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进击的农妇[年代] > 六个孩儿
    第126章六个孩儿

    朱娇娇照样还是管着养殖场, 不管是养猪的秘密饲料, 还是养鸡场的蚯蚓养殖, 这些秘方一直都掌握在朱家手里,老门山的社员也是一致地都没有人来打探这些。

    有些东西大家愿意, 就可以大方地显露出来, 但有些东西, 关系到老门山很多发展的, 大家还是不怎么愿意显露出来的,所以都是宁愿不知道这些事情,也是不打探这些事情的, 以免被外人给趁机知道了这些秘密。

    朱娇娇挺大肚子要管这些东西也有些困难, 好在不管是养猪的秘密饲料还是养蚯蚓的饲料都是可以提前做好一批的,倒是不怕因着怀孕要生产的事情就忙不过来。

    五一少数民族京都参观团的活动在广播里早就放过了, 包括五月中旬最后两天领导人接见参观团的新闻也放过了。

    素珊的生日过了几天之后,公历五月二十二, 农历四月二十二下午,朱娇娇察看完养猪场出来,才走出养猪场没有几米远,就感觉肚子有着明显的下坠感。

    这个时候,也才下午三点多一点, 因着离之前算好的生产时间早了十来天呢, 于敏乔也没有跟着一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去年伤到了脑袋的缘故,以往逢上这种快生的时候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的,至少就养猪场到家里的这点路, 她还是能走回家里的。

    可这会朱娇娇疼起来却连走路都有些艰难,往前挪了几步就感觉不对劲了,只得请了在养殖场守门的老人家去大队部里麻烦值班的老人家帮忙发个广播。

    于是没一会,老门山的广播就响了起来,“叶队长,叶队长,你家媳妇在养猪场门口肚子痛,怕是要生了,你快些过来。”

    这广播一连播放了三遍,为着叶有华今天是领着人去了门山碧水潭修水利,那边有些远,发广播的人特意把广播的音量调到了最大的一档声音,朱娇娇只觉得恐怕连隔壁翻几座山的龙门大队都能听到这个广播了。

    才这么想了一下,肚子又抽抽地疼了起来,孩子直往下头坠,朱娇娇都有些担心了,这不会这会就要生下来吧

    她估摸着阵痛的时间,到底不是很敢确定,想着万一要就地生产,孩子若是生在养猪场门口说起来到底有些不好听。她便咬牙忍着疼痛一步一步地挪到了大队部的楼下,扶墙站着忍了一会痛,扶着墙壁又往前走了一会,到底离养猪场远了一些,这才靠着墙喘着气。

    这么一通忙下来,只觉得汗水如雨一般,肚子也更疼了一些,朱娇娇痛得只觉得眼前都有些模糊了。

    倒是素瑶跟成义这会赶到了,他们在学校里听到了广播,就连忙跟老师请假赶了过来,素瑶跟成义一边一个搀扶着。

    看着姆妈一头一脸的汗水,连头发都湿透了,素瑶跟成义着急得不得了,“姆妈,你怎么样很痛吗要不我跟成义扶你回家”

    “没事。”朱娇娇可不敢叫素瑶和成义扶着她回去,素瑶才过了满八岁生日没多久呢,成义也才五岁多,叫两个孩子扶着她这马上就快生的一百多斤的孕妇,她心里也不放心。

    素瑶急得不行,正待要叫成义去喊一喊爹爹,就看到那一头爹爹狂奔了过来,“爹爹,爹爹,我们在这里。”

    “姆妈,你看,爹爹跑过来了。”素瑶又大声跟姆妈说话,朱娇娇努力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果然丈夫叶有华从远处奔了过来。

    叶有华听到声音往这边一看,也没有停留换了个方向就直奔了过来,“素瑶,你跟成义先跑回家去开门,我抱着你姆妈回去。”

    素瑶跟成义听了连忙往家里跑,叶有华一把打横抱起妻子,边往家里跑边宽慰她,“娇娇,你再忍着一点,从大队部到家里很快的。”

