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肆说的一点没错, 阮宁头胎果然生了个男孩。

    小宝贝一生下来就十分玉雪可爱, 综合了秦肆和阮宁的所有优点, 皮肤很白, 眼睛又大又圆, 脸颊很是圆润饱满, 一点都不像其他刚出生的孩子那样皱巴巴。

    秦肆给他取名叫“秦约”, 自我约束之意,小名约约。

    秦约小宝贝颜值太高,人见人爱,谁见了他都要抱抱他, 尤其是阮凛, 他本来就喜欢小孩子,这当舅舅的, 对秦约更是喜爱得不得了,每次从国外回来,都会给自己小外甥带礼物, 还要逗他玩上半天,一点不会腻烦。

    就连陆景,见了约约,都忍不住心生喜爱,见了他还给他包了个大红包。只是秦肆对陆景心存芥蒂,虽然红包是收下了,可是回到家就哄着一岁都不到的儿子不要理会陆景,可以说是非常的幼稚了。

    这天, 阮宁带着打包好的饭菜和半岁的秦约小宝贝去秦肆公司探班。

    这几天公司事务繁重,秦肆比较忙碌。上次阮宁就想去公司探班,只是不想却被阮珍跟踪。

    这一次倒是没出现什么差错,因为要抱着宝宝,阮宁只能让王伯开车送自己过去。张妈照顾孩子比较有经验,遂也跟了去。

    到达公司的时候,快到中午十二点,正是饭点,王伯去地下停车场停车,张妈抱着约约,和阮宁一起先进了公司大楼。

    刚走进一楼大厅,阮宁就见前台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光是一个背影,就能看出对方气质很是出众。

    阮宁看不见她的脸,只是见她裹得这么严实,有些好奇,便忍不住关注了一下,谁知走进了却听见了她跟前台的对话。

    “我今天一定要见到秦总!不然我是不会离开的!”

    “凌薇凌大明星,我们秦总日理万机,可是非常忙的,真没时间见你,你还是请回吧。”

    “糊弄谁呢?我可是你们公司最新那个项目的广告代言人,我有事跟秦总商量,今天必须见到他!”

    “凌大明星,你还是请回吧。你对秦总死缠烂打再长时间,他也不会喜欢你的,秦总已经结婚了,连儿子都有了,你还是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

    阮宁:“……”

    原来是找秦肆的,这是……烂桃花?

    想不到秦肆结了婚生了子,还有人惦记,阮宁都忍不住惊讶了。

    凌薇她倒是在电视上见过,长得倒是挺漂亮的,演技也不错,在娱乐圈颇有地位。阮宁之前还追过她的一部电视剧,没想到她居然觊觎到自己老公头上。

    阮宁阻止了情绪容易激动的张妈,让她保持安静,然后她也没走,就在一旁好好看戏。

    前台道:“凌小姐,不是我们对你不客气,而是秦总吩咐了,你若是再来,就让我们直接把你轰出去,我只是言语劝告,已经是仁至义尽,希望你能明白。”

    凌薇气得不轻,小小前台居然也敢对她指手画脚,这什么态度?她现在可是公司的代言人,秦肆凭什么让人把她丢出去?

    凌薇道:“反正我今天见不到秦总,我是不会走的。”

    前台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请保安了。”

    凌薇:“……”

    眼看保安走了过来,想要轰凌薇出去,阮宁突然开口:“等一下。”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视线都齐齐落在阮宁身上。

    阮宁跟秦肆结婚时新闻报道过,她的相貌太过出众,一般见过的人都很难遗忘。然而她现在裹得也很严实,跟凌薇不相上下,头戴渔夫帽,脸上戴着墨镜和口罩,别人根本看不见她的脸,更何况她这是第一次来公司,所以没人认出她。

    面对阮宁,前台刚才的无礼收敛起来,礼貌道:“请问您是……?”

    阮宁说:“我找秦总,请问他现在在不在公司?”

