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肆第二天不得不面临被请家长, 他以为秦海明肯定不会来, 然而他一踏进学校, 就在校门口看见了秦海明的车。

    秦肆愣住, 眉头蹙起。

    他假装没看见秦海明, 等他下了车, 一身西装革履的派头, 走进学校的大门,秦肆才重新迈开脚步。

    秦肆直接去了班级,一开始风平浪静,直到第一节课下课, 他去厕所, 一路的学生都在偷偷看他,待他走后, 又在他身后窃窃私语。

    “哎哎,你们知道吗?秦肆居然是秦氏集团的太子爷,秦海明的儿子!”

    “对对, 我也听说了,昨天秦肆不是被叫去校长办公室了吗?然后今天秦海明就亲自来了学校,校长亲自接待的他,据说秦肆他爸还要给学校捐一栋楼呢!”

    “哇果然有钱就是好,这次秦肆应该不会受到处分了吧?”

    “那当然,别说处分秦肆了,很有可能会在下周一的升旗仪式上表扬他都说不准。”

    “……”

    秦海明长年盘踞财经周刊封面的人,没几个人不认识, 哪怕不认识,也能从别人口中得知些情况。

    秦海明见过校长之后,又去秦肆班级门口,堵住了从厕所回来的秦肆,他跟秦肆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当然过程是秦肆一句话都没说。

    然而这下更不用怀疑,证据确凿,秦肆果然是秦海明的儿子,何止不是穷光蛋,将来说不定秦氏集团都是他的。

    秦肆是秦氏集团太子爷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b城一中,之前所有拿他穷得吃不起饭说梗的人,这下再也没了声音。

    当凌薇得知秦肆的身份时,整个人都是懵掉的,她怎么也没想到秦肆居然会是秦海明的儿子,她之前竟然还因为他穷而看不起他,现在想想多么讽刺,多么可笑。

    而苏沉星,自从那天偶遇阮宁和秦肆之后,就对凌薇不理不睬,没两天就甩了现任校花,交了新的女朋友。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苏沉星的新女朋友,眉眼间跟阮宁有几分相似,脸上也有两个梨涡,只是整体颜值还是远不及阮宁。

    ——

    学校里的风言风语对秦肆没有多大影响,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他现在只想知道阮宁对自己的看法。

    明天便是他的十八周岁生日,他想求阮宁当他女朋友,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

    生日当天晚上,阮宁亲自动手给他做了个生日蛋糕,她之前跟张妈学了好久才终于学会的。

    知道秦肆不喜甜食,阮宁没有放太多糖,不过既然是蛋糕,肯定甜度很高,还是比一般的食物要甜的多。

    秦肆看着她给自己亲手做的蛋糕,心里流淌过丝丝暖流,这是四岁之后,他过的第一个生日。

    而且还是跟自己喜欢的人。

    他突然觉得人生也并不是那么的糟糕。

    阮宁道:“知道你不喜欢吃甜食,所以少放了糖,不过还是很甜。你不要嫌弃。”

    他怎么可能会嫌弃?秦肆说不出话来,但凡是阮宁做的,他都会喜欢。

    阮宁在蛋糕上插上数字“18”,然后关上灯,开始轻声给他唱生日快乐歌。

    秦肆在晃动的烛火中,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再也看不见其他。

    阮宁唱完歌,说:“你先闭上眼睛许愿,然后一口气吹灭蜡烛,这样愿望才会实现。”

    秦肆的视线还是落在她脸上,道:“什么愿望都会实现?”