    “我没事。”朱娇娇忍着疼痛咬牙把话给说了出来,但事实上她觉得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已经快要生出来了。

    叶有华抱着妻子,快步往家里奔跑,幸好素瑶跟成义跑得快,已经把院门和堂屋门给打开了,叶有华蹬蹬蹬地跑进去屋里,冲后边掩院门的素瑶喊了一声,“素瑶,你跟成义烧一些开水。”

    “等一下,你放我下来。”朱娇娇只觉得有些不妥当,连忙叫丈夫放自己下来,才被入下来,只感觉肚子一抽一松,孩子生下来了。

    叶有华眼疾手快地把一个红通通的小孩儿给捞了上来,小孩儿肚脐上连着脐带舞手蹬脚地大哭了起来。

    夫妻俩看着这么个捞上来哇哇大哭的小孩儿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幸亏这会唐美芙也是听到广播后跟了进来,一看这情形连忙说话了,“有华叔,我来抱着小孩儿,你抱着娇娇婶先去产房,素瑶,你们烧好热水就赶紧地打了水过来。”

    叶有华夫妻两个也就是被这情形给惊到了,事实上朱娇娇都生了几个了,有经验的了。

    叶有华连忙把妻子抱到楼上产房,唐美芙亦步亦趋的跟着抱着小孩儿,叶有华把妻子放到了床上,“美芙,你先抱着小孩儿,我把剪刀烤一烤再把脐带给剪了。”

    楼下于敏乔跟朱立勤也跑了回来了,两个人看到堂屋里血糊拉碴的就知道,娇娇这恐怕是已经生了,连忙去提了两壶热水上来了,“早上才灌好的热水,还热和的。先用这个热水。”

    “这脐带我来剪。”于敏乔一上来就把剪刀接了过去,在煤油灯上烤了好几遍才把脐带给剪了。

    一直哭个不停的小孩儿这会也终于没再哭了,叶有华用一张棉布把小孩儿包起来放到妻子的枕头边,“我再去打些热水来,娘,你看着点娇娇。”

    “去吧去吧,这里我来。”于敏乔也叫唐美芙回学校去,“还没有散学吧。先回去讲课吧。”

    唐美芙在一旁帮着递热水,“没事,已经叫孩子们自习了,这会的时间也差不多该下课了。”

    于敏乔这才没有说什么了,到底这屋子里要有个人在门口接水。

    于敏乔脐带剪断了,又给朱娇娇按肚子,忙乎了好久,朱娇娇又把胎盘也给排了出来,这才把朱娇娇给清理干净了。

    叶有华早去外头把张大夫给请了过来帮忙搭脉,生得这么急冲冲的,既担心大人也担心小孩子。

    张大夫也是听说了不是叶有华手伸得快,小孩儿就得掉地上去了,有华媳妇又是脚长的人,那离地也将近有一米的高度呢,能不担心吗

    “有华媳妇没事。”张大夫先替朱娇娇搭了脉,“生得是急了点,好在没有伤到身子,一会我给开个坐月子的食补方子,平时也别只躺着,能动了就动一动。不见风就成了。”

    叶有华听到妻子没事,抹了一把汗,又请了张大夫去看看小孩儿。

    张大夫给朱娇娇搭完脉又给小孩儿去搭脉,这么小的小孩儿,张大夫搭了好一会才停了手,“小孩儿身体好,没有什么碍,头两回先喂些稍微带点温的白开水,慢些再喂奶。”

    听到大人小孩都没有事,大家这才有心情来看这个小孩儿,小孩儿长得挺好,胎发浓密,眉毛也不像一般的新生儿那般清淡,眼睛毛似朱家其他孩子一样,一贯都是长长的,眼睛看起来有些细长,至于真正的眼型,这几个之前一个也没有打量过。

