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那明天就问问吧。”钟以泽有气无力地说了句, 然后想起什么, 又精神了一点,“不过, 那个大杂院离咱们学校挺远的, 没有那个舒湘卿说的鼓楼四合院更方便, 要不还是”

    “得了吧,有个办公点就不错了, 还要什么方便”席宝先是这么反驳一句,可她又反应过来,这并不是交通发达的时代, “很远吗有多远步行能在半小时内到吗”

    “半小时应该是不能的。”钟以泽其实也搞不清具体的距离, 只是这么含含糊糊地说着,“其实我有这么多钱,不往外花也没什么意义,你要是介意这是我的钱,那就给我多分点股, 或者以公司名义给我打欠条嘛。”

    “杂志社还不一定能搞成功呢, 控制投资风险,是创始人的义务跟责任。”席宝抖动着二郎腿, 缓解自己首次创业的紧张感,“唉,前期怎么组成稳定的班底都是大问题,我至少要确定这个杂志社能办起来, 才能下定决心多做投资啊。”

    买个四合院,那是二十万的事,跟之前给戴冒开一百块钱的月薪可不一样。

    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投资。

    “戴冒不是说,大学生里有很多人搞各种报纸、杂志吗,要不我们在平都大学、还有附近的大学看看,要是有那种运营不下去了的社团,我们直接给吞并了。”钟以泽的思维方式很明显是商业化的,所以他才会这么说。

    这其实也不是他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了,在火车上,他就随意跟席宝问了一样的问题。

    跟之前一样,席宝摇摇头。

    “先不说能不能找到同样做杂志的社团,就说已经快运营不下去了的这种状态这种社团一定是有明显缺陷的,社员肯定也处于一种衰兵状态中,对我们这种新建的朝气杂志社弊大于利。”

    “我还是那个想法,吞并可以,但我只接受并入部分我认可的人才。”

    她话说的这么堂皇,完全忘了前不久,她直接在路边去拉拢一个并不熟悉的人。

    席宝这么排斥直接吞并,其实更根本的原因,还是觉得被吞并的一个社团,八成已经形成了小团体,有了他们的集体感跟融合中的三观体系,直接容纳这样的社团,未来可能会存在严重的势力划分问题。

    “我想用毫无经验的新人,有热情、有点能力就好。”

    可能在钟以泽看来,新人除了有朝气之外,几乎一无是处,可在席宝看来,新人的朝气会帮助他们挺过创业初期的磨难,并且,由于新人基本上都是一张白纸,可以跟杂志社一起成长,他们每个人身上,必然会刻下杂志社的印记,会把杂志社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钟以泽挑眉轻笑,“随你,这种事你做主。”

    两个人创业理念差距挺大的,不过,他们却从不会因为这个吵起来。

    “走吧,一点半了,我们到了学校还得买水瓶、脸盆这些东西呢,太晚了不好。”

    “嗯。”席宝伸了个懒腰,招招手,告知服务员他们一桌已经吃好了。

    钟以泽早在席宝点完单之后就付了钱,这会儿直接走人就行。

    三人并行着出去,一路尽量走在树荫下,十多分钟,就到了戴冒的林学院。

    这林学院的占地也不大,他们到戴冒宿舍,重新拿起行李,“你这两天就好好在宿舍休息吧,要是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学校附近就有供销处,我们俩就不陪你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戴冒无奈地挥挥手,“你们赶紧走吧,这边到你们学校好像就半个多小时的距离,你们是再找个人力车,还是走回去”

    “我不想走路。”席宝说完就用精神力扫荡开,又找到了不远处的人力车,仔细一看,那车夫还挺眼熟的,“说起来,我们之前到林学院的路上,就说过,我们会在吃完午饭后再去平都大学。那车夫说不定注意到了,就在学校外面的阴凉地方等着呢。”

    在席宝的精神力视野中,两个坐在林学院外面阴凉处的车夫,正是之前拉她跟钟以泽的那两个。估计他们车夫之间也有自己的默契,一起来的三个车夫,唯独拉戴冒的那个车夫离开了。

    而且,估计他们是不想让顾客觉得自己故意等在这,还特意选了个视觉盲点,导致席宝他们刚才回来时没有见到车夫。

    “但愿他们还在下面等着吧,”戴冒要帮忙给席宝提两个箱子,“我送你们出去。”

    “不用了,你不用帮我,去帮以泽分担点吧,他力气小。”

    钟以泽脸色黑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还一脸自然地把最重的那个木箱子递给了戴冒。

    等到他们三再出现在林学院门口时,那两个车夫果然就在那等着。

    见席宝跟钟以泽盯着他们的脸看,两个车夫有些尴尬地笑笑。

    这个点坐人力车的客人少,他们从席宝跟钟以泽的对话中,猜测到他们这会还要坐车,才巴巴地等在这的。

    不过,这种刻意等生意的行为,或许会让一些人心里不太舒服。

    席宝却不在意,她心大。

    钟以泽也不在意,反而觉得这车夫会用心,是会主动抓住赚钱机会的人。

    “得再麻烦你们一下啦,”席宝笑着指了指她跟钟以泽的行李。

    两个车夫喜笑颜开,说了声“好嘞”,利索地过来搬东西,等席宝他们上车时,还特意把车压到最低,方便他们上去。

    车夫们体力是练出来的,他们拉着重重的人力车,还能一路小跑,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就把席宝他们送到了平都大学的门口。

    “需要我们帮忙把东西送到你们宿舍吗”

    车夫放下车把手,让席宝他们下来后,紧接着问了一句。

    他们在问客人问题前,一般会尊称一声先生、小姐、夫人一类的,可席宝跟钟以泽的年纪都太小,这么称呼不合适,车夫只能省了称呼,直接问问题。

    “算了吧,我们自己进去。”钟以泽摇摇头,凑到席宝耳边,低声说“让车夫送行李去宿舍的影响不太好,可能会被认为是小资做派。”

    席宝本来懒得拿行李,可钟以泽这么说,她只能耸耸肩应了。

    “行吧,我们自己拿。”

    “你那个重的给我,跟我换个轻包裹去。”席宝照顾了一下钟以泽的“弱小”,“你这人,肌肉都长出来了,怎么还是没点力气呢”

    “小心你以后连自己老婆都抱不动啊。”她奸笑着,揶揄了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本想写长一点,但是时间来不及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