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

    对方这样问出来,正在忽悠中的席宝没能立刻回答。

    她眼神游移了一下。

    话说, 突然反应过来, 这个年代,能租房子吗

    由于她上辈子主职网络写手, 兼职包租婆, 所以她在忽悠舒湘卿时,下意识就说了什么租大院子做办公室什么的。可她毕竟不是真的蠢, 被追问一句, 就意识到这其中有点问题。

    “那啥, ”席宝忽悠归忽悠,可也不愿意用欺骗的方式招揽人,她回过头, 尴尬地笑着问钟以泽,“以泽啊, 这平都能租房不”

    连私人做点小生意都受限的现在, 租房好像也有点困难。

    钟以泽垂眸思索一下。

    他还真没了解过这个。

    “五三哥、小铭叔他们,都在平都买了房, 可我没听他们说租过房”钟以泽回忆着他跟席泰铭私下的信件内容,眼珠子一转, 有了好主意, “不如我们直接买房吧”

    租房什么的, 他一点也不了解,而且认识的人似乎也没有这种经历。可买房就不一样了,五三哥、小铭叔、还有张家大壮、小壮两兄弟, 都各自在平都买了房子,就是没跟家里大人说而已。

    有他们买房的经验在,钟以泽觉得,买房比租房要方便的多。

    席宝翻了个白眼,“咱俩初来乍到的,还不清楚平都这边让不让刚来的外地人买房呢”

    她话说一半,愣住了。

    “诶,咱俩户口是不是转到平都来了”

    因为票证制度,以及票证的地域限制,所以人们要变更常住地时,必然还要同时变更粮食关系等,以免在外面领不到当地粮票、油票等,活活饿死。

    成年人换工作地,会自己去处理这些事宜。而学生,则是会直接把户口转到学校所在地。

    这种事是家里人给席宝办好了的,她自己全程不操心,刚刚就没想到。

    钟以泽无奈地瞥了席宝一眼,“户口当然已经转了,直到我们毕业分配工作之前,我们都算是平都人。”

    “这样啊”席宝嘿嘿笑着,玩了会头发,“那应该是能直接买房的。”

    “不过,如果要买房当杂志社办公处,那房间要够多才行。”

    钟以泽点点头,“咱俩先把戴冒送到学校去休息,等下午去找五三哥他们。他们在平都这么多年了,应该能给我吗提些建议。”

    “”扶着自行车的舒湘卿一时无法言语。

    平都的房子,很贵的。

    超级贵。

    “那什么,你们要买房”他本来想直接问席宝他们买得起吗,可话未出口就觉得不合适,才决定婉转一点,“平都这边,大部分可分配的房子都是各单位自建的,这种不卖给外人。能卖的,好像就建国前的那种外国楼房其实这个基本上也都被政府征用了,还有就是四合院了。

    也有私人要去外地,想把自己的房屋卖掉的,这种是极少数,一般很难遇到。”

    说来道去,舒湘卿的意思是,席宝他们如果真的要直接去买房,八成可能性只会碰上四合院。

    “可售的四合院都是官方处理,价格上嘛,就有点太高了。”

    “价格高有多高”席宝还挺好奇的。

    舒湘卿叹息一声,“我家住在鼓楼那附近,旁边有个院子就公开挂售了。那个四合院,我小时候还溜进去玩过,里面年久失修,到处是杂草不说,就连屋子主体也有点破旧了。就那样的院子,要价二十万呢。”

    “鼓楼”席宝思索了一下,要是按照未来的平都规划,鼓楼那附近,应该属于二环以内了。

    能到手一个二环内的四合院,应当怎么也不亏的。

    就是,二十万

    她空间里有金块,能跟人换现金的话,确实可以弄出二十万来。可拿出那么多金块,也着实太过显眼了些,席宝不想仗着自己运气好,就这么乱干事。

    “二十万就算了吧。”

    席宝刚流露出这个意思,钟以泽就急忙打断她的话。

    “别啊,才二十万而已,我们先买着。院子里的杂草可以请人清理,屋子旧了也能再装修一下。杂志社初期不还要招人么,咱可以先在大学活动,等房子可以住人了,再带所有人到那边去办公。”

    席宝

    讲真,到底谁才是有金手指的人啊到底谁才是穿越的人啊

    “买那个位置的四合院应该不会亏的,你要是有足够的钱就买吧。”席宝在心里吐槽一番后,还是这么跟钟以泽说了。

    正常来讲,二环的四合院,升值空间应该很大的。

    “嗯,我们明天约上五三哥他们一起去看看房子,没别的什么问题,就给定下来。如果五三哥有别的推荐,我们也顺便多看看,再选择一下。”