    这会小孩儿闭着眼睛在睡觉,也只能看出一个细长了。

    从长相上来说,七分似叶有华,三分似朱娇娇,夫妻两个都不是长得差的长相,这孩子将来的相貌是不用担心了。

    素瑶跟成义两个挤在门口,看着张大夫把小孩儿搭完脉了,就悄悄地进屋去看小孩儿,在队里大家见小孩儿也见得多,姐弟两个都知道新生的小孩儿确实是红通通的,一点也没有奇怪这个红通通的模样,只觉得小孩儿可爱呢。

    “姆妈,这个是三弟还是四妹哈”看了好一会,素瑶才问了起来这个。

    大家面面相觑,好像谁也没有关注过这一点啊,就是朱娇娇自己也没敢很确定这事呢。想着说要翻一翻襁褓看一看。

    还是张大夫说了一句,“看脉相这个是你们的三弟呢。”

    “是三弟啊。”成义轻轻地握住小孩儿手,“以后我带三弟玩。”

    唐美芙摸了摸成义的小脑袋,“既然这般说了,那你可得好好照顾你家三弟哦。”

    “嗯。我知道的呢。”成义连连点头,“就跟哥哥带我玩一般,我也要带三弟玩的。”

    围着小孩儿看了一阵,于敏乔跟朱立勤才把张大夫和唐美芙给送走了。

    叶有华倒是没有跟着下去送客,而是替妻子拉了拉被子,摸了摸小孩儿的小手,这会还有些惊魂未定呢,“咱们有六个孩儿了。小孩儿今天可真是险啊。”

    可不是险么,就是朱娇娇这会还有些胆颤心惊的。

    “不是你一把接住了,小孩儿要是掉到堂屋的地面上可不得了。”

    朱家的堂屋里铺的是青石板跟水泥筑的烟道,那可不是软绵绵的泥土地面,的呢,小孩儿要是掉在地上可不得了。

    “大难已经过了。”叶有华这才跟妻子商量着,孩子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朱娇娇对于给孩子们取名字这事是不怎么上心的,“请爹爹取名字吧。”

    “我想着,要不这会就跟娘说一声,让小孩儿姓于算了”叶有华轻轻说一句。虽然之前说的是等岳母过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再提,但这会小孩儿都已经生下来,早些提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朱娇娇听了就蹙了蹙眉头,“这事还是得问一问爹娘的意见吧。”

    “成,那咱们问问爹娘的意见。”叶有华也是这般想的,家里的孩子姓什么,姓朱或者姓叶都无所谓,但要是姓于自然还是得长辈们同意。

    没一会于敏乔跟朱立勤就送了人也上来了,“有华,一会你去底下拿些东西出来,咱们照着张大夫的方子给娇娇做饭。”

    “嗯,我知道呢。”叶有华手里就拿着张大夫的方子呢,“爹,娘,孩子的名字你们帮忙取一下吧”

    朱立勤看了看小孙儿,“名字我早便想好了,就叫叶成智。”

    “忠,义,智,刚刚好排下来能用呢。”朱立勤早些年就已经知道了自家会有四孙子四孙女,自然是早就有准备好了的。

    叶有华也没觉得这名字不好,他想的是另一件事情,“爹,娘,我想着要不让成智姓于跟着娘的姓氏。”

    “姓什么于不用姓于。”于敏乔一听就不乐意,“咱们家的孙孙,姓叶姓朱都成,不能姓于。”

    叶有华没想到岳母这么激动,“我想着,娘您家好似也没个承继香火的。”

    “老于家的事情,管那么多干嘛”于敏乔看女婿到底是一片好心,这才说了,“当年,我爹过世的时候,族里就给家里继承了香火了。不然,家里那房子他们是怎么名正言顺的拿过去的”

    朱娇娇就没听父母说起过这事,“照这么来说,我还有一个舅舅”

    “什么舅舅”于敏乔可不认这个族里安排过来的弟弟,“那会我就说了,房子他们要拿走可以,继承的那人替于家祭祀这事怎么也不能敷衍,但是别想叫我认作亲弟弟。”

    于敏乔不是很乐意说这事,就摆了摆手,“行了,听我的,孩子就叫叶成智,别想着什么于姓不于姓的。”

