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荧幕前的嘉宾观众工作人员不由发出灵魂的质问:顾湛,你是真不认识盐吗?

    随即,他们又想:没事,顾湛生活技能0不认识,苏千凉认识啊!她那么正直的人,不应该在比赛结果没出来前提前使用比赛奖励的……吧?

    正直的苏上尉施施然按下两大筐奖励,从里面挑出酱油倒上去,炒竹鼠的卖相升了一级,又挑出细盐撒在烤蛇肉上。

    “再尝尝。”

    顾湛听话地当个专业品尝师,夹了块,很顺手地再夹一块递到苏千凉嘴边,“你也来一口。”

    苏千凉吃了,眉头微皱。

    “不好吃吗?”顾湛不信邪地夹了一块,“和上次差不多啊。”

    苏千凉没有回答,拿了个竹碗过来,把老干妈在石板上压一压,盐、酱油、麻油……调料一样又一样地加入竹碗。

    不用提醒,特调酱料一完成,顾湛夹起烤蛇肉蘸一蘸就送入嘴里。

    第一次吃烤蛇肉只有生姜去腥,这一回有酱料掩盖腥气,烤蛇肉边缘微焦,内里嫩滑,配合调料的又香又辣,根本停不下来!

    这会儿的他忽然明白那天仇导和医生让苏千凉开餐厅不是有意挖他墙角,光凭现有不多的东西就能弄出这样的美味,回去后开家烤肉店,何愁不火?

    顾湛的心在蠢蠢欲动,他不缺钱,就是担心苏千凉被娱乐圈这一出闹得不想留下来,退圈后开个烤肉店就成了她的一条退路。

    苏上尉亲自品尝一块,再度调了一次,顾湛厚着脸皮坐在她旁边跟着尝,眼睛一次比一次亮。

    他的眼神和表情在表达:好吃,很好吃,非常好吃的意思,可他喜欢独乐乐,不用词语和句子来形容,这样屏幕前的观众就不知道到底什么味。

    越不知道,越想知道,挠心挠肺的,好像有几十只软软的猫爪子在心口上轻轻地挠。

    “看我男神的小馋样,我也想吃啊。”

    “想吃+1”

    “凉凉的厨艺有那么好吗?”

    “对啊,荒岛上可没多少东西。”

    “厨艺好不好,很快就能见真章了。”

    观众只能通过嘉宾的反应来猜测东西究竟有多好吃,仇导和工作人员就在现场,闻着风中传来的香味,无数次庆幸顾湛去搬奖励的时候当了回睁眼瞎。

    否则,他们等会儿怎么能够尝到最新鲜最美味的野味呢?

    工作人员们就等会儿要矜持点还是粗暴点抢烤蛇肉炒竹鼠而烦恼,仇导则是盯着苏千凉分屏边缘那正在吐沙的蝎子群,脸皮发颤,眼神发抖,一次次地深呼吸做自我心理建设。

    没事的,不就是蝎子吗?吃一口又不会死……艹,姓秦的,老子回去就弄死你!

    十分钟后,苏千凉把地瓜藤捞出来沥水,师景同颠颠地跑回来,奉上四根玉米四块大地瓜,万分诚恳地道:“千凉姐,求教怎么用一根绳子爬椰子树。”

    大度的苏上尉接受他的孝敬,派遣早已出师的大弟子顾湛。

    顾湛的神色看不出什么,等走出营地好一段距离,转过身来看着师景同,眼眸微深,带着些许警告意味:“没记错,我们两组是敌对竞争的关系吧。”生生地把疑问句说成肯定句。

    师景同懂他的意思,男人最了解男人,他能够感觉到每当有异性靠近苏千凉的时候,顾湛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

    第一次是他问苏千凉借火,那会儿还不是很明显;第二次是顾湛被毒蛇咬伤不能动弹,远远地看着医生前去搭讪,镜头没拍到的顾湛柠檬酸;第三次就是今天求教爬树,顾湛到了直接言语警告的地步。

    事不过三,师景同怀疑如果有第三次,自己很可能没戏唱了。

    可谁叫苏千凉好说话呢?她的野外求生技能那么强,接下去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肯定要麻烦到的……眼瞅着顾湛没得到回应,眼神越来越危险,师景同很识时务地保证:“没有下次!”