    “到时候能拿出钱来的人是你,具体要怎么办,都听你的。”席宝还不至于要贪钟以泽这点便宜,“不过,杂志社的办公处,我还是另找地方或者每个月支付你一笔租金。没有要用你私人房子当办公室的道理。”

    钟以泽皱起眉,本想反驳,可想想又算了。

    “好,随你。你可以像给戴冒开工资一样,给我支付房屋租金,或者,你直接把我买的屋子当成杂志社固定资产,然后给我分股份也行。”

    “分红啊”席宝想了想,“暂时就算租金吧,还不确定杂志社能不能盈利呢。”

    “嗯。”钟以泽这一声,颇有点郁闷的味道。

    后面又吃完了雪糕的戴冒,看了眼钟以泽他们,又看看另一边有些着急的三个车夫,“老大,席宝,人家车夫在这等了许久了,是不是”

    “啊”席宝不好意思地看过去,“对不起啊,一时忘了你们还在等了。”

    她急忙又问了舒湘卿一句,“你要加入我们吗如果有一点想法的话,你可以留个联系方式”现在好像也没多少人家安装电话,席宝说了联系方式,顿了一下,换了个词,“你不是跟戴冒同校吗,等你们林学院开学之后,戴冒再去找你一次,等那时你给他个答案好不好”

    “跟你坦诚吧,我们的班底还没定,目前就我、以泽、戴冒三个人,杂志社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过我们还算有点钱,初期给编辑、作者的保底工资一定是能发的起的,一个月的保底至少有十块钱。”

    十块钱的保底工资,也是她先跟境灵商量,然后在火车上跟钟以泽、戴冒再次商量出的结果。因为他们主要的招募对象是大学生,大学生们一般不急着赚钱,自由时间也不多,他们在空闲时间里能创造的价值有限,杂志社开出十块钱的工资足以。

    若是有点野心、也有点能力的人加入了,他们自然会想办法冲绩效拿更多的钱。

    “你再好好考虑,车夫还在等我们,我们就先走了啊。”席宝对舒湘卿挥挥手,“期待以后还能再见到你,拜拜”

    说完,她就跟钟以泽他们分别上了人力车。

    车夫们按照席宝的吩咐,一齐先往林学院的方向小跑去。

    看着三辆人力车走远之后,舒湘卿在原地发呆,“十块”

    按照他自己的预算,他每年暑假卖冰棍,寒假卖自家煮的热粥,三个月差不多能赚到六七十块。至于上学期间,他还没想好可以做什么赚钱,毕竟他还是学生,可能时不时会被安排去哪里下乡一段时间,不好随意规划。

    可席宝朝他抛出的橄榄枝,却是承诺每个月至少有十块,这样一来,一年就有一百多了,至少够他管自己的学费、还有其他买书、买纸笔之类的消费。

    “还不确定他们是不是骗子,等到了学校,那个叫戴冒的,总不至于会在学校里骗人,那会见到他再说吧。”

    舒湘卿叹了口气,慢悠悠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也没什么心思再物色可能会买冰棍的顾客了。

    这边自行车的链条声有些寂寥的感觉,另一边,席宝他们人力车在路上轻轻颠簸的声音,却有些热闹。

    三个车夫保持着一种默契,互相之间的距离刚刚好,让车上的三个熟人能够时不时地说话解闷。

    “我们先把行李放戴冒宿舍里,然后出来吃个午饭吧。”钟以泽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等我们到了林学院,估计就十二点了。”

    席宝摸摸肚子,“你不说还好,说到吃饭,我就感觉饿了。”

    “我包里还有点糖果,要拿出来吃吗”

    “别吧,火车上天天吃奶糖,都吃腻歪了。”

    “那你先忍忍,学校附近应该是有饭店的,到时候我们去饭店吃午饭。”

    “林学院附近可没有国营饭店,你们要去吃饭,还得再走几十分钟的路呢。”一个车夫插了话,“不过,林学院十分钟左右路程之外,有个西餐厅。”

    “西餐啊”钟以泽犹豫了一下,“喜宝,你今天有胃口吃西餐吗”

    “有啊,我怎么可能没胃口。”席宝坐在车上,揉揉肚子,“我能把他们店的所有肉排全吃空唉,火车上一直都没好好吃饱呢,早就想吃新鲜的肉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可能犯太岁吧,被狗咬到手了,去打了疫苗,头晕

    今天续假一天,感觉我应该跪下给大家谢罪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