    “听你们娘的。”朱立勤也是这般说的。

    “一会我们给娇娇端些花生猪脚汤上来。”这夫妻两个说完就下楼去了。

    叶有华看了看妻子,“你之前没有跟爹娘说过这事。”

    “那会爹的生日倒是近了。娘六十岁生日还早着呢。我就没那么早给说。”朱娇娇当时得到丈夫的话之后也只是把成义姓朱的事情给说了,至于三儿姓于的事情,朱娇娇想着事情还远着叱,也就没有说这事。

    没想到母亲对这事还挺大反应的,“算了,既然是娘不肯的事情,咱们也就做罢吧。咱们家成智姓叶也挺好的呀。 ”

    “小乖乖,以后你就叫叶成智啦。”朱娇娇摸了摸成智的头发,“叶成智这名字,比于成智好听呢。”

    叶有华还能怎么的,他也不过是想着岳父岳母对他好,他回报一两分罢了,事实上,以他的想法里,那自然还是更乐意孩子跟自己的姓氏了。

    孩子的名字后来家里也就没再讨论了,倒是于敏乔说要给成智摆酒席,“这年头的日子过得不差,要么三朝酒,要么满月酒,总得摆一个吧”

    “别摆酒了。”朱娇娇第一个反对,还嫌朱家不够显眼么明年就是六六年了,那会才是全民大肆受打击的日子呢。

    叶有华想着妻子所说的将来,到底也是赞同妻子的意见,“家里好好吃一顿就成了,酒席还是别摆了吧。”

    “以后等日子好了,再给他们摆一桌大生日酒吧。”朱立勤也是心疼孩子们的,可是家里的日子还是得好好过。

    这些年来,老门山虽然日子过得好,可是大家也很少摆酒席的,除了当大事的时候要摆一摆酒,那是因为请着人帮忙呢,没办法的。

    平时真的是没有摆酒的时候,不管是结婚的大喜事,还是孩子三朝满月周岁,或者是新屋进伙什么的,也一直没有摆过酒。

    “多发些红鸡蛋吧。”朱立勤一锤定音。

    于敏乔只得不乐意地听从了,把煮出来的鸡蛋染了红色的颜料,给大家发了出去。

    下午等素璎跟成忠放学回来才知道,家里大变活人了。

    原本说起来要到端午节前后出生的弟弟已经是出生了。

    “命真大。”看着小成智,听着素瑶成义说的那个惊险事情,姆妈站着生下来,然后爹爹一把捞起来的,素璎跟成智一致感慨弟弟的命大。

    虽然家里不摆酒,但是大队里得到好消息的人还是一一上门业探望了,一人提着小小一篮子的鸡蛋,小的六个,多的有十六个,也有十八个。

    反正朱家送出去的那些个红鸡蛋的数全部都收回来了,朱娇娇坐月子要吃的鸡蛋也不用再去担心了。

    过来探望的人看完了产妇就出去了,边走还边说,“还以为你家成智要在养猪场门口出生呢,没想到还是生在了家里。”

    下午那会大队部播放的那个广播,真的是声音大到连龙门大队都有人听到了。

    大家也知道朱娇娇不是娇气的人,不然不至于挺着大肚子去察看养猪场。

    所以大家一听那广播,就想,不得了,叶队长媳妇可能要在养猪场生娃了。

    其实大家想的也没错。

    如果不是叶有华狂奔过来,又打横抱着朱娇娇,估摸着十之九八是要生到外头的。

    就算上打横抱着跑了那一段路,不还是急急忙忙地在堂屋里就出生了么

    对于朱家不摆三朝酒满月酒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从当初成忠出生开始,朱家就再也没有摆过酒了。

    朱娇娇生产之后还是跟大队部请假,要坐满一个月的月子,养殖场的事情有事先做好的饲料垫底,又有家里其他三个劳力也能帮着盯着,这假倒是请下来了。

    朱娇娇就照着张大夫的方子坐着月子。

    小成智也是一天一天地长大了,之前红通通的,现在就显得白嫩嫩的了,他的眼睛闭上的时候看起来是细长的,但睁开的时候看起来就有些圆,眼珠子好似黑珍珠一般黑鸦鸦的,张眼看人的时候眼珠子一动不动地要看好久,然后再眨一阵眼睛。

