    席宝:……

    感觉胸口中了一箭。

    “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我随口说的你倒是记得了。”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是认真说的,什么时候是随口说的,”钟以泽这家伙有时候真的死脑筋,“只能全信了。”

    席宝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在家跟弟弟妹妹们在一起时,他们的在各方面表现出来的优秀,会让她稍微有些难过,所以她更情愿跟钟以泽待在一起;可跟钟以泽呆一起吧,这家伙说话气人的很。

    关键是,她每次都是白白生气。

    ——因为,人家说的好像也没毛病。

    深呼吸好几次之后,一向佛系的席宝才平稳了心情,继续劝导钟以泽,“我们不吵这些了,说正事好吗?”

    “光学习、拿个毕业证是没用的,你得有个爱好、奋斗方向、或者理想一类的东西……”

    “那你呢?”钟以泽突然反问道。

    席宝愣了愣,“我就混个毕业,然后在家一边玩耍,一边给杂志、报纸投稿啥的……我反正又没什么上进心,就这样呗。”

    “那我要跟你一起。”

    席宝无语了好久,才回:“你是粘人精吗?”

    作者有话要说:  赶不及了,明天补在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