    阮宁是突然心血来潮过来,还想着给秦肆一个惊喜,并没有提前告知他。

    前台道:“请问您有约吗?”

    阮宁笑了:“有啊。”

    她和秦肆当然有约,约约嘛。

    前台笑道:“能麻烦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吗?请问您怎么称呼?”

    阮宁:“约约。”

    前台:“……”

    前台给秦肆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电话是秦肆的助理接的,听了她的话后,这才转接给了秦肆。

    当秦肆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的时候,前台说话都开始不利索,大老板英俊潇洒,但是看起来又好恐怖,让人既心生倾慕又忍不住畏惧。

    “她说她叫约约。”前台说。

    秦肆立马急切的声音:“让他们上来。”

    电话很快挂断,前台心里非常疑惑这个名叫“约约”的女子跟秦总是什么关系,见她身后的大妈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心里隐隐有个猜测,顿时心跳加速。

    这这这……这不会是BOSS夫人吧?!

    难怪气质那么出众,同样是没露脸,她的气质就能完全碾压一旁的凌薇。气质比明星还要出众啊!

    前台强压下心头的震惊,态度更加恭谨:“秦总说,您、您可以直接上去。”

    阮宁看了眼凌薇道:“既然她也是来找秦肆的,那就让她跟我一起上去吧。”

    前台听她直呼秦总的名讳,更加确认了心中猜想,立马毕恭毕敬道:“好的,您请慢走。”

    一旁觉得魔幻的凌薇:“……”

    进了电梯,凌薇就取下了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张美艳妩媚的脸来。

    阮宁在心里评价,嗯,不是秦肆喜欢的类型。

    凌薇一双眼睛落在阮宁身上,见她还是裹得严严实实,心里忍不住冷嗤,这人架子比自己都大。

    “你也认识秦总?”凌薇主动搭话。

    阮宁已经从她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不屑,也不生气,语气有点疏离:“嗯。”

    凌薇从包里拿出镜子,补了个大红唇,没有看阮宁:“我之前在新闻上见过秦肆的那个老婆,呵,也就一般吧,也不知道秦肆怎么会喜欢上她?眼光真是越来越不行。”

    她也是刚才听阮宁直接叫秦肆的名字,她才改口叫秦肆。

    阮宁能沉住气,张妈却气得不行,她刚想开口跟她争论,阮宁却阻止了她。

    阮宁说:“但是据我所知,秦肆从来没交过女朋友,身边只有他太太一个人,没有比较,就不能说眼光越来越不行吧?”

    凌薇一怔,没想到阮宁这么会抓重点,但很快她又放松下来,道:“没交过女朋友,这都是外界传的,事实真相是怎样,恐怕没人比我这个老同学更有话语权。”

    阮宁道:“你跟秦肆是同学?”

    凌薇语气轻慢道:“高中同学,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以前秦肆还追求过我,只不过被我给拒绝了。”

    阮宁:“……”

    她还真不信。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开了,凌薇率先走出了电梯,背影很是高傲。

    张妈忍不住在身后啐道:“我呸,这人怎么如此厚颜无耻,我还是第一次见。”

    阮宁道:“……我也是第一次见。”

    但是凌薇有一点应该没撒谎,她和秦肆可能真的是高中同学。秦肆高中在b城一中,而这个同秦肆年龄相仿的大明星也曾在b城一中念过书,媒体都报道过。

    阮宁和张妈晚一步到秦肆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阮宁就听见了凌薇的声音,带着点撒娇。

    “秦总,您怎么都不愿意理人家啊?好歹同学一场,您也太绝情了吧?”

    真是同学啊,阮宁忍不住挑眉。

    秦肆没有说话,凌薇的声音愈发甜腻,嗲得不行。

    “秦总,我只是想跟您吃顿饭,一起探讨探讨代言的事情,您每次都让人把我拒之门外,我可有点伤心啊。”

    秦肆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冷不淡的,只有一个字:“滚。”

    凌薇一愣:“……你说什么?”