    一家人都觉得小成智可爱极了,就是成义,一向自认为自己很可爱的,可是在小成智面前也要甘拜下风,“姆妈,小成智怎么这么这么这么可爱啊”

    “你也挺可爱的啊。”朱娇娇摸了摸成义的小脑袋,“你问问你姐姐哥哥们,他们肯定都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呢。”

    成义小时候比较爱睡,小成智比成义要更活泼下结。

    月子坐了几天,叶有华从送完端午节礼回来,他在外头听了个消息,“你生成智那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取消军衔制,通知也发下来了。公历六月一号开始,连军服都改了。荣军那边的待遇估计也会受到一点点影响呢。”

    “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朱娇娇停下做瑜珈的动作,“是吴队长那边的消息还是靳组长传给你的”

    吴队长是以前门山水库维修的时候留在老门山的那一支武装队的一个队员,跟老门山的关系一向还不错,前两年原来的队长升上去之后他就做了队长,有些部队里的消息叶有华就是跟他打听的。

    然后靳组长则是人脉广,什么东西都知道一些,反正朱家一家人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靳组长到底是个什么职位,可是有些消息靳组长也很灵通,有时候在吴队长那边得到的消息还比不上靳组长这边的消息快。

    “是吴队长那边确认过的消息。”叶有华看妻子躺下了才把小成智放回了床上,“今天都三号了,他们的衣服全部都换了。”

    “吴队长他们的待遇也降了好些。”叶有华因此才想着恐怕荣军的待遇也会降下来,“也不知道荣军的补贴够不够用呢。”

    就算是补贴不够用,荣军也不会跟家里说的,上回过年前家里寄了那么些东西过去了,转眼他又寄了好些阿胶回来了。朱立勤跟于敏乔都叹了好几声这孩子。

    朱娇娇突然间想起来了一件事情,“你留意一下,我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应该就是今年吧,咱们要帮着南越那边对抗北美。”

    “什么”叶有华愣了愣,“南越跟北美不是去年打起来的你不是说打了好些年么怎么咱们今年就要去帮忙了”

    抗美援越的事情,在去年知道南越跟北美打起来的时候朱娇娇就说了一次,毕竟南越这个恶心的国家做出来过恶心事情。

    南越做恶心事情的时候,朱娇娇记得,雪棠的哥哥还参与了这一场对越之战,所以,朱娇娇对于自己国家之前相助过南越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叶有华也是听妻子说过这件事情,“不知道荣军会不会参加按说泉城离南边远着呢。”

    这事谁能知道呢。朱娇娇在梦中跟着“她”的时候也就是在老门山打转比较多,后来跟着”她“去了楚南还是因着成忠调去县城做了校长,不然,“她”的世界也就那么小。

    这事,听了也听了,叶有华甚至不可能写信给荣军去提醒什么,不说妻子有机缘的事情不能透露什么,就是能跟荣军透露,听说部队那边的信是有专人会检查的。

    总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些特殊的事情。

    虽然如此,叶有华还是对这件事情上心了一些,总得知道这事对于荣军有没有什么影响才行。

    夫妻两个说完事情的第二天就是端午节,队里歇工一天。

    也就是能够歇这么一天轻松的,过完端午节,就得准备着夏天要发出去的一些货了。还有早稻收割的时间也快要到了,大家也得慢慢地忙起来了。

    这个端午节素珊没有假期回家,家里过得跟去年比还要冷清了一些。

    去年那会是知道了刘大壮举报的事情,家里一心一意地做着准备,还有素珊也要迎考的事情,端午节也没有什么心情过呢。

    今年因着朱娇娇做月子,好些事情不给她来做,干脆节日也过得冷清了。

    端午过完没两天,中午的时候,家里就收到了素珊的包裹,包裹中还附了一封信,这封信是素珊接到家里报的喜讯之前就寄回来的,素珊在这封信上还不知道小成智已经是出生了。

    素珊寄回来的是一罐牛奶粉,因为羊奶的火气大,哪怕加了葡萄糖之类的来调制,小婴儿也还是有些受不住这份热气的,家里给小婴儿喝羊奶喝得蛮少的。所以素珊就特意想办法寄回来了一罐牛奶粉,小婴儿喝牛奶粉就不怕热气了。

