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成功打击了钟以泽一把, 沉稳如五三,也忍不住有些得意地昂起了脖子。

    里头的席宝已经在这屋里绕了一圈,见五三他们还站在门口,不由得有些纳闷, “你们俩在门口干嘛呢”

    “哦,没事, 我是让以泽看看对面房子, 毕竟,那房子以后说不定就是他的了。”五三说完,还朝钟以泽笑了笑,“怎么样,你小铭叔打算给你的这个房子, 还不错吧那里面的构造跟我这边差不多。”

    钟以泽深吸一口气,“我又不会到香水公司工作, 要这边的房子做什么小铭叔选择进入官场,必然无法像咱们这样赚钱, 这房子还是归他自己比较好。”

    “这种事你们叔侄俩自己商量就好。”五三耸耸肩, 侧身让钟以泽进屋,然后才把铁质栅栏式的防盗门锁上, 又关上了里头的木质门, 才对席宝说“我们这边的住宅楼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 今天天气好,肯定有足够热水洗澡。”

    他走进卫生间,让席宝辨认放热水的那个水龙头, “这边放出来的是纯热水,那个淋浴头跟我们村的差不多,可以通过调整下面两个水龙头的大小,来调整水温。”

    “不过,可惜这边还没法像我们村里那样,给卫生间全贴上瓷砖、地砖,所以基本没法直接淋浴,还是得用上澡盆。你们洗澡时稍微注意一点,别把太多水打到地上,免得水泥地太潮湿。”

    卫生间的水泥地面一侧的角落,有一个下水口,用以排掉地面过多的水流。但水泥地本身就吸水,这下水口仅仅只能防止地面积水而已,并不能阻止地面变得超级潮湿。

    “卫生间没有弄瓷地砖是有点麻烦,”席宝把两边辫子拢到背后,“齐氏瓷器厂不是一直在各地开分厂吗,平都郊外也有瓷器厂,怎么弄不到瓷砖”

    “那些瓷器厂,基本上只做各种型号的陶瓷刀,哪里有功夫做瓷砖啊。”陶瓷刀能卖到国际上,赚取不同的外汇,而瓷砖在国际上不算什么稀奇的东西,华国不想出风头跟别的国家抢这份生意,所以根本没打算生产瓷砖。

    当然了,瓷砖不出口也可以在国内售卖,只是,国内能奢侈地用瓷砖来装修的人家,到底是极少数。

    综合这些原因,瓷器厂情愿去做漂亮的花瓶、碗盘卖,也不会费力不讨好地开生产线做瓷砖。

    “二伯要开始做小饰品工厂,外公那边也要开调味料工厂,等他们把厂子办起来,能赚钱之后,肯定还有别人家想尝试办厂不知道舅妈家会不会有这个心思。”

    席宝摸摸下巴,“要是舅妈家愿意开个瓷砖厂,说不定能抢先占据国内市场呢。”

    以华国的发展速度,不出十年,买得起大房子、出得起装修费的人家,必然会直线增长。

    可到了那时才投身市场,很难占据什么优势,只有在现在、装修材料的市场需求还没明显增加时,才能轻松成为这个市场的巨头能短暂地垄断市场也说不定。

    五三跟钟以泽都聪明,能理解席宝说的意思。

    五三说“今年过年回家时,你可以去问问你舅妈那边的想法,如果他们想做,我推荐他们到平都这边来,或者去海市等大城市也行。”

    只有大城市里,才有更多的人买得起瓷砖来装修。而且,也只有几个大城市,已经在孙抗战的指导下,给各大学、各大公司装上了太阳能热水器,这些大集体都是潜在的大客户。

    “嗯,我到时候会去问的。”席宝让境灵把这件事记下,然后又好奇地问五三,“五三哥,你以后就打算一直在香水公司做下去了吗”

    她不是瞧不起香水公司,只是,以五三在医学、化学上的天赋,若他一生都限制在这香水公司,未免有点大材小用了。

    “我暂时没想那么远,至少目前来说,我在这边研发各种香水时,感觉挺开心的。”五三从未放下过对医学的研究,但他也没有特别想要去当医生,“而且,最近收到的客户反馈里,终于有至少百分之十的客户,感谢了几款香水附带的安神助眠、舒缓心情、驱虫、提神、帮助集中注意力等作用。”

    香水公司出的每一款香水,都是由五三带着他的团队研发出来的,各款香水除了香调不同之外,还附带了一些额外的效果。

    毕竟,五三还是个医学奇才,他研发香水,可不会满足于单纯地调配前调中调后调这些。

    “我觉得,以后香水必然会成为很普及的生活用品,无论男女、无论贵贱,都会愿意使用香水来提升自己的魅力。在此基础上,我做出有特殊作用的香水,不也算是给医学做贡献了吗”

    世界的节奏会一直加快,以后的人,不会再愁饿肚子了,但也会面临一些更大的职场、生活压力。到那时候,如果一款香水可以帮助他们降压、放松、安眠,使他们不至于因为长期的压抑生活而生病,的确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五三哥你自己有想法就好,我就是担心你不喜欢做这些事,却因为跟公司的人关联太深,不好退出。”

    “放心吧,我跟他们关系挺好的,即使有一天我不在这里任职了,我也会为他们培养出合格的接班人来,然后我自己当个挂名指导一类的角色,时不时来指点一下就行了。他们不会强行挽留我的,这些事,当初确定建香水厂的时候就说好了。”

    “嗯嗯,”席宝知道五三心里有成算,就没有再说这个了,“那我先洗澡啦,今天一天挺累的。”

    “好,你先洗吧,我跟以泽再聊聊天。”五三笑眯眯地,推了一下站在卫生间门口的钟以泽,“走了,难不成你还要偷看女孩子洗澡吗”

    席宝

    “我怎么感觉五三哥有点不待见以泽,是我的错觉吗”

    在到达平都后,为了保障席宝的安全,境灵基本上一直用精神力盯着方圆百米以内的情况,五三跟钟以泽私下说的那些话,境灵全都听见了。

    “可能是你哥觉得你长大了,就不喜欢钟以泽那么没头没脑地粘着你吧。”

    “呃,可是以泽好像还没什么性别意识,五三哥现在就这么防备着,好像没必要呢。”席宝一边放水到澡盆里,一边吐槽着,“说不定,五三哥还会促使以泽去了解这些事啊哈哈。”

    境灵不说话了,它觉得以后说不定真的会变成席宝所说的那样。

    一个合格的狗腿子不会插手主人的人际关系,于是它转移了话题,“你睡衣还在行李箱里,我去拿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上有事,我如果八点前没发第二章的话,就是没更新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