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在一栋豪华大气的别墅前停下,被雨打湿的棕榈叶子划拉过车窗玻璃,也在阮宁惊疑不定的心里划拉了一道。

    前面开车的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西装革履,英俊冷酷,一路上他未曾跟阮宁说过一句话,此时他才冰冷淡漠的开口:“到了,下车。”

    阮宁低垂下眼睑,不自在的拉了拉身上的露肩长裙,声音软糯乖巧:“好的,哥哥。”

    男子怔忪了片刻,脸色变得更加严肃,本就凌厉的面部线条更加僵直冷硬,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

    “不许叫我哥哥。”

    阮宁声音里满是低落:“哦。”

    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妹妹,但不是她。

    男子在驾驶座僵坐了一会儿,然后开门下车,没有等阮宁,大步走向了别墅。

    阮宁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身影,眼底终是露出了嘲讽。

    昨天晚上她熬夜看完了一本言情小说,一觉醒来就穿成了书中同名同姓的女炮灰,女主的双胞胎妹妹,反派的替身妻。

    刚才的男子是原主的亲生哥哥,名叫阮凛,比原主大六岁。虽说是亲生哥哥,但是他对原主并无半点疼爱,他的爱全部给了另外一个妹妹,原主的双胞胎姐姐阮珍。

    原主刚出生没几天,六岁的阮凛对妹妹喜爱得不得了,抱着妹妹去花园里晒太阳,然后就被人抱走了,怎么找都没找回来,原主一直在一个落后偏远的小山村生活了近二十年。半年前,阮家找到了她,接她回家。

    阮家一开始丢女儿也是痛不欲生,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早已当这个女儿不存在,而是把全部的感情都寄托在了另外一对儿女身上。

    时隔二十年,如今找她回来也是情势所逼,因为阮珍跟书中第一大反派秦肆定了娃娃亲,这个娃娃亲是秦肆死去的爷爷定下来的,不能更改。

    秦肆的奶奶尚在人世,患有重病,最多只能活两年,她唯一剩下的心愿就是看着秦肆娶妻生子,所以近期女主必须和秦肆完婚。

    然而阮珍早已心有所属,她喜欢的是男主,根本不喜欢反派秦肆。

    阮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无论如何不能逼迫女儿嫁给不喜欢的人,残忍葬送她的幸福,但是悔婚不可能,因为秦家财大势大,阮家根本得罪不起。所以阮家就想出来一个办法,找回二十年前丢失的小女儿,让她代替姐姐完婚。

    姐妹俩是双胞胎,身材相貌几乎相同,主要区别就在举止形态气质谈吐上,在山村长大的阮宁举止畏缩卑怯,自然比不过阮珍的优雅大方。

    好在秦肆只见过阮珍几面,对她一点不了解,只要稍加训练,不深入了解根本辨别不出来,完全可以鱼目混珠,蒙混过关。

    这当然只是阮家自以为是的万全之策,然而事实上,阮宁嫁过去没多久,秦肆就认出这是冒名顶替的赝品。秦肆这人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平生最恨欺骗,被人如此戏耍,还能当没事发生那就不是书中第一大反派了。

    但是秦家家规严苛,凡是秦家子孙结婚之后,不丧偶不得离婚,不得另娶,否则将净身出户,失去家族继承权。也就是说,秦肆哪怕发现阮宁是冒名顶替的,只要阮宁不死,他就不能跟她离婚。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两人都同意和离,但是原主被阮家胁迫,嫁过去就是为了让她拖住秦肆,保住阮珍的幸福,绝不允许她离婚。

    秦肆不怕净身出户,不靠秦家,他的身价也早已在同龄人中无人能及。但是为了不刺激年迈病重的奶奶,他没有拆穿李代桃僵这件事,隐瞒了下来。

    原主嫁过去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倒不是秦肆虐待她,她一年到头根本连见都见不到秦肆,她不好过完全是她自己作。