    “这一罐牛奶粉素珊不知道要想什么办法才能买回来”朱娇娇看着这么一罐牛奶粉就有些为素珊担忧,“没有票去买的,别不是花了大价钱吧她的零花钱够不够用啊”

    叶有华也是这么担心的,为什么麦乳精那么难买,就是因着麦乳精里有放牛奶的,所以牛奶粉也是一样的难买的,“咱们回信的时候给她在信封里夹几张大钱吧。”

    “那你记得多寄几张过去。”朱娇娇就叮嘱了一句,她知道缺钱的窘境,现在家里也不缺钱,所以她只担心素珊手头紧缺。

    叶有华点头,“放心,我知道呢。到时候在信里夹多一些钱,咱们晚上吃完饭就写回信。”

    晚上写信的时候大家就窝在了朱娇娇的产房里,特意从书房里搬了一张书案过来写信。

    因着孙工他们那边好些人今年要参加高考,政审也已经过了,所以进了四月中旬的时候给大家的课程就停了下来,要专心地辅导参加高考的孩子们的功课了。

    孙工说,“不能叫咱们这几家的孩子们在高考的时候反而是落下来了。先把课程给歇上一歇。”

    这等为了家里孩子们的事情,叶有华自然不会说什么阻拦的话,本来孙工他们也是相当义务帮忙的,所以孩子们的课外课程就停了下来。

    素璎成忠等四个一人一封信,四个大人倒是合起来一封信了,朱娇娇还特意叫成智给压了个手掌印以示他也写了信。

    写完了信再夹了十张崭新的大团结,又是厚厚的一叠信了,叶有华把信封给封起来,“我记得家里还有好些肉干,到时候把那肉干也给素珊寄一些。”

    这件事情大家都没有意见。所以这次寄信出去还是跟着包裹一起给寄的。

    等朱娇娇坐满月子出月子的时候,天气也开始热了起来,朱娇娇也跟着投入了忙碌之中。

    过了一些时日,各处的订金也一一地汇了过来,队里要安排人把钱领了,还要安排人去县城里补充一批材料,这些事情,叶有华循序渐进地以专人负责一一给安排了出去,又再三叮嘱他们,“记得领钱收钱要记得确认一下是不是旧币。那些作废的旧币不能收。”

    之所以说要确认一下是不是旧币,是因为去年四月份的时候,上头发了个关于收回三种人民币票券的通告,通告上说从一九六四年年四月十五日开始限期收回苏联代印的一九五三年版的三元、伍元和拾元纸币,五月十五日停止收兑和流通使用。

    这限期时间也不长,很有些人来不及兑换的,手里就留了一些不能用的钱。这些人当然不是很心甘了,总想些旁门左道的法子出来,就把之前有些旧币混着用。

    有些地方还有勾结的,真的是防不胜防。收到这样的旧币除了收藏那是没有任何的用处的,所以,叶有华才要再三地叮嘱出门办事的社员要注意这些问题。

    孙工他们那边一群高考生,孩子们可能不是怎么地紧张,大人们却是有些紧张,好几次上门来朱家,不是问饮食菜谱,就是问怎么放松孩子们的心情,还有考试的各种注意事项。

    还等着要问素珊好些事呢,但后来因着素珊又要留在学校给教授的实验室帮忙,就连于夏青和邓良弼都没有按时放假回家。孙工他们也不好意思去问别家的学生,就打电话到素珊教授的办公室问事情去了。

    为着这事素珊还特意打电话回家说了,“也不知道孙师傅他们从哪里的弯弯角角的关系里问到了教授办公室的电话的,我接到电话的时候真的是惊讶得不得了,我都不知道教授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呢。”