    阮宁一噎道:“实现的可能性……比较大,你不要许不切实际的愿望啊,要有可行性才行。”

    秦肆弯唇笑道:“好。”

    然后他闭上眼睛,许完愿后,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阮宁道:“生日快乐,秦肆。”

    秦肆道:“谢谢你,宁宁。”

    谢谢你陪着我。

    秦肆最后把一整个蛋糕都吃完了,一点都没浪费。

    夜已深,阮宁打了个哈欠,想要去洗澡睡觉,却被秦肆叫住。

    “宁宁,你刚才说许愿就会实现,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生日愿望,你帮我实现好不好?”秦肆认真的看着她,“宁宁,做我女朋友。”

    阮宁:“……”

    秦肆见她沉默,心里有点乱了,语气莫名可怜:“宁宁,你知不知道,自从四岁之后,我就再也没过过一个生日,也没许过一个生日愿望。我在想,能够遇见你,大概是上天对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补偿。”

    阮宁听他这么说,心里一阵难过,她的秦肆啊,在遇见她之前,一直都没得到过片刻的安宁和快乐。

    秦肆见感情牌有用,忙再接再厉:“宁宁,你真不准备踹掉你那个未婚夫吗?”

    阮宁沉默的想了许久,最后终于鼓足了勇气,抬头看着秦肆,对他坦白道:“秦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其实我不属于这个时空。”

    秦肆拧起了眉。

    阮宁慢慢把事实真相跟秦肆说了,把另一个时空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秦肆,然后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穿过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穿回去,如果我现在答应你,万一哪天我突然消失,你会难过。”

    秦肆消化了一会儿才接受她说的事情,虽然不可思议,但是他相信阮宁说的是真的。

    秦肆道:“所以说,你的未婚夫是八年后的我?原本我们都快要结婚了?”

    阮宁点头:“嗯,结婚前一天,我却突然穿到了这里。”

    秦肆:“……”

    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事情,他心里的感受很复杂,但是能够遇见阮宁,哪怕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他都觉得是赚的。

    秦肆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叹了口气道:“宁宁,这下可能要委屈你,再等两年再结婚了,你不要急,我现在也是全身心属于你的。”

    阮宁:“……”

    我不急啊,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我急的!

    事情说开之后,阮宁和秦肆便过上了情侣般的幸福生活。

    直到半年后的某一天,秦肆像平时一样躺上床入睡,一切都很正常,然而等他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个摆满健身器材的房间,房间很大很宽敞,看上去像是一个健身房,而在他面前的地上,躺着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血污的男人,那人已经昏死过去。

    秦肆蹙眉,一时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当他抬起头,看见一面墙上的镜子里,自己此时的相貌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镜子里的男人穿着黑色T恤搭配休闲运动裤,身材健硕挺拔,五官深邃立体,剑眉星目,面部线条冷硬又绝情。

    是他,但是又不像他。

    镜子里的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好像比自己大了不少。

    他很快想到了阮宁跟他说的穿越,难道他也穿越了?这是穿到了几年后?

    秦肆突然觉得一阵恐惧,脸色都变得白了白,他不确定这个时空还有没有阮宁,倘若没有,倘若没有……

    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深想,不敢想阮宁若是不在这里,他会怎么样。

    秦肆推开健身房的门,想要出去,然而健身房外却站着不少人,有几个穿黑衣服的像是保镖,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而他的旁边站着……

    宁宁?!

    秦肆瞳孔剧烈紧缩了一下,浑身的暴戾收敛了起来。

    她穿着一袭露肩长裙,表面上虽然很淡定,但是眼里却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像是误入狼群的麋鹿,楚楚可怜又迷人。

    这是他的宁宁,他绝不会认错。

    秦肆的视线一直落在阮宁身上,从始至终没有移开过半分。

    阮宁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简直快要哭了。她刚刚穿进书里不久,就被当成阮珍的替身拉着来见书中第一大反派,要知道这个反派手段狠辣,不是一般人可以靠近的。

    而这时秦肆却突然迈开脚步,朝她走过去。

    阮宁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口水。

    秦肆心里不知有多激动,有多庆幸,这个时空有宁宁。她还是二十岁的模样,他好像比她年长几岁,这下她再也不能嫌他年龄小。

    秦肆在她面前站定,然后伸出手,把她的露肩长裙往上拉,声音很是磁性:“以后不要穿这种衣服,嗯?”

