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以泽看席宝还是有点懵的样子, 只好把他所做的事务,也大致上讲了讲。

    “国际上对我们华国相当防备,这些年来,我们国家靠着几样大火的出口生意,赚了非常多的外汇。”

    跟之前一样, 钟以泽在说明他自己做的事情之前,先阐述一下背景, 帮助席宝更快地理解。

    “我们国家一方面想加速发展, 另一方面, 又不想引起一些不怀好意的国家的注意。”因为华国目前的军事科技水平不高,真要再跟国外搞起来, 那人员的伤亡将会是一个海量的数字。

    华国好不容易从各种自然灾害中挺过来, 人口过量恢复后, 还开始了计划生育。在这种时候, 再搞战争,那定然是民怨沸腾, 国不安稳。

    “华国每次要在外国进口什么东西,都会事先思考一番, 我们买什么不会被不友好的国家过度注意,买东西要买多少的量,才匹配华国特意在国际上营造出来的弱国形象。”

    “这些年华国一直是这么克制地使用着外汇。可是, 这样一来,就有许多对国家发展有利的东西,是国家不好大肆采购的。”

    “所以呢?”

    席宝隐约有了点猜想, 但又觉得她的猜想太离谱了。

    “所以我抓住这个机会,搞了个国际物流公司,表面上承接不同国家之间的进出口代理、并且负责运输对应货物,实际上,我主要是给华国服务。

    因为办理公司时,我自己没露面,是由堂叔以前在国外认识的朋友帮忙的,所以基本上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公司是华国人开的。华国缺什么物资,只要我们公司能搞定进货渠道,就能帮忙批量买回来,然后经过几个国家的中转,最终运回华国。”

    席宝刚刚就猜到,钟以泽敢搞比出口更不好判定性质优劣的进口生意,八成是跟国家官方有什么联系。

    可她也没想到,钟以泽做的这么“疯狂”。

    “你这么搞,真的没问题吗?把公司设立在国外,一切事务都由外国人处理,时间长了,不说这些外国人会不会有异心,就说我们国家内部,真的就没人质疑你做这个生意的用心吗?”

    钟以泽眯着眼轻笑一声,“放心吧,我事先问过席爷爷了。他刚开始不是很拿的定主意,就帮我问了上面领导层的意见。”

    “领导们都觉得可以?”

    明明之前还说,上面不会再主动支持私人商业行为了,这又算什么?

    “主要是这件事的性质有点特殊,华国挺需要有个人能做一下。”

    “而且,堂叔在国外的人脉蛮厉害的,他帮我跟这些人建立了联系,这些人就能给新公司拉到一些生意,慢慢的,物流公司就能开始盈利了。”

    他说的堂叔,就是席宝大爷爷的儿子席泰泽。席泰泽之前在国外辗转了十多年,确实建立起了一些可靠的人脉。只是前些年没能联系,近些年国家对部分人的出国管理松了些,他才能出去找了这些老朋友,为当年的不辞而别道歉。

    席宝也知道这些事。这几年,堂叔经常带着堂嫂出国找老朋友。

    “我们把公司初步坐稳之后,才逐渐加入华国的订单,帮助华国订购国外的电子设备、车床配件等东西。有物流公司做中转站,就没人知道华国居然能拿出这么多外汇,去买这些高科技含量的东西了。”

    “而且,在物流公司渐渐取得很多国家的公司的认可后,我们不止是能接到更多的订单去赚钱,还能掌握一些隐蔽的资料。”

    “比如说伊国委托我们采买一批落后军备,我们把信息提供给华国,华国领导层就知道,伊国是准备搞战争了。”

    席宝:……

    这不就跟未来信息化社会的情报网一样了吗?

    到了二十一世纪,像某猫、支某宝、微某信、美某团这类应用的普及,不止是便利了使用者的生活,同时也把使用者的某些惯性信息,反馈给了应用商。

    手机开个定位分享、或者在外卖软件上输入自家地址、或者使用手机支付时,都会或多或少地泄露一些自己的信息。不过,大部分出名的应用商,并不会拿顾客的信息来做不好的事情。

    他们只是要从中掌握对他们有利的信息而已。

    ——比如说,全国范围内,哪个区域的人更喜欢定外卖、不同性别的人更青睐什么样的购物、什么年龄层的人更容易被广告打动等等。

    很多很多平凡的人,在随意使用许多应用的过程中,就成为了这些应用收集数据的一份子,帮着人家建立起一个庞大又精准的信息网。

    比如说,能根据你平时浏览习惯,定向为你推送新闻的——仔细想想,这不就是人家收集了你的喜好信息,才能对你投其所好的吗?

    席宝用怪异的眼神盯着钟以泽。

    她总觉得,让钟以泽这么发展下去,他也会成为那个能掌握海量信息网的人。

    到了未来,信息就是财富。

    为什么电商总是敢做特别大胆的投资?真的就只是人家钱多胆又大吗?

    ——未必。或许人家是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网,判断出这个投资会有超高的反馈呢。

    “你……厉害。”

    席宝只能这么说了。

    她想,上辈子没听说过什么大佬叫钟以泽,会不会是因为西岐村不在了,这个人的发展道路不一样,然后拥有了很平庸的一生?

    可是,即使她能改变西岐村的未来,也改变不了钟以泽的智商啊。

    只要上辈子的世界里,有钟以泽这个人,那以他这脑子,只要稍微用点心,就不会默默无闻才对。

    席宝挠挠下巴,开始深思。

    钟以泽本来怕席宝会不开心,还想安慰一下她,说只要她愿意认真做什么,也一定会很厉害的。

    结果,就见席宝在那发起呆来了。

    “你在想什么?”

    他等了一会,见席宝眼神一直是放空的,忍不住问了一句。

    席宝顿了顿,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到了点东西。”

    “哎呀,反正知道你已经有了事业,也获得了席爷爷他们的认可,那我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你了。今天就说到这吧,等哪天有闲心的时候,你再给我多说一些。”

    席宝知道钟以泽是优秀的,她今天情绪还不错,就没有突然产生什么自卑心理。大部分时候,她都挺心大的,只是偶尔,才会觉得自己被家人们对比得太菜鸡。

    “该去洗洗睡了,晚上不睡觉不是浪费电么。”

    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转过身问:“我们马上要去平都了,到时候,我是不是还能去参观五三哥他们弄的香水公司?”

    “这肯定可以啊。五三哥跟我写信的时候,还想着到时候怎么给你惊喜呢。”钟以泽见席宝确实是没有不开心,心情也好起来,“还有,我开的国际物流公司在华国也有分部,到时候带你过去玩,里面还有黄毛的外国人呢。”

    席宝眼角抽动了一下。

    说实话,她对外国人真没什么好奇心。

    未来,红头发、绿头发、五彩头发的外国人都常见到呢,还稀奇这个黄头发?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短小请假。可能是吃辣伤到了,我明天去弄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