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小狗的事情,因为早就跟人家确定好了, 所以他们只用去南城一趟就行了, 相信一切都很顺利。

    未免两人去省政府时, 带着一堆小狗崽的样子不太好看,席宝他们在领小狗之前,就先去省政府大楼,跟席国方见了一面,又在那吃了午饭, 聊了会席家最近的动态,之后才挨个去三户人家拿狗。

    “以泽”

    他们从席国方午休的房间出来后,有人喊住了钟以泽。

    钟以泽回过身去, 愣了下, “李叔,怎么了”

    “你们是不是要去我家拿小狗”

    原来这个李叔,就是钟以泽定好要领养狗崽的人家之一。

    钟以泽点点头,“是的,我们先来跟席爷爷说说话,这会要去拿小狗了, 免得回去时天色晚了。”

    “那你们不用去我家了,”李叔笑着说, 然后走了几步,到后头走廊的转角处,对一间办公室的人招招手,“老何, 以泽来了。”

    席宝看了眼钟以泽,见钟以泽也是有点迷糊的样子,两人干脆跟上去,站在这个李叔身后,往他喊人的方向张望。

    然后就听见了一阵一阵的狗叫声。

    “咦”

    席宝又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这办公室门口放了两个不小的纸箱子,一个里面是黑背狗崽,一个里面是华国的长毛狼犬狗崽。

    李叔笑着让他们进去,“上午看见你们俩带个篓子过来,就知道你们是来拿小狗的。我们知道你们会留在这吃饭,中午回家时就顺便把家里狗崽子带过来了,省的你们再跑一趟。”

    “这真是麻烦您了,不用两头跑,确实省下了不少时间,我们可以早点回家了。”

    钟以泽感谢李叔之后,就跟席宝一起,蹲在两个纸箱子边上,摸了摸里头的狗崽。

    一只纯黑的狗崽子先是龇了龇牙,然后疑惑地嗅嗅味道,呆萌地歪了下头,然后猛地蹭到了席宝手掌底下,像猫咪一样蹭头。

    有了一只带头,剩下的狗崽子也跟着凑上去,嗷嗷叫着求摸摸。

    席宝开心地把每只小狗崽都摸了会,“比我想象的还要乖巧嘛”

    “呵。”

    钟以泽收回空荡荡的手,目光沉沉地看着狗子们对他不屑一顾,全都跑到了席宝那边去。

    他心想要不是他把这些狗崽子给定了下来,它们又怎么有机会认识席宝真是一群忘恩负义狗,他决定不给这些狗特意定制狗屋、狗饭盆一类的了。

    “别跟它们玩了,狗身上有细菌,等会你可得用肥皂把手洗干净,免得你忘了这回事,用脏手揉眼睛。”

    “呃”

    有境灵这个狗腿子在,怎么可能会让她碰到不干净的东西早在狗子触碰到她之前,境灵已经把它们给清理了一遍。

    不过,钟以泽不可能知道这种事,席宝也没法说,只能承了他的关心,不再逗狗。

    “那行,我先去洗洗手,你把狗抱到背篓里吧。不是还要去一个同学家么,我们动作得快点了,不然回村时天肯定要黑。”

    “同学那边的不用急,我们直接去车站那就行了。”

    席宝本要去洗手,听到这话,愣住了,“他家在车站旁边”

    “唔也不算是在那旁边。他家太远了,我提前跟他说好了,叫他带着狗到车站那里等我们。”

    “你怎么不早说呀,让人家在那等,我们更不能磨蹭了。”席宝刚刚催钟以泽时,自己动作也没多快,现在知道有人特意到车站那等他们,她就完全不墨迹了,说完话立刻去了楼下,到水龙头那洗手。

    钟以泽无奈地看她跑走,“就知道说了之后你会着急”

    本来两人原计划,是在下午三点左右到南城车站就好,结果席宝一着急,两人在一点多就到那了。

    “同学人呢”席宝在车站院子门口张望着。

    “这呢这呢”

    一个带着大草帽的男孩子看到了席宝他们,“我在这呢”

    席宝先是开心这么快就遇到了人家,然后又有点不开心,居然真的让人家等了。

    由于爸爸的教导,她总觉得让不认识的人等她,是一种特别无礼的事。

    “对不起啊,天这么热,你在这等了好久了吧”席宝快步走过去,从大挎包里取出一个苹果塞他手里。

    这苹果还是她从小爷爷那顺走的,这年代又没有什么饮料,别的东西不好乱送,塞个苹果倒挺不错的。

    戴草帽的男孩收到席宝塞的苹果,很有些受宠若惊,下意识看向钟以泽,用眼神询问“我能接吗”