    她爱上了男主,一边包养了一个和男主长相相像的男人,排遣空虚寂寞,一边又自甘堕落,心甘情愿被男主利用,为他盗取秦肆的商业机密,什么都愿意为他做。但是男主只爱她的女主姐姐,嫉妒之下,她就各种手段陷害女主,专门跟女主作对。

    她给女主下药,找了七八个大汉去玷污她,结果男主及早发现,把下了药的酒让她自己喝下,再把她丢给那七八个大汉肆意亵玩,再拍下视频照片作为要挟,让她以后安分。

    作了两年的妖,原主一无所得,而这时秦肆的奶奶去世了。她的所作所为秦肆全部知道,自然无法容忍这样一个女人当自己的妻子,于是就毫不犹豫的把她休了。

    原主已经众叛亲离,一无所有,唯一剩下的体面就是秦太太这个头衔,她死都不肯离婚。

    秦肆不爱任何人,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爱”这个字眼,对原主更是一丝半点的感情也没有,何况原主还偷盗他的商业机密,包养男人给他戴绿帽子。

    他连看都没看原主,只冷酷无情的说了一句:“那就死远一点,别脏了我的眼睛。”

    到了这一步,原主也不想活了。但是她就是死也要拖上自己最恨的人。

    她开车想撞死女主,结果女主失血过多,最狗血的设定就是,女主是稀有熊猫血,于是同样失血过多的原主就被亲生父母抓去给女主献血,献到连半条命都不剩,又因故意伤人罪被亲生父母亲自送上了法庭,丢进了监狱,不久后病死在监狱里。

    这就是原主凄凉悲惨的一生,死时年仅22岁。

    阮宁昨天晚上看原著小说的时候,对原主毫无同情,小说对原主这个角色刻画的太过可恶讨厌,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一开始还可以说是无辜,到最后完全是罪有应得。

    但是现在,阮宁穿成了这个角色,感受就大不一样了。

    这也就意味着,原主悲惨的下场就是她即将面临的下场,两年之后,她就会被大放血之后再被投进监狱。

    对原著剧情了如指掌,阮宁除了想哭还是想哭。她不能依靠阮家父母和哥哥,要远离。男主她不能去招惹,要远离。女主她招惹不起,要远离。至于秦肆,她不能得罪……要讨好,大腿估计是抱不上,秦奶奶一去世,她必定提出和离,绝不纠缠他。

    不知道怎么才能离开书里回到现实世界,回得去也好,回不去也好,既来之则安之,她都不能太悲观,生活还是要继续。

    想好了一切保命打算,阮宁深呼吸一口气,打开车门,走下车。

    刚下过雨的缘故,空气湿冷,她穿的是过膝露肩长裙,美丽冻人,风一吹,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搓了搓手臂,阮宁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追着阮凛的方向而去。

    现在的剧情是她第一次以阮珍的身份去见秦肆,婚礼将在下个礼拜举行。原著剧情都是围绕女主展开,原主去见秦肆这一剧情只是一笔带过,但是阮宁记得,就是这一次,原主的哥哥阮凛不小心从别墅二楼摔下去,摔断了双腿,下半辈子都不良于行,再也离不开轮椅。

    阮凛对自己坠楼的原因一直缄口不言,只说自己不小心。但是阮宁知道,那是原主故意推他下去的。原主恨他小时候弄丢了自己,想要报复他。

    阮凛一直对弄丢妹妹这件事心怀愧疚,他没有揭发阮宁,不是因为疼爱她,而是不想亏欠她,他用自己的双腿弥补了这份内疚,自此两人互不相欠。

    阮宁走进别墅后,发现阮凛正站在刚进门的地方等着自己,俊美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见她跟了上来,这才转身往屋内走去。

    阮宁乖乖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影,转了转黑若琉璃的眼珠,以后若是再也站不起来好像有点可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