    阮宁:“……”

    秦肆见她脸色有点白,忍不住挑眉,胆子还是那么小,只是……她好像不认识自己了呢。

    秦肆弯起了唇,有心要逗她,说:“害怕我?”

    阮宁瑟瑟发抖,声音都在颤,却兀自倔强着:“不……不怕。”

    秦肆挑眉:“真不怕?”

    阮宁快哭了:“……怕!”

    秦肆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表面上却还是很凶的模样,谁让她那么没良心,忘了自己。

    “你会哭吗?”

    阮宁:“不……不哭。”

    秦肆眼里燃烧着病态的火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道:“不,宝贝,我想让你哭。”

    阮宁:“……”

    妈妈,他好阔怕!QAQ

    ——

    在秦肆穿越的同时,阮宁也穿回去了。

    她一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是在试婚纱回去的车上,车子已经在别墅门口停了大半个小时,秦肆坐在她旁边,好脾气的等着她自然醒。

    “醒了?”秦肆一见她睁开眼睛,低沉的声音便响起。

    阮宁迷糊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看着面前二十六岁的秦肆,好半晌后,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了他。

    秦肆忍不住挑了挑眉,柔声道:“怎么了?”

    阮宁说:“我刚才做梦了。”

    秦肆:“噩梦?”

    阮宁说:“不,是美梦。我‘梦见’学生时代的你了。”

    秦肆:“……”

    虽然嘴上说是梦,但是阮宁知道那很有可能不是梦,而是真的,只是现实的时间要比穿越的时间过得缓慢。

    她突然穿越回来,也不知道那个时空的秦肆会怎样,会不会因为她的突然消失而难过。

    秦肆听她说梦见学生时代的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率先打开门下了车,然后又帮阮宁打开车门,扶她下车。

    两人回了家,一切如旧,阮宁又回到了熟悉的环境。

    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也会如常举行,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阮宁道:“秦肆,你有没有学生时代的照片啊?”

    秦肆道:“想看?”

    阮宁点头。

    秦肆叹了口气,为难道:“有是有,只是……”

    阮宁愣道:“只是什么?”

    秦肆:“只是怕你被我的盛世美颜迷晕。”

    阮宁:“……”

    哪有那么夸张,她见到真人都没有帅晕,只是看照片明显不会啊,这人真是太自恋了。

    秦肆还是拉着她去了自己房间,然后从最底层的抽屉里翻出学生时代的照片,他默默看了一眼,觉得穿着有点土气,不过好在颜值在线,便一脸嫌弃的递给了阮宁。

    阮宁接过去,看着照片中眉宇阴郁的少年,手指轻轻抚摸过他的眉眼。

    还是梦中的模样。

    她从来没见过秦肆少年时,可是照片中的秦肆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额前略长的刘海,眼睛深邃狭长,鼻梁高挺,薄唇抿直,跟她在梦中见到的那个少年一模一样。

    果然不是梦。

    阮宁道:“这张照片送给我好不好。”

    秦肆笑道:“好,照片送给你,我的人也送给你。”

    阮宁也忍不住笑了,不管身处哪个时空,只要有秦肆,她就会与幸福相伴。

    晚上睡觉之前,阮宁躺在床上,拿着照片看了许久,心里一直在想少年秦肆现在在干什么,一定在因为她的消失而难过吧。

    阮宁从床上爬起来,从抽屉里找出一支笔,然后在照片背面写了一句话,又把照片镶嵌进相框,摆放在床头。

    晚安,我的少年。

    “假如再碰不见你,祝你早、午、晚都安。”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新文《大佬的心尖宠[快穿]》已开,戳专栏可见。

    全订的同学希望帮忙评下分,感谢鞠躬。

    大家有缘再见。

    “假如再碰不见你,祝你早、午、晚都安。”出自电影《楚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