    钟以泽白他一眼,用表情表达了一个意思她送的你当然得接着。

    “这苹果看起来真脆,那我就吃了啊。刚好觉得有点饿了。”年轻男孩子正是能吃的时候,他中午急着要出门,在家也没吃饱,结果走了这么多路到车站,又热又累的,确实是饿了。

    他把苹果在衣服上蹭蹭,直接就开啃了。

    啃了几口,他指指自己身后那个竹筐,“狗崽子都在这了,总共有六只。”

    他吃完,又拿出口袋里的一块布片擦擦手。

    低头的时候,看见了钟以泽脚边那背篓里也是小狗。

    “你们要这么多小狗干嘛啊养狗也挺麻烦的,我爸喜欢狗,以前日子很难过的时候,也没把狗给抛弃了。但养狗太费粮食了,所以我们才把狗崽子送人的。你们要是想养,也别养这么多啊。”

    “不是我们一家养,这是带给我们全村的。先培养一下,以后用来看羊圈、看果园。”钟以泽难得会跟人解释。

    看样子,这个男孩应该是钟以泽难得的好友了吧。

    席宝刚这么想着,就见这草帽男孩回了句,“早听说你们村了,我爸之前去过一趟,回来就跟家里人感叹,我们城里人不如乡下人过的的日子好呢。老大,你说等我大学完了,能不能去你们村混个岗位啊”

    “你就这点出息”钟以泽又白他一眼。

    “说好了你要把外语学好了,以后给我办出差业务的。”

    席宝

    “钟以泽,你什么时候在同班同学里找小弟了”

    这种“我创业了,你努力学习,以后给我当打工仔”的神奇兄弟情,竟然会发生在钟以泽身上。

    画风莫名励志正剧了。

    “小宝姐,不是以泽收我当小弟啦。我们男生之间都这样,对谁服气就喊谁老大,跟社会上那种大哥小弟还是不一样的。”

    “他在学校筹备办公司的资料时,我恰好看见了,就帮着做了些小事。不过,我帮忙的那些,也是他指导我之后,我才能做的。我就是觉得他很厉害,开玩笑说了句,以后说不定我要去他的公司工作,他直接就给我推荐了些学校跟专业,还强烈要求我学好外语,以后做什么国外的什么总裁还是什么经理”

    这种,一般是指全权负责一个国家业务的总经理吧

    “那他还挺看好你的。”席宝以前不怎么注意班上同学,除了知道这个草帽男孩是班级前三也就是考试成绩永远排在她跟钟以泽之后的那悲催孩子,别的东西就不了解了。

    钟以泽居然还“预约”他当未来的高管层,以钟以泽的脑子,应该不会是因为什么兄弟义气而这么说的。

    这个草帽男孩,应该确实有点本事。

    “我是看你学外语挺快的,再加上很会来事,才觉得你适合做国外的市场开拓跟管理工作。”

    钟以泽跟这个草帽男孩关系确实挺好的,不然不会直接让人大热天带着狗出门,在这车站等他们;也不会连连对人家翻白眼。

    席宝发了会呆,没注意他们俩的情况,等她回过神来,就见这朋友俩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在那笑起来。

    席宝捏紧了自己挎包的背带。

    她倒不是羡慕钟以泽有个好朋友,她自己也是有朋友的,像小云姐,像娇娇小姑姑。

    只是,她有点羡慕,似乎所有身边的人,都渐渐找到了未来的道路,只有她

    只有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有种得过且过的随性状态。

    可是,这样的咸鱼心态,真的会让她活的开心吗

    她想起上辈子,明明在大学时,她还有不少说得来的好朋友,可是后来她毕业后直接暴富当全职作者,朋友们步入工作、步入社会,渐渐成熟,渐渐认识了其他的朋友,渐渐开始计划着组建一个家庭

    她很闲,闲到最后,连个一起去旅游的人,都很难约得到。

    她想要什么都能马上得到,熟人们想要买一个轻奢品,却需要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斟酌很久。

    她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只是随随便便放在自己的房子里,只是会时不时地用上,并没有觉得有多珍贵;可那些努力着才能买几万块包包的朋友,却能在每次带上那个包时,就拥有了快乐与幸福感。

    如果不是境灵让她穿越了,那她按照上辈子的轨迹生活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她除了在网络上能找些存在感,在现实中,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她的咸鱼式快乐,令她渐渐推开了还在努力生活的朋友们。

    “以泽,你说,我以后适合做什么呢”除了在家写,她能做些别的什么呢

    正跟草帽男孩说笑的钟以泽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还欠一章,这几天熬夜熬的脑子不太清醒,明天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