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恶毒女配她娇媚动人 > 第44章 第 44 章
    因为悬灯大师金口预判,说只要方法得当又能坚持下来, 她就可以改变剧情和命运。

    现在姜凉蝉无风自起浪, 对人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热忱,每天都高兴地飞起。

    于是她以前所未有的激情, 投入到自救的新生活中。

    她又拿出了熟悉的梳理计划小本本。

    属于姜凉蝉自己的自救路线就很清晰,无非就是画扇和沈放那点事。

    她算了一下,离他们两个人生离死别, 还有一个月多一点。

    因为跟沈放共享了她不是原来的姜凉蝉的巨大秘密,还跟沈放有了一次感人的互救互动,现在姜凉蝉再想起沈放来,整个人心态都变了。

    简直就是温柔本柔, 平和本和, 慈祥本祥。

    哪怕沈放生生的把他自己的恋爱拖了这么久,到现在了都没跟画扇谈上恋爱,她也不会骂他狗男人了。

    咱们做兄弟的, 就要互相理解。

    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不会又怎么样了呢?

    谁还没有个第一次是咋地了?

    怎么就不能宽容了呢?

    再说,身为话本男主,沈放比其他话本里的男主比,缺了什么吗?哪里有不足吗?

    根本不可能的。

    没有,一点也没有。

    可别造谣了。

    咱们沈放, 要长相有长相。

    要出身有出身。

    要武功有武功。

    还会英雄救美。

    而且交游广阔,朋友圈高端,打脸的时候随手就能找个隐藏大佬撑腰, 稳得一批。

    必要的时候,还会装逼。

    救人救到底,还很细心,对她这样的不重要的角色,都记得嘱咐悬灯大师把平安符入心,免得掉了。

    身为男主的职业素养满分。

    一个男主应有的技能树,他都点亮了。

    完美。

    是一个出场时自带男主BGM的男人。

    唯一的缺点,也就是这些技能没有用对人而已。

    浪费在了她一个女配身上。

    但……姜凉蝉很快就给他找到了理由,这也是因为,他跟画扇见得不多嘛。

    说到底,还是怪话本主人,给沈放和白月光两个人的身份设置的根本就不好,让沈放无法发挥。

    说到底,都是话本主人的错。

    她这么倒霉,也是怪话本主人。

    现在姜凉蝉对沈放的慈爱滤镜,已经厚到基本已经快瞎了。

    她十分乐观的想,哪怕沈放在她身上错误的浪费了好几次男主技能,也不是坏事。

    重要事情要做之前,总得有个预演嘛。

    沈放也总得要预演一下,这样,等他跟画扇交往的时候,不就很会了吗?

    没问题的。

    一切都在射程内。

    等沈放忙完回来,她就要重新上线绝世红娘的身份了。

    豹哥别慌,兄弟帮你。

    姜凉蝉对自己这边还是有自信的。

    现在最大的障碍,反而是姜平轩和姜云庭这边。

    尤其是姜平轩。

    姜凉蝉看得出来,父亲和沈放的关系应该还是话本中的关系。

    之前沈放的突然消失,应该就是父亲给沈放派了去送死的任务,而沈放反过来对姜平轩做局。

    这两个人剑拔弩张,父亲阻碍沈放的前路,沈放极厌恶姜平轩,这跟话本中没有任何两样。

    而且姜凉蝉插不上手。

    因为楚家的事,她对姜平轩很失望,两个人也很少有交流,一去找姜平轩,他就让她好好准备待嫁,其他的什么也不跟她说。

    姜凉蝉实在是没法像改造姜云庭那样,直接上手帮忙扭转这条线。

    让人头秃。

    姜凉蝉咬着笔杆,苦思冥想,也没想出来,到底能怎么把这个死局解开。

    还在想着,门帘嘎啦一声,紧接着春心的声音传来:“少爷来了,小姐正在书房呢,您稍坐一会,我去通报小姐一声。”

    不用她通报,姜凉蝉一听到说话声,就已经自己出来了。

    姜云庭一向开朗的小脸垮着,甚至她出来之后,隐隐还有点不敢看她的意思。

    沮丧又羞愧,垂头丧气得像一颗脱了水的小白菜。

    姜凉蝉赶忙问道:“你怎么了?”

