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宝这话说的莫名其妙, 钟以泽根本没能理解。

    没等钟以泽再问什么, 司机已经停下了车, 提醒道“到卫生所了。”

    “诗音姐姐, 我陪你进去吧。”

    原来之前撞到林诗音的时候, 她腿蹭破皮了, 需要来处理一下伤口, 免得感染。

    司机先下车,到后面为席宝他们打开车门, 照顾着两个女生下车。

    至于坐右侧的五三跟钟以泽, 直接自己下来了。

    “你自己能走路吗”等林诗音被司机扶着下车, 席宝紧跟着从左边下去这时候华国没有什么车来车往, 就没规定说不能从左侧下车。

    林诗音笑了笑,“嗯, 现在能走了。”

    “之前是跑的太紧张, 又一下子泄了力,腿软了而已。”

    “这样啊, 那我们去里面找医生吧,把你腿上伤口冲洗一下, 再涂点药。”席宝弯下腰,看了下已经止血了的伤口,“你这个都结痂了, 待会可能要再揭开,给原先的伤处消毒,会有点痛哦。”

    “没事的。”

    比起被那些二流子逮到欺负, 她现在只是摔伤了腿,已经是万幸了。至于痛痛一下又没什么损失。

    席宝揽着林诗音的胳膊,两人一起进去卫生所。

    钟以泽想跟上去,却被五三拦下了。

    “你跟过去干嘛”五三瞪他。

    钟以泽总觉得今天有哪里不对,搞的好像他一直在被针对一样,“席宝进去了啊。”

    在他看来,席宝去哪了,他跟上去就是正常的。

    “席宝进去,你就要进去”五三把钟以泽的头往下一按,“你那聪明脑子整天都在想什么要是她去厕所,你也要跟着吗”

    “那倒不会,她小时候就不让我跟去厕所。”

    按照钟以泽这说法,他刚开始的时候,还真的要跟过去呢。

    五三嘴角一抽,想起来这小子小时候有多黏席宝了。

    “我说你啊,你现在不是小孩子,是小伙子了,不能跟小时候一样那么连着喜宝了,知道不”

    “为什么啊”钟以泽完全不理解,“刚刚坐车的时候我就想问了,为什么不让席宝抱我胳膊明明我跟她更熟,她跟那个女的才刚认识,互相之间能有默契跟信任度吗”

    五三

    “这跟她们是不是刚认识关系不大,重要的是,林诗音是女的,你是男的,就这么简单。”

    钟以泽歪了下头,一时间显得有点呆萌。

    “这是在怪我是个男的吗”

    五三觉得头痛,在心里不断骂席泰铭。

    “你小铭叔,是不是没教过你男女有别”

    “没教过啊,但是老师讲过。”钟以泽居然知道男女有别这回事,“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五三第一次觉得钟以泽是个蠢猪。

    “你脑子喂猪了吗还是落在家里了”

    “都说了男女有别,你跟喜宝都快十六岁了,这年纪,好多人都结婚了,你不知道要避一下嫌”因为有点上火,所以五三这会说话都带着点怒气,“刚刚那么多人坐在车上,有司机、还有个不认识的女的,你扑到喜宝怀里算什么就算是一时意外,你也该立刻道歉,然后坐正了,离她远一点。”

    钟以泽张了张嘴,一时没有话说。

    他这会才知道,刚刚五三不是在担心他,而是在气恼他跟喜宝的姿势过度亲密了。

    他心里有点难受。

    不让他跟席宝亲近,就像不许小孩子吃糖一样,好让人难受。

    “你听明白没你跟喜宝都不是小孩子了,在大学里面,你要是跟她太亲密,会让别人觉得你们关系不纯粹,到处传你们俩的闲话。”

    “人言可畏,闲话说多了,人家都会当真的。你是个男孩子还好一点,以后讨媳妇,把事情说清楚,你媳妇能理解就好。可喜宝是女孩子,她名声坏了,都没人会愿意娶她的。”

    说到这,五三忧郁地望天。

    唉,他们这一房的安字辈,就席宝一个女娃娃,他是把席宝当亲妹妹宠着的。想到妹妹以后要嫁人,哥哥心里头像是泡了醋一样,酸溜溜的。

    五三一个人酸了一会,差点掉下了眼泪。

    可他转头一看,钟以泽闷头闷脑地走开了,一个人靠在卫生所的门边,一副不想跟人说话的样子。

    五三

    其实之前在香水公司实验室里面的时候,他有点想试探一下钟以泽,问问他,是不是对席宝有男女之情。

    可刚刚在车上,钟以泽的各种表现,都明确显示出他还不懂男欢女爱这种事。

    五三对于感情也不算多了解,但他至少比钟以泽这种情况,要优秀太多了。

    知道钟以泽不懂事之后,五三就没问那种话,免得还让人家开了窍,真仗着自己跟席宝一起长大的亲热劲,把自己的身份,从竹马进化成了男朋友。

    五三这边暗搓搓地诅咒钟以泽,希望他一直都不要懂感情,那边钟以泽也在心里给五三扎小人。

    “他从小就不是很看得惯我,他要到外面上学,没法陪席宝玩,我才是席宝最喜欢的玩伴,所以他一直都嫉妒我。刚刚那么说,也肯定是借口什么男女有别,让我疏远席宝,然后他自己上位,成为席宝最喜欢的人。”

    钟以泽觉得自己搞懂了五三的心理,就特别烦他。

    “我买房的事情,不咨询他了。明天我带席宝去找小铭叔,让小铭叔陪我们去买房。”他暗自做着决定,“以后也尽量不带席宝来找他,我们不带他玩。”

    “阿嚏”五三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后,他往卫生所门口走来,想再跟钟以泽说两句。

    刚好,席宝跟林诗音在这时候出来了。

    “刚刚是五三哥把以泽拦下了吧”席宝笑眯眯的,“我进去后,刚想回头跟以泽说,医生要给诗音姐洗伤口,他这个男生不应该跟进来,结果回头却没看见他。”

    五三笑着点头,“这小子不懂事,刚刚差点直接跟着你进去了。”

    钟以泽轻轻地哼了一声。

    席宝踩了他一脚,“你在这等一小会还有脾气了”

    “没,没脾气。”钟以泽本来还想摆点架子,让席宝哄他,可看到席宝一脸不爽的样子,他气势就弱没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