    顾湛满意点头,转身前行,而后似想起什么来了句:“你的女友粉太多,三番四次找她说话靠她太近,会给她带来麻烦,以后注意点保持距离就好。”

    师景同:“……”

    观众们:“……”

    这话,轮得到九千万女友粉和妈妈粉的顾影帝你来说?!

    到底是谁和苏千凉的绯闻把她逼得全网黑,从即将出道的小歌手变成现在的素人哦?我怕不是看了个假新闻?

    可师景同不敢逼逼,顾湛巧妙地躲开摄像头,只有正对面的他能看到那一瞬间的冷厉。

    顾湛警告他不许再靠近,为此甚至不愿等到晚上歇息镜头不开更安全的时候,他想:这到底是顾影帝因救命之恩对千凉姐产生了好感,还是雄狮般画下地盘不允许异性靠近?

    不止师景同,观众们也在猜。

    “男神这是开始护短了?”

    “师景同女友粉确实挺多的,男神也是为凉凉着想。”

    “楼上你被洗脑了吧?师景同的女友粉能有我老公多?”

    “我怎么觉得老公是在护食呢?”

    “老公肯定是担心凉凉被小鲜肉勾了去,不和他搭档会挨饿!”

    “楼上正解!还记得上次凉凉说我们惹她生气就让男神挨饿的时候,男神差点要哭(雾)出来。”

    后面的弹幕由此被带歪,全是猜测顾湛不愿其他人和他抢食的。

    眼见风向转了,没人注意到顾湛那行动更接近于吃醋,任华荣愤愤拍桌:“小兔崽子!”护妻就护妻,找个好点的理由行不行?还得他冒充女友粉来带节奏,真是够了!

    节目结束后得找机会好好地宰小兔崽子一顿,不,还是找弟妹搓一顿的好!

    营地这边,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苏千凉检查一番土豆炖蛇肉的进度,发现还差点火候盖上椰盖继续炖,而后一抬头就看见胥永宁朝她走来。

    “小苏。”以胥永宁的年纪和辈分,和仇导医生他们这么叫是没有问题的,比叫全名更亲近点。

    苏千凉应了,一眼看穿:“前辈想学爬树?”

    胥永宁脸上有点挂不住,不是在主屏上看到顾湛教师景同爬树还真教出成果来,他都不好意思过来,毕竟一过来求教就算是证实自己拖后腿3号的身份,脸疼。

    “……对。”

    “等顾湛回来,让他教你。”教一个是教,教两个还是教,教惯新兵的苏上尉不把这点小事放在眼里,但最起码的报酬要有,不能让顾湛出免费劳动力。

    “前辈准备用什么换?”

    师景同付出四根玉米四块地瓜的代价换来学爬树的机会,胥永宁不可能给少了,但超出太多会显得师景同很小气,所以他给出同样的分量,再加一块巴掌大的生姜。

    “我偶然看到的。”

    苏千凉抬手去拿生姜,就在这时,教完爬树的顾湛回来了,一回来就看到有个老男人趁他不在靠近他老婆,不知怎么的还诱得老婆去摸他的手!

    一大把年纪还勾引别人老婆,臭不要脸!无耻!

    顾湛气得抓起椰子就想来个场外三分,精准地敲到那颗脑袋,但他知道这样不行,更知道自己没那个臂力,顿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去。

    跟在后面的师景同:“?”跑那么快干嘛?

    眯眼一看,苏千凉仰着头不知在和胥永宁说什么,顿时破案成功:哦,有人柠檬精了。

    柠檬精的顾湛跑回去,离得近了,就听苏千凉在问:“前辈只找到一株?”

    嗯?前辈不是我的专属称呼吗?

    顾湛直觉自己的正宫地位受到挑战,刻意加重脚步,听到声音的苏千凉果然扭过头来看他,他微微一笑,眉眼温柔:“老婆,我回来了。”