    因为平时她的教授找人的时候都是叫了名下的那些学生出来吼叫名字的,电话这东西,真的是用得很少很少,素珊也没有去关注电话呢,“不过这会知道了教授办公室的电话了,爹,你把电话号码记一下,有什么事情就只管往这边打电话找我。”

    叶有华回家就说起了这事。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朱立勤就感叹一句。

    就是于敏乔和朱娇娇听也是大为感触。

    孙工平时在老门山那真的是一点也不愿意麻烦到队里的,很多时候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那边想办法去解决了的。这次为着孩子们,几次三番地上门来询问,又找了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弯的关系去找到了素珊教授的电话号码。

    这份能耐,朱家人也佩服得很。

    “一般的人只能干焦急,可是孙工他们却是能想到各种办法把人给找到了。”

    就是朱家,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素珊电话联络呢,一直都是书信往来的。

    孙工愿意费这份心思,可想而知对于孩子们高考的事情是有多么的上心了。

    七月下旬,老门山该交公粮的交了,该种的晚稻也种了,该发货的也发出去了,要忙的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就忙着关注高考生的事情,这一次老门山参考的学生就挺多的,孙工那边就有十来个呢。

    素珊八月初才回了老门山,回家就先抱了抱小成智,“哟,长得挺结实的啊。”又跟家人说话,“这次回家也歇不了多久,还得去学校帮忙呢。”

    “这么忙啊你没有好好吃饭吗这回子比上回子瘦了好些呢。”朱娇娇打量着大女儿,发现素珊真的比之前瘦了好些呢。

    素珊掂了掂小成智的重量,才把咯咯笑的小孩儿放进了小床里,“体重是没轻的,还重了呢,姆妈,你看,我又长高了一些呢。这才显得瘦吧。”

    素珊之前去学校的时候就有一米七的样子,上学校长了一些,这个学期又长了一些,差不有一米七四的身高了。

    这个身高在男子中也是算得是挺高的了,更何况在女孩子间。

    但是在朱娇娇来看,大女儿并不仅仅是因为高了才显得瘦,而是确实是瘦了好些,穿着的衣服虽然是不怎么显身形的,但是自空荡荡的衣服里也看得出来,那小腰瘦得只有一束大小了。

    不过单单只看脸色的话,倒是还好。

    朱家跟叶家人的脸都不是那种大号脸,都是小脸来着,如果单只看脸的大小,素珊就更显得瘦了许多了。

    “在家里好好补一补。”朱娇娇别管素珊说什么体重还重了一些什么的,反正就不放松了,“这回能在家里呆多久”

    素珊直摇头,“呆不了多久,实验室的事情其实还没有忙完的,是教授看着我在学校呆了半个假期了,叫我回家来看看。八月十二号就得回学校去。”

    “这么早”叶有华就有些皱眉,可是这是素珊的教授欣赏素珊的才学才叫素珊去帮忙的,于前程是极好,家里也不好怎么拦着,“于夏青跟邓良弼他们也跟着你一起去学校吗”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早上好,今天的更新,大章九千字。终于这个月也达成了日更九千字起的成就。下个月,渣渣锦尽量努力保持吧。然后,今天微荫编编帮忙改了书名了,感谢微荫编编明天就是五一啦,祝大家五一过得开心哦

    今天的小剧场

    某大孩子笑成智,你知道吗你的出生很有些传奇呢。

    小成智歪头什么意思啊大家不都是姆妈生的么

    某大孩嘿笑听说,你姆妈差点在养猪场门口把你给生下来,好容易你爹把你姆妈给抱回家去了,结果你一刻也等不及了,直接在堂屋里就蹦了出来,不是你爹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你,你估计是会成为一瘫肉饼吧,说不定现在都没机会跟我说话了。

    小成智怒目坏蛋哼,你不给阿锦投票我就要跟我爹爹告状了

    感觉不对劲,大家将就乐一乐吧。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祝大家幸福快乐阖家安康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肅h松、aga 10瓶;312349539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