    秦肆语气危险起来,显然可怜的一点耐心也已告罄:“你要是不愿意滚也行,我会让人把你丢出去。”

    凌薇:“……”

    秦肆继续不近人情道:“还有,公司有关你的代言取消,以后也不会再跟你有任何合作。好了,你现在可以滚了,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凌薇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肆果然还是一成不变的薄情寡义,不懂怜香惜玉,她突然就一点都不羡慕那位秦太太了,该倒多大的霉,摊上秦肆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老公。

    凌薇气得嘴唇哆嗦半晌,终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转身狼狈离开。

    阮宁待她走后,这才推门而入。

    秦肆以为是凌薇去而复返,抬头看过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厌恶和冷厉,然而待看清面前的人是阮宁,脸上的表情瞬间收回去,变得温柔而又宠溺,变脸比翻书还快。

    阮宁:“……”

    善变的男人。

    秦肆直接起身迎上来,接过阮宁手里的保温桶,揽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这才把张妈怀里的儿子接了过来。

    张妈抿嘴笑了笑,识相的出去了,又替他们关好了门。

    “怎么突然过来?”秦肆在阮宁唇上亲了一口,又亲了亲儿子的脸蛋说。

    阮宁把一身武装卸下,笑道:“给你送饭啊,这是我亲手做的,没有让张妈帮忙,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秦肆心里不知有多开心,他刚才正因项目的事情烦躁,中午都没心情吃饭,谁知阮宁就突然过来给他送饭。

    约约老实的待在爸爸怀里,只顾着吃手手,大眼睛水漉漉的,好不可爱。

    秦肆戳了戳儿子的脸蛋,语气嫌弃中又带着掩饰不住的宠溺:“除了吃手,啥也不会,连爸爸都不会叫。”

    阮宁忍不住笑:“他才多大,你别为难他。”

    约约像是在赞同妈妈的话,抓住爸爸的手就往嘴里塞。

    秦肆忙抽回自己的手,把他自己的胖乎乎的小手放他嘴边,约约傻傻分不清到底是谁的手,心满意足的啃起来。

    秦肆摸了摸他的小脑门:“傻儿子。”

    阮宁笑着接一句:“随爸爸。”

    秦肆:“……”

    秦肆也忍俊不禁,很快傻儿子就熟睡过去,他起身把约约抱去里面床上睡,然后出来,和阮宁紧挨着坐在一起。

    阮宁担忧道:“你把门关上了,待会约约哭了,我们听不见。”

    秦肆道:“听不见才好,这样就不会打扰我们。”

    阮宁脸红道:“只是吃饭而已,你不许做别的。”

    秦肆却根本不去动保温桶,眸色深沉的看着她道:“先吃点别的。”

    阮宁:“……”

    “等一下。”阮宁打断他,“那个,就刚才那个凌薇,你们以前是同学?”

    秦肆拧眉思索。

    阮宁说:“据说你以前还追过她?”

    秦肆说:“不记得了。”

    阮宁:“……”

    秦肆:“我只记得我活到现在,只追过一个人,三生有幸,让她成为了我的妻子,还为我生了个儿子。”

    陆景说他没有父子亲情,那是不对的,他一直有的,只是之前的全部被封锁在了内心最深处。

    小黑屋里没有光亮,秦海明始终没有为他打开一道光,他对秦海明的感情就被他一同锁在了小时候的黑屋子里。

    现在他有了阮宁和儿子,他的小黑屋也终于有光照射进来,满室生辉。

    秦肆眼含笑意,嗓音又低又沉:“等有了女儿,就叫秦束。”

    阮宁立马拒绝:“不行,女儿不能叫秦束,好难听。”

    秦肆:“那叫秦阮。”

    阮宁:“……我不要生了。”

    里面房间,秦约小可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他不哭也不闹,什么都不懂,扑闪扑闪大眼睛,只顾着吃手手,吃着吃着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