    姜云庭吞吐半天,才羞愧地道:“姐姐,我把你婚约的事搞砸了。”

    他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大致转述给了姜凉蝉,姜凉蝉才明白,原来昨天道士们确实先说府里有异,可是见到姜平轩之后,又非说他没问题,是原装的正常的姜平轩。

    姜云庭愤愤不平:“我早就应该想到,他们就是一群俗物,根本一点本事都没有,就是来骗我钱的。”

    姜凉蝉:……

    有点不敢说话。

    少年,那些道士们真没看错。

    姜平轩可能真的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你眼前的我。

    姜云庭更羞愧的是,父亲没什么问题,也是好事,于是他让道士们启动第二计划,让道士们疯狂的给父亲洗脑,说这一桩婚姻是多么的不靠谱,多么的头上有绿光,还克父。

    分明最开始的时候,这法子是见效的。

    他明显可以看到父亲的神色,确实有一些动摇。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话说的不对,戳到了姜父不知道什么想法,道士们说着说着,姜平轩的神色就又变了。

    那一点眼看着就要成功的动摇,就这么硬生生被压下去了。

    姜父甩袖而去,临走时还给姜云庭留下一句话:“这些歪门邪道,以后不要再弄到家里来。你也不要妄想用这些歪门邪道的方式,搅乱你姐的婚约。”

    姜云庭羞愧的把那天的经历说完,却没想到,姜凉蝉根本毫不在意。

    姜凉蝉听到这些,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现在还想做将军吗?”

    这不是姜云庭预期中的反应。

    不过既然被问到了,姜云庭还是立刻回答:“当然了,我现在更想当将军了。”

    他现在武功比之前更精进了,而且也比以前多看了很多兵书。

    虽然每天艰难而又疲惫,但是他却很满足。

    如果说,以前只不过是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妄想,那现在,他才是真正的在一步步向着那个目标攀爬。

    那座遥不可及的山峰在云雾掩映中,更遥远,更巍峨,也更迷人。

    姜凉蝉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事我自然有办法,你不用操心。你若是真想要要成为一个好将军,就好好练习,争取成为箭神的徒弟。”

    姜凉蝉知道他的未来。

    他的命运中,必然会有至少一次战争落到他的前路上。

    他是无知而又自大的少年,到那一天,需要拿起武器上战场。

    他若是已经经历了千锤百炼的少年,到那一天,也需要拿起武器上战场。

    这是他未来一定会选择的荆棘路。路上除了刺刀就是鲜血,赢了家国平安,输了万劫不复,打入深渊。

    如今,他唯一能为那个时候做的,就是拿起武器踏上战场的那个姜云庭,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姜云庭。

    不知道箭神老先生到底是怎么教徒弟的,但是从话本中他那个徒弟的本事来看,他一定是个一流的将才。

    可能那样的战乱,只有他那样的人才教出来的人,才能平息得了。

    就是不知道,到底箭神老先生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姜云庭被她这么一鼓励,也挺开心的,突然想到什么,道:“姐,我想先去比武的场地看看,熟悉一下环境。到时候去打擂,万一旁边有什么能利用的环境,或者容易被人设坑的地方,也能先知道一下。”

    自从沈放不在,没法教他了,他现在就特别没有安全感,虽然每天都练,但是跟沈放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

    姜凉蝉也觉得很有道理:“行,我跟你去。”

    姜凉蝉实在没有想到,她和姜云庭的运气竟然有这么好。

    那个擂台在京城的边缘,背面就是一片森林,零零散散有几个小散屋,看着村落不像村落,荒郊野岭不像荒郊野岭的。

    而且离比武大赛只有几天了,这里却根本还没有擂台的模样。

    实在是很奇怪。

    姜凉蝉心里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就是一股很强烈的预感,感觉要发生点什么。

    可惜转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

    姜云庭也绕着这里转来转去,他看得更仔细一些,发现这里有很多的脚印。

    有的脚步很重,看着就像习武之人,估计也是跟他一样,来参加比武大赛之前,想先来看看场地的。

    不过,这里其实是一片私人猎场的边缘,普通人不知道,但是姜云庭和姜凉蝉这样的京城子弟,却是知道的。

    这片私人猎场是谁名下的,他们倒却是是不知道。

    但是,比武大赛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实在也有点蹊跷。

    这个比武大赛,对外宣称是一个富商举办的,知道是跟箭神老先生有关的就不多,多半也是些纨绔子弟,那些人才不会参加这种劳神劳力还会受伤的比武。

    来参加的多半就是一些平民,也不会知道这擂台附近,就是一个私人猎场。

    连姜云庭都觉得哪里怪怪的。

    找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有找到,大概是两个人都多想了。姜凉蝉只得作罢,准备带着也有点失望的姜云庭回去。

    就在两个人转身的时候,森林里忽然传来细微的声音。

    姜凉蝉心里的那个预感陡然升高,猛然转过身看过去。

    声音的来源处,慢慢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孩子,正扶着一棵树,艰难的往外爬。

    看到两个人都回头看她,女孩子眼睛里迸出一点希望,大概是用尽了力气,却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救命。”

    姜凉蝉想起来,这个女孩子是谁了!

    作者有话要说:  姜凉蝉:呀,兄弟,我能多帮你一次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E、白云无尽时 2瓶;Maria、夏不语、懒得和你们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